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
字体:16+-

第20章:得失自取

“喜欢就多吃点儿。”

蒙蒙在旁边猛做口形:“让他来啊!”

落尘只好说:“蒙蒙想让你来偷师,回头好做给她吃。”

“今天恐怕不行,我这边走不开。改天我再请你们去吃,到时再学吧。你们好好吃。”言语里面,已经有要挂断的意思。

落尘是有点儿儿诧异的,毕竟来自楚荆扬的拒绝,虽说这种程度也说不上是拒绝,但实在是绝无仅有。虽然是蒙蒙要他来,但她开口了,他还是不来,她忽然觉得自己心里其实也想见到他吧。

“嗯,真的不能来,那就算了吧。”落尘很少这样说话,很少这样流露着情绪表达自己的意愿。

楚荆扬半天没有出声,落尘感到周围的低语声、音乐声,似乎都停止了,好像这一刻就是寂静。她觉得紧张,可为什么紧张自己也说不清楚。

“你希望我过去吗,落尘?”楚荆扬的声音劈开沉寂,传了过来。

就是怕他会这么说,落尘多少有点儿儿被人识破的羞恼。

“……”落尘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那……我过去坐会儿?”楚荆扬的声音中明显含着戏谑,好像非得落尘承认希望见到他才行。

落尘只匆匆地说了句“随便你吧”,就把手机还给了蒙蒙,然后心里后悔,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楚荆扬终究还是没能让蒙蒙如愿以偿,他后来给落尘发短信说自己实在是走不开。他越是这样,落尘越感觉似乎是自己要求了什么而未获满足,心里反倒别扭起来。

林绪却加紧了对落尘的游说和感化,他的迫不及待换来的是落尘的按兵不动,于是他的讨好就显得更加刻意和笨拙。让一个从来不知道讨好为何物的人去讨好别人,也真是难为他了。所以,有时他也会压不住自己的火气,在落尘无动于衷的时候拂袖而去。

因为林绪过来的时候,落沙大多也已经放学回家了,所以这样的场面尽管落尘想避免,但还是让落沙见到了。

那天林绪离开后,落沙很正式地找落尘谈话,让落尘也不得不严肃对待。

“姐,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你不是喜欢林哥哥才会和他在一起那么久,才会为他哭吗?现在,他也喜欢你,你们之间没有问题了,皆大欢喜的结局,就行了。要是你不喜欢他,就别让他上来,别让他进门。现在这样,他不好受,你也不见得舒服。”

落沙有落沙的犀利,他感觉落尘已经不是那阵子伤心的时候了,所以他说话也丝毫没留情面。他只是有点儿儿奇怪,落尘以往不论什么事情,都弄得清清爽爽的,不会拖泥带水,这次她这么做,实在是不像她的风格。

落尘坐在落沙的对面,眼睛却看着远处。她想了想,还是开了口,也不去想落沙是否能理解:“落沙,你觉得爆发的火山下面是什么?”没等落沙回答,落尘又低头说:“我一直以为,火山爆发一次后,尽管上面的岩浆凝固了,但里面还是热的,会随时再喷发的。现在我才知道,不是所有的火山都会再次喷发,休眠期的火山,下面可能覆盖的是千年玄冰,热量都在上一次完全耗尽了。

“所以,落沙,我让林绪上来,或许我也希望我能再热起来,哪怕只有一点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那种感觉。”

“那你还哭,你们还……”落沙没说完,但其意自明,他的脸都红了。

落尘轻轻弹了一下落沙的额头,这个落沙好像不是弟弟,倒像是个老头,很封建呢,呵呵。

“这也是我困惑的地方,我不反感他的碰触,却很排斥他再这样走进我的生活。很多事情我自己都没想明白,索性也不想了。你看不惯我们这样?”

“没那么严重,就是觉得你们都不开心,不如痛快点儿。”

“以前,我也觉得了断是最好的方法,好像只要决心一下,就什么都切得断、分得清了。但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哪有那么简单?

“林绪对我来说更像是亲人。我也不忍心看他难受,但却不再愿意委屈自己去迎合他的意愿了。”

“姐,你越说我越糊涂了。你是不是说你不喜欢林哥哥了,只当他是亲人?”

“嗯,没有以前那么喜欢。”

“算了,女人啊,就是麻烦。你自己看着办吧。”落沙说了这么一句,拎着书包进房间了。他最近又长高了很多,除了少年的瘦弱,几乎是个大人了。

落沙的话,落尘还是在意了。毕竟,连落沙都替林绪说话,或许是她做得太过分了。比如今天他被气走,好像就是因为落尘没认真听他说什么,或者是因为她没仔细看他送的礼物,落尘几乎已经忘记了。连为了什么争吵都记不清,到底是好是坏呢?她也不会真的生气了,到底是好是坏呢?从什么时候起,她对他这么漫不经心了呢?

落尘拿起林绪送的手链,轻轻地放在手腕上,突然的凉意让她不禁瑟缩了一下。这个冰冷的东西能传递什么关怀和情谊呢?落尘握住它许久,似乎这样能让它有温度,才不那么冰冷。看来要想让它温暖,得时时刻刻地温暖它,一时的心血**只会让它经历冷热交替地折磨,并不会真正获得暖意。

这次,林绪生气的时间比较长,有一周的时间没跟落尘联系了。落尘觉得一直以来的紧张感消除了,似乎吃得也多了些,睡得也安稳了。原来,斩断奢望会是这么踏实的感觉。是啊,属于凌落尘的未来,还是要完全确定才好。

这期间楚荆扬只露了一次面,他神神秘秘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蒙蒙好奇地追问,他也顾左右而言他。

他请落尘她们去那家韩式餐馆去吃饭。落尘在门口好好看了看招牌,这个味道好的餐馆叫“我家”。请人到这里吃饭,就会说成“走啊,请你们去我家吃饭”,真是诚意十足。想到这里,落尘也莞尔。

蒙蒙很爱吃这里的饭菜,她点了很多,菜又分量十足,所以没有时间跟他们聊天。

落尘只好递给她水:“没人和你抢,你慢慢吃啊。”蒙蒙一副品尝美食的样子,根本无暇理会她说什么,只是接过去水,喝了一点儿就放下了。

楚荆扬坐在那里高深莫测地微笑着,点燃一支烟,放在唇边闻了闻:“很久没这么悠闲了。”

“别忘了你有任务呢。”落尘指了指满桌子的东西,就是都尝一遍,也够楚荆扬受的。

“没事,一起吃。”他夹起一点儿,放到落尘的餐盘上,“我感觉味道都差不多,应该不难。”

“你能做出这个味道吗?”

楚荆扬吃了一口,很诚实地说:“没做过,不知道。”他喝了口汤,“再好吃,吃多了一样会腻。”

落尘点点头,蒙蒙总是风一阵雨一阵,像个孩子似的。

楚荆扬忽然伸手,拉住落尘:“你坐过来。”

落尘抬起胳膊,想抽出手,这个楚荆扬怎么突然这么放肆了?可楚荆扬又伸出另外一只手,两只手握着她:“过来,别耽误美食家发挥。”

落尘这才注意到她坐在蒙蒙的右边,似乎的确是有点儿妨碍。

楚荆扬示意落尘坐到他身边。落尘先是拍开他的手,然后才坐了过去。楚荆扬已经把她的餐具都挪了过去,如果除去他行动的强势不提,他还是非常体贴的。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只要是他认为对的,就理所当然地强加给她。他的笑容也只不过是让这种强悍的作风弱化了一点儿而已。意识到了这一点,落尘连嘴角上装饰的那丝微笑也有点儿挂不住了。如果她曾无意间给过他错觉,那么这绝对是违背她的本意的。

“哎?”蒙蒙忽然出声,音量很高,表情也很诧异。

“怎么了?”落尘和楚荆扬不约而同地发问。

蒙蒙把头凑过来,拉住落尘,压低音量:“带纸了吗,我肚子痛。”

落尘忙翻包,找出纸巾递过去,忍不住逗她:“你可真有出息!”

蒙蒙抓起纸巾就跑:“别说那么多了!”

楚荆扬也是一脸的无奈:“怎么认识她越久,越觉得有代沟了呢?”

落尘点点头。似乎他们对蒙蒙的印象总在不断的颠覆中,但是蒙蒙那种举重若轻的大气对落尘的影响很大。

楚荆扬并不满意落尘无声的回答,他有些故意地把烟轻轻吐向落尘这边。

“林绪还出现吗?”

落尘愣了一下,虽然楚荆扬也算是朋友了,但有些事她觉得不是谁都可以过问的。是吧,还是自己的态度让他误会了吧。

“这周没见到。”落尘顿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了。

“重修旧好了?”楚荆扬的语气里有些尖锐的涩意。

落尘望向他,只来得及看到他的下巴。他用手抚着头,完全挡住了脸。

趁这个机会,说清楚吧,落尘告诉自己。

“还没有。”

“那就是将会了?”停了一下,楚荆扬转过来,盯着落尘问。

“或许吧。”

“你真聪明。”

落尘疑惑地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你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才迫不及待地断了我的念想?”

楚荆扬并不需要落尘的回答,他只是自顾自地说:“你知道我在忙什么,忙得连跟你一起吃饭都没时间?你不知道吧。那天从你家离开后,我就下决心要帮你找到你的亲生父母。证明你和别人、和那些有家世背景的人,没有什么不同。你一样有父母、有家人,有你自己的根系。我不希望你被人轻慢,被人错待,被人认为只能依靠男人生存的人!我忙得团团转,为你争这口气,原来我却只是自说自话,多此一举罢了!”楚荆扬的音量很低,落尘却觉得字字句句都钉在心上似的。

她又感到连呼吸都停止了,这种紧张不能自已:“找到了吗?”

楚荆扬有些错愕,是啊,对落尘来说这才是重点,他的情意、他的心意,都是可以略过不提的。虽然心酸,但他还是如实告知:“嗯,有点儿眉目了,但要最后确定还需要验DNA。”

落尘张开口,没说出什么,却已经流泪了。古人说“未语泪先流”,不到此时,任谁也不能真正体会到那种伤心和悲哀到极致却无处言说的感觉。

“你愿意验吗?”

落尘拿起桌上的餐巾擦干泪水,摇了摇头:“我不想和谁相认,现在这样就很好。”

楚荆扬叹了口气,能拿她怎么样呢,她实在是比谁都可怜。“或许,你也没有谁可以相认。如果我查证得没有错误的话,你的直系亲属都已经过世了。”

落尘的眼睛睁大了,不想相认和没人可认实在是天壤之别。她一直隐隐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幸福地生活。这样的消息实在是突然而残忍。

“你撒谎,你骗我!你干吗跑去查这些?”落尘边喊着,边拿过自己的包对着身边的楚荆扬一顿猛砸,而后好像忽然觉察到这样做除了慌乱伤心的歇斯底里外并没有任何意义,立刻背起包就冲了出去,没给楚荆扬任何反应的机会。

落尘一个人走了很久,不辨方向,就是那么走着,也不想任何事。风那么冷,冷得刺骨,似乎也没让她觉得任何不适,她整个人就是木木的感觉,似乎神经都已经被掐断了,一切活动只是生理性的条件反射而已。

落尘低头走着。前面一对小情侣跑跳打闹着,女孩追着男孩,男孩背对着落尘倒退着,他身材高大,正好挡住了女友的视线。女孩撒娇地扑过来。男孩闪躲着,既要小心手拙弄痛了她,又得要让挨打败下阵来显得不那么刻意,自然全副心思都在对面的女友身上,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落尘。

他向后退了一大步,身体还有些仰着,顺着女孩扑过来的冲劲,想接住她。可他的脚落在了落尘伸出的脚上,一滑,控制不了身体的平衡,向后倒去,脚跟还踩住了落尘的鞋尖。纵然是落尘清醒的时候,也未必躲得过去,此时的她就更是只能看着一座大山这么压了过来。她闭上眼睛,向后栽倒,脑子里想的却是:“难道我的亲人都是遭遇这种无厘头的意外过世的吗?伤痛能治疗心灵的重创,这也是一种转移吧。”在男孩和女孩砸过来的时候,落尘只来得及这么感叹了一下,就被身子着地的钝痛淹没了,之后是尖锐的刺痛。现在,不需要医生,她自己也能诊断,她是骨折了。

落尘疼得直抽气,不是乐极生悲吗?不是福祸相倚吗?怎么都落到自己身上了,到自己这里怎么就彻底变成悲了呢?

这对小情侣也知道闯祸了,连滚带爬地站起来后,就过来扶落尘,还忙不迭地道歉。落尘依靠他们的扶持勉强站了起来,可受伤的左脚根本不敢着地:“我的脚好像受伤了,能送我去医院吗?”

女孩很利落,马上松开落尘,让她倚在男友身上,冲到路边招出租车,然后和小男友一起把她扶到车上坐好,还小心翼翼地托着她的那只脚,这期间还不时地道歉。她愧疚的样子弄得落尘还反过来安慰他们:“你们也不是故意的,我也一样有责任,我没有看路。”

路上,他们两个人还不顾她的意思,执意要送她去最好的医院,所以落尘又出现在她最不喜欢的医院,这个她最近一段时间频繁出入的医院。

他们是高中生,一看就是家境不错。送她来的路上,他们就表示一定要负责她所有的医疗费用,他们的慌乱是因为他们意识到闯祸了。到了医院,他们又把自己的家长叫了来,所以落尘就在一帮人的嘘寒问暖中,拍片、接骨、固定,最后被送回家。她的情况起码要四十五天之后才能拆除石膏,这期间左脚不能受力,所以,只能依靠轮椅,在家休养。

两个孩子的家长除了支付了所有费用,还坚持要雇人护理落尘,并提出要给落尘一定的赔偿。这些超出了落尘的预计,她其实很怕别人那么热情,因为自己没准备好同样的热情回报,所以会觉得很有负担。可是她说了数遍,也挡不住那几位家长自顾自地商量、安排。看看旁边那两个不说话的孩子,落尘也只能无奈地噤声了,让这些大人们来处理吧。

直到落沙回来,落尘才总算是以需要休息为由,把他们一行六人送走。

落沙看着落尘包得严严实实的脚,愁坏了似的皱着眉头:“他们谈恋爱怎么会把你撞瘸了,你尾随人家了啊?”说着,他拿起旁边的药,开始记服药的方法和时间,有些中成药,还得提前熬好再给落尘吃。

落尘拉住落沙的手:“落沙,原来我只剩下你一个亲人。”

落沙点点头:“现在伤残了,知道我重要了啊。呵呵,我也就你一个亲人啊!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嗯,你请假吧,最近别上学了,天冷路滑的,也不方便。”

落尘刚有些伤感的情绪,又被转移到现实中来:“可是,快考试了。”

“那不正好在家里复习吗,不用上课了。你给蒙蒙姐打个电话吧,这是医生的诊断,你需要静养。”

落沙看落尘迟迟不动:“怎么,怕人家笑话你走路也能摔骨折啊?要我来打吗?”

落尘推开他要拿电话的手:“你今天话真多。”

“逼供的人话不多,怎么审犯人?”落沙忽然很严肃,“说,你是不是看上那个男生了,所以遭到人家正牌女友痛殴,导致踝骨骨折?”

“什么男生,比你还大呢,没大没小的!”落尘看着落沙痞痞的样子,被他逗笑了。有机会再找楚荆扬问问吧,当没事发生,已经是不可能了。

“姐,你别再出状况了,我进来时看你躺在**,围了一屋子人,真是被吓到了。”落沙做出虚弱的样子。

“让你担心了。”

落沙老气横秋地摇摇头:“知道有人担心就保重自己啊,天天到医院报到。”然后,他又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姐,告诉林哥哥吗?我白天上学,想让王妈过来照看你一下。”

“不用了,落沙。”虽然变成这样很不习惯,但也没到需要有人二十四小时看护的地步,要熬这么多天呢,落尘不想麻烦别人,尤其是不想告诉林绪。这并非逞强,她觉得这不是他的失误、不是他的问题,所以不需要他承担什么。

落尘慢慢适应了靠一个手扶的支架在屋里挪动,也适应了出门坐轮椅。这期间那两个孩子的家长轮流带她去拍片、换药,负责到底的态度让落尘都不好意思不配合。

落尘拖着一条腿在家里待着。虽然蒙蒙时不时地带午饭过来慰问,还跟落尘钻研一条腿在浴缸外的洗澡方法,但她也要上课,不可能天天都在。所以,落尘难免会有无聊的时候。

楚荆扬自然也是第一时间知道她受伤的事,蒙蒙来这里,他有时会负责接送,也借此过来看看,但始终都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几次他欲言又止,都被蒙蒙或者落沙的出现打断了。

这天,落尘正推着那个支架在屋子里慢慢地活动,突然听到有人敲门。落尘的左脚现在是让脚受力不行,但完全不活动也不行,除了晚上需要按摩,白天落尘自己在家也会来回走动几次。她慢慢地向门口挪动,门外的人似乎知道她不方便,敲门声并不很急,只是敲了几下,就耐心等待。

落尘走过去,把门打开,门外竟然是消失了近一个月的林绪。他的出现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落尘呆愣了一下,就慢慢挪到沙发那里坐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绪关好门,沉默地走到落尘对面的沙发上坐好。

“你怎么来了?”一个月不见林绪,落尘觉得很陌生,他的肤色有种病态的苍白。再亲密的人,长久的分离,也终会疏远。两个人的感受不同步,哪里是沟通可以弥补得了的?

林绪起身给落尘倒了杯水,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又重新回来坐好。

“脚怎么样了?”

落尘抬抬眼,懒得说话,包扎成这样,病了这么久,他这么问未免显得太矫情了。落尘也说不清楚,对其他人她都可以大度,单单对林绪就计较很多。

林绪坐过来,把落尘的左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我今天刚听楚荆扬说你受伤了。”他的手在落尘脚上轻按了一下,“这下,你的脚和你的心一样硬了。”

落尘用右脚踹了林绪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样的风凉话:“我的心怎么硬了?”

林绪伏在落尘的脚上:“我都被气跑那么多天了,你也不肯哄我回来。”

“哎?你神经错乱了啊!”落尘干脆踹了一下他的头,他也知道说这样的话得把脸藏起来啊,怎么感觉他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

“落尘,跟我回家吧。你这样,落沙也不方便照顾你。”

“这就是我家,我哪里也不去。”林绪越是低声下气,落尘越是觉得委屈。现在自己不方便,这么多天他不闻不问,想消失就消失的人,又怎么能信任,又怎么去依靠?

“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林绪抓住落尘放在他头边的右脚,也放在他的膝上,两只脚一对比,更让他觉得心惊肉跳,“怎么弄的?”

“楚荆扬那么喜欢乱说,没告诉你吗?”

林绪忽然不好意思起来:“我没等他说清楚,就……”

落尘动了动自己的右脚,林绪握得太用力,都有些疼了。

“摔的。”

林绪挑了挑眉毛:“你才多大,一摔就骨折了?”

“下次你试试,脚被人踩住,然后两个人都砸过来,看看你脚踝的柔韧性够不够?”

“一会儿我联系专家给你会诊。除了现在的治疗,对以后的恢复也要详细计划一下。”

“不用了。”落尘连忙摆手。她是被折腾怕了,虽然骨折后才意识到一只脚是多么的不方便,以后会更加小心,但在一只脚的状况下频繁检查,对于落尘来说一样是折磨。

“别小题大做了,再过几天就可以拆石膏了。”

林绪并没有坚持,落尘摆手的样子可爱极了,受伤的她更鲜活一些。他靠了过去,轻轻地吻了一下落尘的脸,就像亲吻婴儿一样,满是喜爱,伴着小心翼翼。“凌落尘,我发觉你对我,已经习惯说‘不’了。现在的僵持,你还希望继续多久呢?我就那么不可原谅?”

“我不知道,林绪,我不知道。”落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又重新开口:“林绪,一直以来我觉得离开你,就是开始了新生活。可是你又重新出现了,你无处不在,又随时可能消失。

“你看到了,就我的身体而言,我过得不算好。但是我的内心呢?我问自己分开后的感受,它告诉我它很舒服,很踏实。”

落尘交叉双臂,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抱着自己:“对你没有了那么多的奢望,似乎我才真正着陆了。不然不只我的心悬在半空,人也吊在那里似的。”

林绪的脸色黯淡了下来:“我不是故意要消失的。上次从你这里出去,车开得快了些,出了事故。幸好只是左侧肋骨无移位骨折,固定了四周,也是刚刚才拆掉了胸带。”说着,林绪解开衣扣,让落尘看受伤的部位。淤血早已经不见了,能看出来的是敷药后的淡淡的黄色。

落尘伸出手用指尖轻碰了一下:“很疼吗?”

“还好,打了封闭,只是睡觉只能右侧卧,不大习惯,还有些累。没事,都好了。”

落尘突然朝那个地方猛按:“不疼是吗,那就是还记不住!谁让你开快车!”虽然她刚刚还想跟他说清楚,了结了算了,可是当知道他在某个时候可能命悬一线时,落尘就恐慌得厉害。失去他,也希望只是自己失去他,而不是他就此消失。

林绪瑟缩了一下,可是没躲,硬是挺在那里,任落尘发泄。他的车是撞到路边的防护栏上停下来的,巨大的撞击过后,林绪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他想到的是会不会就这样死去?然而他还没有和落尘结婚,没有立遗嘱,没有好好安排她的生活,不能就这样死去。

当然,事实证明他再一次幸运地只是受了轻伤罢了。他今天一到公司,就跟律师约了时间,想把部分产业转赠给落尘。这样就算他真的有什么意外,也不用担心落尘无依无靠了。

落尘见他杵在那里,愣愣的,终是不忍心:“林绪,你以后不要自己开车。”

林绪慢慢握住落尘的手:“你还是担心我的,是吧?我在那个瞬间,怀疑自己要死去的瞬间很想你。想你给我做的炒饭,想你给我泡的茶,想你深夜躺在沙发上等我回来,想我错过了很多本该拥有的东西。”林绪很少一口气说这么长的句子,但这些话似乎不需要考虑,就这么跑了出来。

落尘看着变了一个人似的林绪,自己要的是这样的他吗?是要他服软,说他错了,说他爱自己,好像也不单单是这样吧?但是,这样的林绪触动了落尘的另一根神经,她看着他,怎么也不忍心摇头。

“林绪,答应我,嗯?别自己开车了,别再受伤出事了。”

林绪把头仰靠在沙发靠背上闭上了眼睛,此刻的温馨平和充满了希望,像是兜转了千百年才回到那个点上,似乎罩在头顶的乌云忽然散退,久违了的晴朗又回来了。他握着落尘的小手,就是这只小手,可以翻云覆雨,他最怕她失去这种兴趣。

“落尘,你怎样才肯再嫁给我呢?”

落尘轻叹了一声:“我不想嫁给你。”今时今日,似乎结婚就是一切尘埃落定了一样,而她经历过的婚姻,根本谈不上美好。

她轻轻靠在林绪的身上,这么平易的林绪,让落尘很自然地想说点儿什么:“林绪,楚荆扬可能找到我的父母了。可是如果他们是,那么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分不出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也一直没有人可以诉说。”

林绪拥紧了落尘:“好或坏,要看你是否需要。”其实,落尘的身世当初徐蔓之已经调查了个大概,之所以没有告诉落尘,徐蔓之是觉得没有什么好消息,不需要多事。而以林绪的淡薄,根本没觉得落尘的亲生父母有什么重要,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此刻,他只觉得是旧事重提。

“楚荆扬真是关心你。”他的话,酸得让落尘失笑。

“嗯。不过我打了他一顿,怪他多事。我是不是有些不识好歹?”

林绪用自己的额头顶着落尘的,蹭了蹭:“你打得对,不过我看出手的力度不够,他还活蹦乱跳的,还有力气给了我一拳。”

“他打你了?”落尘惊呼。

林绪揪住落尘的辫子,不让她起来查看,重又抱紧她:“没事,你不是都没看出来。”

“他为什么打你?”

林绪笑笑:“男人的事,你不需要知道。不过,如果你早点儿嫁给我,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落尘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林绪,我觉得我也喜欢楚荆扬,很喜欢他。和他在一起,我会很开心,会很幸福,会觉得高高在上,我是不是太虚荣了?

“但是,我不想嫁给你、想和你分开,又完全不是因为他。即使我和你不在一起,我也不会跟他发生什么,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就好像我跟你怎么样我都可以接受,我都不奇怪。但跟他,我就拘谨很多,或许是太像童话,更不敢有任何的尝试。”

林绪理解地点头:“我就是破罐子,而楚荆扬是危楼,虽然他看着好点儿,可还是我比较保险。”

落尘扯了扯嘴角:“你现在是名副其实的破罐子了,这里不是才被撞凹了。”落尘比了比他创口的大小。

“嫌弃我了?我都不计较你残疾。”

“停!你是不是要我接着说身残志坚之类的话啊!”落尘做出要晕倒的样子。

相爱的人就是这样,不论多严重的问题,都能在话语里解决,尽管他们未必能意识到。但正是这种感觉指引着他们,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对于落尘来说,那个夜晚是个不同寻常的夜晚。她惊讶于自己的转变,又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似乎理所当然。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也不需要说清楚,想不清,也不需要想明白。现在的她,已经不似年少时纠结于感情。她觉得林绪已经融入她的生活,跟他在一起,生活是愉快和惬意的,这已经足够了。

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跟楚荆扬一起坐公车,两个人并肩坐着,车窗大开,他和她讲着什么,任她怎么努力也听不清楚。他越是大声,她越是听不清楚,就像是乱码或者天书一样。然后,楚荆扬忽然就凭空消失了,那种怅惘让落尘在梦里都觉得鼻尖酸酸的。

落尘惊醒,睡意全无。她睁大眼睛呆呆地望着,不知道这个梦暗示了什么。明明应该是满怀幸福,明明是笑着入睡,怎么会梦到楚荆扬,怎么会哭着醒来?尤其是在这个预示着完满的夜晚,落尘无法解释自己的反常。

辗转反侧了很久,落尘终于叹着气拿起了手机,给楚荆扬写信息:“梦到你,惊醒。对不起。”确定发送,选择楚荆扬的电话号码,发送成功。她这么做其实改变不了什么,求个心安罢了。但是,她的心,会不会这样就安稳了呢?落尘自己也不知道。那根心弦被拨动了就是拨动了,它振动,它响,都是实实在在的,虽然不会弄散了这盘沙,但毕竟还是有沙粒的,落尘会记得它曾经存在过。

手机还没来得及放下,电话就响了起来,并不大的音量在午夜显得特别尖锐,像是利刃劈开静寂。“楚荆扬”三个字在屏幕上面闪动。落尘按下接听键,楚荆扬的声音传来:“我把你吓醒了?你为什么道歉?”他的嗓音,没有一点儿倦意。

“对不起。”落尘说。她心里的不舍和抱歉,又岂是这三个字可以说清的!

楚荆扬慢慢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就再也没有声音了,几乎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对不起。”落尘又说。但这次,她的泪水终于出来了。

“你在哭吗?凌落尘,你是为我流泪吗?”

落尘没有说话,她不知道除了“对不起”这三个字,还能再说什么。

“别哭,我曾说过,不再让你流泪。你选择你要的,还哭什么?”

落尘静静地听着,似乎每个字都那么珍贵,以这样的身份、以这样的心情去面对他,或者也是最后一次了吧。她跟林绪的重聚,在某种意义上就意味着跟楚荆扬的诀别。正是这种分离,让落尘觉得自己舍去了一个很大的世界。

“别想了,睡吧。以后,你就不会梦到我,不会惊醒了。”楚荆扬先挂断了电话。他预感到会有事发生,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他没奢望过幸福,但幸福就摆在手边,怎么能忍住不去想?他似乎碰触到了幸福,但它只在指尖,轻轻地擦过,留下的,却是刺痛。纵是想要安慰自己,也已无能为力。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

三年多,就这样弹指一挥间。岁月在哪里留下痕迹了呢?落沙考上C大,意料之中却也是意料之外。他的成绩足以让他去他想去的任何一所大学,C大虽然不错,但对于他来说也未必是上上之选。他的事情,落尘早已经不去过问,落沙有他自己的想法和考虑。何况,落尘希望他能按照他自己的心意去生活,就像他还有父母为他担待一样的随心所欲。

落尘最终也没有去验DNA。对于父母的事情,她始终也没有开口问过楚荆扬。只是在她大学毕业的那天,楚荆扬提出要带她去个地方,她没有拒绝。楚荆扬开车带她来到一个墓园,领她来到一面满是小格子的墙前面,递给她一束白**,“拜拜吧。”他并没告诉她,哪个属于她父母的。

落尘接过来,很虔诚地鞠躬。她之所以没有详细问,其实是知道他们要比自己更悲惨,在还不能承受这件事之前,她不能开口。有时,她也会想世界上最无条件爱着自己的人,也曾经跟自己在一起过,这样已经足够了。

回去的路上,落尘问:“怎么今天带我来?”她和楚荆扬维持着一种很微妙的关系。他们偶尔会单独见面,却不是约会,只是像老友一样在一起聊天,做一些很轻松愉快的事情。或许有什么始终横在他们中间,但两个人都知道,那需要避过。

楚荆扬看着路,过了一会儿才说:“因为到此刻我才确定,你找到了你的方向,能独立地生活,能照顾好自己。这样的你,才会让他们放心。当然你还要感谢他们给你生命。”

落尘很感激楚荆扬的体贴,在时隔三年之后,他才让她面对这些。落尘不止一次想象过父母是什么样子,可是浮现在她眼前的都是养父母的淳朴的样子。她相信,她的亲生父母,也是一样那么好的人。

落尘早就决定,在落沙考上大学后,带他去好好拜祭一下养父母。家人,不只是生命的起点,也是所有活着的力量与勇气的源泉,即使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记住他们,纪念他们,然后努力地生活,似乎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蒙蒙毕业后,还是听从家里的安排,考了国防大学的研究生。从戎,似乎是她命里注定的。她们两个人的工作室被坚持了下来。落尘是有了兴趣,而蒙蒙,只是嚷着让落尘坚守这块阵地,方便她闲时过来玩。但她忙得不见人影,毕业一年多了,过来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

若不是她还时时有电话联络,落尘简直要怀疑她是不是被送到什么秘密基地受训去了。蒙蒙在毕业前夕,曾经和落尘深谈过一夜。她一本正经地说:“落尘,你知道大学最不可缺少的经历是什么?就是女生在一起的彻夜长谈。谈什么?谈理想,谈人生,最重要的是,谈她们特喜欢或者特不喜欢的男生。你缺这一课,我们今天补上。”所以,那晚她和落尘聊了一夜,但似乎是给她自己补课罢了,因为落尘几乎没有机会开口。蒙蒙说了自己的家、自己的人生,说了选择,以及她喜欢的和不喜欢的男人。

落尘当时插过一句话:“你还喜欢李其?”

她记得蒙蒙茫然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说:“落尘,你究竟懂不懂爱情啊?我对李其是纯欣赏罢了,都没有交往,哪里谈得到喜欢不喜欢啊!充其量也就是一时的迷惑罢了,明日黄花,明日黄花。”

落尘并不赞同她说的。她心里的爱情,就是纯粹的爱情,可现实中的感情,实在是掺杂了太多太多。就像她对林绪的感情,混合了很多东西在里面,实在让她怯于去提“爱”这个字,她觉得,自己并不理直气壮。

林绪似乎也从未提过“爱”这个字。但他对落尘的宠爱放纵,连落沙都看不过去了。偶尔落尘念叨他点儿什么,落沙就会跟林绪抱怨说:“我姐让你这么捧着、供着,就快成咱们俩的老祖宗了。提一点儿意见都会被她拍死,真受不了。”

林绪听了,也只是看着落尘笑。是啊,他跟落尘在一起的时候,眼里都是笑意,似乎满足都从那里溢出来了。并不是因为他爱着落尘,就变成了好好先生,实在是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值得介意的冲突发生。他喜欢落尘跟他使小性子,因为他发现落尘只跟她特别在意的人生气。

爱情,究竟是什么,林绪自己也不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他想和落尘一直相伴。现在,家里的事情有父亲出面处理,似乎他已经不需要挑那么重的担子了。父亲和太太他们的关系似乎好了很多,最明显的一个信号是,下个月家里又要添丁了。

当然,进行爱情长跑的不止林绪,还有尤他。尤他的婚期也可以说是遥遥无期。他比林绪还要惨,林绪起码可以常驻落尘家,但尤他在许绾纨那里却很少能得到好脸色。

许绾纨似乎以逗弄尤他为乐。尤他如果几天不出现,她就会主动去找尤他,但只要他积极一些,她就又把他晾在一旁,当他不存在似的。所以,尤他经常在林绪面前发誓说:“哥,我一定要娶她。等我把她娶回来,看我怎么好好收拾她!”好像只要这样,他就重获了战斗力,面对许绾纨,坚持的时间也更长一点儿。

落尘曾经问许绾纨打算什么时候嫁给尤他。此时,许绾纨已经成为了她的至交。当时是许绾纨主动找到落尘,要求和她成为好朋友。她的理由是这样的:“你知道的,我差点儿嫁给林绪,但我希望嫁给尤他。如果你会嫁给林绪,那么以后我们就是亲戚。我们做好朋友吧,迟早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这个词打动了落尘,她觉得,眼前这个出色的女孩子亲切而可爱。

对于落尘的询问,许绾纨是这么回答的:“让他等吧。你们当哥哥嫂子的还没结呢,我们瞎起什么劲。”

“别转移话题。”

“别告诉我你不懂啊。尽管我还爱着他,可心里,总有个过不去的坎儿横在那里。没办法,先抻着吧,时间长了,就有辙了。”

“他要是抻不住呢?”

“那就不是他了,也就只能算了。”

其实,落尘明白他们是相爱的。可是要许绾纨就这么低头,要他们就这么同意相守一生,他们都缺了点儿什么,缺了很关键的那点儿。但即使是缺了点儿什么,他们也不会想要放开手。

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是否婚姻就是他们故事的终点呢,我不这么认为。他们的生活,会经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幸福,累积成一个又一个大大的幸福。在每个瞬间,他们收获快乐,温暖彼此,填满彼此的心。哪怕只是一粒微尘,既然飘过这世间,也有承载快乐的权利。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