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不为将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73章 老参

昭元公主欺负穆琪都是在映月阁中的事,隔的时间又长,只要昭元公主不认,谁还能来逼供不成?

周玄帝瞧着自家女儿梨花带雨的样子,起了怜悯之心,便说道:“婧儿,你先起来吧,这件事究竟如何,现在也追究不得,谣言也好,实情也罢,这件事一直这么传下去对你名声不好,你可知错了?”

“儿臣知错,儿臣本不知穆家大小姐病重,这才招了她进宫,看到她被抬进来那一刻儿臣就后悔了,不但后悔了,还招了太医给她诊治呢,这件事映月阁内的宫女太监都可以为儿臣作证!”

周玄帝皱了皱眉,然后说道:“既然是诊治,就要有个诊治的样子,不管真假,总要把面子做足了,你可明白?”

昭元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嗯,儿臣多谢父皇提点。”

送走了周玄帝,昭元公主又摔了一堆茶壶茶杯,等火气发泄得差不多了,这才说道:“替本宫去御药房里挑几味补药来,连着本宫库房里的那株千年人参,一并送到穆府去,就说是本宫体恤穆大姑娘身子弱,特地赐给她的。”

秋彤应了“是”,刚准备退下,又被昭元公主叫住了。

“顺便派人替本宫查查,这谣言究竟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这谣言自然是秦天序派人散播的,他向来不是个爱跟女人计较的人,但是昭元公主三番五次为难穆珂,秦天序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就算扳不倒昭元公主,做点事给她添添堵也是好的。

昭元公主刚派人来查,秦天序的人便都撤了,撤得无影无踪,昭元公主查了好久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吃下这个暗亏,憋了一身内伤。

昭元公主因为要做足“体恤”的样子,便隔三差五地便派人来关心穆大姑娘的“病情”,一车一车的补药不要钱似地往穆府里搬,穆珂的“病”缠缠绵绵地拖了半个多月,宫里送来的补药已经将红梅苑里的小仓库堆满了。

京里的风声也

变了,不再说昭元公主心狠手辣,而是说她关心未来太子妃的病情,这才“请”穆大姑娘去宫中诊治。

穆珂坐在窗台边,看着外面的秦天序,笑着说道:“你处心积虑派人造的谣,都白造了!”

秦天序指了指小仓库的方向,“怎么就白造了?你那库房里的药材可不都是我的谣言挣来的么?”

秦天序不是不知进退的莽夫,只是谣言而已,根本伤不了昭元公主的根基,况且他会造谣摸黑,昭元公主自然也会造谣洗白,这种小打小闹的事及时抽身而出方是上策。

手段不重要,结果才重要,昭元公主做了这么缺德的事儿,总是要放点血才行,只不过她身份特殊,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要想扳倒她,自然也要等待天时地利人和的时机,反正秦天序有的是时间,先把这笔账记着了,总有一天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穆珂看秦天序在窗外傻站着,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锦盒,往外面一扔,说道:“这是送给你的,你收着吧。”

秦天序伸手一把接住了飞出来的锦盒,打开一看,是一支千年的老参,说道:“这不是昭元公主赏给你的那一支么?你这算是在跟我分赃么?”

“本来就是你挣来的,送给你也是应当。”

昭元公主送来的珍贵药材虽然多,但大多数都是只要舍得花钱就能买到的东西,真正价值连城的也就这一支千年老参而已。

“这么贵重的东西你给我?若以后穆夫人查点库房,发现少了一只老参怎么办?”

“就说被我吃了。”

“……”

“吃了就吐不出来了,死无对证!给你你就拿着好了,就算我们穆府查点库房也查不到你头上。”

“……”

“还有,以后你别来穆府找我了,老这么站在我的窗外,被别人看到了,感觉怪怪的。”

“可是你病还没好利索。”

穆珂睃了秦天序一眼,

没好气地说道:“我真病假病你还不知道么?”

秦天序举了举手中的锦盒,说道:“好,恭敬不如从命,我就先谢过穆姑娘了。”

第二天,秦天序派人送了一支千年的灵芝来,点名是送给穆大姑娘的。

反正这段日子沈府、曹府、太子府都送了补品来给穆珂,安守侯府送点东西来也不算打眼。

穆珂看着那支老灵芝,一脸惆怅,一转手送给了穆夫人。

穆夫人捧着那支赤红赤红的老灵芝,爱不释手,说道:“这是安守侯府送给你补身子的,娘怎么好意思要呢?”

“娘,我昨儿刚吃了一支老人参,今儿再吃老灵芝,实在有些虚不受补,这支灵芝就送给您了!”

“什么,你把那支老人参吃了!”

穆夫人摸着自己的脑壳子直抽气,穆珂究竟有病没病她心里明镜似的,这没病没痛的吃那么好的一支参可不就是暴殄天物么!

穆夫人赶紧把灵芝盒子盖好,说道:“这支灵芝为娘就先替你收着了,免得你乱吃!娘也不贪你东西,等你以后用得着的时候再拿给你,呸呸呸,我们家珂儿健健康康的,永远都用不着这个才好!”

穆琪在一旁看着穆夫人与穆珂两个母慈子孝,紧紧地攥着拳头,明明在昭元公主那里受委屈的是她,为什么好处都被穆珂得了去,她不甘心!

本来只要穆珂回不来,她就可以顶着穆珂的名字成为太子妃了,可是为什么穆珂还要回来!

穆夫人正跟穆珂说着话,谁都没有注意到穆琪脸色不对,只听“噗通”一声,她突然栽倒在地,把穆夫人跟穆珂都吓了一跳,连忙派人去请大夫。

大夫来替穆琪把了脉,说道:“二姑娘忧思过重,肝火不调,再加之食无味、寝不寐,身子虚弱,这才晕厥过去,开几剂补药,好好补补,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开好了药方,送走了大夫,穆夫人便安排了小丫鬟替穆琪煎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