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宫略
字体:16+-

第13章 湖里的死尸

司徒晓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扎了个简单的马尾,略显疲惫的容颜不施胭脂水粉,也不勾黛眉点绛唇,她呆呆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脑海里逐渐浮现出来一个人的脸。

“嗬!”司徒晓不由得往后扬了扬身子,这张脸,曾经吓得她惊慌失措。

这个人是谁?她又是谁?

司徒晓越来越弄不清楚自己的身世,她忽然拿出自己藏在胸前的半颗玉石,宫中,她也见过那些王妃戴过的玉,显然不如这半颗通透。

这样珍贵的玉石,若是与自己的身世有关……

司徒晓将玉石紧紧拽在手中,她知道,自己此刻必须弄清楚的事情便是梦中与现实的区别,两个不同的世界,到底哪里才是她的家,还有那些她从来没有见过却一眼便识的字。司徒晓越来越觉得梦中的世界才是属于她的世界。

“姑娘,你!”珍儿赶了进来,看着不施胭脂水粉,发髻也没有梳好的司徒晓,忙拿了木梳替她梳起头发来了。

司徒晓将玉石快速的放入领口,待珍儿将头发梳好了,她才瞧着镜中的自己,问珍儿:“珍儿,你说我刚刚的发饰好看,还是梳这云鬓好看?”

珍儿微微笑起来,语气坚定:“姑娘梳什么都好看,只是这云鬓更加适合姑娘,显出了姑娘的温柔与大方。”

司徒晓唇角一扬,起身朝着屋外走。

天空刚放晴,呆在屋里几日未出去,司徒晓一走出去,便闻到了空气中清新的味道。

雨后的天空难得的呈现出一片蔚蓝色,司徒晓边走边和珍儿聊着天,走着走着便走到了合欢园,合欢园的花在春雨的滋润下显得更加的娇柔妩媚。

附近的假山后传来隐隐说话声,另司徒晓当场愣在当地。

“你听说了吗,听月小筑刚来的那个司徒晓被粟王妃教训了一顿。”

另一个丫头接道:“听说有些惨,哎呀!粟王妃是最得宠的王妃,她一个没身份地位的宫外人,怎么可能是粟王妃的对手?”

“是呀,是呀,她以后有苦头吃了。”

“……”

司徒晓紧紧捏着拳头,指甲嵌入肉里疼得厉害,她无声的

咬着唇,看着花园的花,心却不在那里。

珍儿一下子急了,作势就要去教训那两个宫女,却被司徒晓一把拉住,她低声道:“别生事!”

“姑娘!”珍儿不甘心的看着司徒晓,可是别人都欺到自己头上了啊!

司徒晓淡淡一道:“我们走!”松开珍儿的手自顾的往前走,珍儿看着司徒晓孤寂的背影,深深的眸底透露出一片无奈与不舍得。

几日的传闻,早已将那日的事情穿得沸沸扬扬,司徒晓心神不宁的走在合欢园的石道上,响起那日在月夕宫粟墨蝶对她的做的一切,都另她从心底愤慨,她知道自己在宫中的地位微不足道,可是毕竟是粟墨蝶蛮不讲理,夜洛还信着粟墨蝶的话,说是她不分尊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