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好悦缘
字体:16+-

175 突破

175、突破

“大家刚才都听见了,不但是这付雨,除了我真正关门弟子陈悦之及那个临时加进来的朋友外,其它五个女孩子,都是这吕民派来的卧底,他们的目地很简单,就是入我门下,偷学梅花针法。我真是眼睛瞎了呀,居然没看出来吕民居然是狼子野心!”江子鹤说罢,老泪枞横,看的旁边的人心都揪一块了。

梅花针法那可是江老最厉害的绝学了,这针法把多少人从病魔的手里救了出来呀,就这片镇街区,大到县里省里的官员,小到大爷大妈,谁没个怪毛怪病,谁没受过江老的恩惠呀。

他这样一流泪,立即群情就激愤起来,跟打了鸡血似的,纷纷冲过去,想要拿付家人出气。

付大民一看这情形不对呀,哪里还管其它,赶紧拉着哭闹不休的田玉香,和呆若木鸡的付雨,连拖带拽,连滚带爬,就想要逃走。

陈悦之及时站出来说道:“这样的骗子,大家不能放过她!”

“对,为江神医出口气,不能这么白白便宜了他们!打死他们!”不知道是谁喊了句,立即更多的人喊了起来,并且涌了上去,对着付家三口拳打脚踢。

江子鹤正要开口阻拦,主要是怕他们搞出人命来,却被陈悦之劝住了,她都盯着呢,保证不会出人命的,但肯定要给他们一点教训。

否则师傅的仁慈,看在他们眼里,就是好欺负,他们非但不会感恩,还会把一切的错,都怪到师傅的头上来。

江尚云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现场混乱的场面,问清楚情况后,立即就去报了警。

他是打算借这件事的由头,正好将付家人弄去派出所。

派所出那边的朋友早点打点好了,加上他们所长也是受过江子鹤恩惠的,一听说这一家三口,居然涉及行骗。还想偷师梅花针法。当即大怒,立即亲自派了组员过来审问。

付大民和田玉香早就被打的鼻青脸肿,付雨的头发也被扯掉了好几楼。脸上挨了好几拳,面目全非。

他们都被打怕了,先前还假装冤枉哭喊了几句,结果民警问他们。有没有他们三个人以外的证人?

当然没有证人,付大民再能说会道。此刻也成了哑炮。

田玉香只是个屋里横,进了派出所,早就吓的要尿裤子了,只敢往自家男人身后躲。哪里还敢撒半分泼?

民警态度很好的说,因为没有证人,所以没有办法立案。自然也没有办法处理他所说的,打他的那些人喽。

恰在这时候。有个大妈扶着腰,说自己被付大民推到地上,闪了腰,得要治病的钱,旁边一群附和之声,都说是证人,都看到了。

民警问付大民可打了,付大民就喊冤,但是他又没有证人,能证明他没打。

双方各执一词,付大民说围观群众打了他们一家三口,他原本想要捞点钱,但是现在他没有证据,别人也说被自己打伤,并且还有证人,这形势对自己不利,付大民也不是傻子,立即判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