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妖之萌宝来袭
字体:16+-

第219章 父子俩的忧虑

第二百一十九章 父子俩的忧虑

“我也要去!”凝渊紧接着小子辰之后说。

这要是放在从前,骄傲如他,是断然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出来的!

但如今在和九歌相关的事情上,他的心眼已经变得比针还小,是绝对不可能放着九歌和容瑾去私会的!

就算他心里很清楚,如今的九歌已经不会爱上任何人,他也不放心让九歌和容瑾独处!

“我又没说不带你们去,一个个这么激动做什么?”九歌莫名其妙的问。

凝渊“……”

小子辰“……”

父子俩的忧虑是同样的,却也同样无法宣之如口!

“容瑾哥哥,我们走吧!”九歌像从前那样,上前一步很自然的抱住了容瑾的一只胳膊,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容瑾身上。

小子辰伸出去的手落了空,委屈的看着九歌,但九歌此刻却已经拉着容瑾往外走,注意力自然也全都在容瑾身上,根本就没看到小子辰的小胖手和委屈的表情。

至于凝渊,自然也被她忽略了!

小子辰与凝渊相视一眼,父子俩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怨念。

九歌已经和容瑾出门了,根本就没发现小子辰和凝渊没有跟上来。

“哭!”凝渊只对小子辰说了一个字,然后飞走了。

小子辰不明白父亲大人为什么叫他哭,但这并不妨碍他执行父亲大人的命令,马上就扯着嗓子嚎啕大哭了起来!

反正对于哭,他拿手的很,在黄鹂的**下,早就已经学会收发自如了!

“呜呜呜……”他哭得很伤心的样子,泪花四溅。

九歌瞬间出现在他身边,“小辰你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

容瑾同样也回来了,他大概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孩子哭得这么伤心的样子,很有些不知所措!

“娘亲,您不要小辰了吗?”小子辰一边抹眼泪,一边呜咽着问,小模样看起来别提有多可怜了。

九歌黑线,她对于小子辰的哭功其实深有体会,只不过太久没见小子辰哭过了,她差点就忘了初见之时小子辰是怎么黏上她的!

但是当小子辰这么问着的时候,九歌想要假装被他骗都很难,因为同样的招式他当年就已经对九歌用过了!而且还是同样的表情,同样的一句话!

“你下次换个表情,或者换句话,兴许还能骗骗我!”九歌将他抱了起来,叹了一口气,说。

小子辰身体一僵,抽泣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伸手抹了一下眼睛,然后死死搂着九歌的脖子。

容瑾在一旁将小子辰的变化尽收眼底,差点目瞪口呆!

九歌被他搂得太紧,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笑骂道:“轻点,你想勒死你娘亲吗?!”

“不要!娘亲现在的修为就算不呼吸也没事,死不了的,就作为您想抛弃我和父亲的惩罚!”小子辰斩钉截铁的说,说着又搂紧了一些。

九歌觉得自己很冤,她有过这样的想法吗?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什么时候想要抛弃你们了?”

“就在刚才,您眼里就只有这棵——只有这个叔叔,根本就没有我和父亲,要不是我哭了,你现在说不定已经抛下我们跟他走了!”小子辰义愤填膺的控诉道。

他本来也想学父亲大人称呼容瑾为‘这棵榕树妖’的,不过在对上容瑾的目光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改了!

“我如果真想抛弃你,你觉得你这几下假哭管用吗?”九歌伸手无奈敲了敲小子辰的头。

“哼,本天孙这么可爱,这么厉害,这么贴心,娘亲你怎么可能会舍得抛弃我!”小子辰扬着头,骄傲的说。

“是啊,小天孙你既然这么自信,为什么还要怕我不要你呢?!”九歌打趣道,抱着他往外走。

“娘亲!”小子辰被九歌堵的无话可说,气得只能把九歌的脖子搂得更紧。

“小辰,虽然我可以不用呼吸,但是我现在还是血R之躯,我的脖子很脆弱,你难道想把我的脖子给扭断吗?”九歌无奈的问。

小子辰有些尴尬,他讪笑着把手松开一些,然后将头埋进九歌脖子里,不说话了!

“小殿下其实是一个很好地孩子!”跟在九歌身侧的容瑾突然开口说。

九歌翻了一个白眼,“那是因为容瑾哥哥你没见过他骗人或者作威作福的时候,大荒山的那些妖修可都叫他小魔头呢!”

容瑾笑了笑,没说话。

九歌刚才拖着他确实走的有些急了,所以可能没注意到正殿里的动静,他却清楚的听到凝渊吩咐小子辰哭。

几乎是在凝渊话音刚落,小子辰就开始哭了,他这大概算是被那只无良的乌鸦坑了吧?!但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要将凝渊供出来的意思!

所以容瑾觉得小子辰有些意思!

“娘亲,您要带我去哪里?”鉴于不能给娘亲和这棵榕树妖任何私下说话的机会,原本正在装死的小子辰又开口问!

“带你去看娘亲以前生活的地方!”

“在哪里?我要去看!”小子辰来了兴致,兴奋的问。

“就在你眼前!”说话的功夫,九歌已经出了以前镜城的城主府,也就是现在木族王宫的主殿,她指着眼前的街道对小子辰说。

“娘亲以前是生活在这里吗?”小子辰疑惑的问,这似乎与父亲大人跟他讲的不符呀?

“不,娘亲长大的地方叫做镜城,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里面还住着一群很漂亮的妖魂,你容瑾叔叔就是娘亲在镜城的老朋友!木族的王宫是你容瑾叔叔按照镜城而建筑的,与镜城一模一样,所以娘亲才说带你来看我以前生活过的地方!”九歌解释道。

“镜城在什么地方?娘亲为什么会在那里长大?娘亲以后还会回去吗?如果要回去的话,一定要带我回去!”小子辰一口气问了一堆的问题。

“据说是在极西之地,我不记得了,你父亲肯定知道,你想要知道的话,可以问他!镜城是九天的地盘,娘亲是被九天养大的,至于我跟他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以后娘亲大概会回去吧,但不是现在!”九歌一边回忆中镜城中的种种,一边回答小子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