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好悦缘
字体:16+-

243 小人之心

243、小人之心

王玉芬和庄强商量完了,当晚就提了些水果到对面吴玉珍家的店里,想要套取陈悦之家的地址。

谁料吴玉珍说她也不知道,并且不肯替她传话。王玉芬气的半死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怏怏的回去了。

她这头一走,吴玉珍立即打电话给陈悦之,告诉她这件事,让她小心一点,还说这王玉芬跟县里头一些地痞流氓关系挺密切的,怕对她不利。

陈悦之谢了她通风报信之情,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连累到吴玉珍。

陈悦之放下电话,冷冷一笑,这王玉芬最好老实一点,如果真敢起什么坏心,她这次可不仅仅是让她说不了话这么简单的教训了。

今天她家实在是热闹,客户走了一批又来一批,不过大部分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市电视台的新闻一经播出去之后,村部那里的小汽车就多了起来,也热闹的要命。

几乎整个金林市里的周边饭店都派代表前来商洽了,这么大的动静,肖明和沈端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也很担心,这么大的利益,陈家会不动心吗?

但如果陈家让其它酒店饭店也进了陈氏酥饼,那么肖明和沈端的饭店就没有优势了,那收益自然就会呈直线下降。

肖明的饭店能够扩大经营,全都亏了有陈氏酥饼在撑着,如果镇上一旦有第二家第三家,那后果将不堪设想。他的资本没有沈端雄厚,自然是立即跑到县里去找沈端商量,看要怎么办了。

沈端倒是无所谓,陈氏酥饼在他的店里。本来就是锦上添花,他们金陵饭店,原本就是以菜色和古色古香的古艺表演而出名的,就算县里有其它饭店也加盟陈氏酥饼,他最多也就是少赚一点,但绝不至于像肖明那样直接亏本。

“沈老板,我听说金林镇、青阳镇、加县里还有市里。至少有二十家饭店企业派代表去陈家了。你说就算一家只买五百个酥饼,这二十家也是一万只,仅成本就是十万元。这可是一笔大买卖,陈家毕竟是刚冒头的小作坊,能受得住这**吗?”

每天十万元,恐怕就是放在肖明自己身上。他也不一定能抵受住这**,更何况是陈家人呢?

沈端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并没有肖明那么着急罢了。就算县里有同类饭店也进了陈氏酥饼,他们饭店一千只照样能卖得出去。

“陈悦之虽然年纪小,但为人处事很有原则,而且我看她的父母都是老实人。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吧,毕竟我们合同上都有言在先的,金林镇上县里独家提供。做为唯一的销售点,若是违约可是要赔偿两倍的损失做为违约金的。”沈端品着茶。眯了眼,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说道。

肖明更急了:“沈老板,我们俩家每天的进货量至多不超过一千五百个,也就是一万五千块钱而已,就算赔偿双倍,也才三万块,人家那可是十万块钱呀。”

“那依肖老板的意思呢?”沈端依旧不紧不慢。他有内部消息,得知陈家刚接了部队里的订单,恐怕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再吃其它人的订单。

不过他是不会说的,这事很难说呀,谁会嫌钱多呢。他跟陈悦之虽然交集不是太多,但却感觉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少有的气质,就像古代的将军,一诺千斤的那种气质。

他这次不动声色,就是在赌,相信自己的判断,相信陈悦之一次。

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感觉,他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

他和肖明只是生意上往来关系不错,并且没有深交到可以剖心的地步,这种时候也是大浪淘沙,是合作双方互相考验的时候。

“哎哟,沈老板,我要是有主意,我还会来找你吗,我就是急的没主意了,这才来向你讨主意的。反正我一切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肖明倒也滑头的很,干脆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了沈端的身上。

沈端心里冷哼一声,说什么好的跟兄弟似的,一到关键的时候就能看出亲疏来了吧。

这是把他当傻子,想把他当枪使,让自己替他去出头呢。他沈端要是真的那么糊涂,随便被人奉承两句话,就能挑起来的人,那也混不到今天的地步。

原来以为这肖明只是有些不聪明,没想到现在居然算计到他头上来了,那他也不用给他留什么面子了。

当下沈端的话就讲的很清楚,很不留情面起来。

“肖老板,这话可不好说,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俩家饭店情况不一样,我就算现在不做酥饼生意,饭店照样可以经营下去的。你应该知道的,我这家饭店原本就是以菜色和古艺而闻名的,多了陈氏酥饼,不过是锦上添花,但是在你的饭店,那可是雪中送炭的事呀。”

肖明的老脸红了红,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是做的过分了,把沈端当成傻子,还想说几句好话,就让他当自己的枪去替他出头。

是肖明的态度不真诚了,也难怪沈端把话说的这样难听。

沈端静观肖明的脸变白又变青,青里又泛红,好像羞愧的要钻地洞一般,最终还是颓丧的低了头跟他道歉。

“沈老板,我错了,刚才我不该抱有那样的心思,我郑重跟您道歉,还请沈老板大人有大量,能别生肖某的气吗?”

看来这肖明还不至于愚蠢到不可救药,性格也算是有点磊落,知道错了,敢于承认,而不是打肿脸充胖子。

见他这样,沈端知道也不好追究太过,当下便叹了口气道:“老肖,我知道你是关心则乱,算了。这话题就揭过吧。”

这是给他台阶下的意思了。

肖明立即感激的眼圈都红了,真诚的跟沈端讨教主意,并且说不管有什么后果,他都会一力承担,绝不会连累沈端。

“沈老板,你也知道,我为了扩充这饭店。全部身家都押上去了。就指着这酥饼周转赚钱,如果一旦镇上有第二家第三家,那我那些钱就等于打水漂了。每迟回暖一天,我就等于亏本一天呀,你说我能不急嘛。要不,你说我给陈家提高成本价如何?”肖明小心翼翼的征求着沈端的意见。

沈端苦笑着摇头。心想这人怎么就是不开化呢,按理说他跟陈家的交集不是要比他多得多吗?

一个人的眼界有多广。就决定了他未来能走多远的路。

“你就算不赚钱,能抵得上每天十万的进帐吗?”沈端语气里略带一丝嘲讽的问道。

肖明的脸色立即灰白起来,的确如此,那如果不赚钱。还进这酥饼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提高成本价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要不我提高进货量,昨天我们店里一共卖出去四百个酥饼,我也提到一千。你觉得怎么样?”肖明真是病急乱投医了。

“肖老板,整个金林镇人口虽然有两万多人。但是这里能吃得起二十块钱一个饼的人群,不到三千,有些人可能有钱还不愿意花钱吃,那就又少了一部分,我这县里头一天一千个马马虎虎能卖出去,你这镇上一千个恐怕有点难。”沈端又是一盆冷水泼下来,肖明彻底被浇个透心凉。

那,那这该怎么办呀?

沈端见肖明急的头发都要白掉几根了,也不忍再沉默下去,便指点他一句道:“你与陈家人交往中,你觉得陈家人品性如何?”

肖明想了想,点点头,陈家人的品行很不错,这是勿庸置疑的。

然后呢?他眨巴眨巴看着沈端,静等下文,结果沈端摊摊手,让他自己理解,没有下文了。

肖明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揣摩沈端的提醒,嘴里念着品行品行二字,然后联想到,难道沈端的意思是,要相信陈家人,会一诺千金,不会随便违约,更不会把他们放在火上烤?

他赶紧打电话问沈端,是不是这个意思,沈端只是轻轻笑了,还是装高深不说话。

肖明一时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回到家后,立即找来自己的婆娘舅子一起商量这件事。

肖明的老婆叫孙小英,她是个聪明能干的女人,听完自己男人描述的话后,眯了眯眼道:“陈家的货于金陵饭店是锦上添花没错,但是有了这东西,他饭店收益是几倍的涨,没有虽然不亏本,但赚的也是少了,我就不信有人嫌钱多。所以沈端并不是不急的。”

“我去的时候,他正悠哉的品茶,怎么可能着急?”肖明立即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人家是老狐狸,老谋深算的,哪里是你这样的小鬼能看得穿的,我看沈端这样镇定,肯定是有什么依仗。难道说,他真的如那话所说,选择相信陈家不会违约?”孙小英眼珠子来回转动,猜测的说道。

“这么大一笔钱,若换了你,你会不心动?”肖明问道。

其它人都沉默了,每天十万的收入,任谁都会心动吧?可是,就算陈家人真的心动了,就算真的违约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呀。

“最主要的是,在陈家没有违约之前,我们不能动作,让他们感觉到,万一他没想要违约,却被我们怀疑,那心里不舒服,也许就非要违约了呢,那岂不是弄巧成拙?”肖明的舅老爷孙小江说道。

孙小英点点头:“我记得沈端有个外甥叫上官磊是不是,好像和陈悦之是同学,还住在她家吧,这个孩子肯定是沈端的眼线,所以这也许就是沈端的倚仗,那看来我们也要找一个眼线去,不管陈家如何动作,至少我们得掌握第一手消息呀?”

肖明觉得老婆说的很对,那这眼线找谁去呢,店里陈家熟悉的人肯定不能去,否则激怒了人家就不妙了。

“姐夫,要不就我去吧,我经常在外面跑的,和陈家人打交道不多,他们不一定认得我。”孙小江出主意道。

肖明想想,其它外人,他也不放心,自己这个舅老爷办事还是挺老靠的,那就定他去,事不宜迟,赶紧去。

话说这孙小江换了身衣服,匆匆踩着自行车,赶到陈家大院时,发现已经或站或坐满满一院子的人,他一看一小半人都认识,都是其它饭店的代表,立即用棉袄领子,将半边脸给挡了起来。

陈悦之穿着米白色的高领毛线,下身是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清艳的小脸在白色毛衣的印衬下,更显的唇红齿白,明明外面寒风呼啸,别人穿棉袄都冻的只哆索,但她只穿一件线衣,额头上依旧微有薄汗。

“大家都到齐了吧,现在请安静下,听我说。属于金林镇和金林县里饭店的业务代表,现在就可以离去了,感谢你们的到来,为了表达谢意,每位代表走前,可以领取一份陈氏酥饼礼袋,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我们陈氏食品有限公司,在金林镇的唯一销售点是如意饭店,县里的唯一经销点是金陵饭店,我和他们的合同上有约定,不能在同一地区,供第二家销售点,否则就是违约。所以请各位不要为难我们。”陈悦之的声音清清朗朗,看起来好像不太大,但是偏偏传的很远,在场每一个人耳朵里,都印的清清楚楚。

许多人都因此而变了脸色,仍旧有些不敢相信,陈家居然把这么多的钱往外推。

同样的话也进入了孙小江的耳中,他顿时感觉脸上如火中烧,羞愧的几乎要钻入土中。

他们在家里,各种怀疑陈家会不会为了钱而折腰,肯定会违约,因为谁不想要钱呢,但没想到陈家这样干脆,直接就拒绝了。

这样越发显的他们是那样的小人之心,不光明正大,不仁义。

“陈小姐,你再考虑考虑,我们这边可是至少有十五家呀,最少每家订五百个,十块钱一个计算,那每天就是七万五千块钱呀,这可是每天,你可不要算岔了。”其中一个县里的饭店代表喊了起来。

他们开始时来,都缠着陈维和李清霞,当听他俩说,家里作主的是这个才十四岁的小女儿时,都很吃惊,还以为是两个人的推脱之词。

后来有人说在电视采访上面,也是这个陈悦之发的言,站在县长旁边剪彩的也是她,陈家的食品公司就是这个小姑娘主办起来的,她真的是当家作主的人哪。

他这样一吼,那些围观的邻居们,统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哪,每天都收入七万多块钱,这简直太让人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