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好悦缘
字体:16+-

185 好品德赢机遇

185、好品德赢机遇

事情既然说定了,陈悦之也起身告辞,沈端看着服务员小梅端着盘子从他身边经过,突然想起什么,一把拉住陈悦之说道:“等会,好不容易来趟市里,又帮了沈叔叔这么多忙,总不能让你两手空空的回去,我这里新近了些糕点,味道还行,你带点回去给你家里人尝尝。”

说罢,他便喊了声:“胖子,拿八盒好事成双来。”

胖子经理立即将圆呼呼的大饼脸,从一个包间中探出来,快步走过来,附在沈端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虽然压的很低,但陈悦之还是听见了。

胖子说:“老板,那板栗饼只有十二盒了,县长身边的刘秘书订了八盒,你要是再拿八盒走,刘秘书那边就不好交待了。”

“没事,我跟刘秘书老交情了,一会我会跟他说明天再给他准备,大不了到时候多送他两盒算是赔罪。去拿来吧。”沈端轻声吩咐道,胖子脸上有些为难,又看了一眼陈悦之,还是进去了,转眼又出来,手上已经提了一长串小礼盒出来了。

“悦之呀,带点回家给你爸妈尝尝,要是喜欢吃,以后尽管来拿。你和小磊是同学,千万不要客气。”沈端说罢,就将礼盒递了过来。

陈悦之随意瞄了一眼,就轻笑道:“沈叔叔可真有钱,虽然说这小叶紫檀木的边角不值什么钱,这年份也没有多长,但总归人家也是紫檀,你还花费这么大心细雕成花笼状,就用来装一个糕点,我想就算这糕点本身味道不怎么样,光看这包装估计就不便宜吧。”

沈端眼前一亮,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陈悦之看了一眼:“你这丫头,你就说说吧,你倒底还会些什么,你居然连小叶紫檀都认识,你可知道来我店里许多客人。都会把这块雕花笼认成是假红木的呢。”

“是吗,我只是随口猜猜,没想到真猜准了。”陈悦之故意夸张的耸了耸肩膀,做出惊喜的样子来。

实际她上辈子出嫁前是大将军之女。出嫁后是当朝皇后,她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呀,自然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材质来。

虽然说小叶紫檀的年份不够的情况下,并不值多少钱,但是在这个时期。仅用它来当礼盒,沈端也的确算是大方的了。

“唉,不妨跟你说实话吧,我自己有个家俱加工厂,你看到我饭店里这些古色古香的桌椅什么的,都是我自己厂里弄的,有时候也接外面的订单,上次帮一个大客户做了批小叶紫檀木的手串,剩了些边角料,那朋友就不要。全送我了,我寻思着做点什么好,正好从朋友那里弄来这批糕点,不但好吃,而且对身体也好,我想着我这好歹是县里头数一数二的饭店,那出手的糕点,包装上面可不能含糊,人家这儿吃,更是吃的一个档次和品牌。还是小磊提醒的,我才想到这法子的。”沈端笑了笑说道。

陈悦之也没有惊讶什么的,本来像沈端这样混得开的人,就不可能只经营某一行业。有其它的产业,也是很正常的事。

她拿起一个礼盒把玩起来,当礼盒一提到面前时,她脸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因为她闻见一股熟悉的香气,好像是淡淡的草木精华香气。

她不动声色的问沈端。可否拆开看看,沈端说当然可以,她一拆看,顿时无语了,这不就是她家做的板栗饼吗?

不过是换了包装,变得更加精致而已。

“悦之,你尝尝看,味道真的很不错的,现在因为这板栗饼,在整个县城,都闹的沸沸扬扬的呢。”

陈悦之挑了下眉头,眼中有些许疑惑,**的沈端发现,她眉眼之间,似乎有些不悦,他也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但还是说道:“这饼的做法其实也很简单,材料什么的一眼就能看透,只是别人不管怎么模仿,就是做不出它的味道,而且它不但鲜甜可口,关键是它还能治病呢。”

“噢,还有这样的事呀?”陈悦之脸上带着浅的几乎看不见的笑容,轻飘飘的说道,好像并不在意,一点也不好奇的样子,这让沈端莫名心里没底,也不知道自己一向在商场上混的人,怎么会在一个小姑娘面前,有些心慌慌的。

“真的,不但是别人说的,我还亲身经历几起呢?县里某个领导 家的小公主,一向挑食的要命,不怎么吃饭,瘦的跟皮包骨头似的,严重营养不良,家里大人急的跟热锅上蚂蚁一般,看了多少大夫都没有用。但是那次一进我们这饭店,闻见这饼香,立即就要吃,并且在吃了之后,居然有了食欲,慢慢开始喝起稀饭来了,现在都已经正常吃饭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还有某个领导 的丈母娘一直有胃病,居然每天早上吃两个饼,连续吃了一个星期,说是昨天去医院一检查,医生居然说胃病好了。”沈端又说了许多例子,说的眉飞色舞的,但是他却发现,陈悦之就好像早就知道一般,根本不动声色,也没有多意外,这莫名让他感觉有点沮丧。

这就像说故事人的心情,总希望别人紧张关切的期待下文,如果对方反应平平,肯定是会很失落的。

沈端还在说,又扯到他自己家人身上,还说他现在每天早上起来,也是要吃上一个的,感觉全天人都很有精神。

“沈叔叔,我能问你一个**的问题吗?当然啦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这板栗饼你从哪里弄来的,进价多少,像这样两个饼装一盒,你是卖多少钱一盒的?”陈悦之突然打断了沈端的话,脸上的笑容有些冷冷的问道。

胖子一愣,没想到这小姑娘看着聪明,怎么这么傻不愣登的,这可是人家的商业机密,怎么能随便问呢?

沈端也一愣,认真观察了下陈悦之的表情,想了想还是把陈悦之请进包间里,说了出来,把胖子都给惊住了,老板今天是抽风了吗?

“我有个老朋友在金林镇上开饭店。叫如意饭店,老板姓肖,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他也不知道打哪儿弄来这饼,卖的火的不得了。听说每天天不亮,就有人去排队。就这样,有些人还抢不到手。原本是县里一个朋友,托我帮他买,我就走了一趟镇上。结果发现那板栗饼是真的很美味,我就跟老肖说呀,能不能让他把他店里每天的量腾一半给我,价格好商量,或者把那做饼的人介绍给我也行,但是我那老朋友,是个固执的人,他非说他跟人家签好合同的,不可以违约,而且那家人。人手有限,每天最多只能做三百个饼。”

“老肖还说啦,如果我真想要的话,那他每天最多只能给我挤出一百个来,他进价是两块钱一个,然后八个装纸盒子里卖二十块钱。我都说了,我拿到县里来卖,那肯定是要涨价的,我打算给十块钱一个,他不肯要。只要两块钱一个,我也拿他没辙。想想便给他介绍些生意,算是感谢。你也知道沈叔叔这饭店,是有档次的。来的基本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这里一杯茶都要几十块钱,如果我也跟镇上饭店一样,还八个卖二十,人家肯定不会吃,并且还会觉得这饼不怎么样。所以我就在包装上面费了些功夫。将两个饼放一个礼盒里,再起了好事成双的名头,卖八十八一份。”

陈悦之原本心里的冷意,在沈端的描述中渐渐的回暖了,心里一根弦也松了下来,看来那个肖老板,真如周明所说,是个不错的人。

原本第一眼看到这礼盒时,她还以为肖老板欺骗了她,违约卖高价呢,现在看来,是她误会他了。

“沈叔叔,谢谢你的坦诚,也谢谢肖老板的正直守约。因为你们二人的良好品性,为你们赢得了机会。”陈悦之笑了笑说道。

沈端有些不解的看向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沈叔叔可想认识那制饼的人家,可想每天饭店有两百个饼出售?”

“当然想啦,但是老肖那边说是数量有限,再不肯多让了,我也不能因为我的生意,就断了他的财路呀。悦之,你这样说,刚才又那样问,难道你认识那家人吗?”

陈悦之抿嘴笑起来,故做神秘的说道:“其实不止我认识,沈叔叔你也认识呀?”

沈端一头雾水,他哪里认识,他要是认识,早就拉上老肖,登门拜访去了。

这么好吃的饼,为什么不多做一点呢?

突然思前想后,沈端的眼前慢慢亮了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指着陈悦之,嘴张大,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激动的用手指着陈悦之:“难道,难道那家人就是,就是……”

“沈叔叔所料不错,这板栗饼,正是出自我家。我刚才一拿到礼盒打开的时候,就闻到了熟悉的香味,可是我记忆中,并未与金陵饭店有过合作,所以我以为是肖老板违约,将我们的板栗饼转手高价卖给沈叔叔了,从中谋取暴利,所以我有点生气,所以我才冒眛的问了那样一个问题。”

沈端终于全都明白过来了,难怪陈悦之刚才说,他的坦诚和老肖的正直,为他们赢得了机会,还问他想不想每天有两百个饼卖?

“哎呀,悦之,你,你这一天之内,给我太多惊喜呀。真没想到,你们家居然就是这板栗饼的创始人啊,真是太好了。但是老肖不是说,你们家人手有限,每天最多只能出产三百个饼吗?你刚才又说要增加数量?那岂不是很辛苦?”沈端想想又替陈家人担心起来。

陈悦之俏皮一笑:“既然像沈叔叔说的这样好吃又好用,比药还管用,这样的好东西,我们当然要扩大生产啦,不过如果沈叔叔能帮我弄到烤箱或者烘炉的话,我相信我们家每天的出产量能提高五百到八百个饼。”

“烤箱?烘炉?哈哈,悦之,你算是问对人了,你若是问别人,别人还不一定知道这东西呢,正好我有个朋友就是做这方面生意的,他原本是从大城市引进过来的,想着这边没有,能赚大钱,结果人家都不知道怎么用,关键是这东西他得用电,每天的用电量也是惊人的。有些卖饼的人宁可用铁皮炉子柴火烤,也不愿意用这烤箱或是烘炉啥的,那朋友只得把东西都堆家里落灰了,前阵子还跟说,再卖不掉,只好当废铁来卖了。要不然堆在家里,他老婆天天跟他吵架,说他白费钱,放家里还占地儿。”

陈悦之的眼睛立即大亮,立即就兴奋起来:“那,现在能带我去看看吗,如果适合的话,我立马就要!”

“好啊,那我先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把东西弄出来,把上面的灰擦擦干净,折腾来有大半年了,一直卖不出去,都堆在仓库里面呢。”

沈端去打电话,陈悦之赶紧去和吴伟强说了下,让他先走吧,如果待会真的订了烤箱的话,那肯定要租辆卡车送了。

烤箱小一点,还能装进出租车,但是烘炉可就大了,至少也有两米多高,七八屉,没有小卡车可运不走。

沈端打完电话,下楼来就笑着说:“我那朋友姓赵,回头你就叫他赵叔叔就行了,他一听说你有意向,乐的都差点跳起来了。走吧,离我这饭店也没有多远,几分钟的路而已。”

果然没有多远,绕过两条主街道,插入一个拐巷子,旁边基本上都是一些五金店啥的,很快陈悦之便瞧见了那个大家伙,一个女人正嘀嘀咕咕的,满脸埋怨,没好气的往外提水,而有个男子则卖力的拿抹布在擦着烘炉上面的灰尘。

陈悦之此刻也有点不能淡定,心心念念的东西出现在面前,哪里能不开心,立即冲了过去,将那烘炉上下左右一打量,满心欢喜,没错,就是它了!

有了它,爸妈就不用再那么辛苦了,到时候只要再请几个人,帮着和面粉,和馅儿料,保准一天一千个饼没问题呀。

那女人看了一眼陈悦之,见是一个小姑娘,也只以为她好奇,根本没把她当回事,赶紧热情的去招呼沈端。

“沈老板,哪阵风把您吹过来了,我家那口子 说,你要买这烘炉,是真是假呀,你可不能拿我们小老百姓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