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商女:妙手空间猎军少
字体:16+-

第三百一十七章 棒打鸳鸯

当然,这两个猜想很快就被她否定了,秦湛是也不在石市,更不好女色这一口。

结果王倩倩眼珠子一转悠,神秘兮兮地笑道:“你是不是没告诉他,你其实是个女生。”这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瞧这一亿的价码,要是秦湛知道了真相,保不齐想把支票给吞了。

宋叶挑眉,“所以呢?”这件事情跟她是男是女有什么关系?

王倩倩看她还疑惑不解,嘟着嘴巴暗道没劲,“你跟你大哥一样,什么都好,就是感情方面太迟钝了。昨天下午你对我又是搂又是抱的,你大哥这是认为咱们俩在搞对象,要来棒打鸳鸯呢。”

如是说完,这下子终于成功看到了宋叶露出一脸呆滞的表情,好半天,她才动了动眉毛,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又像是哭笑不得,“这家伙……”

王倩倩瞧这反应,当下就狐疑了起来,“咦?你好像不怎么生气秦湛管你的事情。”起码在她的观念里,宋叶是一个十分有主见,并且不喜欢别人过多干涉的一个人,秦湛的行动,就是换位思考她也会生气,可宋叶性格这么强硬,此时却好似习以为常一样。

“没什么,他疑心病重,心思不坏。”宋叶淡淡回了一句解释,继而摇了摇手中的支票,道:“你当真不要?”

王倩倩看她一脸云淡风轻,有些气恼地皱了皱眉头表示,“本小姐虽然没见过这么多钱,但也是不为巨款所折腰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再说了,这砸钱买断关系的事情,向来都是她家先出手的。如今调了个顺序,当真让人憋闷得很。

“嗯,那我就先拿走了,待会有事,我先走了。”宋叶也不客气,把支票往兜里一揣,转身就只留给了王大小姐一个潇洒的背影。

王倩倩足足愣了大半天,看着那抹修长的背影走远,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来告状,是为了控诉秦湛的霸道,顺道咨询一下解决的办法,可支票是被回收了,宋叶却是语焉不详没说清楚,对秦湛此举的态度更是平静得古怪。

还有刚才听到消息那一瞬间,宋叶脸上露出的笑容,淡淡的,生动的,还带着一丝的无奈的甜蜜……

王倩倩忽然就觉得,这对伪兄弟之间,肯定有情况。

但人已经走远,想八卦已经是不可能了。

而另外一边,宋叶已经双手插兜晃悠到了校长办公室,扣扣敲了两下门,听着门内一声温和的请进,之后才推门而入。

办公室很宽敞,一边是沙发书柜,一边是办公桌,此时屋里只有办公桌后边的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长相中等,很年轻的校长,跟印象中的糟老头大相径庭。

“你就是宋叶?”王正南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少年,眸子里毫不意外地流露出了惊艳的神色,尽管之前看过照片,但近看真人,那种美仍旧惊心动魄得很。

宋叶颇为不喜男人的目光,冷冷地从喉咙里答应了一声,姿态傲然,孤高而冷漠。

如果秦湛是丛林中的狮子,那么王正南觉得,面前的少年就是一匹小狼崽,爪子应该也是相当厉害。

“听说,你昨天在操场晕倒了,身体好些了吗?”王正南收敛了自己的打量,转而摆出了长辈的和蔼模样。

宋叶点了点头,懂得这是要先礼后兵的节奏,“校长有话不妨直说。”随即,她的目光掠过桌面,眸子里闪过一丝微光。

“呵呵,年轻人就是性子急。”王正南好脾气地笑着说道,话音落下,嘴角的笑容也隐了下去,口气多了几分严厉,“训练的时候晕倒,在饭堂吃饭却还能打人,我相信你是全好了。”

宋叶不动神色,晓得必定是昨天下午的男生闹来了,于是她双手依旧保持插兜的姿势,淡淡道:“打人确实是我动的手,对方想要什么赔偿,校长可以联系我的监护人处理。”

她说这话就跟进了局子,面对逼供表示见律师之前绝口不说话是一个道理,而正好赵真是她的手下跟监护人,处理这些东西自然是全权听她的。

“人家家长的意思是让你当面道歉,这也是化解矛盾的第一步,你就这样的态度,恐怕很难和解吧。”王正南简直要被气笑了,这一大一小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这不可一世的嚣张态度都是如出一辙。

宋叶走进了两步,抽出手指点在桌面上,淡淡道:“他该庆幸那碗汤没有成功泼到我的身上,否则现在就不止断三根肋骨。别人不懂我的手段,但有一个人绝对熟悉。”说着,她眼睛一撇,看向办公桌后书架,语调微微扬起了几分,“我的对吧,大哥。”

喊完这一声大哥,王正南心里咯噔一声,却是没有当即表露出惊讶来,书架后边没有动静,他也沉着性子没有动作,“宋叶,就算对方是要针对你,你断了人三根肋骨,还是故意的,这罪名可不小。就算现场认我做大哥,这件事情也没那么好糊弄。”

他刚刚可没说对方的伤势,宋叶一言指出,摆明了那一脚的力道她是计算好的,是故意断人三根肋骨的。

内心惊叹于少年狂妄口气的同时,他又是佩服对方小小年纪,精密的手段。

宋叶却是没被他转移了话题,指尖在桌面上又是一点,随手就指向了王正南左手边的烟灰缸,淡淡道:“校长是不抽烟的吧?你的烟灰缸堆了五个烟头,有一个还是熄灭不久的,里边的水是刚搁进去的。”

王正南一愣,看向手边的烟灰缸。

这时候,宋叶的手指又移动到了水杯旁边,“校长惯用的是右手,笔跟纸巾都放在右边,唯独只有水杯放在左边。在我的记忆里,只有一个人,惯用右手,却喜欢把东西放在不顺手的左手边,而且这个牌子的烟味,也只有他在抽。”

王正南听完这些分析,已经惊诧到无法控制住表情了,呆呆张大了嘴巴,半天没说出话来。

而此时,书架后边的男人才终于肯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