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人
字体:16+-

第24章:迟爱,相守不容易

江妈妈进门的时候,云薇的饭才做到一半,多春鱼放好调料,还没有放进锅里,江妈妈接过去,“你进去和江源说话,我来炸,你们年轻人炸不好的。”

她本来豁出去了,就算炸不成金黄色,只要不糊就好,现在江妈妈来帮忙,就不怕不好吃了。在厨房里帮了一会儿忙,最终被江妈妈撵了出去。

云薇洗干净手,钻进屋子去看江源,江源正在整理那两个锁起来的柜子,云薇一开门,正好看到江源从柜子里拿出一件白大褂,她心里一颤,急忙退出去,可还是被江源看到叫了回来。

是江颜的东西,她只扫了一眼,就看了出来,江源把东西整理好,一件件放进云薇的手里,“这些是我去交警大队和江颜医院整理拿回来的,一部分给了我妈妈,这些一直放在我这里,其实我早就应该交给你。”

云薇抚摸着白大褂上面的名牌,另一只袋子里装着她熟悉的东西,对表、钱包、皮带扣,还有一枚钻戒。都是她和江颜两个人的共同回忆。

“小时候因为我生病的原因,我们很少在一起,我只知道江颜是一个阳光又快乐的大男孩,却没发现他有那么多心事,更没想到我会成为他心里的阴影。”

江源笑笑,“早知道……我就会想办法弥补。”

云薇说:“你们兄弟其实都一样,喜欢把心事掩藏起来。”

江源停顿一下,“要不然怎么会是亲兄弟呢。我知道他有个女朋友,但是一直不知道那个人是你。我那时候只觉得江颜太幼稚,会担心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谁知道命运会这样安排,到了最后,我还是喜欢上你。现在我把这些交给你,算是物归原主。”

云薇紧紧握着手里的东西,“都是过去的东西了,在我这里,也只是一个纪念。”她知道他的意思,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纠缠。

将江颜的东西放好,她笑着弯腰看他柜子里一些红红绿绿的证书,“那些都是你的吗?”

江源说:“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我能看看吗?”

看他没有拒绝,她就兴致勃勃地将柜子里的证书一个个拿出来翻看。

“大多是上学的时候拿的,没什么用处。”

并不是没有用处,这些东西加起来,就算不参加考试,一流的大学也会争着录取,“早点认识你就好了,这样我省得为了高考有个好成绩,整夜整夜不睡觉。你不知道我那时候多希望能认识一个好学生,考试的时候给我递尺子,捏耳朵传递答案。”

江源不由得笑了,“你喜欢的话,这些东西就送给你吧!”

云薇愣了一下,没想到江源会送这些东西给她。

“我考了这些东西回来,没有别人来看过,如果你想要就拿去,不想要就算了。”

云薇见江源重新收起那些证书,她急忙伸手按住,“我不是不想要,就是没想到你会把这样的东西送给我,我从小到大没拿过这么多奖状和证书,唯一一次书法比赛得了第三名,那个证书我一直珍藏着,这些东西都是你珍贵的回忆……”

江源笑,“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之前放起来,只是觉得,这些东西我拿到了,可是从没有人看过,挺可惜的,就没有扔掉。”

云薇鼻子一酸,眼泪又要掉下来。

“这些东西怎么能扔,拿一个证书都不容易。再说,这些东西怎么会没用,将来要拿来教育你儿子,他爸爸拿这么多的证书,儿子一定要比爸爸强一倍才行。”

江源轻轻地笑,原本深沉的目光,现在却有一种如梦似幻的神情,好半天,他才伸手打开了一本证书,露出里面他穿学生装的照片,“还有照片,你嫌不嫌丑?”

云薇急忙抢在手里,吸吸鼻子,“不嫌。”

晚上吃过饭之后,三个人一起聊天到很晚,江妈妈想要回家,云薇好说歹说才让她留下,反正屋子很大,四室一厅,三个人住绰绰有余。

被褥都是新的,云薇特意洗过一遍才铺上,躺上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晚上风不算大,可是她买的纱帘轻柔,一点的风吹草动,都会随之摇摆,躺了好久云薇都睡不着,干脆坐起来,悄悄下床打开门,走到江源房门前。江源的房门没锁,床前还点着一盏小灯,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江源带回来的药很多,各种瓶子,刚才她没看到他吃药,他非要等到她走开,才把那些药吃了,她听说有些没有正式上市的药副作用很大,江源一定是怕她看到他难受的样子。

床很大,原本两个人睡都嫌空,现在江源自己躺在上面更显得空,看着他弯起身子整个人蜷缩在床边,她心里不禁难受起来。这时候也顾不得别的,她悄悄掀开他的被子钻了进去。

不知道江源之前有没有睡着,她躺过去的时候,心脏咚咚咚地跳个不停,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抱上江源的腰,她的手臂环上去,顿时感觉到他身体一颤,她急忙伏在他背上悄悄说:“嘘,识相的就乖乖就范,不要妄想反抗,我告诉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用的。”

听到他低低地笑了两声。

云薇红着脸,继续开玩笑,“怎么?没见过女色狼晚上偷香窃玉啊?居然不锁门,是不是故意等着我光顾?”

她的话刚说完,感觉到手被拉开,江源转过身忽然之间压过来,让她顿时措手不及。借着灯光她看到他那双湖水般清亮的眼睛泛着淡淡的波澜,他看了她一会儿,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整个人倾下来,往日那轻浅的呼吸也渐渐加重,修长的手指从她的腰间渐渐上移。

手指的游移和碰触,顿时让她心慌意乱,下意识地挣扎,可是整个人软绵绵的用不上一点力,双手徒劳地抵在他的胸膛上,更添了几分暧昧。

唇上一软,他的吻落下来,辗转缠绵然后更加深入。

夜深人静,她整个世界忽然之间全都被他占据,鼻翼之间也都是他的气息,他的另一只手缠绕上她的,他的吻渐渐加深,最后浅浅地停在她的嘴角,然后不再有下一步的动作。

他喘息了一会儿,微微一笑,“现在害怕了吧?”然后翻过身将她抱在怀里。

她看着窗外,有太多话想说,可是却又贪恋这一刻的静谧。

她的手覆在他的手上,仔细摸他的指节,缩在他怀里,踏实得想闭上眼睛,可是又怕时间就这样溜走,舍不得睡觉。

江源说:“睡不着?”

她点点头,“不然你讲故事给我听吧?”

“想听什么故事?”

她忽然很认真,“童话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想听童话故事,想听到人力无法回天的时候,会有神迹出现,拯救万物。

他讲的童话故事一点不好听,她忍不住打断他,自己讲下去,“从前有一个小女孩,遇到了一个小男孩,他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结成夫妇,然后生了两个小宝宝,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简单的故事,竟然也成了童话。

“他们一家人春天赏花,夏天乘凉,秋天摘果,冬天堆雪人,这样的生活,你说好不好?”

他笑了一声,然后轻轻地说:“好。”

“那以后我们也这样。”

“好。”

“答应我的,不准变卦。”

他仍笑着回答,“好。”

她像安下心来,“那好,今年冬天,我们在楼下堆两个大大的雪人,到时候让你见识见识,我堆雪人的水平。”

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他们慢慢聊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吃过早饭,云薇本来想陪着江源一起去医院,谁知道他拒绝让她跟着,“你去我公司帮我收拾东西。”

他的决定别人向来无法改变,她只能顺从他的安排。

江妈妈走之前悄悄跟她说:“等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云薇点点头。

等到江源去了医院,她给康健打电话,康健果然等在医院里。

她悄悄地问:“江源还没有到吧?那边都准备好了吗?”

康健说:“准备好了,美国来的医生已经等在这了,”他顿了一下,“你放心,现在国内的设备不比国外的差了,苏氏集团又请了最好的心内科医生,都在这边待命,等到江源到了,会接受最好的检查和治疗。”

云薇忍不住问:“苏氏集团?”

康健说:“你不会不知道吧?苏秦没有告诉你?”

云薇愣了一下,“没有,我没想到他会帮忙。”

云薇打通了苏秦的电话,奇怪的是苏秦那边没有歌舞升平的声音,苏秦的声音依然懒散,“现在在医院?”

她小声说:“不是,他不让我过去。”

苏秦说:“不让你去,你就不去,怎么从来不见你对我这样。”

云薇想了想还是说:“谢谢你帮忙。”

苏秦说:“不用谢我,我做什么事都是有企图的。”顿了顿,他少有地正经起来,“云薇,我不想你留下遗憾。”

她到了江源公司,东西刚收拾到了一半,她就接到江妈妈电话,还没开口问情况,江妈妈已经焦急地说:“云薇,江源心脏突然出了问题,现在在抢救,你快过来吧!”

她手里的东西一下子散落一地。挂掉电话,她请来江源的助理帮忙收拾残局,然后连忙向医院赶去。

她手脚冰凉,整个人几乎无法控制地颤抖,进了医院大门,脚下一滑,顿时摔了一跤,可仍旧顾不上停顿,爬起来接着向前赶,终于在抢救室门口看到了江妈妈。

江妈妈整个人已经脱了血色,眼睛湿漉漉的,“刚才还好好的,我也没有想到……他从检查台上下来,问我康怡在哪个医院,一会儿要过去看看康怡。我只顾得拿手机找康怡妈妈电话,想问问她康怡那边方便不方便,谁知道他在我旁边才走了两步,就……”

云薇紧紧地盯着抢救室的门,“医生呢?有没有说怎么样?”

江妈妈说:“医生一直在里面,还没有出来过。”

云薇呆呆地站在走廊里,听着江妈妈断断续续地说话,那声音遥远得让她有些听不清楚,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在那里的,只觉得整个人飘飘忽忽的,心神好像已经飞了出去,医院里的灯光刺眼,让她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恐惧。

像是要夺走她所有的一切,什么都不给她留下。从此之后,她就要剩下一个躯壳,再也没有了知觉。

康健第一个走出来,带来了好消息,江源已经脱离危险,但是现在还不能探视,她好不容易让康健说服了医生,让她穿着无菌服,包得严严实实进了ICU病房。

江源还没有醒过来,身上不知道插了多少根管子,被折磨得不像样子,秀丽的眉毛微微拧着,让人不忍看下去,可是又舍不得挪开目光,她多想就这样在他身边,一直站着,等他等开眼睛那一瞬间,第一眼就能看到她。

云薇和康健走出去,医生已经会诊完走出来。云薇去询问情况,看到会议室里的苏秦。

云薇满怀期望地看着苏秦,“怎么样?有没有办法……”

苏秦说:“国外的药不管用,他的心脏已经衰竭,现在的治疗方法只是借助机器,拖延时间。”

云薇想到心脏移植手术,现在国内做这种手术,成功率也已经是100%。

“心脏移植呢?”

苏秦抬起头看云薇,“他之前已经做过一次心脏移植手术,没想到这么快新的心脏就不行了,现在再做,成功几率不高,而且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脏器来做手术。”

云薇愣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苏秦倒了一杯热水送到她手里,“云薇,我会帮忙的,但是你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江源目前的情况,恐怕撑不到上手术台,就算能送去手术,也不一定能做下来。”

这也许就是她的命,让她失去了一个又一个。

爱得越深,伤得越痛。

这一次她已经痛得没有了知觉,喊不出痛来。

江颜走的时候,她难受得想要去结束生命;如果江源走了,她知道,她不用去结束生命,因为她的生命已经跟着他,变没了。

江颜曾问过她,你知道应该怎么去除一场大火后留下的痕迹吗?

她摇头。

江颜说,那就燃烧一场更大的火。

她本以为这辈子已经不可能再燃烧起比之前更热烈的爱情火焰了,却没想到,江源这把火烧得这么轰轰烈烈。

她已经像飞蛾一样,迷失在这火焰里,随着火苗化成了灰,再也出不来。

云薇买了饭给江妈妈吃,江妈妈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康健劝着她们都吃一点,“等到江源醒了,看到你们这样……”

是啊,那样的话,江源心里会更难受,她虽然知道这个道理,却还是做不到。

江妈妈想了想,决定要回家,“云薇,你在这边,我回去给江源收拾两件衣服,等他醒过来了,一定会要换衣服的,他肯定不穿这里的病号服,他喜欢穿得干净整洁。”

云薇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眼泪流下来,“阿姨,还是我去吧,我回去给他拿衣服。他的衣服都是我收拾的,我知道放在哪里。”

云薇匆匆忙忙赶回家,拉开衣柜,看到里面挂着的整排衣服,这才想起来,她给江源新买了衣服,原本想等到江源回来,就让他穿上试试,可是有太多的事,让她忘记了。

她把这几件衣服拿好重新赶到医院。

重症监护室外面,康怡和康妈妈站在那里。

康怡来医院看江源,隔着窗户,哭得像是个泪人,康妈妈在一边拍着她肩膀安慰。康怡哭了半天,转身的时候看到云薇。

康怡脸上不再有愤恨的表情,她紧紧拉住云薇的手,满脸恳求,“你只要能让他活下来,我再也不跟你抢了,只要他能活下来,让我做什么都行。你肯定能做到的,你不知道你在他心里有多重,有一次他要回来的,结果倒在了机场,医生极力抢救才把他抢救过来,躺在病**他不能说话,却拿来手机给你拨过去,后来听到你的声音才心安。”

云薇缩起手指,怪不得有一次她接到江源的电话,江源却在一边不说话,等江源挂掉了,她再回拨,他的电话却打不通。

康怡接着说:“所以,只要你在,他一定舍不得离开。”

“云薇,他会好起来的对吧?”

云薇点头,“他会好起来的。”她比任何人都想要他活下来,就算用她的心脏来换。

江源说过,他想用他的心去换她的,只可惜他的那颗已经坏掉了,再不能交换,她多么希望是可以交换的,她把心脏给他,让他活下来,从此以后,她会永远活在他心里,他们永远都不分开。

第二天,江源清醒了。

苏秦专门安排了独立的病房,把江源转了过去。

云薇过去看江源,先在门外调整好情绪,推开门走到江源床前,然后开始介绍江源的朋友托她带来的东西,好半天才敢直视江源的眼睛。

江源看了她一会儿,抬起手,摸她的脸,笑了,“你怎么瘦了,真丑。”

云薇吸了吸鼻子,“没道理的,唯一不能嫌弃我丑的人,就是你。”

他笑弯了眼睛。

过了几天,江源精神大好,终于可以吃一些软软的食物,她做了一大堆拿到医院。

她之前问过医生,拿来的都是江源术后可以吃的,虽然种类不多,但是她变着花样做,最后拎去的时候,大大小小的饭盒摆满了床头的柜子。

“我这几天就要手术。”

她手一抖,差点连饭盒弄翻。

医生说手术成功的几率不大。

“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脏器,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

云薇勉强连眼泪忍住,急急忙忙地说:“一定来得及,你别忘了苏秦是谁,就算只有一个合适的也会帮忙找来,这个你放心,就是要调理好身体。”

她用勺子盛粥喂到江源嘴边,看他吃了,“好不好吃?”

江源笑起来,“好吃。”

她一勺勺地喂,他一勺勺地吃,她生怕他吃得不多,不够营养,让他吃这个又吃那个。一直到护士进来,吓了一跳问她,“你给病人吃了多少东西?”

她这才发现,她带来的东西几乎都没有了。

“病人才刚能吃东西,你怎么能一下子让他吃这么多?”

江源忙说:“是我自己想吃。”

谁知道护士不买账,仍旧竖立着眉毛,“你自己想吃也不行啊,吃多了肚子会胀气,不好消化,医生没有跟你们交代吗?”

两个人就像做错事的孩子,静静地在一旁听着大人教训。护士喋喋不休地说了好一通才出去。

云薇脸红得不得了,“你也不提醒我一下,我本来是想看看你爱吃什么,谁知道……”

江源微笑,“不是你的错,我只是想到这些东西都是你做的,就舍不得不吃。”

她鼻子一酸,眼泪又差点掉下来,急忙去摸他的肚子,“那你胃难不难受?我小时候吃多了,妈妈用手掌帮我揉,一边揉一边说,积食化食。”

她的手忙活了一会儿,才发现江源扬着眉毛正笑看她,他目光里像是有两把火焰,灼了她一下,她顿时红透了脸。

她竟然没有多想,手钻进他的被子,撩开衣服就摸了上去,手掌下是他温热的皮肤,虽然吃了许多,可肚子还是平坦的,身体虽然很瘦可仍旧是她想不到的结实,一边想着,一边仍旧挪动着手掌,不知不觉手已经到了他的小腹,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灼热的东西,她顿时像被蜇了一下,手连忙缩了回来。

他笑着看她,她脸红一片,窘迫得要钻到地底下去。

他偏偏要故意问她:“不摸了?”

她咬着牙,大胆地回他:“不摸了。”

他仍旧笑,“那可别后悔,等到想摸的时候,说不定就没有了。”

如果平时听起来,一定是打趣她的情话,可是现在说来,她就忍不住掉了眼泪,护士送热水进来,她急忙把脸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等护士走了,江源急忙拿出纸巾给她擦脸,“怎么又哭了?鼻涕鬼。”

她的拳头打在他身上,“都是你,故意惹我哭,只要看到我一天不哭你就不舒服是不是?”

他笑,等到她不再流眼泪了,他才说:“你在机场接我回来,我还以为你真的爱上我了,那天晚上我们一起躺在**,后来你睡着了,梦里喊江颜的名字,边喊边哭,那时候我才知道,你心里只有江颜。就像当时你烧掉了那张秦岭拍的照片,又到处找,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后来有机会我又去了一趟秦岭拍了照片回来,虽然照片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是我知道你想要的仍旧是江颜给你的那张。”

云薇想说话,还没开口,江源已经笑笑继续说下去。

“我这一生有两个我想实现的愿望,一个是希望我能活得长久,一个是希望你能爱上我。我想这两个愿望不能同时实现的话,对我来说都是个悲剧。还好,这两个愿望都没有实现,还算是个不错的结束。”

云薇刚刚才擦干净的眼泪,又重新涌出来。

江源说:“我就说你是鼻涕鬼。”

云薇张开嘴,嗓子沙哑,身体不停抖动,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你骗人,你说你怎么都不会放弃的,你不是说过,只要你努力什么都能成功,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他的手不停地给她擦着眼泪。

“云薇,我不瞒你,医生觉得再移植手术已经没有必要做了,要不是我和苏秦坚持,就不会有这台手术,但是我们都知道,成功的希望基本会没有,我不愿意赖在手术台上,可是我愿意再尝试一次。云薇,如果手术成功了,我会再追求你,到时候你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爱上我,好不好?”

云薇抽噎着露出一个笑容,“好。”

“人说盼望时光能重新来过的人,都是孩子气,可是现在,我真希望一切重来,我会想尽办法做到更好,只要你能幸福,我就满足。所以,云薇,答应我,一定要幸福好不好?”

虽然想着一定要让他高兴,可是云薇还是没办法答应。

江源笑着看她,“你不答应,我没办法安心上手术台,只有你答应了,我才敢孤注一掷。到现在我才知道,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我只有这一点孤勇,你不要让我不安心,好不好?”

云薇终于点头,“好。”

他笑起来,她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笑得这么好看,虽然憔悴,仍旧是那么的英俊。

下午江源说有些事要交代,他叫来了很多人在屋子里谈话,云薇在病房外面等,外面的凳子很凉,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把本来给江源准备的轮椅推出来,上面垫着厚厚的毯子,那人跟她说:“江源说一会儿就好。”

云薇点点头,坐在轮椅上,比起凳子来说,铺好的轮椅有点过于舒适,依稀带着些特别的温度,云薇再仔细辨认,终于看出来,轮椅上的毯子,是江源刚才盖在身上的那条。

江源可能想不到,如果他不在了,她会变成什么样子,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不敢去想。

就像她不敢告诉他,他们相拥在**的那个夜里,她真的梦见了江颜。她梦见她结婚的场面,她穿着漂亮的婚纱,站在众人面前等待接受祝福。可是忽然之间她在人群里看到江颜,她拨开人群去找他,谁知道他见了她却不断地后退。她不停地往前追,他却走得那么决绝,她心里十分难受。

因为她知道,江颜一定对她十分失望,他不想让她爱上江源,她却爱上了,所以她和江源得不到他的祝福。她焦急地喊,是为了请求他原谅,她喊他的名字,希望他能原谅她。

她不能将这些讲给江源听,她怕江源会因此难受。

屋子里的人走了一些,云薇重新回到病房。

江源躺在**,显得很疲惫。

然后是一个看起来很精干的男人递给她一大堆法律文件。

江源笑着开口,“我有事要求你帮忙,我开了一家小公司,刚刚起步不久,里面乱糟糟的一大堆事,你去管管好不好?我还有几个做好的软件,还没有卖出去,你能帮我找到买家吧?”

他的眼眸熠熠生辉,刺痛了她的心。

他的全部,就在这一大摞纸上,现在全都交到了她的手里,“我不想要。”她伸出手去拉他的。他的手指冰凉。她的另一只手指去摸他的眼角,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有一条细小的纹理,像春天里新嫩、秀丽的枝丫,“我这个人很贪心的。我不能只有你的过去,没有你的未来。”她笑,可是笑容渐渐僵硬,笑不出来,“所以你给我再多我都不稀罕,因为,你整个人都应该是我的。”

他眼角一颤,眼泪终于流下来。

他还以为,在她面前,他一辈子都不会流眼泪,她不知道,那天晚上,他们手挽手睡在一起,她睡着了,他在她身后哭得不能自已。

她趴在他腿上睡着了。

夕阳从窗口照射进来,暖暖的阳光,带着金黄的颜色,她睁开眼睛,她从来没注意过,晚景是那么的好看。

江源半坐着叠千纸鹤,一只只地扔进她那个丑陋又廉价的玻璃瓶里。

叠了好多,他终于停下来。将瓶子递给她。

“你不知道‘好鹤成双’吗?”他也会乱编词汇。

他叠了和她相同数目的纸鹤。

他笑起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准备移植的心脏明天就会到。我有个要求,明天你跟去机场接。”

她点头,“好。”

说完这些,江源忽然变得很轻松,他指指床边的衣服,“把新衣服给我穿上。”

她总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衣服一件件穿上,干净,整齐,他英俊得不得了。

“好看吗?”他问。

“好看。”真的好看,云薇努力微笑。

他伸出手臂,“抱抱我。”

她贴过去,眼泪掉在他的衣服上。

江源紧紧地抱着她,“云薇,我还没告诉你答案。”

她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个。

“我愿意做你的船,但是现在我不能带着你四处漂泊了,我只能将你送到幸福的彼岸。我还没问你,你愿意坐上我这条船吗?”

还有1个小时,飞机就要落地。

云薇接到康健的电话,“云薇,可能来不及了。”

她已经不能去深想康健那句话背后的意思,她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动也不能动。

直到有人到她面前跟她说话。

“小姐,买本书吧,送卡片。”有人送来一张贺卡。

她本来没心思去看,但是卖书的人十分热情,虽然云薇不说话,她还是很有耐心地介绍。

“这和普通的贺卡不同哦,这是慢递贺卡,您填好写给未来的话,可以送给你最爱的人哦,让他知道,你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爱着他。”

大概是这句话触动了她的神经。

那张卡片在她眼前放了好久,她的眼泪落在卡片上,她急忙用手擦,然后沙哑着开口,“最慢可以过多少年送出?”

“您需要过多少年?”

云薇想了想,“30年后。”

小姐抱歉地说:“我们没有那么长时限的,不过您可以收到之后再转寄啊,一直到30年。”

那好。

云薇接过笔。清晰地写了地址。

“这边要填爱人的名字哦!”

收件人,她清晰地写了两个字:江源。

江源,你一直不知道,我最爱的人就是你,我还来不及告诉你。

其实你的那两个愿望还有第三种答案。

那就是,时间不能改变爱情,却可以消磨生命,30年足够我消磨自己的生命,到时候我会拿着这张贺卡,走到你身边,从此之后我们再不分离。

你那么谨慎,一定不会轻易相信我爱你这件事,那么我现在就写给你,等见到你的时候,我会将这张贺卡作为证据,让你再不能怀疑。

我爱你,一直爱到了我生命的尽头。

尾声

苏秦终于下定决心来打扫房子。

助理请来的清洁工,打开房子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您这间房子多长时间没打扫了。”

多长时间了?从江颜走了之后,这里的东西就再也没有人动过。

就算是苏秦从医院醒来,回到这里,在满是尘土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也没舍得动这里的东西,一切都保持着江颜离开的样子。而且苏秦觉得他没有权利决定是否应该动这房子,他心里一直认为,最有权利处置这里的应该是云薇才对,他本想将钥匙交给云薇,偏偏云薇已经和江源在一起。

他想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他就把这件事说出来,现在他却觉得没有了必要。江颜费心装饰这房子,无非是要让云薇开心,而不是让它变成她心里的负担。

这样看来他还是隐瞒了许多秘密,只要他不说,就再也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他还记得有一次江颜喝醉了,和他**心底的秘密。

这个秘密埋藏在江颜心底太长时间,压得他整个人透不过气来,“苏秦,你知道吗?其实我和云薇不是什么所谓的一见钟情。其实那天我正好在我哥哥的摄影照片里看到她,没想到刚看完照片就看到本人,所以我才会好奇地主动和她认识。一开始我对她并没有特别的感觉,不过是好奇,好奇我哥哥为什么会拍她,如果是我哥哥喜欢她,我就更想知道,我哥哥那样的人到底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人。结果,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们真的会相爱,我会深深陷入其中不能自拔。这件事我只能告诉你,我总觉得早晚有一天,我们会面对这个问题……万一云薇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

最终这件事成了一个秘密。

苏秦正胡乱想着,云薇的电话打了进来,电话那边她不断重复着时间和地址,“苏秦,你记得啊,千万别弄错了时间。”

苏秦挂上电话。

江颜没想到他会真的爱上云薇。

苏秦笑笑,他又何尝想过,有一天他也会真的为她心动。

苏秦心里油然生出一股酸痛的感觉。云薇大概永远也不会相信,他会爱上她,无论他用多少方法去为自己证明,她都只当是他的一时兴起的玩笑。

他不会告诉她,那天他出现在江源病房里,曾对那个奄奄一息的男人提出条件。

“如果你能离开云薇,我就会想方设法帮你找到合适的心脏。你知道,整个中国,没有人会比我更有这个能力。”

那个人却拒绝了。

他仍旧不死心,“你要知道,我现在比你更有优势,因为你可能就要死了,而我比你多的是时间。”

他是堂堂苏氏集团的继承人,却用过这样卑劣的手段。

最终他还是输给了江源。

预定要移植给他的心脏还没有到,他已经提前给江源找到了更合适的。

手术成功了。

现在他们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

“苏总,会议已经准备好,时间定在明天上午。”

“改时间。”苏秦忽然说。

“可是……”

2010年10月10日,如果这一天是他的婚礼。

他本来偷偷想过,虽然在云薇心里江颜是她的最爱,这一点无法改变,可是江颜没有了,他或者可以接受成为她的顺二位,却没想到,他连顺二位都算不上。

苏秦走出去,刺眼的阳光忽然照进他的眼睛,让他眼睛一疼,差点流下眼泪。

真遗憾。

他付出了他的所有,她却永远都不会相信。

真遗憾。

她不知道,她不相信的是怎样一份感情。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