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商女:妙手空间猎军少
字体:16+-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医务室这场骚乱最终还是被压了下来,一来,当时屋里发生的事情没人透露,宋美美断了腿,反倒是连着曲白都对宋家人抱有不满。二来,这宋叶是曲白的朋友,赵真家户口本上的亲人,两尊大神力保,老校长也不敢去触眉头。

宋远志见校方有点大事化小的意思,当下气不过,就要去警察局闹腾,结果一家子刚出校门口,就被一辆面包车拦住,十几个黑衣人下来,套头集体把他们抓走了。

学校人多嘴杂,曲白跟少年们护送宋叶去了学校附近的宾馆,那家的老板娘认得宋叶是夜帮的人,对这一身是血的情况守口如瓶,战战兢兢守在前台,只祈祷待会不要生出事端。

瞧着宋叶刚才那满手的血,她在心里是止不住地犯嘀咕,这些混混年纪不大,整天就想着惹是生非,自己惹上了也真是倒了八辈霉。

胡思乱想之际,轰隆隆,寂静晴朗的天空上,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躁动,平静的地面卷起了旋风,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啊,快看,有飞机!”宾馆外,不知是谁在兴奋地喊着,声音却是迅速被气流淹没。

闻言,老板娘也赶紧跑了出去,这年代里头,飞机可是新鲜玩意,谁都觉得好奇。

果然,跑到外头一看,半空中盘旋着一架直升机,军绿色的皮壳看起来如同凶猛的猎鹰一般,在风声呼啸之中,一根绳子落到了老板娘跟前,接着便见着飞机上滑下来两三个人影,动作娴熟迅速。

那直升机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大一会儿功夫,已经成了天边一个小黑点。

老板娘顶着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三个高大的男人。

特别是为首的男人,年纪不过二十多岁,却是沉稳冷硬,端端站在那儿就让人心生畏惧,不敢言语。

半晌,曲白从宾馆里匆匆走出来,见着自家兄弟这一身装备,夸张笑道:“哈哈,有你的,为了小鬼连直升机都开过来了。”

秦湛没理会他的调侃,径直问道:“人呢?”

“在里头呢,随我来。”曲白布这才正了正脸色,抹了把脸将人领进去。

三个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店门口,老板娘还犹如在做梦一样,不敢相信这群小混混居然有这么大能耐,连飞机都搞来了。

而此时宾馆走廊尽头的屋子里,秦湛大步跨进去的时候,便见到坐在窗边的宋叶,她躺在沙发上,轻轻闭着眼睛,白皙的脸透出病态的苍白,当看到那只鲜血淋漓的手掌时候,迟来的三人都有些怔愣。

“秦先生。”徐子航站起身,面上带着一丝疲惫,开口解释道:“药效到现在还没退,得靠着疼痛才能维持清醒。”他向来不喜欢秦湛,却从来没有向此刻这般,欣喜于他的到来。

似乎只要他来了,宋叶就有救了。

闻言,几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注意到沙发边上还有一把带血的剪刀,秦湛缓步上前,将东西扔到了垃圾桶。

哐当的声响让宋叶睁开了眼睛,略带猩红的眸子落到秦湛的脸上,她轻轻说出了三个字,“你来了。”

你来了。

无比平淡的三个字却带着熟悉跟亲近,秦湛按在裤缝上的指尖**了一下,又是手痒难耐想去摸摸小鬼的头,不过考虑到她现在的情况,终是作罢。

“感觉怎么样?”他侧过身体,让身后的手下上前进行检查。

“不怎么样。”宋叶淡淡敛了敛神,声音还是清冷如月,“勉强能控制药性,但我已经失血过多。”用这种办法维持清醒,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秦湛挑了挑眉,难得见她有示弱的时候,便也不再开口,看着手下取血样进行反应测试。

看着那样本在药剂中渐渐变成了蓝色,他的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起来。

“上校……”手下回头看着秦湛,面上也有些为难,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面前这个孩子实情。

秦湛却是抬眼迎着宋叶的目光,直截了当道:“是高浓度毒-品。”

什么?这屋里头的十几个人全腾地一下子站起来,难以置信地瞪着眼睛,呼吸粗重。

他们不明白学校里怎么会有高浓度的毒-品,却深刻地明白这种东西对人体会有什么影响。

砰地一声,王铁川一拳砸到了门上,咬牙切齿像是要杀人一样,“混蛋。”

相比起其他人的愤怒,宋叶反而淡定沉稳,抬起头,她目光幽幽看着秦湛,“告诉我,该怎么解?”

单论这份遇事不慌不乱的性子,便让秦湛带来的手下刮目相看,原本他们还觉得上校突然终止训练离开基地,就为了这么一个小屁孩,心里多少觉得有些不值。

不过如今见到宋叶的表现,他们才晓得秦湛这么看好宋叶的原因。

不等秦湛说话,正在调制药剂的手下就笑着说道:“这你倒是不用担心,这种型号的毒-品应该还在测试阶段,功用不稳定,或许会令人丧失理智,爆体而亡,但相对的,它的上瘾性不强,打一针就好了。”男人说得一脸轻松,但对于没有见惯生死的少年来说,丧失理智,爆体而亡,这样的字眼已经足以令人心生胆颤。

到底是谁那么恶毒,一出手就要宋叶的命。

听罢不会上瘾,宋叶的神经一松,等注射完药剂之后,秦湛已经站在窗前,看着外边的风景,开始了解情况,“知道是谁干的吗?”

宋叶早知道他会有此一问,扫了一眼屋内的众人,她沉声开了口,“你们先出去。”

徐子航抿了抿唇,眼神飞快在窗边两人身上扫过,这才沉默地起身离开。

等到秦湛的手下也出去,房间里还有三个人。

宋叶幽幽看着杵在眼前的曲白,后者苦笑了一声,摊开手,“好吧,我算是被卸磨杀驴了。”

酸了一句,曲白退出房外,大门刚一关上,秦湛便平静地说道:“这事跟曲白有关系。”

不是疑问,而是百分百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