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前夫长点心
字体:16+-

第119章 继续打探消息

从自闭症儿童之家离开以后,夏雨洋就再次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崔恩尧给她接下来的那些单子,有的要求简直就是把她当神了!明明两样放在一起根本产生不出美感的东西,非要要求夏雨洋在设计里加入这两样,这让夏雨洋很头疼。

因为这些设计要求,夏雨洋连着两个星期没有去自闭症儿童之家了,所以也不知道妞妞已经被领养了的消息。

经过这两个星期的艰苦奋斗,夏雨洋终于把一半的客户要求设计稿画了出来。这么长时间没有去自闭症儿童之家,夏雨洋心里多少有点想念那些孩子。

这次没有通知崔恩尧,夏雨洋自己买了东西,就打的去了自闭症儿童之家。原本夏雨洋以为妞妞会像以前一样开心的朝着自己跑来,可是夏雨洋手里的东西都分发完了,也没有看见妞妞的身影。

季斯诺按照唐墨森的吩咐,每个星期都来自闭症儿童之家,可却一直没有见到夏雨洋,这让季斯诺有些无奈。夏雨洋要是不出现,就代表他的任务不能完成了……这要让他怎么跟唐墨森交代呢?

所以季斯诺今天来自闭症儿童之家的时候,看到夏雨洋在教室里分发东西,整个人高兴的差点叫出来!季斯诺咳嗽了两声,让自己看起来淡定一点,才缓缓的走进教室里。

“夏小姐,好久不见!”季斯诺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用很平静语气对这夏雨洋打招呼。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到底高兴成了什么样子,“前段时间我了来这里,每次都没看见你,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这里了!”

“怎么会呢!”夏雨洋对着季斯诺笑了笑,“只是前段时间工作有些忙,没时间能来看这些孩子,正好这周空闲了,就立马赶过来了。”

“这样啊!”季斯诺顿时放心了,“我还以为你觉得照顾这些孩子觉得烦了,就不来了。没想到你对这些孩子是真的很上心啊!”

季斯诺说着不找边际的话,可实际上却是在引诱夏雨洋说出她自己的事情。夏雨洋对季斯诺

一点防备心理都没有,只是觉得季斯诺也是个善良的关爱这些孩子的人,不出季斯诺所料的,夏雨洋上钩了。

“因为我自己的孩子也是自闭症患者。”夏雨洋帮一个小朋友整理好东西,抬起头看着季斯诺,“所以我能体会到做自闭症儿童家长的难处,也知道有的时候他们会有多绝望。你试想一下,你对着你的孩子说话,可他却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啊……”季斯诺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还没结婚,也不知道有孩子是什么感觉,但是看着这群小朋友经常不理我,我也是挺郁闷的!对了,怎么没见到你的孩子?”

“他……”夏雨洋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你不是本地人吗?”

季斯诺愣了一下,原本以为夏雨洋已经要说出来了,谁想到她却转移了话题。“不是,我是这两年才来这里的。”

季斯诺确实不是本地人,但是他来这里已经好几年了,如果跟夏雨洋说实话,那夏雨洋肯定要怀疑自己为什么不知道她和唐墨森的事情,那就很麻烦了。略微思考了一下季斯诺就说自己才来这个城市没两年。

夏雨洋点了点头,来这个地方没多久的话,不知道她和唐墨森的事情也是正常的。没有再和季斯诺多说什么,夏雨洋就去帮院长给小朋友们洗衣服了。

“院长,妞妞呢?”夏雨洋晾完衣服以后,想起来今天来这里就没有看见妞妞,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妞妞是不是被领养了?”

院长叹了口气,说:“上次你们走了以后,就来了一个家境富裕的人家,把妞妞领走了。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真的被领养了……”夏雨洋喃喃着,眼里有些失落。她对妞妞的喜爱不亚于院长以及那些看着妞妞长大的老师们。

夏雨洋一直渴望夏随安能够像妞妞一样活泼开朗,在自闭症儿童之家做义工的这些日子,夏雨洋早已经把妞妞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了。

院长

洗完衣服,就去忙其他的事情了,只剩下夏雨洋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一直躲在暗处观察夏雨洋的季斯诺趁机走了过来,问:“夏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的孩子。”夏雨洋低头看着地上那些砖块的纹路,心里想着夏随安的样子。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我不是个好妈妈,没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还把他一个人丢在异国他乡,也不知道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会不会欺负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雨洋现在很想找个人倾诉,也顾不上在自己身边的人不是崔恩尧而是季斯诺,直接就说了出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季斯诺已经把重要的消息记下来了。

“你的孩子在医院里?”季斯诺小心翼翼的看着夏雨洋的脸色,“他怎么了吗?”

“没什么,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夏雨洋强行转移了话题,“对了,你怎么会想到要来这里照顾孩子?”

“没什么,就是那天听你说完以后心里挺有感触的。”季斯诺三言两语就把夏雨洋糊弄了。他现在只想赶快回去跟唐墨森汇报这个消息,等了这么久终于有点有用的消息了,季斯诺怎么能不激动?

可季斯诺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只能跟夏雨洋继续聊一些有的没的,才找了借口偷偷给唐墨森打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唐墨森正在陪白雅琳逛街,看见事季斯诺的电话,想也不想就抛下白雅琳去一旁接电话了。

“打听到什么了?”唐墨森看到白雅琳往这边看,就对白雅琳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夏雨洋说了什么?”

“我刚刚跟夏小姐聊天才知道,她的孩子在国外好像生病住院了。”季斯诺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状况,看见有人经过这里,立马压低了声音,“好像是很严重的病,夏小姐才会自己一个人只身回国。”

“那个孩子生病了?”唐墨森皱着眉头,“你继续待在那里打探消息,其他的事情就不用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