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好悦缘
字体:16+-

175 突破

175、突破

“大家刚才都听见了,不但是这付雨,除了我真正关门弟子陈悦之及那个临时加进来的朋友外,其它五个女孩子,都是这吕民派来的卧底,他们的目地很简单,就是入我门下,偷学梅花针法。我真是眼睛瞎了呀,居然没看出来吕民居然是狼子野心!”江子鹤说罢,老泪枞横,看的旁边的人心都揪一块了。

梅花针法那可是江老最厉害的绝学了,这针法把多少人从病魔的手里救了出来呀,就这片镇街区,大到县里省里的官员,小到大爷大妈,谁没个怪毛怪病,谁没受过江老的恩惠呀。

他这样一流泪,立即群情就激愤起来,跟打了鸡血似的,纷纷冲过去,想要拿付家人出气。

付大民一看这情形不对呀,哪里还管其它,赶紧拉着哭闹不休的田玉香,和呆若木鸡的付雨,连拖带拽,连滚带爬,就想要逃走。

陈悦之及时站出来说道:“这样的骗子,大家不能放过她!”

“对,为江神医出口气,不能这么白白便宜了他们!打死他们!”不知道是谁喊了句,立即更多的人喊了起来,并且涌了上去,对着付家三口拳打脚踢。

江子鹤正要开口阻拦,主要是怕他们搞出人命来,却被陈悦之劝住了,她都盯着呢,保证不会出人命的,但肯定要给他们一点教训。

否则师傅的仁慈,看在他们眼里,就是好欺负,他们非但不会感恩,还会把一切的错,都怪到师傅的头上来。

江尚云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现场混乱的场面,问清楚情况后,立即就去报了警。

他是打算借这件事的由头,正好将付家人弄去派出所。

派所出那边的朋友早点打点好了,加上他们所长也是受过江子鹤恩惠的,一听说这一家三口,居然涉及行骗。还想偷师梅花针法。当即大怒,立即亲自派了组员过来审问。

付大民和田玉香早就被打的鼻青脸肿,付雨的头发也被扯掉了好几楼。脸上挨了好几拳,面目全非。

他们都被打怕了,先前还假装冤枉哭喊了几句,结果民警问他们。有没有他们三个人以外的证人?

当然没有证人,付大民再能说会道。此刻也成了哑炮。

田玉香只是个屋里横,进了派出所,早就吓的要尿裤子了,只敢往自家男人身后躲。哪里还敢撒半分泼?

民警态度很好的说,因为没有证人,所以没有办法立案。自然也没有办法处理他所说的,打他的那些人喽。

恰在这时候。有个大妈扶着腰,说自己被付大民推到地上,闪了腰,得要治病的钱,旁边一群附和之声,都说是证人,都看到了。

民警问付大民可打了,付大民就喊冤,但是他又没有证人,能证明他没打。

双方各执一词,付大民说围观群众打了他们一家三口,他原本想要捞点钱,但是现在他没有证据,别人也说被自己打伤,并且还有证人,这形势对自己不利,付大民也不是傻子,立即判断出来。

他要求私了,民警给他们腾地儿,付大民想想便说,他不告他们了,但是他们也不能再告他,真正的事实如何,相信大家都知道,如果他们一定要把他逼到绝境,那他大不了不要活了,天天上他们家闹去。

众人一听,也就同意了,本来陈悦之给他们出这个主意,就是防止付大民倒打一耙的,现在目地达到,也不必过于纠缠。

付大民心里又恨又恼,但还得忍着脸上的痛跟民警说,他脸上的伤,他婆娘脸上的伤,他女儿脸上的伤,都是跌跤跌出来的,与旁人无关,他先前看错了,以为有人打他。

民警早就知道事情经过,也觉得他们被打,实属活该,心中痛快,现在见他识趣,自然也不会再追究下去。

派出所所长,重点审讯付雨,什么手段都不用,付雨便竹筒倒豆子,全部将她所知道的,关于吕民的事儿,都说了出来。

又去审讯付大民和田玉香,开始时他们还狡赖说不知情,等付雨红着眼圈说,她都招了,夫妻俩只能老实的交待。

派所出做了笔录,暂时将他们放了回去,只是吩咐,却不许到处乱跑,要随喊随到。

但陈悦之太了解这对夫妻了,看着老实,其实一个比一个黑心肝,又狡猾,如果就这样放了回去,恐怕等传讯他们的时候,他们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倒不如将他们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子,全部扣押起来,直到这件事结束,才能还给他们。

江尚云觉得有道理,便跟自己一所里关系不错的哥们打了招呼,派一个警员跟付大民,回家去取户口本子,带回所里来,还吓他们说,如果敢逃跑,就连房子田地一起没收。

付大民吓的双腿如弹棉花一般,田玉香更是吓的失声,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赶紧扶了女儿就往家跑了,就像后面有鬼追一般。

江尚云回去把情况一说,大家都高兴的哈哈大笑。一为骗子终于得到应有的惩罚,二为江子鹤识破骗局,免梅花针法被偷之险。

陈悦之当然也是高兴的,她之前直以为自己是抢了付雨的机缘,成为了江子鹤的徒弟,所以心里有心结,有点忐忑,怕因为得到这个机缘,会失去生活中什么重要的东西。

她经历两世,是很相信因果的,人生总是有得有失,若你一直在得到,那么世界的另一边,一定有个人一直在失去。

你得到的越多,则另一半失去的越多,当他开始反抗,争取得到时,就是你失去的时候了。

就像归真诀一样,虽然让她的身体越来越健康,外形越来越出色。但一切都是平衡之术。她是通过正当手段获取,那么另一边肯定有个人因为犯了错,而失去健康或是失去美貌。

现在终于知道,并非是自己抢了付雨的机缘,反而是拯救了江子鹤,心里的结打开,心境自然明朗起来。原本一直停留不前的归真诀三层。竟然隐隐有松动,突破的迹象。

她心里兴奋起来,几乎是想要马上找一个草木旺盛的地方突破修炼。正好大姨父周明过来送土地契纸,说是那撞了陈二哥司机的人家,婆婆妈妈,他催了好几次。终于今天送来,问陈悦之要不要去看看那块田。

正好那块田离镇上近。如果陈悦之真打算种七彩香米的话,不妨将那块田也试验上,这样他们也可以就近观察。

周明的想法是,如果试验真的成功。只要质量相差不是太大,第二年,他打算和陈悦之联手。一起大规模种植七彩香米。

陈悦之正有此意。不过陈维和李清霞还得赶回去制作明天的板栗饼,陈慧之等人也懂事的跟着回去了。

只有陈悦之和周明。背了一把锄头去了那块地。

等到了那里,周明一看就差点气晕的了,这条唯一通往田间的路,早就被藤蔓长堵住了,那撞人司机,居然还说他们年年都有在种的,那是怎么进去的,难道是遁地不成?

“阿悦呀,大姨夫这次真是对不住你,要不这样吧,这块田你就给我了,我给你另换一块好田。”他当时居然信了那司机,没有及时过来查验,以至于竟被蒙骗了。

看看这田地里早就失了轮廓,长满枯黄的杂草,根本就是荒了,哪里有半分良田的样子。

陈悦之闭目凝神感受了下四周,发现虽然这些草木枯黄,但是草木精华之气的清新程度,竟比来时路上还要浓郁,她只是吸入了一口,就感觉精神振奋。

“姨夫,不用,我觉得挺好的,把这杂草除掉,再引来水源,灌溉一下,多压点肥料,明年就成了。”陈悦之连忙拒绝周明的好意。

周明有些过意不去,还想再坚持,陈悦之却说不用,还说她对这块田另有打算,周明知道她是个主意正的,也就没再多说。

周明的大哥大突然响了,他有些抱歉的说道:“阿悦,我店里有些事情,我得先回去一趟,你是跟我一道回去,明天再来查看水源情况,还是等我回来?”

毕竟这四周被群山环绕,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他怕陈悦之一个小女孩在这里害怕。

“那你赶紧去吧,我没事儿,这走几步就是大马路,都是有车子来回跑的,能有啥事,不怕,如果忙就不用来了,我查看一下情况,如果复杂,我也不多找,改天和我爸一起来看。”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这草丛里可能有蛇,这锄头留给你。”周明好像真的很急,匆匆又交待几句,这才忙慌慌的离去了。

待周明的背影消失后,陈悦之闭目感受了下周围,发现再无人烟,这才赶紧寻找一块草木繁盛的地方,盘腿坐了下来,开始修炼归真诀。

草木精华不断被提炼,从草木中来,又反哺回去,如此反复,不断提炼精纯,最后由水汽状,变成软软的胶囊状。

它们团团围绕在陈悦之的身体四周,不断翻滚着,朝着陈悦之的身体里靠近过去。

只要将这些草木精华素吸收进去,再将身体里一定量的杂质排出,就算升到第四层了。

陈悦之心里欢喜之极,没想到这片田地的灵气居然如此浓郁,都能比得上她前世,在大将军府的练功房中的灵气了。

身体不断被改造着,小蜜色的皮肤上逐渐渗出一些黑色的东西,露出如剥了壳鸡蛋般白嫩的肌肤来。

五官渐渐有了棱角,下巴变得有些尖,唇形明明看着像没变,但此刻却像是多了一层魅力,小巧的鼻子越发精致挺拔,睫毛也突然长了许多,并且微微卷起,像蝴蝶的翅膀。

草木精华素,不停的在修整着、改造着陈悦之的身体,从头到脚的蜕变。

原本就已经生长到肩膀的垂直长发,莫名好像也伸展了身姿,长了大约两寸多。肩膀变得挺括,胸前微微隆起,腰身变得更加纤细有韧性,四肢变得更加修长健美。

啵!第四层归真诀运转完成!

陈悦之欣喜若狂的睁开眼,打量自己周身的变化,也有些眼热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明明是一块风水宝地,但为何这块田的四周百米范围内的草,全都枯死了呢?

现在她是归真诀四层,指尖随意在草木树林中一挥,便可获取至少不下五十滴的草木精华胶囊,若是雾状,也可成两个平方米的面积。

她感谢这片山林,让她突破,所以想要反哺,便手一挥,招来一团绿色的草木精华雾,朝着枯黄的田地里施撒下去。

那些枯黄的草木们,立即像得到了新生一般,迅速抽芽,绽出新的嫩芽来,恢复了以往没有的生机。

陈悦之开心的笑起来,只是这个笑,没有恢持到几秒钟,就转化成了震惊。

因为不过片刻功夫,那些嫩牙全部枯萎焦死,原本吸收到的草木精华和自己绽发出来的生机,竟然瞬间被一抽而空。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悦之轻身跳到一颗树干上面,将整块田都映入眼底,再度手指一挥,又聚来一片精华雾气,朝着田中间播撒过去,然后便死死的盯着田里的每一个动静。

啊!她看见了,只见那些草木精华素,还没来得及在草木身上完全绽放,就立即化作一股烟状,朝着田边的某个角落飘去,眨眼间就被吸收的干干净净。

那田边角一定有古怪,居然会偷偷吸走她的精华灵气,只是为什么只是这田边周围才枯了,其它地方好好的,难道是这东西能力不足,只能吸收这么大距离的?

陈悦之手里握着锄头,警惕的走了过去,在田边上细细打量,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生灵,不由古怪起来。

她在指尖凝出一颗草木精华胶囊,试探性的朝着边角地方滴了下去,果然那种异样再度发生,她立即抬起锄头,狠狠就朝着地下那偷她灵气的“小贼”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