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人
字体:16+-

第7章:难堪,解释这些照片

前台小姐倒是很自然,“应该是要跟您确认一下。”

云薇实在弄不明白,有什么理由需要这样,“抱歉,我想知道,”她顿了顿,“上面的客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前台小姐笑笑,“是女客。”

是女客,还好。

云薇舒了口气,至少排除了江颜,不是江颜就好。随即她嘲笑自己,大概是最近总是遇到江颜的缘故,整个人都神经兮兮的,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总在她出现的地方遇到江颜。

云薇和小秋一起跟着前台小姐上了电梯。

电梯里是流行的新歌,小秋跟着一起哼唱,云薇却有些听不进去。拿到手机之后,她第一件事就应该删掉江颜的照片,经过这一次,她要吸取教训。

包厢里传来欢笑的声音,前台小姐有礼貌地敲门,然后推门走进去。

云薇还没说清楚来意,就有一个长头发的小姐转过头来,她长着一双大大的鹿眼,笑起来带两个深深的酒窝,她的目光在小秋脸上盘旋了两秒,径直定格在云薇脸上。

这样彼此看了几秒,云薇忽然觉得,这个人看起来有几分眼熟,一时之间她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实在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既然对方没说话,云薇只得先礼貌着客气。

“没什么,”美丽的长发女子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去将手机递给她,“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的手机?”

黑色的外壳,带着一个漂亮的水晶吊坠。

没想到寻找手机的过程这么顺利,云薇微微一笑,“是我的。”

那女子静谧了一会儿,“真的是你的?”

云薇不解地望着她,难道她还会是贸然认领手机的人?

“那,这一部呢?”秀气的手又伸到她眼前。

一模一样的手机,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就连手机的挂饰也是一模一样的。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难怪你会认错,一开始我也认错了。”

云薇怔忡不已。

“这部手机是我未婚夫买给我的,这条手机挂饰是我最近和未婚夫上街的时候挑的。”她**一下嘴角,紧紧地看着云薇,似乎想要在云薇身上探寻到什么,“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按亮了手机屏幕,然后竖立起来拿到云薇眼前。

小秋忍不住“啊”了一声。江颜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云薇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

“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人是谁?”

她从不敢做坏事,因为怕有一天总会被人戳穿,而今,面对这个人她有些无力招架,从对方的表情上来看,显然是来势汹汹。

主角一说话,包厢里的人全都围上来……云薇看着那一双双瞪在她脸上的眼睛,她总不能告诉全世界,这个人是她的爱人,她的失而复得不过是个荒诞的故事。

看云薇不说话,对方的气势又涨了几分。

“你为什么会有我未婚夫的照片?”

“你们认识吗?”

这两句咄咄逼人的询问,云薇还没有说话,倒是小秋气不忿,“喂,你干什么啊,云薇手机里有谁的照片与你有什么关系,你把手机还给我们,我们谢谢你,如果你这样欺负人,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小秋话刚说完,刚才还咿咿呀呀唱歌的女孩,放下麦克风顺手拿起一杯冰水,“跟这种人还客气什么?”手一扬,直接泼过来。

等云薇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虽然闪身躲开了一半,另一半不偏不倚地落在她的脸上,整个人立即变得狼狈不堪。

前台小姐看到势头不对,急忙拿起对讲机。

周围的工作人员顿时轰的一声蜂拥过来,这是云薇一个月内第二次看到如此混乱的场景,周围包厢都纷纷打开门凑过来,众人指指点点……

“康怡,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方的众女友们七嘴八舌问个不停。

原来那长发女子叫康怡,光看名字都比她的要好听得多,云薇透过人群再次看向那个叫康怡的女子……

怪不得她一开始就觉得眼熟,原来她们早就见过面,这个人就是曾经出现在江颜身边的那个漂亮的女孩子,乍一遇见,她竟然没认出来。

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江颜说要结婚了,结婚对象就应该是她没错。都说冤家路窄,她还一直不相信这种定论。

小秋手忙脚乱地帮云薇擦干净额头上的水珠,然后拉起她的手,“小薇,我们先走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两个男服务员一边挡在她面前,一边劝说:“小姐,不然您先离开。”

这场面……也许是刚才喝下去的红酒恰好发威,又或者心里到底是有些委屈,云薇对这些劝说充耳不闻。她和江颜的恋爱,她原本幸福得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现在怎么就见不得光了。

云薇走过去,从康怡手里拿下手机,径直地与她对视,“这张照片是我男朋友的。”话语不软不硬,理直气壮。

对方的气焰立即被呛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你男朋友?这明明是我们康怡的……”

“我和我男朋友认识5年了。”云薇随手按开手机上的日历,“上面标注的日期是他的生日和我们的相识纪念日。”

“我们准备2010年10月10日结婚。”

“我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将手机递给康怡,“键盘上的快捷键‘1’,是他的电话号码,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和他通话看看。”

康怡的表情有些特别,并不是那种气急败坏的模样,于是云薇大胆猜想这个康怡或许根本不能肯定她手机里的照片就是江颜。

不然康怡就不会那样试着和她交谈,不过后来的发展有点不尽如人意,小秋的话和康怡女性朋友冲动的举动,让场面变得不可收拾。

突发的事件,她相信只要理直气壮,就会暂时扭转乾坤,她总要对自己有点信心。

“大概是有些相像。”康怡眨一下眼睛,略带虚弱的语调,败下阵来。

康怡这般一退让,她的女性朋友们的气焰顿时被浇灭。趁着众人犹豫的间隙,云薇拉着小秋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

走在路上她也心跳如鼓,人多的地方不好将事情闹大,但是保不准她一出来那康怡又会带着大批人马杀过来。谁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就算带着疑惑也总会问清楚,对待爱情,就算捕风捉影女人也会追究到底,何况已经眼见为实。

云薇的计划是,出了KTV打个车就此逃之夭夭,市区这么大,两个人再见面的机会微乎其微了吧,再说只要她回去找江颜核实,发现江颜的确没有什么迹象,这场风波也应该会平息。谁知道,出租车实在太难打了,站了半小时,竟没有一辆空车。

早知道她应该去坐公交车,云薇不停地往身后看,再这样下去,搞不好真的会……正想拉着小秋一起去公交车站,一辆私家车停在她面前。

“云薇。”车窗摇下来,他欠过身来叫她,“上车,我送你回去。”

云薇一点都没犹豫,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车开走了,她还不忘看看KTV门口,然后舒了一口气。

发梢还在滴水,她实在是太狼狈了。跟康怡相比,她就像个小丑一样,这时候的江颜绝对不会放弃康怡这样的未婚妻,喜欢上她这么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龄女青年。她真不该再有那种妄想。

“告诉我你家怎么走。”

要不是他说话,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当中。云薇侧头看看车子的主人,他也正偏头看她。

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坐上这辆车,

这时候她才想起来道谢,“谢谢你了,赵先生。”一鼓作气回答他的问话,“我家在南边,赵先生如果不顺路的话,找个地铁站我们下车就可以了。”

“太晚了,我还是把你送到家。”

“真的不用那么麻烦。”

“云薇,”赵洋顿了顿,“可不可以别跟我这么客气?”

赵先生恳切的语言,让云薇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卸磨杀驴的意思,刚才还忙不迭上了人家的车,现在又想要赶紧下车,于情于理她都不应该再这样拒绝。既然已经不可能离开,她就踏踏实实地坐下来聊天。

“今天真巧。”

“是啊,我也是陪几个朋友来唱歌。”

云薇愣了一下,看了赵洋一会儿,试探着问,“你刚从KTV出来?”

赵洋点点头,他似乎也考虑了一会儿,终于说出口,“云薇,你今天的表现让我感到十分意外,我原本以为你不过是一个胆小的女孩子。”

“你是说,”云薇有点不敢置信,难道他真的,“你刚才看到我……”刚才慌乱中她也不敢抬眼看围观的人,她甚至自欺欺人地认为一定没有被认识的人看到。

“我只是恰巧经过,发现是你。”

云薇全身的热血一下子都冲到了脸颊上,慌忙解释,“只是个误会。”

她知道即便是这么说,最终也是徒劳。赵洋的亲戚是她的同事,赵洋只要将今天的事说出去,她很快就会被拆穿谎言,她总不能真的找出一个多年爱侣,10月10日结婚吧!刚刚逞能说出来的话,现在让她后悔不已。

“谁都有过去,任何人都有秘密不想说,”赵洋顿了顿,“我手机里以前也有前女友的照片,一次同学聚会中不小心被人翻了出来。”

云薇忍不住问:“后来呢?”

赵先生笑出声,“我没想到你这么好的方法,当然是被她未婚夫戏侮了一通。”

她倒没想到,今天这番作为还能得到别人的肯定,而那个人竟然也有过相同的经历,她再抬头看向赵洋,他的身影似乎变得稳重高大起来。

“几年前我遭遇了一次车祸,所以那天我去了心理咨询科,我的心脏平时没有什么毛病,”赵洋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回忆往事,“我想那次心脏骤停是被车祸留下的阴影影响了。”

赵洋只是简单地做了解释,并不再多说什么,将云薇和小秋送到楼道门口。

云薇临走之前,他又叫住她,“云薇,我总觉得失去过才会更懂得珍惜,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其实这个赵洋也不错。”

“是吗?不然我帮你介绍介绍。”

“少来,”小秋抱着被子坐回沙发上,“人家摆明了是喜欢你的,一路上注意力全都在你身上,根本没仔细看我一眼。”

“小薇,其实人毕竟生活在现实中,如果不可能有好结果的话,就忘了你手机上的那个人吧!”

相亲不过是两个人彼此认识的一种形式,想开了心里就没那么排斥了。如果没有相亲,没有这个赵先生,今晚,她还不知道要面临一个什么情形。

康怡从KTV出来四处看看,刚刚那个理直气壮的小女人已经没有了踪迹,就她刚才的表现,让她差点认为是自己眼花了没看清楚。本来是自己拿准的事,竟然被她占了先机。康怡摇摇头,她到底是什么人,和他又是什么关系,她真应该不顾忌那些,抓住她好好问个清楚。

毕竟她要和他结婚了。

天空中飘起了细雨,康怡伸出手来,雨丝细细地飘落在她的手心。送走了朋友,本来想径直开车回家,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他家楼下。

康怡仔细数了楼层,他还没有休息,灯光透过窗子照射出来。也许她应该找些理由再去敲他的门,他不喜欢忽然被人打扰。虽然心里这样想,到了最后还是忍不住敲门。

“我忘带我家的钥匙了。”这种说辞。

他穿着洁白的衬衣,平整的西裤,坐在桌子前,桌子旁边摆了一大堆各种文件,他对她笑笑,“小卧室床单都是干净的。”

她其实不想要他这种微笑,只是例行公事般的笑容。将他与她的世界彻底划分清楚。

“我的手机没电了,用用你的电话。”

他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

“键盘上的快捷键‘1’,是他的电话号码,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和他通话看看。”不知道怎么的,这句话一直盘旋在她耳边,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按了快捷键。

一个电话号码猛然间跳出来。电话还未拨通之前,她迅速将通话终止。原来他的快捷键“1”上也有一个电话号码。

云薇。

云薇倒没想到赵洋的条件那么好,有过留学经历,家庭条件也十分优越,赵先生每天不停地用鲜花轰炸,办公室里也渐渐出现羡慕的语言,“云薇,你那个ABC够有情调的嘛!”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别遮遮掩掩了。”

“婚礼定在什么时候啊,我们好给你攒礼金。”

“没影的事。”

话虽这样说,她和赵洋的关系还是朝着好方向发展着,只是爱情这东西依旧无影无踪。

“就在你单位附近的西餐厅见。”

“好。”

赵洋的几通电话终于让云薇举手投降,吃个饭而已,她也许不该那么执著。

马路对面就是西餐厅,等红绿灯的工夫,云薇随意向一旁的咖啡店望了望,目光就再也挪不开了。

江颜西装笔挺地坐在靠窗子的座位上,笑着和对面的人交谈,白色的衬衣穿在他身上,就像丝绢一样,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笑容比以前还要好看。

“到哪了?”

要不是接到电话,云薇怀疑自己会一直这样看下去。

“马上就到。”放下电话,她匆匆地跑过马路。

“江颜。”他回过头来。

“想什么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这边的红绿灯变得挺快。”

“是啊,而且这边的交通有名的差。”

以前听说她就算过马路的时候都会走神,今天看来的确是这样。

“这件事做成之后,你就该提职了吧!”

他浅浅一笑,“还要看收益如何。”

“你做的计划,肯定没问题。庞大的数字预估就是最大的说服力。”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我只是很好奇,江颜,你以前在哪里工作?不要告诉我你真的只有两年的工作经验,这一点谁也不会相信的。”

刚刚入行就开始受到A公司的重视,这一点很少有人能做到。

“不过就是普通职员而已。”

“但是前途无量啊。”

江颜再转头看向窗外,那抹身影已经在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从见了江颜一次之后,她就开始魂不守舍,晚餐的那些菜她基本上只是尝了一口就不再动筷,赵洋倒是兴致勃勃地跟她讲这些特色菜系里面的学问,还有一杯杯功夫茶端上桌后,她根本没有品茶的心情。

极力配合到最后,还是让这顿饭变得很无聊。

最后一盘菜是云南某处生产的一种虫子,赵洋夹给云薇,云薇急忙摆手,她从小到大还没尝试过吃这么新奇的东西。

赵洋笑容可嘉,“这个是餐厅的主打菜,你看很多人都点了这道菜。”

云薇伸头看过去,确实有人吃得津津有味,餐厅里穿着苗族衣服的服务员看到皱着眉头的云薇,也笑着劝说:“这是我们的特色,您可以尝尝看,很好吃的。”

赵洋将菜夹到云薇的盘子里,意味深长,“云薇,我知道要想适应一个陌生的东西很难,但是我们能不能试着接受,不去逃避?”

赵洋的话说得成熟又温情,尤其是那试探的语调,似乎十分具有说服力。

也许她真的不应该再那么墨守成规……

吃了一肚子酸甜苦辣咸回家,胃开始有不舒服的迹象。

以前和江颜约会的时候,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江颜送她回家,她也会一步三回头,就算大冷天冻得浑身发抖,两个人也愿意跑出来见一面。而今,在赵洋的车里,风吹不到日晒不到,外面气温稍稍低一点,赵洋就体贴地打开空调,即便是这样,依然找不到当年那种感觉。

如果她再拿这种理由来拒绝和赵洋继续交往的话,人人都会笑她太幼稚了。

又是一阵客气的寒暄后,两个人分开。

云薇刚上了楼梯,就听见有人蹬蹬蹬地走下来。

“云薇,你可回来了。”是小秋焦急的声音,“你的手机关机了,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

云薇低头翻包,打开手机,黑屏,真的没电了。

进了家门,云薇打开灯,再仔细看小秋的模样,吓了一跳,她的脸色苍白,头发凌乱,眼睛和鼻尖都红红的,“云薇,我把计划书送错了。”

公司要和E集团合作,做新产品的核心技术,公司的大老板很看重这个项目,从半年前就调用了大量人手为E集团做计划书,这份计划反复论证反复修改,没想到最后竟然出了这么大的差错。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拿错了。”

小秋平时不是一个马虎的人。

“E集团临时让提前送计划书,我手忙脚乱地竟然打印了旧的送了去,明天现场讲解,到时候……”

对方的计划书和我们的不同,撇去计划书中的内容不说,这样大的错误,会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不敢去跟老板说,万一我说了,他肯定会……本来公司最近就有裁人的迹象。”

小秋话没说完,云薇已经完全理解她的意思,计划书已经送出去,这个错误没法挽回了。

“于是我想,能不能自己先想办法解决。”

云薇看着小秋求救似的表情,“那你准备怎么办?”

“云薇,”小秋急切地开口,“能不能问问你那个ABC,认不认识E集团的人。我身边真的没有认识E集团的人,你那个ABC起码在外企工作,说不定他……”

云薇握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赵洋说过无论什么事他都会帮忙这种话,她虽然不好意思开口,但是这个节骨眼上……

她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里她简单地说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现在在哪?”

“在家。”

“那好,我现在过去。”

云薇嘘了一口气。

“云薇,真是麻烦你了。”

“还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

小秋的事她是一定要帮的,这几年她在异地,小秋是她最好的朋友,虽然人人都说同事之间是不会知心的,但是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上,小秋都不遗余力地照顾她。

“怎么样?”

赵洋挂掉手机,从阳台上转过头来,“他不负责这个项目,插不上手。”

云薇明显地看到小秋本来提起的双肩又重新落了下来。

这种情况下,云薇忍不住追问,“E集团你还有没有别的认识的人?”

赵洋摇摇头,“没有。我只有一个校友在那里工作,我跟他的交情也不算太深,既然他说了不负责这个项目,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小秋欲言又止。

赵洋似乎看出小秋的意思,忙解释,“外企的分工很明确,别人手里的案子是没法插手的。”

小秋泄气地喃喃,“其实能帮忙的话,只是举手之劳。”

赵洋想了想又说:“我侧面打听了一下,这个项目有许多公司比你们占绝对性优势,比如A公司。”

A公司,云薇忽然想到了江颜,可是江颜……

赵洋继续说:“E集团选择合作伙伴很挑剔,我想这一单你们老板是绝对拿不到手的,毕竟你们在这方面也不是强项。”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所以你弄不弄错计划书都无关紧要,就看你们老板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了,其实没有什么影响。”

“眼下,你只有现在去跟老板说清楚这件事。”

小秋泄气地笑一声,“我总不能这么跟老板去说。”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事情也不会再有转机。

云薇将赵洋送下楼,看着他在前面走,一句话也没说,直到赵洋打开车门,回过头来,很真诚地说:“有些事,你尽力就行了,不要那么较真,毕竟工作是她自己出了错,你总不能替她承担。”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工作上的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云薇突然觉得赵洋的话语里有些许轻蔑的意思。

“同事就不能成为朋友吗?”

“云薇,我不是那个意思!有些忙真的是举手之劳当然不用说,可问题是有很多事非常复杂,今天我求了别人,明天就要帮别人办事,更多时候要衡量一下值不值得,她毕竟不是你的亲人。现在已经不是学生时代了,谁也不会不计较得失地去帮忙。”

“你是这样想?”

“我说的是事实。有些事帮多了对你没有好处的。错了就是错了,承担错误是成年人应该做的事。多少人都在职场上栽跟头,她怎么就栽不得,而且是福是祸也不一定。”

赵洋的这番话,就像在云薇心头燃起一把无名的怒火,亏得之前他还说无论怎么样他都会帮忙,他的帮忙竟然是在这种程度上敷衍了事,这种人她应该信任吗?是不是值得让她信任?

这也许就叫作理智,男人都这样有理智。

“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帮忙的。”

赵洋深深地看着云薇,“云薇,不要孩子气。”

两个人算是不欢而散,云薇心里的感觉就像这黑夜一样,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悲哀,像墨一样在心底越散越大。

为什么就没有了人生中那种美好的感觉了呢?

就像江颜拍的照片,在薄薄的晨曦下她吹散朵朵蒲公英,她笑着,眉梢也变成金黄色的,闪闪发光。

江颜不知道,那时候她在偷看他,走进他的拍摄区域是她早就预谋好的事。她实在想要看看那双细长的眼睛,他轻轻地眯起来,带着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她偷偷跑回学校出游的营地,室友们纷纷问她:“近处看帅吗?”

她摇摇头,“也不怎么样。”

“哦。”众人一致失望。

如果她把真话说出来,不知道多少人会试着去走进他的视野,就让她撒个谎,把这点特权留给自己吧!

她以为只是一次匆匆的邂逅,谁知道一个多月之后她会在市里的照相馆里遇到他,他也正好去拿野营拍摄的照片。

她正惴惴不安地偷看他,他却大大方方地伸出手,“你好,我是江颜。”

他虽然不如她想象中的那么优雅静谧,却多了些阳光和爽朗。

这是想象中的他和现实的他第一次在她心中重叠,虽然不如她期待中的那么完美,却也让她怦然心动。

云薇找出江颜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她怯生生地说,“江颜,”她喘息了一下,然后一鼓作气地说出来,“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她话语中的焦急和迟疑不禁让他皱了皱眉头,“云薇。”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江颜的声音,她的心就会踏实下来,至少以前江颜从来没有拒绝过她。她又沉浸在对以前的幻想里。

“我到你那里去,或者你选个地方。”云薇使劲握着电话,她的心紧张地揪在一起,手指都在出汗。

“告诉我地址,我去你那。”

等待江颜到来的时间里,云薇想,她是太冒失了,要不是被赵洋的话激到了,她也不会做出这种事。

她第二次叙述了事情的原委。

他英气的眉静谧地延伸着,她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她心底里那本来已经枯萎的枝蔓,悄悄地鲜活。

没想到多年之后,她第一次遇见他时,对他的想象和现实完全重叠在一起,比之她以前的记忆更加美好。她雀跃的心情难以抑制,所以即便是在他沉思的时候,她仍旧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她怕自己心底绚烂的颜色会刺伤他的视线。

“别着急。”他微微一笑,“我来想办法。”他站起身接过小秋手里的计划书,然后又侧头看云薇,“你等我的消息。”

看着他英挺的背影,云薇忍不住穿上鞋追上去,“我和你一起去。”

他抬手看了看表,抬起头,楼道里的灯光暧昧不明,“太晚了。”

她倔强地仍旧不肯回去。哪怕就再任性这么一次。

“我前面走,你跟着。”

云薇点点头。

他一边下台阶一边让楼道里的灯光保持明亮,仔细听着她的脚步声,回头看她。

他好像知道她有夜盲症似的,不然不会这样一步三回头。也许是看出了什么吧!他现在变得这样细心。

以前江颜是多么大意,一直都不知道她有夜盲症,那时候她只会揪住他的衣角,和他贴在一起,寻找着他的脚步声跟上他的节奏。那时候她想,他们俩就像是一只四脚怪物。

云薇想得有些恍惚,不小心脚下一错,身体歪了下来,她刚要惊呼出口,只觉得肩膀被一双手搂住,她柔软的脸颊贴上了他冰冷的衬衫领口。

她的脸像是在发烧,刚要开口道谢,他很快松开了手,然后迅速转过身去。仿佛只要她稍一靠近,他就会立即躲开。她不应该对他要求太多,只有几面之缘的朋友,他肯帮忙已经很不错了。

“会不会太麻烦?”她还是吞吞吐吐地开口。

“不会。”

他的冷淡让她如坐针毡,刚刚明明还好好的,她搞不清楚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她装作若无其事地四处打量,不经意间在座椅前面的格子里看到了一叠印着红喜字的请柬。

她记得她曾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江颜的结婚证里不是她的名字,梦醒之后她跟江颜说:“江颜,如果你真的和别的女人结婚,那我该怎么办?”

江颜笑着说:“不过是个梦而已。”

她仍旧追问:“如果噩梦成真呢?”

江颜投降似的举起双手,“那我发誓,我江颜这辈子非云薇不娶。”

而今,她那个梦真的成了现实,他的这个人,这颗心都已经不是她的了。

“你要结婚了?”借着这个机会,她艰涩地开口。

黑暗中他嗯了一声。

祝福的话到嘴边却忽然说不出来,“能这么幸福,真是恭喜你。”微笑到了面颊有些发颤,她忍不住用手背去搓眼角。

他停顿了一下,“你准备什么时候?”

“我,”她喉咙发紧,像被东西噎住了一般,却仍旧故作轻松地微笑,“我还不着急。”

“想找个什么样的?”

他好像问得十分随意,她忍不住打开一点车窗,他的头发被风吹得稍稍凌乱。

“还没想。”只要想到他那么平静地问她问题,她心里就像被坠了一块大大的石头,扯着她一直掉进深不见底的黑洞里。

云薇想起了从前,江颜会拉着她的手说:“云薇,我不能没有你,真的。”他将下颌放在她肩膀上,硌得她四处躲闪,他紧紧抱住她的腰,“无论是谁都不能从我身边把你抢走,谁都不行。”

那时候她总嫌他太过认真,她伸出手指来抹平他耸起的眉毛,他会反过来握住她的手指再重复一遍,这一次更加地深情。

现在他说起她今后的归属,却这样云淡风轻,和他毫无关系。

云薇迎着风,深深地呼吸,生怕她紊乱的呼吸声被他听见。她真的还没来得及想,她从来没想过她心中的那个人会忽然不在那里,她一直自欺欺人地活在幻想中。

灯光明媚处,看着她脸上那勉强挤出的微笑,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想要伸过去,挡住她的笑容,她的笑实在不好看,她祝福的话说得也实在不够流利,鼻腔里闷闷的声音让人听起来不舒服,他本不想跟她有过密的交集,可接到她的电话,他竟然连外套都顾不得穿。

“车窗关上。”看着她缩在那里像一只受伤的动物,他心里就一阵阵发寒。

“哦,对不起。”她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

云薇隔着车窗看到江颜和一个人在交谈。

江颜将计划书递过去,那人接到手中,云薇听不大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看见那人频频地向她看过来。

沈平侧过身向江颜的车里望过去。这次A公司和他们集团合作江颜都没有找他来摸摸底,今晚却为了这么一件事来到他家,谁会让江颜这么帮忙?虽然看不大清楚,但是可以肯定车里是个女人。

他们集团和A公司之间有过好几次应酬,大家都带着另一半出场,他每次都看到江颜形单影只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身边有女人出现。

他大胆猜测,“女朋友?”

江颜竟然笑笑没有反驳。

“郎才女貌啊。”

没想到他外交式的赞美又换来江颜一次微笑。

看来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下次组织活动要带嫂子来啊,我们都想认识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