缠绵入骨,总裁大人请留步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惆怅

“意思是表哥没有接你的电话?”

“对啊,我就觉得很奇怪,他为什么会不接我的电话?我给他打了好几个他都不接,我想问问他到底是为什么都找不到人。”

“我觉得可能是表哥觉得自己对不起表嫂,所以在忏悔吧,他有可能是不好意思去找表嫂。不过这也只是我一个人的猜测,你要不还是亲自去找一趟表哥,打探清楚表哥的心理再说。”

柳知远听到眉头渐渐的展开,他点了点头。

苏楚楚看到柳知远的表情,自己也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真是个大傻瓜。”

“什么,你再说一遍?”

苏楚楚又把自己刚刚收到那句话说给了柳知远听,柳知远慢慢的凑到苏楚楚的面前,苏楚楚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

柳知远动情地吻在了苏楚楚的额头上面,两个人就这样你侬我侬的。

而沈凌轩自从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也没有再住酒店,搬回了家里面来住,他把房间所有都通通的打扫了一遍。

其实沈凌轩的心里一直都很清楚,柳知远这么做一定是为了帮助姚舒南,姚舒南肯定也和柳知远两个人有联系。

相信这件事情在柳知远跟自己说了,一定第一时间就告诉姚舒南,姚舒南肯定也想着自己会做出什么行动,可是现在自己竟然退步了。

不知道姚舒南的心里会怎么想,沈凌轩这样想着心里越加的对着姚舒南愧疚,他回家把家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期待姚舒南能够自己回来,可是……

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时间也过了差不多两三天了,姚舒南并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也并没有见到过她本人,看来姚舒南是要自己去接她了。

可是自己现在真的迈不出这一步,毕竟是自己误会了姚舒南,而自己见到她的第一面,连第一句话该说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的尴尬反会造成两个人都不自在。

沈凌轩愈加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找任娉婷,本以为自己找任娉婷是为了让姚舒南不再受到伤害,可是到最后才发现不自己才是真正伤害姚舒南的那个主凶。

沈凌轩想到这儿越想越心疼,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该做些什么。

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所到之处都能够想到姚舒南的影子,沈凌轩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也能够想象到姚舒南当时一个人在这房间里面。

也难怪姚舒南收拾行李离开,毕竟连自己一个人在这待着也待不下去。

现在的沈凌轩好像之后整个人就像是掉到了一个无尽的深渊里面,感觉像是有一只手在无形之中抓着他,可是他自己的意识又告诉自己不要沉陷。

姚舒南和白骁骁两个人差不多十一点左右上了床,白骁骁很快就睡着了,而姚舒南躺在**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想起今天柳知远对自己说的话。

她就这样睁着眼睛觉得很没意思,慢慢的起身套了件外套,来到了客厅的外面。

坐在沙发上,姚舒南想起来自己在离开家的时候带了一瓶红酒,反正现在自己也很郁闷,要不喝点红酒也好,也让自己不要再去想其他的

东西。

姚舒南这样想着就找到了自己的行李箱,轻轻的把行李箱打开后将红酒拿出来,她找到一个杯子,将红酒慢慢的倒在杯子里面。

喝一口觉得红酒有些苦涩,可是到喉咙里面以后又有一些甘甜。

姚舒南一边喝着一边感慨,今天晚上可真是个适合喝酒的日子。

她这样想着慢慢的喝着,喝完那一杯又继续倒上一杯,不知不觉一瓶红酒已经被她喝了一半了。

慢慢的醉意袭来,姚舒南的脸红红的,头也有一些晕,她提着杯子走到了窗子旁边,打开窗子的时候不巧惊动的正在睡梦中的白骁骁。

白骁骁睁开眼睛看了看旁边。姚舒南没有在,她有些纳闷儿的起身走出了卧室,见到姚舒南一个人抬着酒杯在那儿喝着酒。

白骁骁看到姚舒南那个样子,完全就是已经喝醉了,白骁骁走过去,抢过了姚苏南手中的杯子。

“舒南姐。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喝酒?”

姚舒南听到白骁骁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白骁骁,只见她醉眼朦胧的样子更加证实了她已经喝的有些醉了。

“我没有为什么,我只是想喝酒,骁骁要不要来陪我一起喝酒?”

“舒南姐你不能再喝了,你看你现在已经好醉了,再喝的话恐怕……”

“你不要管我。如果你不喝的话,你可以去睡觉。我现在感觉整个人……让我喝点酒,就不会再想其他的事情。”

白骁骁听完姚舒南的话,便一下子上去姚舒南手中的酒也抢过来。

“你是不是因为他还没来接你,所以你才会这样……”

姚舒南听到白骁骁的话,整个人呆滞了一下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呢?他对我来说无关紧要,反正我现在和他两个人已经不再联系了。”

姚舒南一边说一边笑着,可是她的笑却比哭还要难看。

“舒南姐你听我说,既然他都已经这样对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苦苦的执着于这件事情。我觉得既然他都这样了,你就不要再去想这件事情了。”

姚舒南听到白骁骁这样说,整个人又陷入死死的沉寂之中。

真的就像白骁骁说的那样简单,如果真的像这样的话,自己早就已经放下了,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呢?

“骁骁,这件事情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你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你根本不懂这一份心情。我和他之间不仅仅是爱情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家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家人之间那种牵挂一样。

你能够懂那种离家出去的孩子,父母在苦苦的等待与思念之中的感觉吗?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就像是那种很挂念的感觉。”

白骁骁听到姚舒南这样说冷冷的笑了一声,这在姚舒南听起来很不理解。

“骁骁你在笑什么?”

“我在想舒南姐你还不明白,我知道我不应该评论你们之间的事情,可是我总觉得作为应该说作为你的朋友吧,我还是想让你清醒一下。

你看他知道真相都没来看你,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你,你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只相信任娉婷的谎话不

相信你,说不定你在这儿伤心难过,他却在那儿和任娉婷两个人开怀大笑。

舒南姐我知道感情这种东西,很多时候我都不懂,我也不敢去揣测。可是我总觉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都这样对你了你还这样的话,你是不是在感情的面前变得就很卑微了?

这种卑微的感情向来都是不值得的,最后伤到的也只能是你自己,所以我还是劝你不要再想这么多了,你现在的这些行动真的不值得。”

白骁骁一脸正经的对着姚舒南说着,而姚舒南此刻酒意还未褪去,她的头晕晕的,只记得了白骁骁说的那几句话句话的重点,你在这儿伤心难过,他却在那儿和任娉婷开怀大笑。

姚舒南想到这里忍不住自嘲,或许就像白骁骁说的那样,说不定自己现在在这儿伤心难过,而沈凌轩和任娉婷两个人正高兴得意。

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姚舒南越想心中越加的不甘心,她拿出手机,而这让白骁骁看到以后有些慌张。

“舒南姐,你要做什么?”

“我要打电话给他问问清楚。他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他不来接我可是我也要跟他把这一切说清楚。”

白骁骁听到她要打电话给沈凌轩,整个人更加的慌忙,她抢过了姚舒南的手机。

“舒南姐你不能这么冲动,如果你现在这样做的话,恐怕……

听我一句劝这件事情先不要提,你已经喝醉了打电话给他肯定也说不了什么,说不定还会被他绕进去。

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朋友的话,你就听我的一句劝,不要先不要去想这件事情。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好好的洗个澡,然后上床睡觉,知道吗?”

姚舒南听到白骁骁的话觉得自己此刻挣扎再多也是多余,她很顺从的听了白骁骁的话,重新去洗了一个澡。

姚舒南躺在**很快就入睡了。

而在旁边的白骁骁看到她憔悴的样子,心里很开心,姚舒南在喝醉酒的情况下听到自己说出的那些话,一定还是会在心里记住的。

这个样子姚舒南跟沈凌轩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会更加的不好,姚舒南想着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

姚舒南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这个梦里面她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白色的,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时,却发现自己的衣服是黑色的。

前面很热闹,她慢慢的往前走,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一堆的人。

很多人都在望着上面,姚舒南顺着他们的目光往上面看去,竟然是一对新人。

只见那对新人,新娘穿着白色的婚纱,而新郎穿着黑色的西装笔挺的站架了神父的面前。

神父宣誓新郎新娘转身交换了戒指,姚舒南往前走着,她想看清楚那对新人的样子。

可是却怎么也看不见,姚舒南很慌张她摸自己的手,发现自己手上的戒指竟然不见了。

怎么会?怎么会不见呢?姚舒南四下张望着到处找着,可是没有人注意到她。

当她抬头看一眼的时候,发现那个新娘竟然转过头来朝着她笑了,姚舒南仔细看,竟然是任娉婷。

这个梦醒了后,姚舒南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