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入骨,总裁大人请留步
字体:16+-

第五百七十五章 约会圣地

“还不急?”盛晨的声音骤冷,“如果你叫我来这里只是说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的话,那我现在就走了。”

如果金子俊让她来这里只是让她来看看金子俊吸这玩意的话,那么她还不如不要来这个地方,盛晨也没有想到金子俊竟然会真名大胆,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原本若是只是私生活紊乱的话,还姑且还好说一点,但是现在金子俊所做的事情已经犯法了。

这种东西,不能沾,一旦沾了一点,那么这个人这辈子基本就这样完蛋了。

看到盛晨作势要离开,金子俊叫住了盛晨“好好好,我们来说一下这一次的事情吧。”:

冷哼一声,盛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坐在了金子俊的面前。

桌子上一片狼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被堆得一桌子都是,还有一些如同糖果一般的药丸,吸管满桌子都是,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盛晨整个人浑身都不舒服了。

这个的还真的是够嚣张的了。

“说吧,关于这一次的事情。”盛晨说,“我们之间的合作,你应该没有忘记吧。”

若是金子俊敢忘记了的话,她并不介意好好的敲打一下,让他知道清楚这件事情接下来要怎么解决,盛晨已经怀疑她来这里到底是不是正缺的了。

放下手中的瓶子,金子俊那张餮足的脸上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我倒是没有忘记,盛晨小姐,这一次的合作,若是没有你的话,那可是没有办法进行的。”

“呵呵。”盛晨冷笑。

休息室的门无声的关上,那天盛晨和金子俊在里面说了什么,并没有人知道,但是在那天之后,盛晨摇身一变,就成了金子俊的经纪人,两人的突然合作自然是惊掉了一堆人的下巴,盛晨这不是言羽的女朋友吗?之前还闹得这么大呢,怎么就变成金子俊的经纪人了。

不过这件事情也是推迟了一段时间才被人所知。

在此之前,言羽还在拍戏之中,根本就没有时间注意这些事情,此时他的心中只有各种各样的工作,还有导演安排的武打戏,以及何风时不时的传唤,主要是何风怪言羽的威胁,让他的好日子就这样过了头。

所以这段时间更是给言羽塞了不少的工作,加上言羽之前拍的电影还有半个月就要上映了,各种安排宣传更是丝毫的不落下,毕竟是主演,对于宣传安排肯定是必须要去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综艺节目访谈节目都上了一大圈,上的节目太多,言羽后面台本基本都不怎么用看了,说话滴水不漏,什么都能说,就连主持人也是佩服的不得了,这口才还有情商,简直就是甩着其他艺人好几条街,他们甚至都不用主动给言羽话题,言羽就已经很会说话了。

剧组的微博现在是月荷处理,回家之后,月荷就发了一条微博然后就去打算睡觉了,今天的工作也算得上是颇为的忙碌,虽然她没有做什么事情,但是在剧组那里待了一天看了一天也是觉得累得慌啊。

洗完澡,月荷一身水汽的出来,还没有进房间,就被月歌给叫了过去。

“月荷,你过来,我找你

有事情。”月歌笑眯眯的。

月荷一怔,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干啥子啊,有什么事情不,好玩了,你还没有睡啊........月歌,你这是干嘛呢。”

说话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月荷看着房间里面的月歌,整个人都愣了好一会。

她眼睛没有瞎吧,月歌竟然........

房间此时乱糟糟的,月歌的衣服全部被月歌从衣柜里面拿了出来,杂七杂八的,多得不得了,就连冬天的棉衣都被月歌给挖了出来,丢在了地上,整个地面一片狼藉。

月荷还是第一次看到月歌这样,把房间的衣服弄出这样子,就跟吃错药了一样,平时月歌出门一身警服,回家就睡衣,休息日或者放假就在家里睡觉,可以说完全没有什么打扮的时候,但是今天,这是吃了哪门子的疯了。

看着月歌翻着衣服好一会,才转头看向了月荷,她看着月荷,嘟囔道,“其实也没有啥,我就是想找点衣服能不能穿,但是感觉翻遍了整个衣柜,还是没找到可以穿的啊。”

这衣柜里什么样子的衣服都有,月荷看了看,问道,“你要找什么?要去约会还是要去冲突,去约会的话,你左脚边的那条小碎花就很不错,很适合你,你要是去种田的话,你左手椅子上的那几件就很不错,挺旧的了,你挽个苦痛和袖子就饿可以下水去插秧了。”

“去去去,就会在这里耍贫嘴。”月歌看着月荷说。

然后低头又是一脸继续苦恼的翻找了起来,这一直翻来翻去的,不知道还以为她是在找藏在衣服里面的钥匙,看的月荷好一会,都没有看出月歌再找什么。

而且就算是找东西,也不至于把棉衣给挖出来吧,这大热天的,有谁脑子抽了要穿棉衣啊,这接近四十度的高温,穿一件在外面随随便便走一会都会不小心要中暑,月歌把这棉衣挖出来是打算去北极和企鹅过冬呢。

心中一直爱腹诽着月歌,但是月荷也没有离开,只是看着那边忙碌翻找的月歌。

“月歌,你究竟是在找什么啊,我怎么看不懂你啊。”月荷说,“还是说你存折藏在这里不知道忘在哪一件衣服里面了,你说是什么东西,哇帮你找找怎么样,省得你一直在这里就跟没头苍蝇一样找来找去的。”

还找不到究竟是啥玩意儿。

“不是东西, 是衣服。”月歌相当的无奈,“我在找衣服,找不到。”

听言,月荷直接挑挑眉,“外面还有不少衣服还没有拿回来呢,估计已经晒干了,你拿回来怎么样,看看有没有你想要的衣服,不过你是哪件衣服找不见了吗?和我说说,我帮你找找看啊。”

省的一直在这里翻来覆去,都已经是准备十二点了,还一直找。

“这个啊,倒不是这么一回事。”月歌直接泄气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我再找可以穿的出去的衣服,我都把我所有的衣服都找出来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倒是找到以前藏着的不少钱。”

“你要出去?”月荷抓到了月歌口中的关键字,“还是说,你是要和何风去约会?”

话一落,月歌的脸直接就红了,月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果然如此,月歌这大晚上不睡觉一直在翻找着衣服,就是因为何风啊,她还以为怎么了呢,这大晚上的,一直不睡觉,也不觉得累得慌。

点点头,月歌说:“是啊,他刚刚出院也才一两天,说想要和我一起吃个饭,顺便出去逛逛,看看电影。”

“水族馆去不去,还有摩天轮。”月荷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既然都去了电影院,顺便把这两个也一起去了吧。”

“啊?啥玩意儿。”月歌有些发懵。

“你不知道吗,电影院摩天轮水族馆就是三大约会圣地,这三个地方特别适合约会啊,你既然都打算和何风去电影院了,干脆全去了,不过摩天轮的话,月歌你可要小心一点哦。”

说完,月荷贱兮兮的笑了起来,月歌听的倒是一愣一愣的,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月荷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对这些东西实在是相当的不了解,只知道谈恋爱最好就是去电影院看看,但是没想到也要去水族馆还有摩天轮啊。

“为什么做摩天轮要小心?”月歌好奇的问道。

难道说摩天轮会很危险吗?如果很危险的话,那么她就不去了。

“摩天轮可是最适合表白的地方啊。”月荷无奈的说道,“你想想,要是看电影,你身边有个人突然找你告白的话,你不喜欢他的话,你会怎么做。”

“我肯定是拒绝给他发好人卡顺便假装去趟厕所然后走人。”月歌说,“可是这个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电影院可以跑人,水族馆也可以假装去厕所,但是摩天轮一到上面,那速度就跟你们局子门口那个摆摊的老人一样,走路就跟没长腿一样,慢的要死,这个时候,你要是表白,对方若是拒绝,也跑不了,这个时候就是煽情的时候了,你可以用你的话来蛊惑他的心。”

“求婚什么的也是最方便啊,还不用尴尬还特别惊喜,前提就是你不要恐高的话,一切都好说。”

月歌点点头,“受教了,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学问。”

没想到这年头谈个恋爱也能有这么多的事情,自己一想的话,那也是这么一回事,谁不知道谈恋爱的时候最怕空气突然沉默,最怕原本以为的好心献计,竟然就这样变成了一件坏事。

就好比女生宿舍若是谈恋爱的话,突然吵架了,互相说不过对方的话,其他舍友又比较无聊,那么男方有可能就是在和一整个宿舍的女生讲道理。

“可是我们并不打算去那里啊。”月歌说,“就是去看一下电影而已,其实说多了也没有什么,我们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可能还去游乐园这种小孩子才会去的地方。”

看完电影吃个饭,然后就散散步,回家,基本说起来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可想而知,这倒是相当的无聊了,就好像是一对老夫老妻一样。

“那你晚上打算回来不。”月荷眼珠子一转,笑道,“你要是回来的话,就和我说,我给你留门,不回来的话.......咳咳,我就老老实实睡觉去,不掺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