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好悦缘
字体:16+-

146 这才是真正的亲人

146、这才是真正的亲人

陈明之赶紧双手抱头蹲了下去:“妹妹不让说,怕你担心,我不能说,妈,我真不能说。”

李清霞一见儿子这样,看来还真有事儿,当即就丢掉鸡毛掸子,把儿子提溜起来:“你快说,你想急死老娘呀,这个家谁作主呀,快点说,到底是啥事?”

“呜呜。”陈明之顿时就哭了起来,满脸是泪的看着李清霞,这一哭可把人都给吓坏了,陈维和付桂花都跑出来,还以为李清霞把人给打坏了呢。

否则平时这最皮实的小二子,怎么哭成这样了?

“我没打他,他自己就哭了。”李清霞满肚子冤枉,赶紧朝付桂花解释起来。

付桂花把陈明之揽到自己怀里,满是心疼的拍着他后背说道:“你没打孩子,能哭成这样,倒底有啥事不能好好说,非得打孩子呀?”

“妈,我真没打他,这孩子怎么去镇上玩了一趟,就娇气起来了,昨天也是的,我就说了他一句,怎么不照顾好妹妹,让妹妹摔了跤,他就给我哭鼻子了。”

李清霞一句没有照顾好妹妹,让陈明之哭的更大声了,把在后屋做作业的陈礼之和陈慧之都引出来了。

陈慧之脸色有些苍白的说道:“妈,你别逼弟弟了,我说。阿悦的腿不是因为被人挤了摔跤摔的。”

大家顿时都一起看向她,只见陈慧之咬着唇,正要说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陈明之就喊了出来:“都怪我,怪我,我看见龙灯队来了。我一高兴,我就往前挤,然后一个车子冲过来,妹妹都是为了救我,呜呜。”

李清霞听见先是一愣,继尔喊了声妈呀,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色一片惨白。

陈维也惊的手直哆索。话都问不全:“明,明,明之。你,你说啥,你说你妹妹,被车子给撞了。那,那……”

付桂花虽然也后怕。但到底年纪长些,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立即就说道:“你们先别急,这不是说昨天的事吗。昨晚悦之回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没事吗,你们别瞎担心。”

这句话。好歹是让李清霞和陈维夫妻俩缓过来了,对呀。女儿没事,今天早上还活蹦乱跳的呢,吓死他们了。

“妹妹昨天在车上就交待我们,不让告诉你们,说怕吓着你们。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连小江大夫都说了,说妹妹运气好,被那么大卡车给撞飞了,居然只是撞破了皮,流了点血,骨头脱臼而已。那位老神医当场就帮妹妹正了骨,又买了药水过来涂了包扎了,其它地方都没有受伤。”陈慧之赶紧将事情前后都交待清楚了。

陈维夫妻俩个,依旧心有余悸,心怦怦跳的特别厉害,直到陈礼之倒了茶过来,他们猛然灌了一大杯,这才慢慢回过神来。

陈礼之也是满心的震惊,他一向聪明,莫名其妙就联想到之前,陈悦之说不要去镇上玩的话,难道说妹妹早就料到,会出事吗?

不,这怎么可能?如果妹妹真有那本事,那不是变成神仙啦。

一定只是巧合罢了。是他想太多了。

陈礼之不知道自己为何,莫名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摇头,将那种奇怪的想法甩到脑后,走过去安慰起来:“爸,妈,小妹吉人自有天相,你看,这次被车撞,非但没有事,反而还得了好师傅,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呢。”

陈慧之也接弟弟的话茬安慰起来:“对呀对呀,要不是出了车祸,哪里能遇到神医出手,哪里有这样的缘份。”她心里虽然知道,那个老神医其实那天在药房,就对小妹感兴趣了,但还是顺着礼之的话说了。

李清霞拍着胸口喘气道:“话虽如此,但是我宁可她没有这样拜神医当徒弟的福份,我也不希望她出事呀,那可是我十月怀胎,顶着计划生育的风险,辛辛苦苦生下来的。

为了她,大队可是把我们家半稻仓里的稻子都给拉走了呀。还有自行车,收音机,就是为了这个丫头,都被大队给没收了呀。这死丫头,发生这么大的事,居然还敢瞒着我,看她回来,我不打死她。”

李清霞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想想当初那家里的日子,都揭不开锅呀。

以前看见她是有些恨,但是终归是自己身上掉下来一块肉,终归是她的女儿,越长越大,她哪里有不喜欢不在意的道理。

只是农村人不讲那么矫情的话,都是自己个儿体会那份情谊。

陈明之立即从付桂花怀里跑开,跪到李清霞的面前,将鸡毛掸子捡了起来,抽泣着说道:“妈,妹妹没错,妹妹都是为了救我,不告诉您,也是怕您担心。是我该打,是我贪玩,如果不是我非要上镇里看龙灯,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

你还是打我吧,你把妹妹也份也算我身上,我不痛,妈,你打我吧,我该打!”

陈慧之也跪到了李清霞的面前:“妈,我是大姐,我只顾着和晓燕在屋里头说悄悄话,都没有照顾好妹妹,和明之没关系,是我这个大姐的错,你打我吧。”

陈礼之也跪了下来:“妈,二哥已经受到教训了,他自己肯定都吓的半死,我昨晚上还听见他在梦里哭的。妹妹还受着伤呢,大姐是女孩子,再说又刚刚被付清那样的渣人给气到了。只有我没事儿,你就把他们的那份,都算在我身上吧,我身板好,我顶得住。”

付桂花看着这一排三个最喜爱的外孙女跪在自家女儿面前,就气不打一处来,对着李清霞说道:“你敢动他们一根手指头试试,这多孝顺多乖的孩子呀。再说了,那是人家车坏了,又不是明之故意的。阿悦是个好孩子,我们应该夸她。怎么还反倒要打人呢。”

陈维也点头,很是赞同丈母娘的话。

李清霞哭笑不得,看着一排跪的三个孩子,她也就是气头上,随口一说,没想到孩子们倒还真当了。

不过自家孩子这样团结,这样知道姐弟互助。让她感觉很欣慰。可是脸上却没好气的说道:“你们有靠山了,我哪里敢动手,还跪那儿干嘛。还不赶紧起来。离我远着些,别碍我眼了。”

陈慧之三个一起站起来,拥到了李清霞的身边,这个拉胳膊。那个拉手,这个又捶肩膀。说好话,撒娇,没过一会儿,就把李清霞给哄好了。

“就你们一个个嘴跟抹了蜜似的。不过下不为例呀,下次不管什么事,都不许瞒我。”

陈慧之三个人哪里敢不应呀。连忙保证,下次再也不会对她撒谎了。

不过李清霞想想。还是不太放心,便跑村里打了个电话,让李清玉对陈悦之说,在那里等着,她让陈维去接她回家。

结果李清玉一听,就知道她妹是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便对李清霞说:“你也别太担心了,人家常说,大难不死呀,必有后福,你看这后福不就来了嘛。

咱家悦之呀,以后福气大着呢。那行,等会悦之来了,我跟她说,让她等你。

她去健康药房了,说是上次他们姐妹摘了些金银花,晒干了,打算拿去药房卖的。”

李清霞放了电话,姐姐的话是不错,但是在她心里,当然是儿女的健康摆在第一位了。

回到家里,李清霞想了想,便和陈维商量道:“要不然我们家装个电话吧,这老是往村里跑打电话,也挺不方便的。而且悦之拜了师,以后肯定经常有问题要请教,还要去人家那里打电话,也不行。”

陈维自然啥都听媳妇的呀,媳妇说装,那就装呗,反正他们家现在也有几个钱,一个电话五百块,也不是拿不出来。

陈慧之几个一听说家里要装电话,顿时高兴的跟什么似的,那样太好了,以后逢年过节,和亲戚朋友联系,和同学联系,再也不用摸黑去小卖部了。

陈悦之拿着家里晾晒好的金银花,前往健康药房,谁料才出周记粮油铺,就被姬蕊蕊挡住了去路。

她的脸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之前她自己忍不住抓了,所以留下些浅浅的痕迹,为了好看,她在脸上涂了很多粉,还画了眉线和口红。

明明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但却画着三十几岁女人的妆容,真是难看之极。

陈悦之没搭理她,直接往旁边走,结果姬蕊蕊又挑衅般伸开手拦住了她。

“陈悦之,听说你拜了江神医当师傅是不是?”

陈悦之一挑眉头,怎么觉得这句话这么耳熟呢,噢,对了,似乎昨天付雨也说过同样的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起开。”陈悦之连跟这样的人说话,都觉得恶心。

姬蕊蕊没想到陈悦之竟是这样的反应,气的脸上粉直掉下来,眼神之中阴毒之色一闪而过。

“陈悦之,你这个贱人,抢我的宇哥哥就算了,现在连我师傅,你都要抢,你还要不要脸了。

我告诉你,你得意不了几天的,中药大全,我已经背了半年了,大半内容都滚瓜烂熟了,只要我到时候往江神医面前一站,还有你什么事。”

说罢这番话姬蕊蕊得意的笑了几声,就扬长而去了。

这句好像付雨也说过,为什么付雨和姬蕊蕊,会说同样的话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呀?陈悦之的神情沉思下来。

她走到健康药房的门口时,看见江子鹤正满脸微笑的在给一个老太太把脉呢,便朝着他笑笑,静静的站立在一旁等候了。

等老太太抓了药走了,她才俏生生喊声师傅,将金银花递了过去。

江子鹤看了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又将篮子递给一旁的伙计,让他也看看。

那伙计自称姓吕,叫吕明,年纪大约二十五六岁左右,他也很吃惊,这都秋末了,按理说金银花早就开过季了,就算还在开的,也很少有苞状的,能出的货,基本上也就是通货了。

没想到这一篮子金银花,竟然都是未开的花苞,一个个像小巧的金银色锤子一般,竟是质量上乘的好货呢。

陈悦之暗暗偷笑,她每次在哥姐摘之前,都用归真诀让那些金银花花开花落,重新再生长一次,当然好啦。

要不然如果按自然界的原本生长规则,一个小小的山沟里,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铺满了未开花苞的金银花呢。

“悦丫头,这些金银花你打哪采的呀?很不错嘛,而且晾晒的方法也算得当,我给你个好货的价60块一斤,你看行不行?”吕明笑道。

吕明说完又笑着看了一眼江子鹤,见他并没有反对,便看向陈悦之。

若换一般人,他肯定就只给好货的最低价了,但是昨天晚上,他已经得知江子鹤收这个小丫头当了徒弟了。

这不是顺便讨好一下嘛,何况好货的价格本来就有个区间,他给六十也不算太过,这个马屁算是拍得恰到好处。

“吕大哥是这方面的行家,我啥也不懂,您能六十,那肯定就是最合适的价格了。”陈悦之笑了笑说道。

“那行,我先拿称来。”吕明说罢就进去拿了称出来。

别看满满当当一竹篮子,但这东西不打称,也就两斤虚一点,吕明又会做人,便说算是二斤,但是让陈悦之以后还有这样的好货,一定要先送到他们家店里来。

陈悦之当然是同意喽。

两斤好货金银花,共计一百二十块钱,陈悦之揣进兜里朝吕明谢了,然后转到江子鹤的旁边笑嘻嘻的说道:“师傅,我有几句话,想跟你单独说。”

江子鹤便笑道:“小吕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陈悦之回忆着付雨当时说的就是什么在药房工作的伙计,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个吕明,但是多防范着些,总没错的。

“师傅,人家要跟你说的是一些女儿家的悄悄话,你非得让我当着吕大哥的面说,我会很丢脸啊。”陈悦之故意摇晃起江子鹤的手臂,假装撒起娇来。

江子鹤因为很喜欢这个新收到的得意弟子,很是宠爱,哪里有不应的,不过却故意要刁难一下陈悦之:“那本书你昨晚应该看过了吧,我也不要你会的多,你给我背十名药名和药理,我就给你这个说悄悄话的机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