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企业家
字体:16+-

第九百四十二章 暴戾(第四更)

回到餐桌前的张曼玉恢复了优雅的气势,本来自己的目的没有达成,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听到刘健收购成功,不用看林建岳那一张傲慢的面孔后,她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林总,我刚刚同刘健通了一个电话,他告诉我了一个好消息”张曼玉笑着道。

林建岳眼睛一亮,难道是刘健收购龙维公司成功了,要是如此的话,他更下不了亚视这艘船了,自己还真的要稳坐钓鱼台了。可是张曼玉接下来的话,让他的好心情消失殆尽。

“他已经成功收购了亚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很快就会宣布这个消息,召开股东大会,选举新的主席和总裁”张曼玉说完之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林建岳。

让你刚才拒绝我的好意,现在好了,你就留着这些股份吧

林建岳的脸果然阴沉了下来,事情超出他的预料了。他原以为刘健只是收购了龙维公司的百分之四十六的股份,没想到他竟然超过了百分之五十。虽然只相差了百分之一,可是拥有百分之五十一股份刘健,就事实上掌控了这家公司。刘健从现在开始就可以不用考虑陈永棋和自己的意见,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

从今天开始,亚视真正的换了主人。

他握着这些股份,真的只能等到分红或者升值了。

可是亚视是一个烂摊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想要等到那一天要到猴年马月去了。而且超过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也就意味着陈永棋永远也不可能控制亚视,那么他还能购买亚视的股权吗恐怕不可能了,不仅是不买,甚至还有可能卖掉自己手里的股权。

林建岳一时之间甚至有些后悔,还不如刚才答应了张曼玉呢。

不过这种情绪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对他来说,现在重要的是怎样谋求手头利益的最大化。还有就是查明刘健到底是怎么收购到了那百分之五的。

是黄宝欣的还是陈永棋退出了,在抛售

要是前者,自己还有机会,要是后者,麻烦就大了。

林建岳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道:“张小姐,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情要回公司处理一下,改天聊”

说完之后,林建岳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上了汽车,林建岳就给窦雨晴打电话:“通知公司中层领导开会,还有不要查龙维公司了,给我查查黄宝欣和陈永棋两个人,最近同什么人接触了。”

窦雨晴惊讶的放下电话。

一道灵光闪过,看来给自己钱的那个人同龙维公司有关,能让林建岳出尔反尔,说明有超出他预料的情况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林建岳一直以心思缜密著称,这是怎么了遭遇滑铁卢了这都几点了,让公司的领导回来开会

会不会是自己刚才走漏消息的原因,不知道怎么的,窦雨晴不仅没有害怕,还有着一股莫名兴奋的情绪。看到平时将自己当牛马使唤的林建岳,有可能倒在自己的手里,她就有一种报复似的快感。

通知完公司的领导后,窦雨晴莫名其妙的又给拓跋巧茹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这个消息,有时候背叛也是一种瘾,人只要背叛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慢慢的这就成为了一种习惯

“刘少,那边来了消息,林建岳有些乱了,正在召集中层领导商量对策”拓跋巧茹道。

刘健冷笑一声道:“看来还是不死心啊要是第一时间透过张曼玉约我,就说明他没有其他的心思,开会哼,是想怎么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利益吧问问窦雨晴,能不能得到会议记录。”

拓跋巧茹道:“刘少,你忘了吗她身上有咱们的窃听器,只要她出现在会议室,无论商量什么事情,咱们都会得到消息”

刘健道:“那你们就听听,看看他到底想做些什么对了,辛晓曼还没有消息吗”

一直坐在旁边的梅香蓉突然道:“我刚才打过电话了,他们还在吃饭”

刘健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这句话表面没有什么,可是容易给人很不好的联想,吃饭难道没有说正事他们这两字又代表着什么许戈辉在不在,要是单独会面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总之是一句很平常的话,看起来是解释,落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就是掩藏了什么

刘健相信辛晓曼肯定有着解释,可是梅香蓉没有说,要是自己不明白梅香蓉心思的话,这就会让自己留下对辛晓曼不利的印象,就算过后解释清楚了,也会留下一个印记,而梅香蓉过后完全可以随便找一个利用忘了,觉得不重要没有说啊,将这件事情插过去。

哼,早就猜到她不会那么安分,果然这么快就有了动作了。

范军瑜叹了口气,这个梅香蓉啊,这是在找死,同刘健玩小心眼,哪能瞒过他啊要知道刘健本身就是一个心思狭小的人,她本来什么都不说,刘健还会怀疑,这么一说,反而让刘健对辛晓曼放下心来。

而且梅香蓉不知道,她们三人出去的时候,于秋霞都暗中派人跟踪着,她们的身上也有着微型的窃听器,只是她们都不知道而已。

一个小时后,辛晓曼带着一脸的醉意回来了。

刘健皱了一下眉头道:“给她准备醒酒汤”

辛晓曼笑着道:“刘少,我已经同刘长乐谈妥了,他已经答应不再同陈永棋联手收购亚视了”

“你喝了多少”刘健道。

辛晓曼这才察觉到刘健的神色有些不对,茫然的站了起来道:“没有多少”

刘健道:“没有多少是多少”

看着她醉醺醺的样子,刘健莫名的有一股暴戾涌上心头,抓起桌子上的茶水啪的泼了辛晓曼一脸,骂道:“你他妈的没有见过酒啊出去喝这么多我走时候怎么交代你的,你代表的是我,我是让你同他谈判不是让你赔笑脸去了。老子怕他吗”

想到自己的女人在酒桌上陪着着笑脸,同人喝酒,刘健就一肚子的火气。妈的,这是自己有人跟着,还有许戈辉在一旁才没有出事,要是私下场合,喝了这么多,还能玩好无损的回来吗

想到自己险些被人戴了绿帽子,刘健恨不得打她一顿才解气。

辛晓曼被水泼的那是一个激灵,打了一个冷战,酒醒了不少。

于秋霞等女都不敢开口,在一旁看着,刘健两眼圆睁怒气冲冲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刘少,我,我就是想帮你他都答应了,我不想搞得太僵,免得令您多一个敌人”辛晓曼委屈的道。

刘健冷笑道:“帮我,我用你考虑了多一个敌人,老子怕他吗你他妈的就是放屁。你,还有你们都给我听着,我让你们出去办事的时候,你们都代表我,见了谁也不用给我陪这个笑脸,我的女人用不着来这套”

说完之后,犹自不解气,看着辛晓曼,想要给她两个耳光,清醒清醒。

范军瑜看不过眼去,也觉得差不多了,在教训下去,弄不好就要让辛晓曼恨上刘健了,走过来劝道:“行了,别生气了,小曼也是好心。小曼赶紧回去换衣服,刘少吩咐煮了醒酒汤了,一会送到你的房里去”

辛晓曼狼狈的逃回了房间。

看着刘健犹自气喘吁吁的样子,范军瑜好笑的道:“至于这么生气吗”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