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好悦缘
字体:16+-

048 他会好好报答她的

重生之花好悦缘独家首发/048、他会好好报答她的

上官磊顿时语塞了,心也塞的厉害。

他难道要告诉他姑姑,他不但放桶水在门上想要浇她个落汤鸡,还把板凳弄坏想让她摔个马大哈,更是将男女厕所的标志换过来,想让她被男生围观吗?

如果他敢说出来,估计姑姑一定会分分钟把他打死的。

见上官磊沉默,上官彩就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没话可说了吧,人家是好心,你倒是当驴肝肺了。”

“她会好心,鬼才信呢?”上官磊脑海中一浮起那个相貌清秀,蜜色肌肤,梳着利落短发的女生,就恨的咬牙切齿的。

想到她居然将癞蛤蟆塞进自己的衣服里,那一副干了坏事,仍旧很理直气壮的样子,他可没看出来,她有什么好心。

“你小声嘀咕什么呢?”

“没,姑姑说的对,班长同学,的确是很好心,既然她这样热情,想要帮我补习落下的功课,我自然会好好听话啦。”上官磊坏坏的笑了起来,他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嘿嘿,嘿嘿。

陈悦之这么帮忙,还给姑姑带路,并且积极想要为他补习功课,这样的好班长,好同学,他当然得好好的报答下她喽。

“你总算还有点良心,知道要懂事点。我听说你前阵子,把于校长家的黄瓜都给偷了,是真的还是假的?”上官彩有些头痛的抚着额头道。

“姑,我那不是偷好不好?是于校长自己说的,说假如我想吃,就进去摘,就跟自己家菜园似的,不要客气,既然是我自家的菜园,我怎么就不能带朋友一起去开黄瓜派对啦?”

上官彩被自家侄儿的谬论给气着了,人家那只是客气话,你还当了真了。

看来一会,她得买点东西去于校长家走一趟,否则还不知道人家会怎么想呢?

“好了,姑,我还要回去上课呢,我知道你工作忙,你赶紧走吧,省得一会流桐乡长又要带一大波人,像围观动物园的猴子一样来围观你了。”上官磊一边闹哄哄的推上官彩走,一边嘀咕起来。

上官彩哭笑不得,这孩子,说谁是动物园的猴呢?

气归气,上官彩还是很耐心的跟在上官磊后面,直到看见他进了教室,又跟她挥手,这才悄悄的离开了。

上官磊走进教室,看见陈悦之果然在看书,便吊儿朗当的走到她的旁边,站定,不动。

顿时大家的声音都静了下来,一起看向他。

十分钟过去了,陈悦之一共翻了十六页,上课铃都打响了,但就是没有抬起头,看上官磊一眼,仿若当他是空气一般。

“上官磊,上课了,你快回自己座位。”于校长捧了语文书走进来,一眼便看到小霸王站在陈悦之的桌子旁边,心里咯磴一声,想到莫大勇的提示,赶紧出声道。

上官磊没有动,依旧死死的盯着陈悦之。

陈悦之终于放下了课本,依旧没有抬头,只是用很轻,只有上官磊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说你姑姑会不会,来个突然袭击,看看你在上课的时候乖不乖?如果看到了这一幕,会怎么想呢?”

“你?”上官磊一下子握紧了拳头,大家都以为他要打人,陈明之紧张的站了起来,准备随时冲过来保护妹妹,但上官磊最终还是冷哼一声,回到自己座位,往那儿一趴——睡觉。

“现在开始上课!”于校长也没办法,上官磊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他也只能将他像供祖宗一样供着。

只盼着他能老实的来睡觉不要惹事,如果上官磊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上官家的人只要动动小手指,就能让整个流桐中学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悦之虽然在认真上课,但敏锐的她是能感觉到的,后背仿佛有道冰冷的目光,一直粘着她的后背,除了上官磊,还会有谁呢?

不过她并不在意,上官磊在她的眼里,跟个小孩子似的,手段都很幼稚,对她也基本上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下课铃声响了,张萌萌拉着陈悦之一起去上厕所,结果刚出教室门,上官磊就像风一样跑了过来,直接就将陈悦之给拉着带走了。

一直拉到教室后面的竹林里,上官磊才恨恨的放开了她的手:“陈悦之,是不是你在我姑姑面前打了小报告?”

“请你注意用词,我不是打小报告,我是关心你,就像你关心我,并且送了我一份大礼一样。我不过是礼尚往来而已。

啧啧,只是真让人叹惜呀,上等的湖洲宣纸,精品徽墨,极品的狼毫,飘逸的隶书,写出来的字,居然只能贴在厕所上面,真是好浪费噢,你说是吧?”

上官磊的眼中滑过一道诧异,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没想到你这个乡下来的村妹子,居然还有点眼力劲。东西是我家的,我高兴怎么浪费就怎么浪费,管你什么事?”

厕所事件被陈悦之发现了,上官磊突然发现自己讲话的底气,好像也没有那么足了,毕竟他当时那样的做法是有些恶劣的。

“你拉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句话?说完了吗,那我走了。”陈悦之转身潇洒的就离去了。

“等一下!”上官磊站在陈悦之后面,脸上的表情不停变幻,先从有些恨恨的变成坏坏的笑容,然后再灵机一动,又调整到真诚的沮丧。

“陈悦之,我们讲和好不好?”

陈悦之依旧没有回头,只是淡声道:“要闹的一直都是你,我和你之间谈不上什么和不和,只要你不打扰我们学习,我才懒得管你。”

“陈悦之,我向你认错,我知道我不该弄坏板凳,更不该弄癞蛤蟆吓你,也不该换掉厕所的字。

我当时是听信了李友的话,以为你是故意接近我,现在我知道了,你不是,你和别的女孩不一样。

其实我也想好好学,只是我基础太差了,上课都听不懂,除了睡觉也没有别的办法。陈悦之,你是班长,你也是成绩最好的,你能不能帮我补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