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不为将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201章 生辰贺礼

穗儿一边帮叶氏收拾着东西,一边说道:“叶姨娘,其实世子妃也挺和气的,她也不像是会欺负人的样子,你又何必住到梅夫人这里来呢?”

叶氏瞪了穗儿一眼,说道:“你懂什么?你要是再乱说话,我就跟端砚管事说,让你回去接着做粗活儿!”

穗儿吐了吐舌头,不再多说话。

叶氏本是驿馆小吏家的女儿,秦天顺回京时路过驿馆,在驿馆休息,叶氏对这个气宇轩昂的将军一见倾心,便自荐枕席。

秦天顺向来是个荤素不忌的,对于这种自己贴上来的女人,不要白不要,反正大家都不是什么正经人,离开之前他直接扔给了叶氏一袋银子。

叶氏拿到银子之时傻眼了,她本来想着她跟秦天顺毕竟有了夫妻之实,就算做不了他的妻,也能做他的妾吧,谁知就这么被人当成一个烟花女子一般给打发了?

叶氏拦了秦天顺的马,问他:“你不准备带我回京么?”

秦天顺笑着说了一句:“你想太多了吧,你这样的女子我见得多了,我们不过各取所需而已,你我心知肚明,又何必装什么深情?”

叶氏的确对秦天顺有所需,她知道他是安守侯府的世子爷,她想进侯府,她想飞出那鸟不拉屎的驿馆,她想去看看京城的繁华。

叶氏自以为自己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心思,不会让人发觉,谁知秦天顺那双睿智的眼将她看了个彻底,他那张恶毒的嘴一语道破天机,将她的那点小算计捏得粉碎。

叶氏拿了钱,彻底死了心,本想着随便找个老实本分的人嫁了吧,谁知自己意料之外地怀了身孕。

她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她拿着秦天顺给的钱,独自一人来了京城,找到了安守侯府,发现侯府挂了白,然后才知道秦天顺已经死了,那一刻,她的心里居然有一点窃喜。

秦天顺是个冷酷无情的人,他若还在,不一定肯放她进府,可是他死了,她腹中怀着的可就是秦天顺唯一的遗腹子了,就算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秦府的人也一定会收留她。

果然不出她所料,秦天序不但放她进了府,还给她安排了住处,梨香馆只是给小妾住的地方而已,可是比她从前在驿馆里的住处不知好了多少倍,甚至还有专门的小丫鬟服侍她,叶氏越发地觉得自己这一趟来得值!

她是怀着身子进的府,秦天序怕她们孤儿寡母地被人欺负,怕她腹中的血脉被人轻贱,所以他自己把这事儿担了下来,纳了叶氏为妾,算是给了她一个正式的名分。

叶氏还记得她第一次看见秦天序的样子,他高大威武,相貌清俊,走近他身边的时候还可以闻道淡淡的竹叶香味,可是她更加记得,她从第一次见到秦天序时,他身边就站了一个跟他般配的女子穆珂。

叶氏是嫉妒的,大家同为女子,为什么她就是被人轻贱的那一个,而穆珂却能被人捧在手心里?

秦天序能给她的只有衣食无忧,他能给穆珂的,却是生死与共。

从穆珂进门的那一天起,叶氏便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她不想看到穆珂爽朗的笑容,她不喜欢这个明媚得让人觉得耀眼的女子!

穗儿手上的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招呼道:“叶姨娘,我们走吧。”

叶氏抚着肚子,转身看了一眼柏慧阁,她不想回去住梨香馆,她喜欢的是这个柏慧阁,她喜欢的是穆珂住的梅锦堂,她无数次地想,如果她能挤走穆珂,如果她取代穆珂的位置,她是不是就能以女主人的身份住到梅锦堂里去?

穗儿扶着叶氏往梨香馆的方向走,一路上看到不少人抬了东西进来,穗儿笑着说道:“我们秦府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世子妃的生辰难得热闹了一下,别人家送了不少贺礼来。”

那一箱箱的东西叶氏只觉得刺眼,她的生日比穆珂早了两日,她什么都没有,她甚至不敢跟别人提及,提了没人搭理她只能更丢人,可是看看穆珂,只不过是一个生辰而已,居然这么气派!

有人抬了东西进来,自然也有人拿了礼单去送给穆珂,穆珂看了看礼单上的东西,大部分是跟侯府有往来的人家送的,那些东西基本上都是送给侯府的,不是给她的,其中一部分贺礼是给她的,不是布匹就是首饰,要不就是屏风摆件,就没有谁送她银票的!

穆珂脸色不大好的看完了礼单。

穆夫人问道:“怎么了,怎么一副不大开心的样子?”

穆珂叹了口气说道:“饿了而已。”

穆夫人在穆珂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尽想着吃,还有半个时辰就到午宴的时候了,你再等会儿。”

秦琼看着穆珂手上的礼单,眼睛一转,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说道:“世子妃,你跟我弟弟新婚燕尔,这又是你的第一个生辰,他有没有准备什么特别的礼物给你?”

穆珂摇了摇头,“没有啊。”

秦天序人都去了南壤了,穆珂根本就没指望他能送什么贺礼给她。

秦琼不依不挠地说道:“怎么可能不送东西给你呢?不要说你了,前两年我二十岁生辰的时候,我二弟虽然没能去湘南,却特地命人打了一座玉琼树送给我,我这个弟弟啊,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体贴,你是他的新婚娘子,不管怎么说,他也得有所表示啊。”

秦琼说的那个什么玉琼树是不假,可是那个不是秦天序准备的,而是秦府送的,她故意说这种话来不过就是想让穆珂难堪而已。

穆珂摇了摇头,说道:“真没有准备东西给我。”

秦琼夸张地说道:“不是吧,我这二弟也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吧?莫不是送了什么东西给你,你故意藏着不给我们看?”

二太太也跟着起哄道:“是啊,侄媳妇,天序送了什么好东西给你,你可千万别藏着呀!”

穆珂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穆夫人问道:“不会真的没送东西给你吧?”

穆珂替秦天序开脱道:“他走得匆忙,来不及准备也是正常。”

琼捂着嘴偷偷地笑,说道:“哎呦,我这个二弟肯定不是故意忘记的,世子妃你不要往心里去。”

本来穆珂没往心里去的,秦琼这么一说,她浑身不舒服起来,总觉得好像秦天序就是真的不把她放在眼里一般。

穆珂正难堪着,想着这么把这一茬儿给岔过去,外面有个管事说是有事禀报,要见太子妃,穆珂便让她进来了。

那个管事进门先给各位夫人、太太请了安,然后才说道:“世子妃,金玉轩送了东西来,说要让您亲自过目。”

“什么东西?”

“不知道,好像是世子爷定下的,要不要让人抬进来?”

穆珂一挑眉,问道:“你确定是抬?”

金玉轩是做首饰的,什么首饰得抬着进来啊?

管事笑了一下,说道:“嗯,看着像是个大件,应该不是首饰,估计是摆件之类的东西。”

“那就让人抬进来吧。”

管事出去传了话,不多时,金玉轩的掌柜便进来了,身后还有两个伙计抬了一箱东西进来。

掌柜笑嘻嘻地说道:“请各位夫人、太太安,小的奉了世子爷之命,来给世子妃送生辰贺礼。”

穆珂走到木箱前面,问道:“这就是送给我的东西?”

掌柜点点头,“嗯,世子爷早就定下了,特地吩咐我在三月二十九这一天,亲自送到世子妃手上。”

穆珂掀了箱盖,怔住了。

掌柜很满意穆珂的反应,问道:“世子妃可还满意?”

穆珂抿着嘴唇,露出一个笑容来,点了点头,说道:“满意,非常满意!”

秦琼站了起来,走到木箱旁边,这才看到了箱子里躺着一副银白色的铠甲。

掌柜的解释道:“本来世子爷去我们金玉轩是想选一副首饰送给您的,选了半天,总觉得这天下间的首饰没有配得上您的了,他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要帮您打造一副战甲,这副战甲全部使用秘银打造,全天下就只有这一副。”

在座各人听到“秘银”二字,俱都吸了一口凉气,秘银不是银,但是比银轻巧,比钢铁坚固,特别稀有,这秦天序对穆珂,还真是舍得!

穆珂将箱子合上,说道:“那就谢过掌柜了,东西我已经看过了,还劳烦您替我把它抬到梅锦堂去。”

掌柜的笑了笑,“这是应当的。”

穆珂重新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得意地看了秦琼一眼,秦琼低头假装喝茶,掩饰自己脸上的尴尬之色。

三太太说道:“世子妃,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刚刚我们问那么多,你还骗我们说世子爷什么都没准备,一眨眼掌柜送了这么大一件东西来!”

穆珂笑着说道:“三婶,你就别逗我了,我也不比你们早知道,天序他做事没个章法,突然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我也吓了一跳。”

“我看他呀,是为了给你惊喜,才特地没跟你说的,要说会疼人,真没人能比得上世子爷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