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不为将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295章 逊雪侯

穆珂这侯爷说是侯爷,其实也就是个封号而已,跟安守侯那样世袭罔替的侯爵还是有分别的,圣上赐这个侯爵给她,是为了表示对她的英勇行为作出嘉奖,并不是要她跟男人一般上朝。

这次她能站在大殿之上,是因为周玄帝招她进来给她赏赐的,要是真的由着她每天跟男人一样的上朝,估计大殿上的这么些个老古董臣子们会疯。

“穆家有女,生于暖春,积雪初融,今赐尔字,曰逊雪甫。”

这是安夫人在穆珂的及笄礼上唱的祝词。

穆珂生于积雪初融的三月,“逊雪”是她的字,也是她这一生的写照,“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逊雪”是谦逊的说法,她就是傲雪的梅,寒风刺骨也不低头,她是傲骨铮铮的将军,也风华绝代的女侯!

周玄帝下了诏书,赐穆氏长女穆珂为逊雪侯,食邑千户,封号依旧是“逊雪”。

诏书布告天下,穆珂瞬间就成为了天下所有女子的表率,成为了她们心目中的英雄。

最开心的莫过于穆大将军,自从他知道了穆珂被封了“女侯”之后,整天乐得合不拢嘴,除了说个“好”字,已经说不出别的话来。

一连折腾了几天,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称埃落定,穆珂跟秦天序终于有时间去了一趟穆家。

穆珂心系着自己的孩子,一进穆家直奔梧桐苑而去,进了门正好看到穆琨跟赵喜儿抱着孩子在外面晒太阳。

赵喜儿抱着长宁,穆琨一手抱了一个,分别是八月和十五。

穆珂看到哥哥的腿已经完全好了,激动不已。

穆琨看着她的傻样,说道:“都是做娘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没个正形?”

“在哥哥面前,我可不就是个孩子么?”

穆琨笑了起来,说道:“你说得也是,这年纪再怎么变,你始终都是我的妹妹。”

穆珂突然眼圈子一红,眼泪就掉下来了。

穆琨跟秦天序都被吓住了,他们还没见过这样的穆珂,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还是赵喜儿灵光一些,她把孩子往秦天序手里一塞,拍了拍穆珂的背,柔声问道:“怎么了,珂儿?”

穆珂本来只是掉泪珠子,现在一听赵喜儿说话,头往她肩膀上一靠,便嚎啕大哭起来。

别人问她什么她也不说,就只顾着哭。

她要把这两世的委屈都哭出来,她过得太苦了,一直小心翼翼的,生怕行差踏错半步,她既想活成她自己想要的样子,又怕这命运的轨迹会一不小心再次变成前世的那样。

与人斗尚且可以一战,与天斗,要让她何去何从?

最苦的苦都是说不出来的苦,她经历的这一切就像是梦一般,看着虚无缥缈,却又是确确实实存在过的,然而她不能跟别人说,所有的一切她只能藏在心里,这种只有她一个人能够看到宿命的感觉,真的是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