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前夫长点心
字体:16+-

第317章 安安丢了

薇娜该问的也已经问完了,也懒得在这待下去了,她还想快些回去抱着妞妞睡觉。

薇娜点点头,笑着说道:“好,我知道了,反正我要问的也都已经问完了,我回去就是了,你不用这么着急赶我走。”

“你知道就好,那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唐墨森说道。

薇娜点点头说:“那好吧。”

俩人一起起身,刚出门便遇到了白雅琳,白雅琳看着他俩从一间屋子里面出来有些怀疑。

唐墨森看出了白雅琳脸色有些不对,便猜测肯定是误会了,他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薇娜刚刚来找我,要和我说点事,我正准备送她回去呢!”

白雅琳回过神来,摇摇头笑着说道:“我做了一些饼干,特地端过来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唐墨森首先走过去,拿起饼干闻了闻,赶紧实在是挺香,说道:“没想到你还会做甜点呢!闻起来好香呢,我先尝尝。”

“怎么样好吃么?”白雅琳看着唐墨森吃了自己做的饼干,笑着说道。

唐墨森品尝完之后,觉得味道实在不错,又拿起一块吃了起来,吃完两块后,很满意的点点头称赞道:“嗯,你做的饼干还真好吃呢!没想到你不但人长得漂亮,手艺还那么好。”

“哪里哪里,也是最近和保姆学的。”白雅琳心里暗自高兴着。

薇娜被这香气所吸引了,看着白雅琳端着的饼干,问了句:“我可以尝尝吗?”

“当然了。”白雅琳喊着薇娜,主动示好,想要先把关系搞好,在唐墨森面前表现出一副很懂事又很贴心的样子,把盘子往薇娜身边近了近:“给你”

薇娜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去拿起饼干尝了一下,真心感觉这味道比商店卖的都要好吃,她又感觉多吃了几块。

薇娜直接干脆用手抓了一堆:“我给之夏拿回去点。”

说着,薇娜双手捧着一堆饼干拿回房间。

看着薇娜离开的身影,唐墨森缓过神来看向白雅琳:“你这么晚,还没睡,不会就是为了给我们做饼干吧。

“我睡不着,正好也有点饿了,然后自己就做了一些饼干,我听见你房间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多做了一些,给你们尝尝看,也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们休息。”白雅琳低下头害羞的说道。

“那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唐墨森担心她听到之后会给以后大家的关系,造成影响,到时候肯定也会争吵不断,麻烦不停。

白雅琳摇摇头,问道:“没有。”

看着唐墨森的表情,白雅琳笑着嘱咐:“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要先回房间休息了,那个你也早点休息,熬夜对身体不好,吃完后盘子放一边就好,记得漱口。”

唐墨森点点头,说:“那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我吃完也一会就睡了,我要不送送你吧!”

白雅琳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屋就可以了,早点休息,明天见。”

“明天见......”

于是白雅琳便下楼回屋了,唐墨森也端着饼干回屋好好享受去了。

另一边,温菲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若有所思的看着手机上面的照片,眼睛一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

四周安静极了,温菲谨一直看着手机上面的那张照片,时不时的嘴里还有磨牙的吱吱声,看样子对照片上的人狠的有些咬牙切齿啊!

那照片上面的人正是白雅琳和叶城下午在咖啡馆门口吵架的画面,这一刻刚好被路过的温菲谨给拍了下来,而且思索了好久,当时还感觉很吃惊。

温菲谨以为夏雨洋不遵守约定自己偷偷的又再一次回来了,当时她有想要过去直接质问她的冲动,可是却因为在公共场合,直接拍了照片,留下证据就走了。

可是温菲谨却不知道,自己所看见的夏雨洋其实并不是他本人,而且白雅琳整容后的样子 由于极其相似,一般人都看不出任何的端倪来。

温菲谨很是生气,她要给那个不遵守约定的那个女人一个教训,她知道夏雨洋最在乎安安,温菲谨打算从安安的身上下手,让夏雨洋尝尝教训。

温菲谨拨通手机号码:“喂,

我是温菲谨,我要你帮我做件事。”

……

温家人执行力强,动作也迅速。第二天,医院就出了事。

夏雨洋一大早就被医生叫到办公室,谈论了一下安安的病情。经过这几天的住院观察,安安恢复的很快,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听到可以出院,夏雨洋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谢谢医生了。”

满怀激动的往病房走去,心里盘算着中午回家给安安买些好吃的。然而当夏雨洋回到病房看到空荡荡的床时,脸上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

**的被子凌乱,安安一向安静,不可能自己擅自离开病房。夏雨洋心慌,看到隔壁床的病人买早餐回来,夏雨洋上前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请问,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

那病人手里拎着早餐一脸茫然的看着夏雨洋:“我刚从外面买早餐回来,怎么会看到你的孩子。”

男人这些天和安安他们住在一个房间,夏雨洋为人和善给他留下的印象也不错,此时见夏雨洋紧张的模样,安慰了夏雨洋几句:“会不会是孩子想上卫生间,在卫生间呢?”

安安的病房是个双人间,房间里面带着卫生间。夏雨洋也想不到安安还能去哪里,只能把最后的希望放到卫生间里。

推开卫生间的门,里面还是一如往常一样,安安也没有在里面。

夏雨洋勉强让自己镇定,走出病房向门外的护士站走去:“请问,刚刚有没有人走进3032病房,带走了我的孩子?”

护士看着夏雨洋摇了摇头:“抱歉,这个我没有注意。但是我可以确定没有任何小孩子从病房里出来。”

得到护士的回答,夏雨洋恍惚的走回病房。刚走到安安床边,夏雨洋脱力似的跌倒在地上,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就因为自己离开这么一段时间,安安就丢了。

男人咬着包子,看着夏雨洋的样子,嘴里的包子硬是不知道该怎么咽下去:“孩子,还没找到?”

夏雨洋坐在地上没有说话,背影一直抖动,男人放下手里的包子:“要不,报警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