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入骨,总裁大人请留步
字体:16+-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不该想起来

转瞬之间,月荷的心中已经想了很多事情,腹诽的话语若是被言羽知道了的话,估计会让月荷先冷静一下。

不过这个时候言羽的脑子的确是有些短路,而且月荷也不想知道这些事情,她直接震住言羽之后,皱起眉头看着言羽,“你先去换衣服,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这件事情,你昨晚没有休息好,脑子估计糊涂了吧。”

言羽看着月荷,张张嘴,一个字还都还没有说出口,直接被月荷给推进了换衣室锁上了门。

月荷害怕自己克制不住先是把言羽揍一顿。

打了电话通知了一下开车的师父之后,月荷坐在椅子上支着下巴,正在考虑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言羽这是不是脑子里蛇毒没有排毒清楚。

换衣间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月荷知道是言羽在里面换衣服,不过今天这衣服应该不难换才怪吧,怎么这么久,男人换衣服一向不都是很快的吗?

等了好一会,言羽才从里面出来,此时言羽的神情恹恹的,看着月荷欲言又止,好像是想要说话,可是又好像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保持着沉默,那眼神让月荷整个人都觉得背脊发凉。

这个人究竟是怎么了,真的被盛晨给刺激到了吗?

“好了我们先回去,你今天忙了一天了应该累了,我们先回去吧。”月荷在言羽说话之前开口,直接十分快速的把言羽还没有说出来的话给堵了回去。

“我知道你这两天这么多的工作肯定是累了,碰到盛晨和你的对头一块儿出现肯定是相当的难受,所以我已经安排好了司机在下面等着吧,你现在拿着东西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这是你的钱包还有你刚刚让我帮你收拾的东西。”月荷说完,就好像是火烧屁股一般迅速的离开了。

那样子就好像是后面有什么人跟着她一般。

“月荷......”言羽只来得及说出了两个字,月荷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动作快的就好像是一只猫一样,嗖嗖的人就不见了。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言羽心里很失落,他怔怔的看着前方好一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从杂志社的大楼走出去,月荷一出去就到了繁华的街区,这个地方可是CBD区,自然热闹无比,她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看着这边的灯红酒绿,莫名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么热闹的夜晚,只有她一个人是独自一人在这里,还真的是挺有趣的呢。

脸上露出一个苦笑,月荷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言羽啊言羽,就算是失忆了变成了月荷,还是会喜欢上你,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不过现在我们之间应该是没有可能了吧。

白晓晓已经是过去式,她不想被以前的事情给在拉住手脚,言羽这个人好是很好,可是他们之间的身份巨大,月荷怎么看觉得他们在一起的可能性很低,非常的低,几乎不可能。

或许这就是命吧。

月荷叹气着,一边朝着外面缓缓走去,现在还没有到深夜,应该还有公车,趁现在赶紧回去。

就在月荷一边想着言羽的事情之后,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月荷?是你吗?”

月荷转头一看,顿时就懵住了,月歌竟然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在街道的另一边对着她微笑,一边对着月荷挥手:“果然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

今晚的月歌穿着一件暖色的裙子,衣服虽然简单,看起来也没有什么花样,可是去十分妥帖的衬托出了月歌那修长的身材,月歌作为一个警察,经常四处跑啦跑去,有时候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抓过小偷,小偷带刀对于月歌而言,已经是相当的普通了,有时候还要和疯子搏斗。

疯子是没有理智了,尤其是一些杀人狂,更不用说月歌所在的部门又比较特殊,像上次的杀人案,那何其的疯狂,月歌就是要解决这样的案子,所以必须要经常锻炼。

所以月歌的身体虽然并不是什么黄金比例,也不是什么模特身材,可是月歌的身材很好,线条优美,几乎没有一点赘肉,包裹在厚重的警服下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可是若是仔细端详的话,还是可以看得出来月歌身上那因为长期锻炼的匀称身材。

月荷没有在走,而是停在了原地等月歌走过来。

“月荷。”月歌笑着灿烂:“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我还以为我刚刚是出现了幻觉呢,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里。”

她亲密的拉着月荷的手,脸上笑容明美如花,眼里就好像是藏着万千星辰一般,十分的绚丽。

可以看的出来月歌很开心,月歌很开心,月荷也开心。

“肯定不是幻觉,你摸摸我,我还是暖的呢。”月荷笑了起来,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月歌,昨天晚上月歌没有回家过,肯定是和何风在一块了,月荷倒是不担心何风会不会伤害月歌,毕竟这年头敢对月歌下手的人没有多少个。

不少还都是恐怖分子,危险的一比,相比之下,何风估计都打不过月歌。

月歌笑着:“暖的。”

“月歌你和何风在一块?”眼珠子一转,月荷直接问道:“昨晚你们没有回来,有没有发生什么。”

素白的小脸上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就好像是上号的黑曜石一般,她看着月歌,目光灼灼,好像要从月歌的脸上找出一点不自在,此时的月荷在月歌面前完全是小孩子心态。

看着月荷这样子,月歌就知道月荷这个姑娘肯定是在想着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了。

“咳咳,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们昨晚只是吃了饭又散步之后太晚了,不方便回去,然后就在外面留宿了,什么也没有发生。”月歌说着,一边伸出手揉了揉月荷的头发:“在胡思乱想的话我就揍你,你信不信。”

看着月歌为了恐吓自己使劲做出一副凶悍的模样,月荷直接就笑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你紧张什么,不过就算你发生什么也不奇怪啊,月歌你都这么大了,发生点什么也没事不是吗。”

“正常正常,你们要说不发生点什么的话,我还真的觉得稀奇了,这是男女之事,正常的......嗷,好疼。”

月歌直接一个弹指狠狠的弹了月荷的额头,月荷捂着自己的额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月歌

下手也太狠了吧,她不就是打趣她而已吗?竟然这样对待她。

看着捂着自己脑门的月荷,月歌无奈的笑了笑,伸出手将月荷的手拉了下来一边帮着月荷按摩:“让你胡思乱想,知道疼没有。”

“那还不是你弹的?我额头肯定都红了,啊啊啊,痛死我了。”

“你是不是很想再来这么一次啊月荷,说吧想被我弹哪里。”

“月歌我知道是我错了。”

月歌:“.......”

CBD永远是城市最繁华的地方,如同天空中的明星,第一眼看过去,就是最耀眼的这一颗,这个地方什么都有,什么都是本地最好的,在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一身定制西服的成功人士,还有目不斜视化着精致妆容的美女。

这里是本地的明珠,在这里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一般,这里的人和外面的人感觉完全不一样,和外面相比,这个地方如同天堂,不过,只是一个用金钱搭建起来的天堂罢了。

不远处的喷泉正在喷水,音乐响起,悦耳动人灯光炫目而妖娆,音乐喷泉旁边还有不少玩闹的小孩,调皮的让你想要掐死他们。

月荷和月歌两个人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两姐妹一个抬头看着天上灰蒙蒙的月亮,一个沉默的看着不远处的音乐喷泉,默默的发起了呆,眼里一阵迷茫。

“你说你们刚刚在摄影棚里碰到了那个什么盛晨还有什么金子,金子楚?还是金子言吗?金子什么来着。”

“金子俊。”月荷接话道。

月歌拍了拍大腿,“对,就是那个金子俊,你们两个碰到了他们,而且不仅如此,金子俊还和那个盛晨混在了一块?”

喷泉哗哗的流淌着,玩闹的小孩尖叫着,一身衣服全部都湿透了,旁边跟着的家长也是尖叫着。

“恩,他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莫名其妙的混在一块了。”月荷的声音闷闷的。

“他们是在一起了?还是什么。”月歌问道:“如果是在一起的话,那么估计就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祝他们百年好合永远不要再出来祸害别人了,我就知道那个盛晨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啧啧,我眼睛果然没看错人。”

月荷完全不想说话。

“不过若是不是在一起的话,肯定是在谋略着什么阴谋诡计,就好像是电视剧里经常说的那样,两个落败的人在一起,要么就是互相舔舐伤口,互相安慰,要么就是想要合作,打败他们共同的敌人,果然电视剧有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月歌,我记得你还说警匪剧都是瞎扯淡呢。”月荷淡淡的插刀子。

被月荷的话给噎着了的月歌咳嗽了几下,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评论月荷,这人说话就不能不要这么补刀吗?

“行了,别郁闷了,过来和我说说你现在究竟是怎么想的。”月歌直接蹲在月荷的面前,认真的看重月荷,眼里满是坚定,一种不允许月荷逃避的坚定,无论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让她改变心里所想的坚定。

月荷沉默了许久,才缓缓的说道:“你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的,月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