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
字体:16+-

第1章:“疼了?”

坐在林绪的车上,凌落尘不知道怎么就想到用摆渡来形容两人的关系。她只需要坐在船上,其他的一切,由他掌控。驶向哪里,什么时候下船,都由他决定。看似两个人同舟共济,看似他一直用力,她坐享其成,实际上他是摆渡人,方向与终点,在他一念之间。载浮载沉,至多她只能算是跟着漂荡罢了,感同身受,却不能发表意见。这就是身为乘客的本分与自觉。

现在,林绪的心情不好。跟他一起生活了两年,落尘对他的气场已经十分熟悉,高压低压,一见面即能感知。落尘转过头望向他,只见他不若往日的镇静,手紧紧握住方向盘。他突然由直行道并到左转线,在最后一秒钟冲过了十字路口,把毫无准备的她狠狠地甩撞在车门上。饶是她再镇定,再习惯忍耐,也忍不住痛呼出声。声音只是才刚刚出口,落尘就心叫不好,忙掩上嘴。林绪的怒气,一旦给他回应,就会集中爆发,而她,就会在怒火中尸骨无存。相反,如果她能保持安静,最好做到无声无息,那么就有机会等风头过去,等他慢慢平息。这个小小的相处技巧,是落尘在朝夕相处中慢慢摸索出的。

事实上,林绪很少心情不好,当然他也少有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尽管流露情绪的林绪会让落尘深切地感受到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是每一次这样的感受之后,她最深切的感想就是,还是让他重归古墓派吧。因为据落沙说,古墓派的弟子都无欲无求,脸上少有表情的。无欲无求不是林绪的作风,但他控制面部表情的水平,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不动声色,对于她而言,是最佳相处模式能得以延续的前提。

落沙是落尘的弟弟,现在正读初中,武侠、玄幻、科幻等小说一网打尽,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学贯中西”,自成一派。他自然不会跟落尘说明所谓古墓派的传人会有“活死人”之称,他虽然相信姐姐还是最疼他的,但对于林绪的权威的另类挑战,她也不会置之不理。所以他只会一边给姐姐灌输林绪应该出自古墓派的这个想法,一边自己暗爽。他深信,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目前只能对姐姐进行蚕食,等自己有能力了,再后发制人也不迟。落尘当然对于落沙这种很孩子气的小小阴险毫无察觉,她没有时间去看任何类型的小说,不论是侠骨柔情还是风花雪月,她觉得都离生活很遥远。最关键的是,这些小说对于她的状况毫无益处。

凌落尘是什么状况呢?她是C大外语系大三的学生。别人眼里的她,是个好学生,成绩保持中上。虽然她不会积极主动参加校内外的活动,但是如果被要求,她也往往不会拒绝。她很擅长倾听别人的意见,并尽量配合。因此,尽管她和同学的交往都不算多,但在学校里面,她还是很受欢迎的。走在路上,经常会有她看起来很眼熟的人跟她打招呼,她的回礼一概是微笑点头。用好友蒙蒙的话说,凌落尘同学的点头之交遍天下,如果走在校园的主路上,就只看到她不住地点头,像车载的娃娃一样,频率一致,且永不止歇似的。蒙蒙曾经很疑惑,“凌落尘,为什么那么可笑的捣蒜似的动作加上你的招牌微笑,就显得那么优雅了呢?”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