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宫略
字体:16+-

第13章 湖里的死尸

司徒晓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扎了个简单的马尾,略显疲惫的容颜不施胭脂水粉,也不勾黛眉点绛唇,她呆呆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脑海里逐渐浮现出来一个人的脸。

“嗬!”司徒晓不由得往后扬了扬身子,这张脸,曾经吓得她惊慌失措。

这个人是谁?她又是谁?

司徒晓越来越弄不清楚自己的身世,她忽然拿出自己藏在胸前的半颗玉石,宫中,她也见过那些王妃戴过的玉,显然不如这半颗通透。

这样珍贵的玉石,若是与自己的身世有关……

司徒晓将玉石紧紧拽在手中,她知道,自己此刻必须弄清楚的事情便是梦中与现实的区别,两个不同的世界,到底哪里才是她的家,还有那些她从来没有见过却一眼便识的字。司徒晓越来越觉得梦中的世界才是属于她的世界。

“姑娘,你!”珍儿赶了进来,看着不施胭脂水粉,发髻也没有梳好的司徒晓,忙拿了木梳替她梳起头发来了。

司徒晓将玉石快速的放入领口,待珍儿将头发梳好了,她才瞧着镜中的自己,问珍儿:“珍儿,你说我刚刚的发饰好看,还是梳这云鬓好看?”

珍儿微微笑起来,语气坚定:“姑娘梳什么都好看,只是这云鬓更加适合姑娘,显出了姑娘的温柔与大方。”

司徒晓唇角一扬,起身朝着屋外走。

天空刚放晴,呆在屋里几日未出去,司徒晓一走出去,便闻到了空气中清新的味道。

雨后的天空难得的呈现出一片蔚蓝色,司徒晓边走边和珍儿聊着天,走着走着便走到了合欢园,合欢园的花在春雨的滋润下显得更加的娇柔妩媚。

附近的假山后传来隐隐说话声,另司徒晓当场愣在当地。

“你听说了吗,听月小筑刚来的那个司徒晓被粟王妃教训了一顿。”

另一个丫头接道:“听说有些惨,哎呀!粟王妃是最得宠的王妃,她一个没身份地位的宫外人,怎么可能是粟王妃的对手?”

“是呀,是呀,她以后有苦头吃了。”

“……”

司徒晓紧紧捏着拳头,指甲嵌入肉里疼得厉害,她无声的

咬着唇,看着花园的花,心却不在那里。

珍儿一下子急了,作势就要去教训那两个宫女,却被司徒晓一把拉住,她低声道:“别生事!”

“姑娘!”珍儿不甘心的看着司徒晓,可是别人都欺到自己头上了啊!

司徒晓淡淡一道:“我们走!”松开珍儿的手自顾的往前走,珍儿看着司徒晓孤寂的背影,深深的眸底透露出一片无奈与不舍得。

几日的传闻,早已将那日的事情穿得沸沸扬扬,司徒晓心神不宁的走在合欢园的石道上,响起那日在月夕宫粟墨蝶对她的做的一切,都另她从心底愤慨,她知道自己在宫中的地位微不足道,可是毕竟是粟墨蝶蛮不讲理,夜洛还信着粟墨蝶的话,说是她不分尊卑。

司徒晓边走步伐越急促,珍儿跟得紧,眼看着司徒晓就要走到德乾殿,她小跑了几步,连忙拉着司徒晓的云袖,道:“姑娘,再走前面便是德乾殿了。”

司徒晓怔了,这才看见长廊的对面,德乾殿那几个纯金大字在光里散发着灼灼的光华。

司徒晓正要离开,却听身后响起苏唯的声音,他问:“司徒姑娘,是不是要找晋王?”

闻之,司徒晓回了头,看着一身黑色束衣的苏唯如雪松般高拔挺立,只是那眼中的神情依然淡漠无色。

司徒晓微笑道:“苏侍卫,我……”

苏唯看司徒晓有话要说,目光谨慎的看了一眼德乾殿,回头连忙打断:“司徒姑娘,晋王正和马大人商讨事情,不如姑娘先回去,等晋王说完了事,卑职再告诉晋王姑娘来过。”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这就离开。”司徒晓听他那样说,分明是不想她这时靠近德乾殿,司徒晓微微颔首,转身走得远了。

经过荷花池时,司徒晓摘了一朵池塘的荷花,她低头看时,却看见水里一片如海藻一般的东西沉在湖中,定睛一看,司徒晓被水中的景象吓呆了。

“珍儿!”她脱口惊呼,连忙从池塘边弹起来,一手扶着珍儿,一手指着水里,“有人死了。”心里砰砰跳得厉害。

珍儿边安慰司徒晓,边大声叫来了巡逻的禁卫。

四周很快围满

了看热闹的宫人太监,经过一番辨认,确定死去的是羲和宫侍女巧儿,模样及其恐怖,整张脸浸在水里都变了形。

司徒晓觉得心口憋得慌,一张嘴就想要吐出来,一想到那张发白变形的容颜,司徒晓便感觉四周一股冷飕飕的风吹过来,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王后。”

萧王后带着一队人风尘仆仆的往这边走来,司徒晓一开始便要想回去,可她作为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只好受禁卫队长的托付等着东御府来人。

萧王后掩着鼻息,不忍去看躺在地面的宫女,径直走到司徒晓身前,司徒晓连忙低头行礼,“王后!”

萧王后一把拉着司徒晓的手,安慰:“你受惊了,本宫已吩咐御膳房熬些汤,给你压压惊。”

司徒晓忙道谢:“司徒晓谢过王后。”

按了按司徒晓的手,萧王后还想说什么,却见有人喊着:“风昕大人来了。”

随即,宫人太监都露出一副崇敬的模样齐刷刷朝那边看去。

司徒晓的目光也跟着众人循序看过去,那人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虚空,竟点尘不惊,袍脚跟着他脚下每一个步子左右摆动,披落肩上的长发更是如一匹绸缎在身后轻轻的飞扬起来。

那人浑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就连眉黛上都渗出太阳的影子。

“是他!”如初次见面,还是那样的冷淡。

只是司徒晓不知道,那时无意救了他的男子竟是宫中鼎鼎有名的东御府大人,风昕。

擦身而过,风昕竟没有认出来她,看着在光里泛着金色光芒的侧脸,司徒晓竟觉得自己有刹那间的迷茫,如第一次见面,风昕总给她一种说不上来的特殊感觉。

静静探视一番宫女的尸体,风昕一口肯定:“死于昨夜子时两刻,第一个发现她的人是谁?”

司徒晓顿了顿,目光倏地从尸体的手上落在风昕的身上。

有人站出来道:“禀大人,正是听月小筑的司徒姑娘。”

风昕眼中的光微微一挑,直视司徒晓的目光,司徒晓也正好直视着他,两眸相交,彼此都似乎忘记了说话,唯有耳畔私语窃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