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好悦缘
字体:16+-

323 犯病

323、犯病

“有前提的。”陈悦之有些无语,他居然断章取义。

为啥只能听见后半句呢?

“不就是单科状元嘛,小意思,全科我都没有问题呀。”上官磊一高兴一激动,这就难免小小的吹了会牛,然后他就悲剧了。

陈悦之立即抓住了他的话柄:“全科!省级!状元!你确定?”

“啊噜噜,我刚才好像梦游了,我说什么了吗?我不记得了”某人立即装蒜,不过一看到陈悦之威胁而眯起来的眼,立即举单手无赖般发誓:“这样好不好,在单科省级状元的前提下,尽量保证其它科目,至少都在九十五分以上,我们俩不能太优秀了,得给别人留条活路,你说哪。”

“贫吧你就。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的幸福就掌握在你自己手上了噢。”陈悦之知道他如果真能做到这水平,那已经很不错了。

对于一个向来不上课,连书本都没摸过的人来说,还要跳级考省状元,如果外人听见,一定会觉得他是傻子,还要翻两白眼给他,认为他在吹牛。

上官磊原本还想说,我肯定没问题,能否提前享受下男盆友的小福利呢,就看见陈悦之已经一声惊叫起来。

他紧张的也跟着跳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我跟人约好,要去给人看病,这都快到点了,不跟你多说了,我得先走了。你现在感觉行不行,能自己回家吗?”陈悦之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事儿,不用担心我,你赶紧干你正事去吧。”上官磊立即开始当起了模范好男友。

“嗯,有任何事。记得打电话给我。对了,帮我退下房间,这是房卡。”

因为时间不够了,她也不走正门,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从后门人少的地方,施展轻功。快速的离开了。

上官磊在陈悦之的房间里磨蹭了会儿。有些傻瓜似的摸摸枕头,还拿起来闻闻,上面还隐约带点陈悦之身上那种淡淡药香的味道。让他沉醉。

他又呈大字型躺在床铺上,想象着之前阿悦也曾在这儿躺过。

在阿悦坐过的地方坐一会儿,用阿悦喝过水的杯子喝水,那就像是间接接吻一样。

他一个人傻乐的不行。等都看遍了,摸够了。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往外走,真有种疯狂的念头,想把这些东西都搬回家去。

不过想到只要自己努力考试,以后就能天天看见阿悦。也许还能拉拉小手,亲亲小嘴,瞬间又觉得这些也不算啥了。

上官磊退完房间。才走出旅馆的大门,就看见一辆路虎车。停在了马路边,那车牌号码,看着特眼熟。

满脸温文尔雅笑容的东方玉坐在驾驶座上面,打开窗户,朝着他的方向招了招手,大意好像是让他过去。

上官磊像没看见似的,直接就迈过了马路。

东方玉开车追了过来,一下子拦在他的路前面,车窗是摇下来的,上官磊一下子就看见了自己老子那张,快要变成墨汁的脸庞,绷的紧紧的,额头上的皱纹都能夹死苍蝇了。

东方玉的亲娘东方颜,如最温柔的慈母一般坐在他旁边,正替他顺气,嘴里还小心翼翼的说道:“雄哥,你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医生早交待了,你心脏不好,不能动气。小磊平时虽然调皮了一点,但秉性不坏,肯定是那乡下野丫头主动勾引他的,你想啊他年少气盛的,又没有见过多少世面,哪里经得住这样的**。”

上官磊就特别讨厌东方颜那装圣母的样儿,平时挤兑自己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说阿悦的坏话,顿时就不高兴起来。

“是啊,我是没见过世面,哪里像你儿子,常在花丛走,百叶不沾身,所以才能经得住**是吧?”

东方颜的脸色立即一青,眼圈里就泛了泪光,委屈的看了一眼上官英雄,小声道:“小磊,那是你哥哥,你可以不叫我一声妈,但你不能不认你哥哥呀。”

“妈?天了噜,我妈不是姓沈吗,什么时候改姓东方了,回头我得好好问下我外公,这是什么情况?哥哥?这位女士,你是不是早上忘记吃药了,我家就我一个独子,哪里来的哥哥,你可不要乱认亲戚关系,我们上官家,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攀附的。”

“小磊,你,你怎么这样?”东方颜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前方开车的儿子,自己亲娘被人欺负成这样,为什么他一句话都不说?

东方玉其实恼火的要死,本来他查到上官磊和陈悦之在这家旅馆开了房,他就有计划,要引上官英雄来抓现形,这样老头子就会越发讨厌上官磊,于自己上祖谱计划,肯定百利而无一害。

也不知道东方颜这脑子是怎么长的,非说怕到时候上官英雄心软,所以要过来盯着,还要让表现一下,来当司机,给个比较,让上官英雄看看,哪个才是他真正的好儿子。

现在上官英雄都没有说话,她偏又冒出来逞能,结果弄的自己下不来台了吧,怪谁?

老头子正火头上,他和妈来这儿,已经被老头子怀疑是这件事跟他们有关了,如果他再帮东方颜说话,上官英雄一定更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妈,小磊不是小孩子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就不要多管了。”东方玉觉得自己不开口也不太好,索性就假装帮上官磊说话了。

他知道上官磊不会买他的帐,但是他就要在上官英雄面前,制造一副假象,好像他们依旧是好兄弟,他很维护上官磊一样。

“哼,分寸,他如果还知道分决二字,就不会这样胡来,置上官家名声于不顾了。还不上车。愣在那儿干嘛,想让全京城的人都看我们上官家的笑话吗?”上官英雄黑着脸终于低吼出一句话。

“爸,我做了什么事,值得全京城人都来嘲笑的?”上官磊明知故问。

上官英雄的眼神更加犀利凌冽,东方颜又一次作死的落井下石:“哎哟,小磊,朵儿多好的姑娘呀。我们俩家门当户对的。你怎么偏偏喜欢那种不入流的女孩呢,你以为她是真的喜欢你啊,那都是冲着你的家世你的钱来的。”

“东方女士这话说来就搞笑了。我的银行卡不是都被你挑唆我爸给冻结了吗,我现在一穷二白,有什么钱可以让人别人被吸引的?人在做,天在看。别把谁都当傻子。”上官磊满脸不屑,东方颜都快要气炸了。连续几次都被压着,气的只能落泪。

还指望上官英雄能心疼她一点,结果人家根本不搭理,只能在心里恨的牙痒痒。想着,等玉儿改了姓,到时候看她再怎么收拾这个小兔崽子。

“上官磊。我问你倒底上不上车?跟不跟我回家?”上官英雄,一副十分不耐烦的样子吼道。脖子上气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上官磊轻视的看他一眼,笑了,笑容里有一抹忧伤:“自从这个女人,带着她儿子霸占了那个地方后,我还有家吗?我还有父亲吗?”

“好,你翅膀硬了,想飞了是吧,我成全你,老子数三声,你再不上车,以后都不要再回上官家了。”

上官磊根本不等他数三声,直接转身就走:“你以为我高兴回去呀。”

“你,你你这个孽子!”上官英雄气的心肝直哆索,突然脸色一白,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样,呼吸都难以喘得过来。

“雄哥,雄哥,你怎么了?”东方颜吓的大眼里都是泪水,看起来楚楚动人的,满脸关切。

上官英雄的嘴唇哆索着:“药,快……”

东方颜慌了,这老头子平时也不犯病啊,只是有些稍为的心悸而已,现在突然病的这样厉害了?

他们身上又没有带药,怎么办哪?

突然东方颜想到什么,赶紧对前面的东方玉说道:“我记得你包里有几瓶的,快给我一瓶。”

东方玉的脸色莫名一变,浑身那温润的气势也变得阴冷:“妈,你记错了,那些都是维生素而已,哪里是什么心脏药?”

“那,那怎么办啊,你爸现在这情况紧急呀。都怪小磊,看把雄哥气成什么样儿?雄哥你看看,关键的时候还是咱玉儿董事,一直陪在你身边,这才是你真正的亲儿子啊。沈姐姐当年就不安份,听说谈了好几个男朋友,跟你结婚的时候,也有来往的,都不知道这小磊的个性像谁。”

都这种时候了,东方颜还不忘记给沈瑕和上官磊上眼药,现在胆儿大了,居然污蔑上官磊不是上官英雄亲生的了。

东方颜注意到自己说这样的话后,上官英雄的脸色越发难看,嘴唇哆索着:“回去,等回去,我就把他从上官家除名,既然他不认我这个老子,那,那我也没有他这样的儿子。”

东方颜心里雀跃起来,如果真能这么顺利就太好了,上官家这么多财产,这么多权利人脉,肯定需要有人继承。

等上官磊被逐出上官家,那自己的玉儿就是唯一的继承人了。

“妈,你别再说了,你没看见爸好难受吗,我们赶紧去医院吧。”东方玉脸上也是满满的关切,很配合的做出孝子样儿来。

“我,我感觉呼吸不过来了,好难受,快要死掉了,玉儿,快给我药。”上官英雄的气色的确太难看了,好像随时会挂掉一样。

“爸,你再坚持一会,一会就到医院了。”东方玉脚下一踩油门,路虎就像离弦的箭一样飙了出去。

他手里那几瓶药,是为了上官磊精心准备的,不能给老头子吃,否则恐怕不但不能治心脏病,还会让病加剧。

他并不在意上官英雄的小命,但死也要死在有用的地方,至少也要等他名正言顺成了上官家继承人后,才能死,最好还能把这死的罪名,栽在上官磊的身上,让他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上官英雄看着前面那个冷静开车的少年,没想到他的心性竟如此阴沉,若换了一般少年,早就急的眼都红了吧。

而且明明手上有药,为什么不给自己服用,除非那药有问题。

看来他得再下点猛料才行,上官英雄心里闪过这样的想法,迅速深吸了口气,然后瘪住呼吸,假装因为心脏病突犯而陷入了昏迷中。

东方颜一看,吓的尖叫起来:“玉儿,玉儿,你爸昏迷了,这,这该怎么办啊,我就说让你拿药给他吃,你为什么不肯拿出来?你爸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还不是上官家的人。”

东方玉将车子一打转弯儿,停到路边,狠狠瞪了一眼口不择言的母亲,然后狐疑的伸手去探上官英雄的鼻息,待发现好像真的昏迷了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你懂什么,那药是我为上官磊精心准备的,只对没有心脏病的人才有用,而对有心脏病的人而言,简直就是催命符,你是想他快点死吗?”

既然人昏着,东方玉也不想演戏了,所以直接就称呼了上官英雄的全名。

母子俩说的太过起劲,都没有发现上官英雄垂在身旁的手指,微微曲了曲,似是握紧了拳头,不过很快又松了开来,还朝衣服角里面弹了弹。

“我当然不想啊,他要是死了,我们之前一切的努力,全都白费了。”东方颜此刻再看上官英雄,哪里还有半分的爱意,全都是恨,阴森刻骨的恨。

当年要不是上官英雄把她丢在乡下,让她孤立无依,她又怎么会轻易相信那个负心汉,居然想要离婚跟着他,却没想到那个负心汉,只是冲着她的钱来的。

后来看她的钱都被用光了,就立即又跟另外一个富婆跑了,只给她留下了两个月的身孕。

那个负心汉和上官英雄一样都是人渣,他们知不知道,一个女人独自在乡下过活有多难,知不知道没有男人,却怀了孩子,有多么让人指指点点?

要不是她一心想要复仇,她根本活不到今天。

幸亏她聪明,一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后,立即就跑去找上官英雄,并且想办法和他在一起一夜,后来生孩子时,又买通了医生,说是早产儿,这才瞒天过海。

幸运的是儿子生下来,居然跟她一个血型,而且长的也很像她,只是那双眼睛,还有那个性,却和那负心汉一模一样。

东方玉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恶毒,冷声道:“你不是一直恨不得他死吗,或许借今天的事,他死了,对我们的计划,有更大的帮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