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不为将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77章 驸马

秦天序吃完了手中的梅花糕,便找了个机会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将袖中的纸条取了出来,看到了秋彩给他递的消息。

自从昭元公主暗中伤害过穆珂之后,秦天序便收买了昭元公主身边的秋彩,至于其他的小太监小宫女之类,是秦府早就收买好的,伴君如伴虎,他们这样的勋贵之家,总是要在宫里收买了人才能放心。

秋彩消息递出去了之后便回到了昭元公主跟前。

公主自然不会在意一个宫女的去留,倒是秋彤看见了。

秋彤便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是去什么地方躲懒了吧?”

秋彩笑着说道:“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我只是去御膳房里吃了块梅花糕而已,都被你给逮住了!”

秋彤听她这么说,便笑了笑:“就知道你是个嘴馋的!”

昭元公主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屏退了左右,只留了一个秋彤在身边伺候。

“去拿文房四宝来。”

秋彤拿来了纸墨,昭元公主提笔在纸上写道:“珂儿,华莲亭有要事相商。”

落款处写的是“沈凝霜”。

“去,派人把这个给穆大姑娘送去,找个脸生的小宫女。”

穆珂认得昭元公主身边的几个大宫女,要是派她们去送信,穆珂一定会起疑,所以昭元公主特地交待,一定要找“脸生”的小宫女送信。

戏台上正演到雪娥与穆居易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穆珂看到旁边走过来一个小宫女,小宫女塞了一样东西在她手里,附在她耳边说:“这是沈姑娘吩咐奴婢送给您的。”

穆珂警惕地接过了宫女手中的纸条,打开看了一眼,正是沈凝霜的笔迹,便站起身来,向着华莲亭的方向走去。

走到半路上,穆珂转念一想,沈凝霜素来谨慎,做事小心翼翼,就怕行差踏错一步,怎么会好端端的把她约到宫里的华莲亭去商谈“要事”,况且还是派的宫里的小宫女儿来送信?

穆珂越想越不对劲,转而又想到方才沈凝霜似乎是被昭元公主的

人给叫走的,心中愈发笃定了几分,这事十之八九是昭元公主下的圈套,反正昭元公主也不止一次地给她使绊子了。

这里是宫里,穆珂也不敢不小心行事,于是她又原路退了回去。

就算那张纸条真的是沈凝霜送来的,当下穆珂也只能不去赴约了,等以后找到机会再跟她陪个不是。

昭元公主本来都已经看到穆珂上当了,谁知又看穆珂走回来了,诧异地说道:“这怎么回事儿?她怎么又回来了?”

穆珂回来之后也没去别的地方,依旧坐在戏台边津津有味地听戏,台上的戏正唱到尾声,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

秋彤随口说道:“莫不是这戏太好听了,穆大姑娘舍不得离开?”

昭元公主皱着眉,自言自语地说道:“就一出戏而已,至于么?”

她跟秋彤坐在一处,按捺住性子等穆珂把戏听完,本来以为戏听完了她总该去赴“沈凝霜”的约了吧,谁知道她依旧是不慌不忙地陪着曹倩说闲话。

昭元公主见穆珂不上她的当,便把事怪罪在三皇子身上,怒气冲冲地说道:“一定是老三又把事情搞砸了!”

三皇子蹲在华莲亭里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个人影,心道:“难道是昭元又在捉弄我?”

他刚准备走,听到了亭子外传来了脚步声,以为是穆琪来了,心中一喜,笑眼迎了出去,口中说道:“美人你来啦!”

“什么美人?”

“怎么是你?”

来的不是美人,来的是美人的相公……秦天序。

秦天序听三皇子这么问,便知道了穆珂没来,转而放下心来,说道:“三皇子您以为是谁?”

三皇子目光闪烁,“没没……没谁,秦二公子怎么走到这边来了。”

“我就随便走走的,没想到居然碰上了三皇子,也真是巧了。”

“嗯嗯,真巧,这儿荷花开得不错,秦二公子您慢慢欣赏,本宫这就不打搅你的雅兴了。”

三皇子刚走了几步,秦天序却在他身后喊道:“三

皇子,请留步!”

三皇子心中有鬼,被秦天序这么一喊,惊了一惊,说道:“什……什么事儿?这么大声做什么,吓死我了!”

秦天序说道:“不瞒三皇子说,我其实不是随便走走的,我来这里是想找我的扇子,不知三皇子您看到了没有?”

三皇子有些奇怪地说道:“什么扇子?你们秦家还缺把扇子不成?”

秦天序面色微红,腼腆地笑了一下,说道:“那是故人所赠,丢了总不大好。”

“反正我没看见!”

三皇子说完便匆匆离开了华莲亭。

秦天序看着三皇子的背影,收了脸上的腼腆笑意,眼中露出一丝冷色,他们这一个个地不安分,三番四次地打穆珂的主意,可就不要怪他不择手段了!

秦天序离开了华莲亭,找到了沈伯贤。

根据宫里眼线传来的消息,沈贵妃有意为沈伯贤求娶昭元公主,只是苦于不知该如何跟皇上开口。

既然他们有求娶昭元公主的心,秦天序不介意帮他们一把。

沈伯贤素来不大喜欢秦天序,他自己以文人雅客自居,从来都不怎么看得起武将家的子弟,再加之自己被秦天序揍过,就更加的不喜欢秦天序,这会儿看到秦天序来找他,板着个脸,不阴不阳地说道:“呦,这不是秦家二公子么,怎么有这个闲情逸致来找本公子了?”

秦天序说道:“沈公子,既然找你,自然是有事。”

“哦,你找我能有什么事儿?丑话可说在前头,本公子可是个雅人,打打杀杀的事,本公子可不掺合!”

秦天序听沈伯贤说的这些酸话,酸得他牙都要倒了,若不是有事跟他商量,真不想跟他说话!

秦天序压低了声音说道:“沈公子,我听说,今天皇后娘娘帮昭元公主做寿,有帮她挑选驸马之意!”

沈伯贤面色一变,说道:“不要胡说,本公子可没想过要去做驸马。”

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秦天序什么都还没说呢,沈伯贤就先急着撇清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