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
字体:16+-

第5章:契约新娘

自己是怎么认识这个男人的呢?落尘再次回忆起那个清晨。

一大早,落尘把落沙送到学校,她要出去办事,不放心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看看时间差不多,商场也该开门了,她就赶到商场等那些债主。见了面,落尘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开始大家都没说什么,但当他们讨论到问题的实质,就有矛盾了。他们都希望先还自己的钱,谁也不愿意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收钱,而如果不卖房子,落尘根本不可能还上这笔巨款。大家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把落尘围在中间大声争吵。

这个说:“落尘啊,大家都不容易啊,你们不还钱,我们就没有资金周转,就不能做生意,大家都完蛋啦。”那个说:“是不是没把钱都拿出来啊,凌家也不留个心眼儿,让个黄毛丫头,还是领来的管钱,这钱都不一定去哪儿了。”说着话,就有跟着起哄的,拽着她不让她走。

落尘哭笑不得,百口莫辩。和他们这些人也讲不清楚,他们都是什么人啊,就靠着嘴说出天来招揽客人呢,和他们辩解,那就是班门弄斧,自取灭亡。她只好等他们说够了,再试着商量。

徐蔓之和秘书童忤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一群大楼内的商户围着一个惨白着脸的少女,七嘴八舌地争执。那女孩站在中间,大家都拉扯着她,也不见她有什么窘态,十分镇静,低着头,不知道在思量什么。周围的吵闹和她的安然形成了强烈反差,并不很出色的女孩,生生地被突显出来,让人看到她,就觉得心平气和,很安心。

徐蔓之示意了一下童忤,让他去了解一下情况,然后自己就转身上楼了。徐蔓之是这栋商厦的所有者,在这儿的商户是要向她缴租金的,也要接受其管理,因此童忤出面处理,场面顿时控制住了。本来嘛,商厦已经开始营业,他们讨论的是私事,却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按规定是要罚款的。童忤问清楚情况,仔细地看了凌落尘一眼,刚才他就发现董事长打量了这个女孩半天。

他对那群商户说:“现在商厦已经开始营业了,有什么私事请下班后协商。”

这些人思量这也不是一时三刻能解决的事情,就让凌落尘下班后过来。童忤又转身对凌落尘说:“凌小姐吗?你父母的事情商厦也听说了,我们也派代表协助处理了他们的丧事,请节哀。但是柜台租约还有些问题,麻烦你和我上楼处理一下,可以吗?”

凌落尘在童忤出面的时候就已经抬起头,看着他精明干练地和那些商户打交道,几句话就把人群驱散了,心里很佩服。她正走神呢,想着这么年轻好看的人,办事却这么老练,如果自己这样,弟弟和自己就不会受欺负了,因此童忤和她说话,她也没听到。童忤看她又低头想事情,就伸手拉了她一下。落尘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和自己说话呢,自己却没听到,不由得脸都红了,没有血色的脸上忽然染上了颜色,很有些少女的动人。童忤又重复了一遍,落尘连忙点头,就跟在他后面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