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9
字体:16+-

第七十一章 贵圈太乱

“年轻人架子蛮大啊?《莉莉安》和《**台》真的是你写的吗?年轻人不要这么浮躁,以你现在的年纪,怎么可能写出这两首歌曲出来?说吧?这两首歌在哪里买来的?”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站在方向东背后,阴阳怪气地说到。

郑做坐在沙发上,看了看小胡子,然后用询问的眼光看了看方向东。方向东连忙朝小胡子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嬉皮笑脸地对着郑做说到:“郑老师,这位是我们从百代高薪聘请过来的大伟老师,大伟老师是业内泰斗,宝岛三分之一的畅销专辑都是出自大伟老师的手!”

郑做点点头,他对这个大伟老师还是有些印象的,后世自己可能也听过不少他制作的专辑。于是郑做客气地站了起来,对着小胡子大伟说到:“久仰大伟老师的名号,没有想到,大伟老师居然屈尊来这里了,真是荣幸!不过,大伟老师不要倚老卖老啊,你凭什么认为这两首歌不是我能写出来的呢?”

“哼!这两首歌都是十年难得一遇的佳作,创作者一定是一个具备相当音乐、文字功底和生活阅历的天才,至于你?我看你不像!”小胡子大伟冷哼一声,不屑地说到。

郑做笑着摇摇头:“如果我再拿出几首这样的歌曲呢?是不是你还认为我是在外面花钱买的?”

“你要是再拿出两首同水平的作品,我就相信这是你原创的。”小胡子大伟毫不退让地说到。

一旁的夏然关切地挽住郑做的胳膊,轻声对郑做说到:“大伟是流行音乐的老前辈了,你不用跟他置气。”其实夏然也不相信郑做还能拿出两首跟之前两首同水平的作品,刚才大伟也说了,那都是十年难遇的精品,一次性出现两首就已经很难得了,要再拿出两首,谈何容易。

郑做微笑着拍拍夏然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一个黑丝女子拿过来一把木吉他,交到方向东手里。方向东连忙将吉他双手递给郑做,郑做随意地拨弄了一下吉他,方向东如梦初醒,连忙又对着黑丝女子喊到:“录音,快拿个录音机来!”

黑丝女子扭着丰满的屁股,一转身又跑了出去拿录音机。1999年,还没有mp3和录音笔,这个时候还是卡带和cd的天下。

等方向东一切都准备好了,郑做刚打算开唱,这个时候冲进来一个长发男子,如风一般地跑了进来:“我靠,真的是郑老师来了,我说东哥,你怎么不通知我啊?”

“我怎么没有通知你,你一到晚上就跟打了鸡血似地到处泡夜店,一上午手机都不开机!”方向东说到。

来的人是姚康,他刚来公司就听说夏然带了一个男子来了公司,接着方向东也立刻去见那个人,他就知道十有八九是郑做来了,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地找了过来。

郑做朝二人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这首歌是两个人唱的,刚好给你们两个,听好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好作品!”小胡子大伟又冷哼一声,他看到方向东和姚康都对郑做如此推崇,早就心生嫉妒。

郑做没有理会大伟,开始抱着吉他弹唱起来:“闻泪声入林寻梨花白只得一行青苔天在山之外雨落花台我两鬓斑白闻泪声入林寻梨花白只得一行青苔天在山之外雨落花台我等你来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充满华国古韵的歌词与旋律,经郑做略带沙哑的歌喉唱出来,令人肝肠寸断,一股离别之情,在众人的心头蔓延开来。一时间,夏然的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被郑做的歌声所石化。

说实话,郑做的歌只能算是业余中唱的比较好的,吉他弹得也是马马虎虎,但是架不住这首歌曲是在是太经典了,众人不自觉都被这首歌的旋律吸引,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方向东和姚康虽然早就又心理准备,知道郑做拿出手的肯定是经典之作,但是当真的一首如此经典的歌曲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内心激动,双手不断地搓着,满脸笑容地看着郑做,满嘴感谢。

而大伟收起了他不屑的眼神,目瞪口呆地看着郑做,十多年的从业经验告诉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绝对是旷世奇才。

郑做没有理会众人的恭维,而是对着夏然问到:“夏夏,你的跨世纪演唱会给你安排了几首歌?”

夏然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亲昵地在郑做的脸上亲了一口说到:“两首歌,一首《狗且偷情》,一首《莉莉安》。”

郑做摇摇头,说到:“《狗且偷情》在网上本来就已经广为传唱了,在湘南卫视那个大舞台,应该要唱两首新歌,没有比他们那里更好的宣传平台了。你听好,这首歌,我给你准备的,你在跨世纪演唱会上唱吧!”

说完,郑做不理会他人,又开始弹唱起张惠妹的《我最亲爱的》:“世界不管怎样荒凉爱过你就不怕孤单我最亲爱的你过的怎麼样没我的日子你别来无恙。。”朗朗上口的旋律,直白感人的旋律,令众人如沐春风,都是眼前一亮。

待郑做唱完这首歌,一旁的大伟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跑到郑做面前,一把抓起郑做的双手:“对不起,我为我之前的无礼道歉,你是一个天才,绝对是一个天才!”

郑做笑了笑,然后对着众人说到:“我想请大家帮个忙,对外宣传词曲作者,请用化名,我不想别人知道我的存在。”

方向东疑惑地问:“郑老师,为什么你要这么低调啊?我们一起红不好吗?”

郑做摇摇头,用后世流行的一句网络语回答了方向东:“贵圈太乱!”

“那这几首歌的词曲作者署名什么呢?”姚康问到。

“dodo吧!”郑做想了想说到。之前他并不喜欢林雨婕这么叫他,可是天长日久之后,每次听到林雨婕这么叫他,他都觉得非常的温暖,所以,随口就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