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三章 惊涛骇浪

肚里有了食,丁红星感觉浑身一下子有了力量,一连跑了三公里路,他一点儿都不觉得累,他抬头看向江堤上,只见江堤上全是人,不知道多少人背着沙包在江堤上奔跑着,丁红星都能看到他们脸上惶急的表情,看样子,情况已经比较危急了。

丁红星没有做任何停留,一口气冲上了堤顶,他一眼便看到了他记忆中的父亲遇难处,那里已经围满了人,几名明显是干部模样的人正在大声指挥着那些背沙包的人把沙包扔下去。

丁红星跑了过去,只见江堤附近的江水中,十几个人正拉着手,在江堤边围成了一个半圆,用他们的血肉之躯组成了一道屏障,抵挡着江水的侵袭,让大家扔下去的沙包不被江水冲走。

在狂风暴雨中,长江不复平时的温驯,它变得十分暴烈,江面比平时宽了不知道多少,江水也越发湍急,如一条怒龙一般咆哮着,一个又一个浪头向江水里的人们头上打去,让他们立足不稳,摇摇晃晃,岌岌可危,看上去随时有可能被江水冲走一样,他们一个个都是咬紧了牙关,拉紧了彼此的手,这才勉强站住。

丁红星一眼便看见了父亲的身影,他站在半圆的最外面,也是最危险的地方,丁红星的眼睛一下子模糊了,父亲总是这样,把危险留给自己。

二十多年了,丁红星终于又看到了父亲,这一眼仿佛穿越了二十多年的时光,让丁红星感慨万千。

丁红星的感慨只持续了几秒钟,他定了定神,大声喊道:“爸,我来了!”

丁红星的声音很大,虽然在狂风暴雨之中,丁跃进依然听见了,他的眼光投向了儿子的方向,看到儿子,他的脸上既有欣慰,又有惶急,他张大了口,对着这边喊了起来,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在江水里面坚持了两个小时了,体能已经到了极限,实在喊不出多大的声音,丁红星只能看到他的嘴在一张一合。

这个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走向丁红星,他对丁红星道:“红星,你怎么来了?”

这位老者是丁跃进所在的红星机械厂的党委书记龚景天。

丁红星道:“龚伯伯,我来看看我爸。”

在丁跃进牺牲之后,龚景天对丁家的孤儿寡母还是非常照顾的,因此丁红星一直很敬重他。

龚景天道:“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那里出现了管涌,你爸他们正在排除险情,现在险情没有排除,大堤随时有可能决口,你快点回家去。”

丁红星还没来得及答话,只听堤上的人群中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呼,他扭头一看,原来江水中有一个人体力不支,踉跄了一下,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被江水冲走,站在他附近的丁跃进一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可是他自己的体力也不是很好了,眼见得两人都要跌入江水中,形势十分危急了,堤上的人们都叫了起来。

眼看形势危急,丁红星顾不得跟龚景天说话,他冲向了江边,脱下了鞋子,脱下了上衣,冲进了滔滔的江水中。

丁红星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惊呆了,龚景天大叫起来:“红星,你干什么?快回来!”

可是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丁红星的身影已经没入了茫茫江水,而同一时间,丁跃进和他拉住的那个人也跌入了江水中,他们身边的其他人的体力也都到了极限,能稳住自己的脚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实在是爱莫能助,转眼之间,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也消失在了江水里。

看到这悲壮的一幕,龚景天的脸上,热泪滚滚而下,可是转眼泪水便被雨水冲走了。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龚景天甚至没有机会跟丁红星再多说几句话,他根本没有想到平时那么调皮的丁红星,为了救自己的父亲,竟然能够毫不犹豫的跳入滚滚江水之中。

可是,龚景天根本不认为丁红星能够救起丁跃进,最大的可能便是父子俩全都殒命于这长江之中,龚景天心如刀绞,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沈淑珍那悲痛欲绝的脸了!

正在现场指挥的桂城市委书记徐东成厉声喊道:“快救人!”

下属们脸有难色的道:“徐书记,天气实在太恶劣了,这段江面水情也非常复杂,如果硬是要救人的话,有可能再搭进去几个人。”

徐东成疾言厉色的道:“那就眼看着他们被江水冲走吗?一定要把他们救上来!”

就在这时,人群中又发出了一阵巨大的欢呼,徐东成看向了江面上,只见滚滚波涛之间,一条人影如入水蛟龙一般时隐时现,他的右手已经搂住了一个人,他在用左手划着水,向岸边游来,而他搂的那个人,右手紧紧的拉住了另外一个人的手。

徐东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家乡也在长江边,他当然明白在这样的天气下,想要从长江里面救起一个人来是多么困难,简直可以说是难如登天了,他刚才大喊救人,只不过是下意识的,他不能眼看着三条生命就这样逝去,可是一时的激动过去之后,他知道事已不可为了。

在这样的时候,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徐东成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江水中的那个人,右手下意识的握成了拳,似乎在替江水中的那个人鼓着劲。

只见那个人一只手划水,已经接近了江岸,岸上的几个人已经准备去接应他们了,可是这个时候,一个浪头打来,将他们又推向了江心,这让包括徐东成在内的所有人的心又吊到了嗓子眼里。

江堤上的所有人,除了那些背着沙包奔跑的人之外,都下意识的向江中那个人的方向走去。

江面上那个人,当然就是丁红星了,他跳入水中之后,凭借大师级的公开水域游泳技能,以及对这段长江地形和水情的熟悉,他很快游到了父亲身边。

这个时候,丁跃进还没有乱分寸,他依然紧紧拉住了另外一个人的手,不过他并没有看到儿子已经跳下了水。

当丁跃进被丁红星的右手搂住了腰,又听到儿子叫了一声“爸爸”的时候,他不喜反惊,丁跃进的水性也很好,他是非常清楚这个时候的长江是多么危险的。

丁跃进就丁红星这么一个独子,当他和沈淑珍想要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国家已经开始实行计划生育了,在单位一向是先进积极分子的丁跃进当然要响应号召,没有再生第二胎,他在听到儿子的声音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完了,咱老丁家要绝后了”。

丁跃进用尽全身力气吼道:“红星,你下来干嘛,你别管我了,快上去。”

丁红星道:“爸,你别管了,你不要动,我带你上去。”

丁跃进知道,在水里救人,最要紧的是被救的人千万不能动,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体力了,儿子既然已经下了水,那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他对丁红星道:“红星,那你尽力就好,要是你快没力气了,那就别管我了,你自己上岸去,爸爸顺着水漂下去,也能找到机会上岸的。”

丁红星再不打话,搂着父亲的腰,顺着水势向岸边游去,他的公开水域游泳技能,便是在虚拟空间里模拟的这段长江练习的,他对这段长江的水情已经熟悉到了极点,知道怎么游才最省力,而他能够感觉到水中每一条细微的水流的流向,很快,他就接近了岸边。

丁红星对水情再熟悉,也还是有意外发生,就在他快到岸边的时候,一阵狂风吹来,掀起一个浪头,将丁红星三人又推向了江心,丁红星的游泳技能再强,也抵挡不了这样的天威,若是只有他一个人,倒还可以借着水势迎浪前行,可是他的手上还搂着父亲,身不由己的被浪头推远了。

岸上传来一阵惊呼,不过丁红星此时心无旁骛,什么也听不见了。

在这个时候,丁红星在虚拟空间里苦练出来的水性发挥了作用,他双脚踩水,很快稳住了身形,然后仔细感受着水流,顺着一条流向岸边的水流又开始前行了。

看到丁红星三人的身形又从风浪中显露了出来,堤上的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欢呼。

第二次接近岸边的时候,一个比刚才那个浪头还大得多的巨浪迎头砸向丁红星的头顶,丁红星带着两个人,无法避开这个浪头,这个浪头将丁红星砸进了江水中,三人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了,岸上的人们都呆望着他们消失的地方,一个个都握紧了拳头,他们心中充满了悲怆,却又没有失去希望,那三个人还能从江水中露出头来吗?

此时的丁红星也感觉到眼前一片黑暗,他也被呛了一口水,而他带着两个人游泳,水性再好,也能感觉到力量从自己的身体里飞快的流逝,就在这时,他又感觉到江心有一个漩涡,将他的脚吸向了水底,他无论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他的力量虽然已经强化了许多,可是与大自然比起来,还是不够瞧的。

丁红星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