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五章 领导看望

今天为了救父亲,丁红星一直没有仔细思索他获得智脑的这件事情,现在大愿达成,他稍稍一想,便感觉到他能够得到这智脑,实在是一件太幸运的事情了,他的上一世活得窝窝囊囊,这一世凭借这智脑,他一定要活得比前世更精彩,而这前提就是要有稳定的能量获得来源。

小宝回答道:“我的能量的获得与宿主直接相关,宿主做了一些有成就感的事情,我就可以获得能量,成就越大,能量越多。”

“那哪些事情算是有成就感的事情呢?今天我救了父亲,这么有成就感的事情怎么才获得了五十个属性点?”丁红星有些疑惑。

“很多事情都可以啊,比如你学习成绩好,体育比赛获胜,得到了公众的认可,获得了奖项等等。你今天救了你父亲,暂时属于你个人的事情,成就不算特别大,但是你内心的成就感还是很强,所以获得了五十点属性点,这已经算是很多的了,有些小成就每次可能就能获得一两点属性点呢。”

“那我获得了属性点,你还有能量积存吗?”

“当然,我有一些功能是需要大量能量的,所以,你每次获得属性点,我也会留下一部分能量作为储存,等我储存了足够的能量,你会感受到我真正的强大的。”小宝的语气十分自豪。

丁红星这一下算是基本明白了。

下午的时候,雨下得小了很多,市委书记徐东成带着一群下属来到了三人住的病房,来看望三人了,而红星机械厂的党委书记龚景天和厂长张国庆也都随着徐东成来了,丁跃进是红星机械厂的人,他们当然也要来看望一下。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几名带着摄像机的记者。

徐东成一进病房,便走到临近房门的丁跃进的床前,爽朗的大笑了起来:“丁跃进同志,我代表桂城市委来看望你了,你是桂城的英雄啊!”

徐东成一面说话,一面握住了丁跃进的手,上下摇晃着。

丁跃进问道:“徐书记,管涌堵住了没有?其他人没有出事吧?”

徐东成大笑着对身后的人们道:“看,英雄就是觉悟高,一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问管涌堵住了没有。”

众人都附和着徐东成的话。

徐东成转头亲切的对丁跃进道:“丁跃进同志,请你放心!就在你们被送到医院之后,抗洪前线的军民群众在你们的精神鼓舞下,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堵住了管涌,下水的同志们也都平安上岸了。到现在,抗洪前线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水位也开始下降了,所以我们这才有时间来看望几位英雄。”

徐东成上下晃动了几下丁跃进的手,又走向了孔昭强的床位,与孔昭强亲切握手,问候了几句,问了问孔昭强的工作情况,他虽然知道孔昭强是公安人员,可是对他印象并不深,毕竟孔昭强只是个派出所副所长,这种级别的干部在全市来说,实在太多了,他作为一个市委书记,是不可能认识每一个人的。

孔昭强已经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他才三十来岁,还是有进步的想法的,而徐东成便是他进步的关键,若不是这样,孔昭强也不会毅然决然的跳入水中,参与堵管涌,现在,他的举动终于起到了作用,起码徐东成这个市委书记已经对他有了印象,而且印象看来还比较深刻。

最后,徐东成走向了丁红星,他握住了丁红星的手,亲切的道:“要不是龚书记告诉我,我还真不敢相信这位从长江里救起两个人的英雄只有十六岁呢!”

丁红星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不说话,这样才符合他才十六岁的形象,他十六岁之前一直都是一副没长大的模样,调皮得很,如果一下子突然变得懂事了,会说话了,一定会让熟悉他的人感到奇怪的。

龚景天连忙走到丁红星的床边,轻声的对丁红星道:“红星,怎么这么不懂事?快谢谢徐书记来看你们啊!”

丁红星这才结结巴巴的对徐东成道:“谢谢徐书记!”

徐东成见惯了别人在自己面前紧张的样子,他一点也不意外。他今天心情确实非常好,今天可是有省电视台的记者来拍摄桂城抗洪,丁红星救人的场面被他们全程拍了下来,大大为桂城的抗洪长了脸。

徐东成微笑着问了几句丁红星的学习和生活情况,丁红星此时表现出了很强的表演天赋,他完美的表现了一个十六岁少年应有的紧张,不过还是回答了徐东成的问题,在记者的摄像机面前,他的答案也都是徐东成希望听到的。

最后,徐东成问道:“小丁同志,你的水性怎么那么好?能在长江里救人。”

丁红星道:“我长在长江边嘛,我爸水性好,他从小教我游泳,所以我的水性也不错。”

听到儿子当面说胡话,丁跃进在自己的**瞪了丁红星一眼,不过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揭穿儿子。

徐东成又是一阵大笑:“好好好,这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啊!”

徐东成又跟丁红星说了几句,便匆匆离去了,虽然江堤上的情况已经比较稳定了,可是险情还是随时有可能发生,他这个市委书记在这样的时候是不能离开太久的,尤其是有记者和摄像机在旁边的情况下。

龚景天和张国庆也分别跟丁跃进和丁红星握了手,向他们表示了慰问,这才离开了病房,红星机械厂这一次有不少人在抗洪一线,他们也不能离开前线太久。

丁跃进和孔昭强打了几瓶葡萄糖,吃了一些东西之后,也执意不肯再留在病房里了,他们还想要上江堤,几位留下来的市委干部连忙劝阻了他们,他们说徐书记吩咐了,一定要让几位抗洪英雄好好休息休息,江堤不会有事的。

好说歹说,丁跃进和孔昭强才答应再休息一个晚上,不过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要回家休息,这次抗洪,他们已经在堤上呆了好几天没回家了。

一位市委干部询问了医生,医生表示他们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他这才同意让丁孔两人回家。

由于他们都没带换洗衣服,所以他们只能穿着病号服,坐着徐东成的上海小汽车,被送回了各自的家。

丁跃进父子一到家,沈淑珍吓了一跳:“你们父子俩怎么了?怎么穿这衣服?红星你今天跑出去一天不着家,干嘛去了?”

看到疾言厉色的妻子,丁跃进连忙道:“淑珍,今天要不是红星,我可就回不来了!”

沈淑珍大惊,她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丁跃进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沈淑珍,沈淑珍的眼泪一下子下来了:“跃进啊,你怎么这么傻啊!你自己差点丢了命,还险些把儿子给搭上,要是你们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还让我活不活啊?你干嘛什么事情都要冲到前面啊?”

看到妻子的样子,丁跃进慌了,他连忙道:“淑珍,别哭了,我们爷俩这不是没事吗?早上那个形势你是没看到,那管涌要是不堵住江堤就要垮,要是都不下水,江堤垮了,这整个桂城都要被水淹掉,那得死多少人啊?你们娘俩也在城里啊,我能不下去吗?”

沈淑珍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她知道这事的利害,只不过丈夫和儿子都差点葬送到了茫茫江水之中,她当然有一些情绪激荡了。

丁跃进好说歹说,才把沈淑珍劝住,沈淑珍抹了一把眼泪道:“跃进,你明天还要上堤吗?那你可千万别再下水了,你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我们娘儿俩可还得靠你呢!”

丁跃进连连点头道:“淑珍你放心,我再也不下水了。”

沈淑珍看了看外面的雨,拿起一把伞和一个菜篮子,就向门外走去,她对丁红星道:“乖儿子,今天你做得很好,妈这就去买点肉回来,给你做红烧肉吃。”

丁红星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父母亲的单位效益都不好,他们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都只有两百多块钱,丁红星清楚的记得,这几年他吃肉的机会真是屈指可数,今天母亲给他买肉吃,已经是对他最大的褒奖了。

丁红星强忍着激荡的情绪,点了点头,他看着父亲,心中想着,现在还能看到父亲,真是太好了,以后这个家,就由重生的自己来撑了,自己一定会让家人们都过上幸福的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