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不为将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275章 托付

安守侯冷笑道:“首先,那五百兵马是我的,不是安守侯府的,其次,你不要忘了,你们已经被赶出侯府了,严格意义上来,你们不是安守侯府的人,不要以为我一向对你心软,你就蹬鼻子上脸了!”

安守侯是真的被他们气到了,现在秦天序生死不明,他们想着的不是帮忙,而是想着如何来谋夺他的家产,谋夺他的兵马!

知道二弟他们一家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可是里子做不好,最起码做做面子吧,到现在为止,他们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说过,把这样的人留在侯府,除了浪费粮食之外,还有什么用?

安守侯是真的不想再跟他们说话了,也不再管二老爷脸上精彩的表情,直接对身后的管家说道:“二老爷生病尚未痊愈,把他送回他自己的院子里去吧,记得把门锁好了,没事别让他再出来,这病见了风万一好不了那就糟了。”

从旁边走出来两个家丁,架着二老爷的胳膊把他给架走了。

二老爷哀嚎着被架出去了。

等到他的声音听不见了,穆珂才说道:“爹,我一会儿回一趟将军府,与我爹借兵。”

“嗯,你去吧,速去速回。”

“爹,我还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

“我想把八月、十五,交给我的哥哥嫂子代为照看,等我从西疆回来,再把他们接回来。”

安守侯皱了皱眉,“为什么?”

秦家的孩子放在穆家养,这像个什么样子,安守侯一大把年纪了,可不想以后自己出门还要被人戳脊梁骨。

“只是暂时照看而已,现在他们还小,三婶又要忙着主持侯府中愦,家里没个照顾孩子的女人,我不放心,我嫂子的孩子快三个月了,她这个人细心,我想把孩子放在她那里。”

“她一个人哪里看顾得了三个孩子?”

“不是还有乳娘么?又不用她照看孩子,她能看住乳娘就行。”

安守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是不放心你二叔、二婶一家吧?”

穆珂不说话了。

“好吧,我也知道他们确实伤了你的心了,你对他们多有戒备,我也能理解,如果你执意要把他们送到穆家去的话,那你就这么做吧。”

穆珂一脸感动地说道:“谢谢爹。”

安守侯跟秦天序一样,都不是固执的人,在必要的时候做出必要的妥协,这不叫没有原则,这叫做变通。

穆珂带着两个孩子,还有乳娘回了穆府。

穆琨、赵喜儿听说了她的来意,欣然接受了八月、十五这两个孩子。

“珂儿,你把孩子放在我们这里,尽管放心,等你回来的时候,保准把他们养得白白胖胖的还给你。”

“嫂子做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穆珂吹了个呼哨,暗里走出两个人来。

“大哥、大嫂,这两个人是澄泥和洮河,从前是世子的暗卫,后来世子安排他们回来保护我们母子,现在孩子既然

留在了你们这里,我就把他们留在穆府,哥哥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大可安排他们去做,把他们当成是你自己的人就成了。”

毕竟安排了两个暗卫进来,怎么也要跟她哥哥、嫂子说一声的,她大哥虽然腿瘸了,耳朵却没聋,澄泥洮河一直隐在暗处,要是被她哥哥听到了,以为是坏人,那就糟糕了,所以现在先说在前面,以免后面会出现误会。

穆琨说道:“把八月、十五放在我这里还怕不安全么?那两个暗卫你还是带着吧,你马上就要去西疆了,你的安危比较重要。”

“哥哥放心,天序还送了我两个女暗卫,我带着她们就行。”

穆琨的心这才稍微安了一些,说道:“秦世子做事果然比我这个粗人妥帖。”

喜儿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埋怨道:“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穆琨笑了一下,“好,我不说了。”

穆珂交待好了这些之后,抱了抱她的两个孩子,看了他们最后一眼,转身离开了,越看就越舍不得孩子,可是为了孩子们的爹,舍不得也要舍得!

出了梧桐苑,她便去找穆大将军了,将朝廷上的事俱都说了。

“爹,圣上封我为逊雪大将军了!”

穆大将军的手一直再抖,抖了很久才握住了穆珂的手,他口齿不清地说道:“好……好……虎父果然……无犬女!”

“爹,他们都不信我,现在只有你信我了,圣上给了我封号,却没有给我兵,所以这次女儿回来,是想跟您借兵。”

穆大将军伸出手,向着旁边的穆夫人说道:“去……去把我的……腰牌拿来。”

穆夫人摸出一把钥匙,将箱笼的锁打开,将其中的腰牌拿了出来。

“给……给珂儿。”

穆夫人将腰牌交在了穆珂的手上,说道:“我们穆家的兵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带他们回来。”

“我……我的珂儿,有……将帅之才……她的成就一定会超过我……”

穆大将军虽然话说不清楚,但是眼神坚定。

穆珂的心也跟着坚定了起来,虽然周玄帝给了她封号,安守侯给了她兵马,可是整个大周能无条件信任她的,恐怕就只有自己的爹了。

周玄帝若不是为了安王,安守侯若不是为了秦天序,他们未必肯让穆珂去冒险,只有穆大将军,从心底相信,他的女儿是将帅之才!

穆大将军身体不便,穆珂拿着腰牌独自去了穆家的军营,她将五百亲兵召集了起来,说明了来意。

可是那些兵们根本不服她的指挥。

“世子妃,您已经嫁进了秦家,怎么可以再来接手穆家的兵?”

穆珂说道:“我爹已经把腰牌给我了,从今往后,你们就该听我的话,哪里来那么多问题?”

“你若是个男子就罢了,让一个女人做我们的将军,我第一个不服。”

“就是,你要救的是秦家的人,凭什么要我们穆家的人跟着去送死?”

反对的声音一个接着

一个,穆珂有些头疼,行军打仗,最怕人心不齐,现在还没有出征,就有这么多的矛盾在,她怎么才能把他们带去西疆?

“我愿跟随逊雪大将军去西疆!”

一堆反对的声音里突然冒出了一声支持的声音,大家都静了下来。

穆珂朝着那个声音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有些面熟,然后突然之前想起来了,说道:“你是穆二虎!”

穆二虎站了出来,重复了一边:“我愿跟随逊雪大将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旁边的一个小将立即拉了他一把,说道:“二虎,你疯了么?”

穆二虎武艺高超,是这一帮年轻人里的佼佼者,他说话向来分量很重,大家不明白他为何会站出来支持穆珂。

穆二虎说道:“我没疯,三年之前,我代表大周与北番勇士比武的事你们还记得么?”

“记得。”

“当时我打赢了北番的勇士,却被北番的公主羞辱,我记得清清楚楚,周围的观武台上坐满了大周位高权重之人,可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我说话,只有这位逊雪大将军,她冒着被责罚的危险,替我将那个公主打了回去!试问这天下,还有哪位将军能这样把我们这些小兵当一回事?”

五百将士俱都沉默着。

穆二虎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当时我就在自己的心里立了誓,倘若有女子为将的那一天,我第一个站出来追随逊雪大将军!”

他将手上的抢重重地砸进脚底下的土地里。

“我愿追随逊雪大将军!”

底下陆陆续续地有人开始应和穆二虎,毕竟能遇上一个肯为自己手底下小兵出头的将军,是他们这辈子能遇到的最幸运的事。

穆珂感激地看着穆二虎,穆二虎却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她有些脸红。

收服穆家亲兵的事虽然没有想象的那样顺利,但是成果还不错,最后有三百五十人愿意追随她去西疆。

现在要去找的是秦家的人,而穆家还有穆琨在,还有新出生的长宁在,他们不可能全部跟着穆珂离开,至少也得留一些兵马出来给他们。

穆珂自己也不忍心把穆家的兵拿得一个都不剩。

穆珂从秦家亲兵里选了一个副将,穆家亲兵里就选了穆二虎为副将,让秦、穆两位副将协助她整顿这八百五十人的军队。

在临行前一天,穆珂去了一趟书房,从一本书里翻出了一张被烧了一半的纸出来,这是李诗留给她的信件,当时她准备烧了的,后来没舍得,就一直夹在书里了。

她拿着那封没有烧完的信去找安守侯,她有信心能把秦天序带回来,可是打仗这种事,总会出现意外的,如果她死了,她希望有人能把李诗的冤屈记下去。

“爹,这是李诗临死之前留给我的信。”

安守侯看了那封信之后,立即站了起来,把门关上了,问道:“这个你有没有给别人看过?”

穆珂摇了摇头,“没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