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好悦缘
字体:16+-

126 两个耳光

126、两个耳光

“啪!”一个耳光很响亮,很重的落在了付清的脸上,顿时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付清捂着脸,几乎不敢相信,看着眼前这个举着手的少女。

她满脸是泪,眼中有着恨和怒,熊熊燃烧,竟然让他感觉有点害怕,下意识倒退了几步。

“你,陈慧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翅膀硬了,你居然敢打我?”付清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气和怒意了。

在村里,他一向是天之骄子,被众人捧在掌心里的,被刘茵泼饮料,被江凌侮辱,他都不敢反抗,因为人家比他有钱。

但是你陈慧之算什么东西,我付清看不上的一只破鞋子,居然还敢扇我耳光。

“啪!”陈慧之又给了付清一耳光。

陈悦之跟在后面,看见这一幕,果断将身体一拐,隐藏进一丛稻草垛后面。

大姐打的好,这样没有口德的渣男,就应该狠狠教训。

陈慧之浑身不住的颤抖,眼泪淌满了整张白晰的脸,她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付清那自以为是的语气,那让人恶心的话语,突然就怒向胆边生,竟然就打了他一巴掌。

关键是打完了之后,她的心里竟然不是害怕,不是心疼,而是有一丝隐隐的痛快和兴奋。

她吓死了,觉得自己肯定是病了,以前她连一只苍蝇都不舍得打的,今天却打了自己最喜欢的男孩子。

最离谱的是,好像打顺手了一般,她居然又煽了付清一耳光。

陈慧之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下自己思路,用袖子擦干净眼泪。极力吸鼻子,不想让付清看到自己软弱的样子。

“这第一巴掌是你妈妈以往每每对我进行语言侮辱时,你却袖手旁观的补偿;

这第二巴掌是你做了错事,居然还提出那样过份条件来伤害我的补偿!

付清,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们再没有任何关系。

你记住了!不是你甩了我。是我甩了你!

像你这样靠女人吃饭。脚踩两只船的混蛋,根本没资格得到我陈慧之的喜欢!我诅咒你永生永世,都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永远都不能被人真心相待!”

付清整个人都惊呆了,他几乎都要以为,眼前这个少女被人附身了,这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老实巴交,受了委屈都不敢大小声的陈慧之?

还有。她刚才说什么,说他是吃软饭的,什么脚踩两只船,还说甩了他?

不。不行,要甩也是他付清甩陈慧之,什么时候他付清混的这么惨。轮到一个乡下妹来把自己甩了?

他不甘心!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阴狠。但是语气里却满是哀求:“慧之,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流言,你不要听他们乱说,我没有,我心里只有你,我说那个条件,是因为我太过在乎你的缘故呀。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的真心呢,如果你不高兴,我再也不提那件事了,好不好?”

陈慧之一愣,原以为付清会发狂发怒,会不择手段的伤害她,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在草垛后面的陈悦之,满心焦虑,看见大姐好像有些被说动的样子,不由急的想要跑出去打断他们。

大姐,你千万不要被渣男的一点手段,就给迷惑了呀。

依她处事的经验来看,付清现在求饶,绝不是真心悔改,而是想要更加严重的伤害大姐。

付清见陈慧之果然动容了,心里不由越发得意起来。

陈慧之对他的感情很深,两个人从小就青梅竹马的,十几年的感情能浅吗?

以前不都是这样吗,只要陈慧之生气了,他只要服个软,说几句好话,陈慧之就原谅他了。

“慧之,你忘记了我们以前快乐的时光了吗?我承认,听见那些传言,说你被坏人给占便宜了的时候,我心真的很痛,因为在乎你,所以我很恼很生气,说话也没有逻辑,这才说了那样混蛋的话。

但是这一个星期,我天天在想你,我天天在反思,我知道我做错了,我今天急匆匆回来,就是想要告诉你,我不想跟你分开,我不能没有你,慧之,你原谅我好不好?”

付清眼中的哀求更浓,那深情几乎要将人整个淹没。

陈慧之的头慢慢低了下去,不知道在想什么,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付清却是心里一喜,连忙上前一步,将陈慧之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一接触陈慧之的手,他有些惊讶,她的手好冰好冷呀。

“慧之,你是原谅我了是不是?”

“你是说你一直在反思,你每天都在想我,那昨天就放假了,你为什么今天才回来?”陈慧之有些幽幽飘荡的声音低低传来。

正想动身出去的陈悦之,因为她说的这句话,而停了下来。

她很激动,大姐没有被迷惑住,大姐还是清醒的,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自己要相信大姐,一定可以慧剑斩情丝,丢开这个渣男,重新开始。

昨天?付清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手也紧了紧,但很快就恢复自然,轻柔的声音说道:“我在学校里很受老师的重用,正好刚过了一次单元测试,我被老师留下来帮忙批改卷子呢。

慧之,你不知道我昨天从早忙到晚,连一口饭都来不及吃,就是想要早点把卷子帮老师改完,今天好来看你的。”

付清就这样站在陈慧之的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

陈慧之没有将手抽回去,而是静静抬起了头,用黑白分明的大眼,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付清,轻声吐露出两个字来:“是吗?”

“当然啦,慧之,之前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付清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没发现哪里不对,还是伸手,想要去揽陈慧之的肩膀。

“江凌儿、梦幻甜品屋,小树林,热情的拥吻,浪漫的情诗,这些就是老师要你改的卷子吗?”陈慧之整颗心都在颤抖,若不是昨天小妹非要拉她去看,她今天肯定会相信付清的鬼话的。

他怎么可以做得到这么的无耻,在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还跑来和自己说这样的话。

他把她当成了什么?可以任意摆布的布娃娃吗?

付清猛然像被电击过一样,立即松开陈慧之的手,吓的倒退一步,脸色变得铁青,嘴唇嚅动了许久,方才死死瞪眼问道:“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