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冷宫皇后
字体:16+-

冷宫皇后(125)

龙辰伸出手想要抚平慕容清幽紧皱的眉头,慕容清幽仿佛梦到了可怕的东西,额头开始沁出细密的冷汗。

“清幽……清幽……”龙辰在慕容清幽的耳边轻声唤道,想要将慕容清幽从噩梦中唤醒。

“龙辰,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只有你。”龙辰俯身靠在慕容清幽的唇边,终于听清了慕容清幽所说的话。

龙辰明白了慕容清幽为何在睡梦中都如此害怕,慕容清幽是孤儿,没有亲人,因为内向的性格,甚至连朋友都没有。除了他,慕容清幽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清幽,我在这里,我不会丢下你不管。”龙辰在慕容清幽的耳边轻声低语。

慕容清幽仿佛听到了龙辰的话,渐渐平静下来,似乎从噩梦中解脱出来。

龙辰将慕容清幽放在被子外的手轻轻地放回被子中,看了一眼慕容清幽,缓缓地走出了病房。

钟臆从未想过有一天,龙辰会主动找她。在看到龙辰的一刹那,钟臆忘了反应,将身体靠在门上,没有了动静。

“钟臆,谁来了?是钟情吗?”莫离从楼上走了下来,见到龙辰的一瞬间,也忘记了该怎么接下去。

“你来干什么?”莫离的话唤回了钟臆的思绪,钟臆冷声问道,她可没忘了,是谁害了自己的姐姐,让她活在痛苦中。

“可以让我进来吗?”龙辰恳求的看着钟臆,对钟臆的敌意视而不见,今天来这里,他是有事相求。

钟臆狠狠地瞪了龙辰一眼,侧过身,让龙辰走了进来。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钟臆没好气的说道,用力的将一杯水放在了龙辰的面前,杯中的水晃了晃,有一小半洒在了桌子上。

“钟情拒绝接受换肾手术?”龙辰试探的问道,他想知道钟臆知不知道钟情的事情。

钟臆脸色未变,不动声色的问道:“龙辰,你是我姐姐什么人,怎么,现在才来关心我姐姐,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我是她……我是她……”龙辰重复了几遍,都无法说出答案。他是钟情什么人,现在他对于钟情只是陌生人。

“钟臆,或许你不相信,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爱上了钟情。在清幽还没有醒来之前我就爱上了钟情,只不过我一直在逃避,直到订婚宴那天,我才明白,我不知何时已经爱上了你姐姐。”龙辰微低着头痛苦的说道。

“龙辰。”钟臆愤怒的叫道,在龙辰抬起头的一刹那,狠狠地给了龙辰一巴掌,“你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太晚了吗?是你,是你让姐姐把健康的肾脏换给慕容清幽。你那时候考虑过姐姐的心情吗?你知道姐姐明知这么做的后果,却因为不忍你伤心,将肾脏换给了慕容清幽。现在你说你爱上了我姐姐,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清晰的指印瞬间在脸颊上浮现出来,对于钟臆的话,龙辰选择了默认。

“钟臆,你不要这样?他毕竟是客人。”莫离扶住了钟臆,低声安抚。

“莫离,你让我怎么冷静。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姐姐为了我承受了多大的委屈。我姐姐只不过是爱上了他,为什么他可以利用姐姐对他的爱予取予夺。现在他竟然说自己爱上了姐姐,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钟臆无力的靠在莫离的怀中,失声痛哭。

现在钟情怀了身孕,拒绝吃药,更不会接受换肾手术。钟臆甚至钟情的性子,她决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

“你是她唯一的妹妹,你的话钟情一定会听,她舍不得离开你。”龙辰恳求的看着钟臆,将钟臆看做了唯一可以救钟情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我,姐姐不会遇见你,就不会承受那么多的痛苦。而在姐姐最痛苦的时候,我却什么都不能做。龙辰,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为什么要我姐姐一个人承受。”钟臆靠在莫离的怀中,痛苦的说道。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可以见一见钟情吗?”龙辰恳求的看着钟臆,现在的他连打电话给钟情的勇气都没有。

“姐姐不想也不会见你,如果你心中还有姐姐,就不要在去打扰姐姐。”钟臆断然拒绝龙辰,她不能再让姐姐受到伤害。

“龙先生,请你先离开好吗?”莫离委婉的说道,他怕龙辰继续留在这里,钟臆会情绪失控。

“很抱歉,打扰你们了。”龙辰歉疚的看着两人,转身离开。钟臆说的很对,他没有资格去打扰钟情的生活。

“莫离,为什么龙辰不早点看清自己的真心,如果他早点明白自己的心,姐姐就不会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他爱上了姐姐,可姐姐却爱上了萧寒,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姐姐和萧寒明明相爱,姐姐怀了萧寒的孩子,姐姐为什么会如此仇视萧寒?”钟臆用力的抱着莫离,哽咽的说道。有一个真相呼之欲出,但是钟臆却不敢肯定。

“钟臆,你不要多想。钟情与龙辰,萧寒都没有缘分。你姐姐那么好,一定会找到一个真正爱她,也爱她的人。”莫离轻拍着钟臆的后背柔声安慰道。他不能也不敢将真相告诉钟臆,钟臆会自责,自责会让钟臆崩溃。

钟臆猛地推开了莫离,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声嘶力竭的说道:“我姐姐如果不愿意接受换肾手术,她能不能坚持到孩子出生都是未知数。她怎么还会有未来,与龙辰和萧寒的情已经耗尽了她的精力,她如何再去爱?你什么都不懂,是我,对不对,这一切还是因为我。我就不该出生,是我一直在拖累姐姐。为了医治我的双腿,姐姐遇到了龙辰。姐姐伤透了心,遇到了萧寒,被萧寒感动,开始接受他,却还是因为我,让她和萧寒不得不成为敌人。莫离,那日在酒吧伤害我的人是萧寒对不对?”话语刚落,钟臆与莫离都陷入了沉思中,原来这就是事实,说出事实竟然会如此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