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
字体:16+-

第5章:契约新娘

自己是怎么认识这个男人的呢?落尘再次回忆起那个清晨。

一大早,落尘把落沙送到学校,她要出去办事,不放心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看看时间差不多,商场也该开门了,她就赶到商场等那些债主。见了面,落尘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开始大家都没说什么,但当他们讨论到问题的实质,就有矛盾了。他们都希望先还自己的钱,谁也不愿意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收钱,而如果不卖房子,落尘根本不可能还上这笔巨款。大家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把落尘围在中间大声争吵。

这个说:“落尘啊,大家都不容易啊,你们不还钱,我们就没有资金周转,就不能做生意,大家都完蛋啦。”那个说:“是不是没把钱都拿出来啊,凌家也不留个心眼儿,让个黄毛丫头,还是领来的管钱,这钱都不一定去哪儿了。”说着话,就有跟着起哄的,拽着她不让她走。

落尘哭笑不得,百口莫辩。和他们这些人也讲不清楚,他们都是什么人啊,就靠着嘴说出天来招揽客人呢,和他们辩解,那就是班门弄斧,自取灭亡。她只好等他们说够了,再试着商量。

徐蔓之和秘书童忤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一群大楼内的商户围着一个惨白着脸的少女,七嘴八舌地争执。那女孩站在中间,大家都拉扯着她,也不见她有什么窘态,十分镇静,低着头,不知道在思量什么。周围的吵闹和她的安然形成了强烈反差,并不很出色的女孩,生生地被突显出来,让人看到她,就觉得心平气和,很安心。

徐蔓之示意了一下童忤,让他去了解一下情况,然后自己就转身上楼了。徐蔓之是这栋商厦的所有者,在这儿的商户是要向她缴租金的,也要接受其管理,因此童忤出面处理,场面顿时控制住了。本来嘛,商厦已经开始营业,他们讨论的是私事,却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按规定是要罚款的。童忤问清楚情况,仔细地看了凌落尘一眼,刚才他就发现董事长打量了这个女孩半天。

他对那群商户说:“现在商厦已经开始营业了,有什么私事请下班后协商。”

这些人思量这也不是一时三刻能解决的事情,就让凌落尘下班后过来。童忤又转身对凌落尘说:“凌小姐吗?你父母的事情商厦也听说了,我们也派代表协助处理了他们的丧事,请节哀。但是柜台租约还有些问题,麻烦你和我上楼处理一下,可以吗?”

凌落尘在童忤出面的时候就已经抬起头,看着他精明干练地和那些商户打交道,几句话就把人群驱散了,心里很佩服。她正走神呢,想着这么年轻好看的人,办事却这么老练,如果自己这样,弟弟和自己就不会受欺负了,因此童忤和她说话,她也没听到。童忤看她又低头想事情,就伸手拉了她一下。落尘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和自己说话呢,自己却没听到,不由得脸都红了,没有血色的脸上忽然染上了颜色,很有些少女的动人。童忤又重复了一遍,落尘连忙点头,就跟在他后面上楼了。

原来父母租的柜台今年的租金并没有交,好像是说这次上货回来一并交齐。他们也是把宝都押在这次淘货上了,把能动用的钱都拿去了。所以,柜台虽然有押金,但是其中一部分要用来缴租金。本来这件事情是归营业部管,童忤完全可以不插手,但看到那么瘦小无依的女孩,强撑着面对家庭的变故,承担一切责任,他就想让她少受点儿打击,起码跟她说明,不再追讨拖欠了半年的租金也就是了。落尘坐在童秘书的办公桌对面,规规矩矩地听他说明,心是越来越沉,唉,怎么就没有一点儿好消息呢?

“这节柜台,你们还租吗?”童忤问她。

“租的。”补上租金,不取出押金,柜台就可以转租出去,多少也是笔固定收入,总比竭泽而渔要好一些。

童忤马上草拟了一份协议,内容是把货物抵租金偿还给商厦,商厦不再追究所欠租金。打印出来,落尘过目,确认无误,就在下面签了字。

落尘正在看那纸协议,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

童忤拿起电话,说:“是,董事长,是老凌他们欠款的事情。对,来的是他们的女儿。是,现在在我这儿,正打算签关于拖欠租金解决的协议。好,我马上带她过来。”撂下电话,他对凌落尘说,“我们董事长想见你一面,请。”落尘很纳闷,董事长见我做什么啊?但她自小逆来顺受惯了,也就什么都不想,站起来,随童忤进去了。

董事长室是同秘书室相连的一个房间,中间有落地窗相隔,应该是里面能看到外面,但外面看不到里面。童秘书打开门进去,落尘稍微等了一下,才慢慢走进去。屋里面非常气派,董事长年轻得让落尘有点儿儿惊讶。她衣着高雅,就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究竟是什么心情。董事长看到他们进来,就走到沙发那儿坐了下来,让她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童忤去倒茶,然后站在董事长身后。

凌落尘坐在那儿,背挺得直直的,等着董事长开口。董事长喝了口茶,然后开口道:“你好,凌小姐,我是徐蔓之,是这栋商厦的所有者,也可以说是你父母的老板。”说到这里,她回头看了下童忤,说,“你先忙去吧,我有些事情想单独和凌小姐谈谈。”童忤点点头,然后看了看凌落尘,落尘也正好抬头看他,好像交换了什么信息,又好像没有。童忤转身出去了。

徐蔓之一直在不动声色地打量落尘,也不急着开口,好像在考验这个女孩的耐性。落尘目不斜视,只是低头看着对面徐蔓之的鞋尖。这是她跟大人打交道多年养成的习惯,别人不说话的时候,低头看对方的鞋,表示谦恭和尊敬,等人家开口说话,就看对方的眼睛。因此,落尘虽然话少,却很懂礼貌。徐蔓之静静地看了她半晌,一丝笑意慢慢爬上她的嘴角,没等绽开,便缓缓开口道:“你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谈谈你的情况吧,看看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你的?”

徐蔓之的嗓音低沉,沙沙的,很是动听。

落尘没听父母提过他们的这位老板,想是他们与她没有多么深的交往,甚至接触也很少。她很自然地把徐蔓之的话当做客气,因此回答道:“爸妈的后事,在商场和亲戚朋友的帮助下,都办好了。商场刚刚还减免了我们柜台的租金,谢谢您。”落尘说得很诚恳,她是真的觉得作为商场的经营者,肯这么做已经很不容易了。

徐蔓之点点头,端起桌上的茶杯,却并不喝茶,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才问:“既然办好了,刚刚在楼下,是为什么在吵呢?”

落尘照实回答:“爸妈他们出门拿货,也帮别人带货。现在人出事了,钱也不见了,这些钱都得还。”

“多少?”

“五十多万。”

徐蔓之低低地说:“不是小数目啊。”

“嗯。”

“能还上吗?”

落尘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钱她是会还上的,但什么时候还完,她却不知道。

“家里还有弟弟?”

“嗯,刚上初中。”

“你呢?”

“我高中毕业了。”现在看来,C大她很难去读了。即使想办法把每个商户的钱都还上一半,她也没有钱交学费。

“没参加高考?”

落尘收到C大的录取通知书后,老凌他们虽然没摆酒请客,但买了很多糖果请熟识的人吃,只是徐蔓之不可能知道罢了。

落尘低下头,没出声。她知道这是一个机会,如果真能在这里获得帮助或者资助,就可以渡过这个难关。可是,凭什么开口要人家帮助呢?她的个性就是这样,当年在孤儿院,即使是非常希望被领养,在面对来领养孩子的那些大人,她还是不会甜甜地说些什么,或者像别的小朋友一样,表演些什么展露一下自己,博取点儿欢心。

徐蔓之当然理解成她没考上,在这个当口,饶是她再善于言辞,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眼前这个遭遇这么多不幸的女孩。

她停顿了一下,调整了一下情绪,才又开口:“那么,你想继续做生意吗?”商场里面很多站柜台的女孩也就是十八岁上下,家里条件不好,早早出来打工。如果落尘愿意继续在商场里工作,这方面她倒是很容易帮一些忙,比如减免些租金。

落尘听到这个提议,摇了摇头:“我弟弟还小,如果真的工作的话,我想找一份可以方便照顾他的工作。”这几天思绪很乱,她好像还没仔细考虑到这一步呢。现在想想,如果她能去C大报到,成为一名大学生,似乎更容易找到赚得多一点儿、条件好一些的工作。

徐蔓之点点头,表示能够理解。虽然这个凌落尘很合她的眼缘,但是在具体了解清楚之前,对于她的事情,她还是不能过多干涉,这也是她办事的作风。

落尘见这位董事长不再说话,略坐了一会儿就站起身:“谢谢您,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徐蔓之忽然就笑了,这个女孩子不卑不亢,可能这就是所谓穷人的骨气吧。但她非但不会觉得欣赏,反而感觉是迂腐里面透着穷酸的气息。她并不是习惯了一些趋炎附势的谄媚,只是更适应裸的利益交换。在她看来,那样的人才是真实、正常,甚至可以说坦白得可爱的人。凌落尘这样的,她已经太久没有遇到过了。在她看来,这类人要么就是故意清高,等待更好的时机和回报,要么就是不知变通、不识时务、拿面子太当回事儿的傻子。

想到这里,徐蔓之不禁也有点儿索然,之前对落尘因冷静所产生的好感已经荡然无存:“好,再见,走好。”

落尘**地感觉到徐蔓之态度的变化,她躬了下身,就出了门。她并不知道转瞬之间,她的所有价值在徐蔓之那里都归零了。当然,即使知道,她也未必真的会在意,以她现在的状况,无力顾及是一方面,而她对他人不抱任何过高的期望是根本原因。没希望,也就没失望,落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这一点。

走出门,回身轻轻地把门关好,落尘才快步向外走去。

童秘书迎上前来,说道:“董事长吩咐我送你回家。”

落尘对这个童秘书的印象很好,而他又是年轻的男性,所以落尘对着他的时候,还是会略显出少女面对异性时特有的局促与无措。她下意识地拽了一下衣襟,仿佛要把衣服拉平整:“不用客气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童忤被她的样子弄笑了。他工作的时候其实很少笑,因为年纪不大的缘故,他总是尽量保持严肃,以此来提高一些权威感。其实落尘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没什么笑料可言,可她小大人的神态被突发事件弄得有些不自然,就多少有些搞笑了。

“你不让我送,会显得我办事不力啊。走吧。”童忤的语气不轻不重,多少有些随意,但是又在这种随意中流露出点儿亲切的味道,让人听着格外受用。

落尘低下头,没再坚持。

“瞧瞧,这是谁啊!”一个不和谐的、略显刺耳的声音响起来。

“林先生,尤先生,找董事长吗?”

落尘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深思的眼睛。落尘认得这个人,前几天在学校,是他为自己解围,将另外一个蛮不讲理的家伙带走的。她转过脸,蛮不讲理的那位正带着一脸怪笑盯着自己看。

“你来这里干吗啊?”

见落尘根本不予理睬,童忤代为解释:“凌小姐的家人之前是这里的商户,董事长找她过来了解一些情况。”

“之前?”这次发问的是林绪。

童忤犹豫了,这种事情实在不方便在落尘面前向他交代清楚,这是人之常情。

“之前是表示过去时,相信你们这么高的智商,都能够理解。”落尘回答道。以她的性子,本不是这么计较的。但是,她既没有重新回顾一次的勇气,更觉得没有向陌生人细说的必要。

落尘向童忤微微欠身:“我先回去了,您忙吧!”说完就向电梯间走去。

童忤向林绪他们说:“董事长让我送凌小姐回去,你们直接进去吧。”他刚想走,却被林绪拉住。

“是尤他找你有事,我替你去送人。”

然后就听尤他嚷嚷:“谁找他有事啊,你……”尤他后面的话当然是在林绪凌厉的眼神下咽下去了,只不过落尘没看到罢了。

林绪刚好来得及跟落尘乘一部电梯下楼。他也不说话,只是站在电梯门口,完全挡住了落尘的出路。他站在那里,却迟迟不按楼层按钮。

刚刚他们之间的对话,落尘都听到了,所以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吧,他并没跟她说要送她回家,不拒绝吧,这么大的一个人就杵在眼前,真的一起下楼,一起走,又怕有默许的误会。

落尘只好摆出敬而远之的态度,说:“麻烦帮我按一楼,谢谢!”

听到她说话,他才自作主张地摁了地下二层。在这栋商厦里,地下一层是库房,地下二层是车库。

见不被理睬,落尘只好自己走过去按。可她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就被他的大手握住拉了下来:“你总是这么无视别人的好意吗?”

落尘不由得有些生气了:“好意,什么是好意?!”

“难道送你回家,不算是好意?”

“我腿脚没问题,也认识回家的路,我不需要这种好意。”

“依你这么说,好意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你需要的,才算是好意?”林绪的声音里已经有些危险的成分,只是那时的落尘还分辨不出来罢了。

“这是自然。施比受有福,给予的人享受到了赋予的快乐,谁又知道被施舍的人接受得痛不痛苦?”对于这一点,落尘是深有体会的。也许很多孩子都忘记了学龄前的一些事情,可对她而言,在孤儿院的那段记忆永远不会淡去。

并不是没有人关心孤儿的成长,国家财政对于孤儿院的投入也不少,社会也有很多捐助。但是问题并不仅仅在于捐助只是杯水车薪,更突出的是很多捐助的无序、重复所带来的极大浪费。急需的用品,往往很难得到,而一些用来展示他们生活水平高的硬件设施,倒是不断有人赞助翻新。

“你需要什么?”林绪并没有和她纠缠施与受的问题,反而直接切入主题。

电梯此时已经停在了地下二层,林绪等落尘走出去之后,才步出电梯间。

落尘忽地回身:“需要什么你都能给我吗?”

“怎么这么问?”

“不能给,你又何必乱打听。”早料到林绪的回答,落尘反击回去。他们的关心,可能只是为了满足一时的好奇心,或许让她把痛苦翻出来展示一下吧。可她是现实的,知道这么做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只是多一个人欷歔感叹而已。

“不是不能给,总要知道我能否给得起啊!”林绪的兴趣被她勾起来了。

“五十万,你有吗?”落尘也是随便一说,在学生宿舍遇到的人,哪里会有什么身家。

“我有的话,你拿什么来交换?”

“我能有什么?要是真的有人能够借给我,我能保证的只是尽快还款。”落尘还处于闲聊的状态中,虽然不知不觉地透露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可她并没觉得会有什么不妥。

“尽快是多快?”林绪仿佛饶有兴致。

“嗯,”落尘仔细想了一下,“尽快就是尽快,有可能快,也有可能慢。”她老实地回答。

“我可以有条件地借给你,你不妨考虑一下。”

“什么条件?”落尘虽然觉得难以置信,但却没考虑这件事的真假。

“我们结婚,期限至你还清所有借款为止。”

他说得简单明了,这是另种形式的贷款,只不过利息变成了她而已。但她也有不解的地方,自己的容貌实在平常,一米****的身高,并不高挑出众,怎么会引来他这么荒谬突兀的提议?

待她再要开口,林绪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然后才说:“我很清楚我刚刚说的是什么,你只要回答好或是不好就行了。你不需要质疑我的能力,支票我可以现在写给你。”

落尘开口道:“明水路市场旁边,你知道吧。”出其不意谁不会啊。

那天,直至下车,林绪和凌落尘都没再交谈。比沉稳,比耐心,他们俩旗鼓相当。

回到家,凌落尘似乎完全忘记了发生在那栋商厦的事情。弟弟才是实实在在急需解决的问题。落沙的状态好像好了很多,毕竟以前最常在他身边的也只有落尘,只要落尘不离开,他就没有失去全部的世界。他对于落尘的依赖,也使落尘对于他的依赖在增长。有个人全心全意地需要你,这种感觉是很神圣的,让你不由自主地呵护这种很纯真的感情,尽管落尘是个很安静的人,却对他的有些表现多少有些婆婆妈妈。

等落沙睡下,落尘去客厅看书。虽然父母的房间空着,但他们还是保持着在客厅里学习的习惯,不想改变什么。学习是她生活中最不困难的部分。落尘并不是很聪明的学生,但她的理解力很不错,在学校里学习的知识都能很快理解消化。况且知识对于她来说,是生存的资本,她比那些同龄的孩子更认真对待学习的过程,珍惜这种机会。尽管她已经错过了报到时间,去读大学已成奢望,但书还是随时可以看的。

看着看着,落尘就有些出神,回想着她刚到这个家的情形。环顾这个并不是很大的两室一厅,她却觉得似乎最快乐的时光都在这里,但这些时光也似乎在没有刻意珍惜的情况下都过去了。家里哪件东西是什么样的、什么时候添的,在哪里有过什么趣事,弟弟小的时候,都爬到过哪个角落、弄坏过什么物件……好像这一切一切都历历在目。父亲憨厚的笑声,母亲有些张扬的笑声,也回响在耳边。

落尘觉得她一直在努力长大,学好本事,为了离开这个她寄居的地方。但是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他们当成最重要的亲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由于真心的爱护,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是这个家的一部分。这个房子不只是房子,还是自己和弟弟的家,留有父母气息的家。

又是忙碌的几天。童秘书出现了几次,帮助她处理了父母过世后的一些后续问题:把房子、存款过户到凌落尘的名下,清偿债务,给父母销户口,并在一个很好的公墓给父母买了一块地把他们合葬了。他做这些,反复强调是商厦抚恤的一部分,落尘明知道不会那么简单,可还是接受了。不论是不是有另外一个世界,她还是希望他们能够舒适一点儿,最起码落沙在凭吊他们的时候,能更好受一点儿。

童忤给了她林绪的电话号码,要她想好后联络林绪。通过童忤,她也知道了林绪是徐蔓之的儿子,是她耳熟能详的华林集团的少东家。毫无疑问,五十万他绝对有能力拿得出来。

因此,童忤的频繁出现,还是让落尘的心态有了些微变化。落尘对任何人,基本的感觉就是和她有关和无关,别的极少能有直观的感受。可能最近有印象的就是童忤了,他是和她接触比较多的异性。凌落尘给他的标签是能干,但似乎这也和性别关系不大。这样想想,倒觉得结婚与否无所谓了。

落尘在求职的路上经过C大,看着那些嬉笑、打闹或是亲密地挽手出入校园的那些学生,落尘忽然发觉,即使她还有父母,还有完整的家庭,自己和他们终究是不一样的。她的不同,不是因为身世的缘故,是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就算是按着最标准的规矩去要求自己,她也不能成为心里暗暗羡慕的那种笑得恣意、无忧无虑的人,她只能是犹如野草般自己成长。这个世界最应该无条件关心、肯定自己的人早已经放弃了分享她成功喜悦的权利,她也只能是无声无息地成长,甘苦自知。

忽然间,落尘觉得豁然开朗。为什么拿那些条条框框的标准为难自己呢?眼前既然有解决问题的捷径,人家提供了方便,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还需要坚持什么?关键是谁在乎呢?除了她自己,眼下谁还在乎她?这么想似乎有些自暴自弃的情绪在里面,但落尘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既然这样能让她和弟弟生活得好,既然要付出的代价是自己,自己又只有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和害怕的呢?

落尘拿出来那个电话号码,童忤给她之后,她一直放在包的夹层里面,似乎那时已经有预感会用到。上面写着两个字——林绪,后面就是一个手机号码。

电话响了好久之后,才有人接听:“凌落尘?”

听他这么说,落尘忽然有点儿儿后悔了,她做出决定是一回事,可事事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感觉就不那么美妙了。

“我在开会,出来接你的电话,你就打算不出声?”虽然会议的确很急,但林绪此时多少有些打趣的意味。

“你开会吧,我再打。”

“说吧。”他的声音有点儿儿诱导的意味。

“借钱给我的事情,你改主意了吗?”

“我在等你的回答。”

“条件不能更换吗?比如和你们公司签约,规定服务年限。”落尘之所以这么提议,是希望作为华林的少东家,他能把她作为一项风险投资。而她相信,以她的能力和努力,应该会使回报大于预期。

“需要服务的是我,不是公司。”

林绪干脆,落尘也一样利落,尽管这种利落更多的是快刀斩乱麻般逞一时之快。“好。”

第二天,童忤过来接她。他亲自给她打开后车门,等她坐进去,又帮她关好车门。同他打了几次交道,落尘觉得他办事很注意分寸,不远不近,但他这次多礼的表现使得落尘感到,他在心里对她重新定位了。

路上,他告诉落尘会带她去买衣服,已经有专门的设计师在店里等。落尘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车子是驶往市中心的方向,她静静地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致,静静地等待着一切的发生。

设计师是很有个性的一个女人,不苟言笑,最经常的表情就是皱眉。“或许是我给她出了很大的难题,她看到我的第一个表情就是皱眉,”落尘想。

但设计师的眼光果然独到,她并没有试图把落尘打扮成一个洋娃娃,就如很多女孩那样。她不停地让落尘走来走去,然后拿不同颜色的衣服在她的身上比,却并不要求落尘试穿。

“好了,就是这样。”

她递给落尘一件银色的桑蚕丝背心,上面有几笔水墨图案,还有一条宝石蓝的七分裤,裤子上有几朵手绣的金线小花,让她试穿一下。落尘很喜欢她的选择,先不说穿起来的效果如何。如果是裙子,对于她这个只穿过校服裙子的人来说,多少会有些手足无措的。

从试衣室出来,那个女人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了:“我就说嘛,在我手下,没有不可救药的。你好,我叫林端紫,你叫我端姨就行了。”

凌落尘对于她的评价并没有说什么,对自己的新衣服也很喜欢,穿上去,自己好像会发光的感觉:“你好,我是凌落尘。”

“你的着装造型并不是你看起来普通的主要原因,你的问题是你不够张扬,几乎不散发任何信息给周围的人,你过于包裹自己了。”

落尘觉得这个叫林端紫的女子很犀利、很敏锐,竟然只通过短短地接触就能发现问题所在。

“我并不出色,所以也不想引人注目。请您让我看起来就和平常的我一样,我不希望被打造成什么别的人。”

“当然,你给人的感觉很特别,如果能被人感觉到的话,我并不会破坏你自然的气质。就今天这种风格,我还会选择一些衣服、配饰、鞋什么的给你送过去,你会喜欢的。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林绪的姑姑。”

呵,真是大家族啊。难道这些亲戚们要一个一个出现并审查通过,然后自己才能顺利履行和林绪的约定吗?落尘不禁有些无奈。

“不必担心,我们林家嫡系的人员并不多,不会要求你一一接见的。我对喜欢的人一向话多。”

落尘摸了下自己的脸,难道想自己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吗,还是林家的人都太高深,随便一扫,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好了,等我们熟悉了,希望你也会喜欢我。”

落尘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么直接的好意,何况这个端姨刚刚还给她那么严肃的感觉,转变得这么突然,多少让她难以适应。

林端紫好像也并没有需要她回答,只是开始梳她的头发,琢磨着给她换个发型,要把她的头发剪短,再烫成小弯,说是这样更能显出她冷艳的味道。这一提议,被落尘坚定地否决了,毕竟事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落尘并不想有任何大的改变。落尘也不是很希望她能变得有多漂亮,她就是她,平常的样子就很好很舒服,也很安全。

“就是你啊,黄毛丫头,不知道我哥的眼光怎么这么独特!”尤他忽然走了进来,很无礼地打量她,然后说了这么句话。

“不满意的话,还有退货的机会。不用担心,我没有任何意见。”

“满意不满意,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很满意呢!”

“您要是满意就不会把下巴扬得那么高了。”

“你还是有优点的,就是有自知之明。”

“谢谢。”

“你太无趣了,怎么都不生气啊?”

“您夸我呢,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没劲,我走了。”他说着,挥挥手就走了。

林端紫见怪不怪地说:“尤他就是喜欢胡闹,到我这里竟然像是没看到我这个妈妈一样,招呼都不打一个,你别跟他计较。”

落尘忙说:“怎么会呢,他只是很直率!”心里暗自后怕,庆幸自己把那句唯一会的国骂咽回去了。

从林端紫那里出来,已经很晚了。一看来不及回家做饭了,落尘就在家附近的市场下了车,买了点儿现成的,往家走去。手上除了吃的,还有几个大袋子,都是林端紫给选的衣服和鞋,所幸只是袋子很大,并不很沉。落尘看看这些东西,忽然觉得荒谬。自己怎么好像一不小心遇到了外星人,这些人怎么都那么怪异呢?林绪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怪癖,或者不堪回首的过去。

童忤在她下车之前告诉她,明天早上会过来接她,让她自己打扮好。

第二天一早,落尘就交代落沙,自己有事情要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家里面给他留了吃的,饿的话就自己先吃,不要等她。落沙很懂事地没有多打听她要去做什么,只是说:“好的,我在家做作业,然后可以玩游戏吗?”

“完成了作业就玩一会儿。困的话就自己先睡。”

落尘到楼下的时候,童忤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车里并没有别人。

她一上车,车就开了。童忤没有透露他们的目的地。

今天的天气很好,早上的太阳尽管明亮,却并不灼热。天高高的,蓝蓝的,让人觉得什么都很遥远,都很缥缈。人可以自在地在里面飘,什么都不用想,被干燥的、有着阳光味道的空气包裹着、温暖着,给人无限的包容和安慰。

等落尘从她的冥思中转过神来,车子已经驶进了C大校园。这个校园不对外开放,所以学校里面秩序井然,学术气息浓厚。林家的车能开进来,想必也是运用了特权。

“林先生让我先带您过来办理入学手续。”

落尘有点儿惊讶:“我没带录取通知书。”

“带了身份证就行,学校这边有底可查。”

落尘点点头。身份证是带了的,她以为结婚登记办手续,会需要证件。

落尘跟着童忤先到校财务处交学费。学费需要通过银行转账,他一个电话就办完了。然后是到院系办学生证,到校医院体检,到食堂办饭卡。户口由于是本市的,不需要转进来,这些都办得很顺利。但学校已经开学一周多,军训已经开始了,落尘如果临时插进去,会很辛苦,也很麻烦。于是,童忤在请示了林绪之后,直接就让校医院给她出了证明,以示由于身体状况不能参加军训。校方也表示,这种情况下,军训成绩可以用军事理论课的成绩代替。

学校的事情办完,再回到车上,童忤交给落尘一沓单据:“这是收款的单据,你收好。”

落尘拿过来,攥在手心。这个林绪,竟一点儿也不怕自己反悔。

车子稳稳地把她送到华林大厦。在这个城市,恐怕没人不知道华林集团。华林集团是老字号华林商号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一点点扩建而成的,现在的发展势头相当不错。这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就是华林大厦,在市中心很繁华的地段。落尘曾经路过那里,那栋大厦不仅仅是高,而且很有特色。这栋大楼的门窗都是木制的,并非现代意义的门窗,是那种仿古的感觉,且不是街上那种粗制滥造地做旧,而是看起来就有很厚重的历史感在里面,很精致的古典的味道,在鳞次栉比的现代化大厦中,却也并不突兀,有一种冲突而和谐的美感。称华林大厦为这个城市的地标,一点儿也不为过。

现在,落尘站在这栋大厦前,以往并没多考虑的问题,忽然涌现出来。之前,她只是考虑用自己的婚姻贷出五十万是否值得,却没想过,这个婚姻并不是普通的婚姻,嫁入这样的家庭,嫁给风口浪尖的那样一个人,真的能全身而退吗?

容不得落尘多想,一楼的接待小姐已经迎上前来。落尘对于她的殷勤询问,只是点点头,随着她进去了,并没回头。

对于林家的家事,童忤不知道详情。但由于跟着林家现任女主人做事,所以也多少能看出些端倪。不论是什么内情,这个小姑娘是自己亲手送过来,送到林先生的手里,不知道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这几天,他被林绪叫过来做事,但是他相信董事长很清楚这些事,尤其是帮凌落尘还欠款,怎么可能不传到她耳朵里。但是,没人问,他就没必要说,董事长应该是默许这些事的,否则也不会这么顺利。他唯一有点儿担心的就是那个始终淡淡的女孩,他的同情,此时已经分辨不出是什么滋味,他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是帮助了她,抑或是让她陷入更艰难的困境之中。但是,这些都不是他该操心的了,此刻他只能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渐去渐远,最终消失在走道的尽头。

落尘被带入一间会客室。没过多久,林绪和一位年纪很大的老先生走进来。

落尘这才终于看清楚他的样子,以往都没有仔细打量过他。可看过之后,落尘有些失望。林绪长得高高大大的,但五官只能称为周正,唯一出众的地方就是他的气势,沉着冷静,却又让谁都无法忽视。看来谁都不能事事如意啊,给他显赫的身世,就不能给他英俊的外貌,不然真说不准会天妒英才呢。

抛开自己内心的想法,落尘大大方方地直视林绪。林绪和那位老先生一前一后坐在桌对面,却都不看她。

“我是华林的法律顾问,姓王。这是协议书,请先看一下。”老先生递过来一份文件。

文件页数不多,内容也一目了然,无非是婚前财产公证,双方的责权划分,将他们之前达成的共识化为条文,感觉也没有什么文字陷阱。上面特别提到孩子的问题,落尘并没有打算生小孩,这一条她自动忽略。大概通读一遍,她对王律师说:“我对协议没有异议,但是我希望增加一个附加条款。”

王律师望向林绪。林绪的左手放在下巴处,只伸出食指微微勾了一下,示意她不妨说出来听听。

“我希望在婚姻的存续期间,能带着弟弟一起生活。”存续,这个词还是刚刚从文件里看到的。这个词语抽象,但意义准确,最重要的是听起来很专业。

王律师侧过头看林绪的脸色,但是林绪毫无表情,没有给他任何提示。

“这个问题,”他只好自己小心措辞,“由于凌小姐现在才提出,即便是可以写入协议中,但还涉及很多技术性的细节,我需要草拟一份新的协议书。所以,是不是……”他望向林绪,那个臭小子还是那副不变的面孔,要不是林老爷子特意致电拜托他,要他亲自把关,他怎么会管这些孩子的事情。

林绪总算有点儿尊老爱幼的觉悟了,他挑了挑眉,接下话茬:“你先签了这个,至于其他问题,需要的话可以另外拟订协议。”

“那么,请签字。”王律师郑重地说道。

落尘依言签了字,关卡重重,应该还有很多想不到的难题吧!

落尘的情况,林绪这几天了解得很全面了。他想结婚,实在也是形势所迫。但决定娶落尘,却真的是偶然。

林家现在的状况可以说是外强中干,后继无人。家族式的企业发展起来,当然需要以血缘和亲情为纽带,盘根错节地向外扩展。可到林绪的祖父林钊这一代,却人丁不旺,只有一儿一女,林致东、林端紫。林绪又是林致东的独子,所以是名副其实的三代单传。

老人嘛,观念也老旧。虽然支持孩子出国深造,学些外面的新科技,可骨子里的老观念是不肯变的。他们都认为最大的孝心是传宗接代,开枝散叶。林绪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就没少听他们唠叨,更甚者是给他安排各种各样正式的、非正式的相亲。

尤他在一旁看他的笑话:“你趁早在外面生一个给他们得了,有了个小的,你就解放了。”

林绪不理他,孩子是那么好生的?生了孩子,就要好好地照顾和教导。他自己就是在爷爷身边长大,和父亲、继母都生疏得很。妈妈,更是个很陌生的名词。

成家之后才是立业,林绪一直以承担家族的责任为己任,他的人生就是为了这个责任而存在的,也只有在这个责任中才找得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林绪很为自己是林家人而骄傲,也想成为林家的荣耀。

凌落尘给他的感觉,就像徐蔓之所说,冷静,却带着点儿倔劲。结婚,与其找个特黏人的,不如找个独立的还省心。反正媳妇放在家里摆着,长辈也就放心、踏实了。林绪被他们自十八岁烦到现在,也真是要到极限了。

凌落尘是个孤儿,资质看起来还不错,相信会有很多潜力可以发掘。起码两个人的相处,不会因需要找什么话题而为难,也不用担心她的纠缠,她看起来就像只要没人打扰,就能安静一天的样子。所以,和落尘结婚这个决定,是他综合考虑的结果。

家人对于他选择这样的伴侣并非没有异议,反对得最强烈的就是徐蔓之了。她认为她和凌落尘有过直接接触,比较有发言权。她的理由也很充分,觉得林绪只见过凌落尘两面就决定终身大事,未免有些草率。

林绪的生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对于妈妈,他也没有多想知道她的事情,只是听说那是个性格温顺的女子,很小就嫁给爸爸,生下他不久后就病逝了。他有一张母亲的照片,但有点儿模糊,看不清她的样子,只是感觉很亲切。他觉得给他生命的妈妈总是在某个地方好好地生活着,看着他成长、成功。

一直是姑姑在照顾他,后来父亲与徐蔓之结婚,他也只是称呼她为太太。徐蔓之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对林绪也很关心,他的事情都是徐蔓之在张罗。对徐蔓之,林绪也很尊重。父亲经常在海外的分公司,爷爷常年忙于公事。家里的常住人口也就是他和徐蔓之,姑姑结婚后虽然也住在附近,但毕竟不能经常在家。林绪和徐蔓之相处得也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在林绪心里,最亲近的人只有他自己,别的人离开他也不在意。

结婚这件事,他也想尊重徐蔓之的意见,可看了那么多,也就是这个看着顺眼顺心,他就不大想放手。

而徐蔓之不是不知道林绪一贯的挑剔,在这方面,他似乎有点儿孤僻。上学的时候不必说了,多少女孩子追逐未果;进入公司,应酬中也有很多变着花样推出美女的,也没见他让哪个近身。这次要是坚决反对,又怕打击了他的积极性。虽然这个婚姻是有时效的,但是这个凌落尘要是不打算还钱,林少奶奶的位子是可以长长久久地坐下去的。她是担心林绪试过了,不喜欢,凌落尘那边夹缠不清,反倒麻烦。

后来林老爷子一句话就把这件事拍板了:“孩子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操心去。”言外之意,就是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这就是典型的溺爱,林绪在爷爷身边长大,什么不是可着他的心思来,根本不适用一般的标准。别说现在是林绪自己挑了个媳妇,就算是挑十个八个的,估计林老爷子也说好,还得直夸孩子有本事。

林绪对于凌落尘的资料可以说是很熟悉了,但是对于她这个人却并不了解,他也没想过去了解。今天她提出凌落沙的问题,就在他的预料之外。

他想过凌落尘会考虑到她弟弟,虽然是养父母的孩子,和她没有血缘关系,可毕竟是作为亲人在一起生活了很久。但是她对于很多**条款,例如生子后,如果婚姻结束,孩子的抚养权归男方所有等条款甚至视而不见,毫无异议。唯一提出的竟是要带着弟弟生活,这倒是让他有点儿惊讶了。

在他看来,她不是那种爱心泛滥的人。依他的揣度,她也许会将弟弟安排得衣食无忧,未必会揽在身上。现在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她对亲人的执著程度了。

王律师走后,落尘马上问:“另外拟订是什么时候?我希望是结婚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