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企业家
字体:16+-

第五百五十六章 落井下石

刚和古永恒通完电话,还没等拨号,许美瑶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小健,四姐今天可给盈盈出了一口气,我带着人去砸开门就闯了进去,你是没看到我拿到证据时,那些人哭丧的脸,实在是太搞笑了。”许美瑶迫不及待的献功。

刘健笑着问道:“证据拿到手了”

许美瑶嗯了一声道:“我现在就去报案,我看这个家伙这回往哪跑对了,清大那些老家伙怎么说,还要和咱们斗吗放心有四姐在,不用怕他们”

刘健挠了挠头,这个许美瑶太热心了,唯恐天下不乱。

“好了,四姐你去报案,我去看看那个家伙”刘健道。

许美瑶啊了一声道:“等我啊,咱们一起去,我还想教训一下那个禽兽呢”

刘健道:“那你报完案就来,道慢点,你那个悍马横冲直撞的,不要出了危险。”

许美瑶哼了一声道:“知道了,磨叽”

说完挂了电话,嘴这么说,许美瑶的心里还有些小甜蜜,这还是第一次有男生关心她的安全。

“走,盈盈,志玲你也一起去,咱们去看看那个农水”刘健笑着道。

两女惊讶的看着刘健,任盈盈好奇的问道:“事情解决了”

刘健笑着道:“姐夫教你一招什么叫不战而屈人之兵走,咱们去落井下石,看看这个叫嚣要开除我的农水,现在是什么样子”

两女笑了起来,刘健有的时候确实显得心眼小,还真的要跑去落井下石。她们那里知道,刘健崇尚的就是以暴制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既然得罪了他,他就会和对方斗争到底,丝毫不介意,跑过去在对方的身踩一脚。对刘健来说,没有什么时候,比看着自己的敌人,失魂落魄处于困境更高兴的事了。

刘健开车来到了农水居住的小区,这里居住的大部分都是清大的教授,一下车,看到人群指指点点的地方,刘健知道正主在那里呢。

走了过去,果然听到这些人在不断的贬低着农水,从楼道里就可以听到楼有一家打闹的声音。

刘健带着二女走了进去,农水家中的房门开着,进到里面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拿着枕头不断的在农水的身砸着,嘴里喋喋不休的骂着。看来这应该是农水的老婆,很有泼妇的潜质,看起来就像一个没有文化的村妇,这也难怪农水会把主意打到那些学生的身,看来是在家里得不到满足。

客厅里站了几个人,明显是学校的同事,他们应该是来通知农水学校的处理意见的。

看到刘健三人走过来,一个人前拦住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刘健笑着道:“我们来看看农大教授哈哈,姓农的怎么样爽不爽,现在还要开除我吗”

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眼光都看了过来,就连一直伸手打骂的农妇,也停了下来,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刘健。坐在那里耷拉着脑袋的农水,像是受到什么刺激,愤怒的站了起来。

眼睛怒睁,表情狰狞,双手握紧了拳头,看起来就要冲过来。

刘健笑着道:“怎么想动手你敢吗除了玩弄女学生,刁难男学生,还有什么事你敢做我说过了,会让你付出代价,怎么样这个代价够不够味道”

农水愤怒的道:“刘健,你还想怎么样我已经被开除了”

“开除你以为就完了”刘健哈哈笑了起来。

农水脸色变的苍白起来,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看来你还不知道我不得不承认农大教授,你的兴趣很多,又是写日记,又是拍照片,可惜你的保密措施做的实在是太不到位了。”刘健唏嘘的说道。

农水仿佛被雷击了一样,身体一震晃动,倒在了沙发。

用无比仇恨的眼神看着刘健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做的这么狠”

刘健站在他的身前俯视着他道:“我还想问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狠,这些女孩子怀揣着美好的梦想来到这所大学,迎接她们最为期盼的大学生活,可是等待她们的命运是什么,**,威奸,无所不用其极农教授,那些女孩的痛苦冲谁说去”

农水的老婆发现了不对,这是来找找茬的,瞪着刘健道:“你是什么人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刘健怜悯的看着她道:“你是他的老婆,看来这些事你都不知道。我要是你就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和他离婚,要不然你就多了一个**犯丈夫了。”

农水愤怒的道:“住口,刘健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我过分了吗”刘健哈哈笑了起来。

“农水,我不得不佩服你的镇定。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了,希望到时候你能依旧这么镇定”刘健有爆出一颗炸弹。

农水的老婆吓得退后了好几步,不敢置信的看着刘健,然后疑惑的看着农水。

她之所以和农水打闹,不过是因为农水被学校开除,以后没有了教授夫人这个身份,让她有些无所适从,她还不知道农水出事的原因,一再追问,农水也不肯说,这才有了刘健进门前的一幕。

如今听到刘健这么说,她才发现事情不是她想象中得罪人那么简单。

“农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是谁,说的是真的吗”农水的老婆不甘心的问道。

农水闭眼睛,两行眼泪流了下来,嘴里依旧不甘心的道:“怎么可能找到那些东西你没有人证告不了我,没有人作证你定不了我的罪”

农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道,他没有回答他的老婆,等于默认了这件事。他的老婆惊恐的看着他,吓得直往后退,已经六神无主了。

刘健看到依旧不死心的他,低头在他耳边道:“你错了,我有人证易雁,你还记得她吗”

“什么是她”农水震惊的道。

不甘心的道:“不可能,怎么是她要不是我她能考研究生吗她敢这么对我”农水声嘶力竭的喊道。

他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希望,易雁跟了他太长的时间,他的秘密根本瞒不过她,忽然明白了,刘健为什么找到证据都是那个女人出卖她的。

刘健冷笑的看着他道:“为什么不能这么对你你毁了一个女孩的希望和未来她恨不得吃了你的肉”

农水想疯了一样,傻傻的笑着道:“是她,是这个贱人她长的那个熊样,除了我还有人看她吗为什么为什么”

任盈盈害怕的拉住刘健的胳膊道:“姐夫,他是不是疯了”

刘健冷笑道:“他倒是想疯,可是就这么疯了,岂不是便宜他了。盈盈,去给他一个耳光,打醒他”

任盈盈傻看着刘健道:“打他”

“你忘了他打你的主意了,还有他对你师姐做的那些事再不打警察来了,就没有下手的机会了”刘健说道。

听到刘健这么一说,任盈盈鼓起勇气啪的给了农水一个耳光。

一下将农水从疯狂中打醒,房间里的人都感到这一个耳光好像打在他们的脸,他们都是大学的老师,和这样的人并列在一起,简直是对他们最大的羞辱,一个个冲着农水呸了一声。

农水的老婆,也回过神叫道:“离婚,农水我要和你离婚,你不是人,背着我做这等丑事”

农水脸色激动的道:“离婚就离婚,你这个臭三八,我早就想跟你离婚了。没有文化,粗鲁的就像一个泼妇,我忍了你很多年了,要不是为了升官,你当我不想和你离婚。每天和你躺倒一个床,我都恶心的想吐”

农水的老婆,尖叫了一声,冲了过来要打农水。

农水破罐子破摔,先动手将老婆打倒,嘴里喃喃的道:“我早他妈想打你了,我忍了几十年了,你个臭娘们”

房间里的人看到这么热闹的一幕都有些傻眼了,林志玲凑到刘健的身边道:“刘少,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