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好悦缘
字体:16+-

512 一对贱人

512、一对贱人

凤鸾宫主看着浮生镜里两个翻腾恩爱的人影,指甲几乎要将掌心扣烂了,一转身,就一脚将两个心腹男子给踹到一边去了。

“废物,都是废物,本宫要你们干什么,都给本宫滚!”凤鸾宫主气得胸/脯气浮不定的,脸都气得变了形。

没想到天罚大阵的权限变低,非但没有将雷隐圣尊和悦蔓仙子的转世弄死,反而成就了他们,不但成功过了渡劫期,而且还使流放之地的仙人获得了自由权。

渡劫期大圆满啊?只要再往前走一小步就能飞升了。

而这两个人一旦飞升,实力马上就会变得不一样,就会一下子凌驾在她的头顶上,到时候他们知道自己做的这些小动作,他们会放过她吗?

曲通看着那几个脸色变幻不停的男仙,弯着腰悄悄的凑到凤鸾宫主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凤鸾宫主的脸色慢慢的恢复了几分。

“你确定这样有用?”

曲通略有些得意的低声笑道:“宫主,我们都知道悦蔓仙子是为了谁才入断念池进入凡界的。而青溟圣尊又是为了谁才违抗您的旨意的,如果让这二人的记忆复苏,相信他们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在一起。您想呀,雷隐圣尊那吃独食的个性,连自己的儿子都容不下,才三个月的奶娃就要赶出去历练,又怎么会忍受得了妻子的背叛?到时候他一定会将这两个奸/夫**/妇挫骨扬灰,自己再自裁谢罪的。”

凤鸾宫主听见曲通的这番话,脸色越发的好了起来,灿若朝霞,转过身,仔细的打量起曲通来。

以前她从未正眼瞧过这个男人,今天这样细看,发现虽然长得不够俊美,但五官还算端正,看着倒也不讨人嫌。

相貌上是差了些,不过脑子却是比那几个废物好使得多。

而且几万年来天天面对着那些光鲜亮丽长得好看的男仙,偶尔换换口味也是可以的嘛。

她伸出涂了漂亮丹寇的指甲,轻轻挑起曲通的下巴,用看商品般的眼神看着他,眼中媚光涟涟,咯咯笑了起来:“你可愿意近身服侍本宫?”

曲通大喜,万没想到这么好的事情,居然能落到自己头上。

虽然说去升仙池是肥差,但能成为凤鸾宫主的近臣,那更是登天梯的捷径,到时候凤鸾宫主替他在天帝面前,多说几句好话,随便一个仙官就落到他头上了。

再说,他这样相貌的能被凤鸾宫主瞧上,那可是不可多得的事情。

“能侍候宫主,那是小仙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小仙愿意为宫主赴汤蹈火,上刀山,下油锅,甘脑涂地,再所不辞。”曲通立即就跪了下来,像狗一样趴在了凤鸾宫主的鞋子面前。

他这样的低姿态,立即取悦了凤鸾宫主,她心情大好的挥了挥手,示意曲通起来,站在她背后,替她揉肩膀。

曲通自然是答应下来,一边用自己特创的手法替凤鸾宫主按摩一边在她的耳边说着甜言蜜语的情话,没到一时三刻,就将凤鸾宫主说得脸若三月娇花,竟是情潮涌动,媚眼如丝,直接瘫软在曲通的怀里了。

旁边那几个心腹一见凤鸾宫主这副模样,眼里竟有一抹轻松闪过,随即便安静的退了下去,将整个寝殿的空间都让给了曲通和凤鸾宫主。

他们老实安静的守在门外,不多时,便听见里面传来男子的低吼和女子时高时低,极为愉悦的欢叫声。

四个心腹用神识交流了起来。

心腹一:看样子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可以轻松度日了。

心腹二:是呀,宫主有了新欢,想必已经用不上我们这些废物了。

心腹三:只希望这贱人的口味永远这么重就好了,这样三生仙界的其它美貌男仙可要逃过一劫呢。

心腹四:流放之地的天罚大阵消失,这件事,我始终忐忑不安,你说万一天帝发现了怪罪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凤鸾宫主是绝不会替我们扛责任的。

这句话是说到了点子上。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心腹三: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我们去天帝那儿自首吧?

大家一起反对:不行,最近天帝不知道因为何事,心情一直不好,我们现在去,无疑是撞枪口上,到时候没事也会变有事的,而且现在这女人还是深受天帝喜爱,我们想要告倒她的机率很小的,不可冒失,要徐徐图之。

心腹四沉吟了下道:现在宫主信起曲通那小人来,以后我们的地位更会一降千丈,我倒不是迷恋这样的权势,只是不甘心被这样的小小地仙给压在头顶上,看来我们也得为自己的未来打算打算了。

心腹二:不如我们卖个人情给雷隐圣尊怎么样?等他飞升上来,双位仙灵一合体,立即就会变成神尊,我们如果能提前跟他打好关系,想必到时候他总会维护我们一二的。

其它人一起眼前一亮,同时看向心腹二,觉得这个主意真心不错。

于是在奕澜大陆的流放之地,朝阳门石屋之内,上官磊和陈悦之在欢/爱过后,疲惫的睡去了,却都同时做了一个梦。

远在天元宗的青溟真人也做了一个梦。

陈悦之的梦境是这样的:

她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根绿幽幽的藤蔓,攀附在一个精致的院墙之上,每天都有一个面目亲和的年轻人,来给她修剪叶枝,浇水拔草施肥。

她发现白天的时候,她不能动弹,但到了深夜,枝蔓便像舒展开来一样,尤其是月亮的光华落在她的身上时,更是被她的蔓枝自动的吸收了进去,开始修炼起来。

每晚的修炼都可以让她的藤蔓身体变得壮实一分,而她的蔓叶也能往院墙上更攀爬几分,看到更多的风景了。

当她的身体爬上了屋顶,掩映在浓密的绿叶中间,她依稀能看见给自己浇水的年轻人正盘腿端坐在院中央,似乎是在修炼。

有许多浓郁成雾状的白色灵气,在他的身体四周进进出出。

她使劲看,但愣是看不出来对方到底修为是几阶。

就这样,她一点一点的生长着,太阳大了的时候,她的叶片被晒得蔫了,年轻人就会拿把伞出来,一边给她及旁边的几株花遮阳,一边大声的朗诵着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