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十章 儿子长大了

回到家里,吃过饭,丁红星躺在了**,小宝的声音响了起来:“宿主,你今天很暴力啊!我能感觉到你的情绪很愤怒。”

丁红星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前世,自己的前世,父亲早亡,母亲思念父亲成疾,缠绵病榻,厂子效益不好,家里的经济情况真的是窘迫到了极点,自己虽然在父亲去世之后懂事了许多,可受困于家里的情况,要分心照顾母亲,所以高考也只考上了一个大专,大学还是在亲戚的接济下读完的。

大学毕业之后,丁红星也一直不顺,由于性情太耿直,干的工作没一个干得长久的,自然收入也高不起来,结过一次婚,可是也因为他不能给妻子提供更好的生活,经过短暂的婚姻生活后,他便和妻子离了婚,没有孩子。

丁红星倒不怪妻子,只能怪自己没本事吧。

后来丁红星到鲁阳的房地产公司当会计,收入还算不错,可是鲁阳为了赚钱不择手段,做了太多违法犯罪的勾当,让丁红星不齿,就在他想要举报鲁阳的时候,鲁阳却将他灭口了。

经历过太多的不公平,经历过太多的不如意,这一切的愤懑都集中到了今天爆发,让丁红星对朱小明这个人渣下手毫不容情,他自己都没发现原来他的血液里还流淌着这样的暴力因子。

丁红星平静的对小宝道:“既然遇到一台智脑、重生这样的事情都能被我遇上,我还有什么理由还活得像前世那样畏畏缩缩呢!”

小宝赞道:“对,就该这么想!我前一个主人活得可自由自在,可有本事了,我可不希望现在的主人是个懦弱的人。你放心,等我的能量积累多了,你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对了,今天你干掉了那个朱小明,就相当于打了一个小boss,可以有十点属性点的奖励。”

这让丁红星有些意外,这样都能有属性点奖励,算是一个惊喜了。

这样一来,丁红星存下的属性点就有五十点了。

在**躺了一会儿,丁红星爬起来直奔厂门口的修车摊,把王志华的自行车取了出来。

王志华本来想把从朱小明那里弄到的三四百块钱都给丁红星,不过丁红星哪里肯收,他让王志华去买辆新车,王志华拗不过他,便把自己原来的这辆车送到了红星机械厂门口的修车摊上,让修车的师傅修好,送给丁红星。

丁红星也不矫情,收下了这辆车,这辆车啥都没坏,修车师傅就换了几根辐条,把车轮加了气,王志华把修车的钱也给出了,丁红星拿到之后就可以骑了。

丁红星骗腿上了车,他大概有十来年没骑过自行车了,不过上车骑了一会儿,他就重新熟悉了骑自行车的感觉。

丁红星骑车到了城关派出所,这里靠近城东,离红星机械厂大概两公里远。

丁红星下了车,在门口张望着,门卫老大爷看到了丁红星,很警觉的走过来,威严的问道:“小孩,在这里干什么?这不是你玩的地方。”

丁红星道:“大爷,我是来找孔所长的。”

老大爷又问道:“你找孔所长有什么事情?”

“孔所长是我叔。”

“这样啊!”老大爷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他走回门卫室,拿出一个登记簿让丁红星登记,便让他进去了,还告诉了他孔所长的办公室在哪里。

这个时候的城关派出所还是一栋比较陈旧的建筑物,院子里只有一辆吉普车,还有两辆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看上去都比较旧了,其它的就全是自行车了,几个警察在院子里走动着,看到丁红星,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丁红星找到了孔昭强的办公室,只见办公室里一台吊扇呼呼的扇着,孔昭强正在伏案工作,现在已是八月,正是长江中下游地区最热的季节,吊扇显然起不到太多降温作用,孔昭强满头大汗。

丁红星喊了一声:“孔叔!”

孔昭强抬头一看,看到丁红星,惊喜的叫道:“红星啊!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

孔昭强放下手中的笔,起身将丁红星让了进来,让他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又用一个大搪瓷缸给他倒了满满一杯凉白开,丁红星正好有些口渴,便仰头将这缸水一饮而尽了。

孔昭强又去倒了一缸水,丁红星问道:“孔叔,这么热的天你在办公室里写些什么东西?”

孔昭强一脸的喜气:“局领导让我写一个思想汇报。”

丁红星心里一动:“孔叔,是不是要提拔了?”

孔昭强“咦”了一声:“红星,你挺机灵的嘛,不过这事八字还没一撇,你可千万别外传。”

丁红星会心的点了点头。

孔昭强又问道:“红星,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丁红星道:“孔叔,我爸想让你去家里吃个饭。”

孔昭强一拍脑门:“你看我,天天忙天天忙,都忘记请你们到家里吃个饭了,这顿饭应该我来请。”

丁红星道:“没事的孔叔,就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做的菜挺好吃的。”

孔昭强也是个爽快人,他略一沉吟,便点头道:“行,不过这几天忙,没时间,这样吧,大后天是星期天,星期天下午我去你家。”

丁红星将家里的地址告诉了孔昭强,便起身告辞了,孔昭强将丁红星送到了派出所门口,一路上有警察看到孔昭强居然郑重其事的将一个少年送出来,都不禁好奇的多看了丁红星几眼,有个女警察还好奇的问道:“孔所,这是你什么人啊?”

孔昭强回答道:“这是我侄儿,上次在长江里,就是他救过我的命,你们在外面遇到了他,要关照他啊!”

听到丁红星救过孔昭强,这些警察一个个拍着胸脯保证,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会关照他。

孔昭强的表现让丁红星放下了心,看样子他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这就够了,他今天来找孔昭强,就是想跟他把关系搞好,有这样一个关系,以后总是有用的。

第二天,丁红星约上了王志华,一起骑着自行车去了陈建新的游戏厅,王志华头天下午便买了一辆新自行车,还是永久牌的,他美滋滋的骑着,别提多拉风了。

到了游戏厅一条街,这条街的半大小孩们都敬畏的看着丁红星,看样子头天丁红星痛打朱小明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丁红星和王志华锁好自行车,进了游戏厅,陈建新立刻给他们送上了几摞游戏币,又给了丁红星十块钱。

丁红星暗暗点头,这个陈老板看样子是个讲究人,很有生意头脑。

既然拿了钱,丁红星便开始了他的表演,他先是打了一盘飞翔鲛,一直打通了四次,然后他又上了街霸的机子,守擂守了一个多小时,未尝一败,其间他照样是和颜悦色的给自己的对手们讲解着游戏技巧,与他昨天痛打朱小明的狠辣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也让那些半大小孩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

朱小明在这条街上本来就不得人心,这些小孩没人喜欢他,丁红星打了他正是大快人心,更何况他还这么有亲和力,游戏也打得这么好呢,这让他成为了这里的明星。

许多在其它游戏厅打出名号的高手,听说了丁红星的名头,慕名来到了陈建新的游戏厅,跟丁红星pk,不过事实证明,这些高手跟丁红星都不是一个级别的,纷纷败下阵来。

陈建新可高兴坏了,今天一天他的营业额比头天又增长了百分之二十以上,他不禁越发觉得自己昨天的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

这样过了三天,星期五晚上,丁跃进下班回家吃饭的时候,丁红星对他道:“爸,我今天出门碰到孔叔了,他说星期天下午来咱家吃个饭。”

丁跃进听了,又喜又忧,喜的是他跟孔昭强脾气倒挺对路的,又一起经历生死,称得上是标准的生死之交了,他来家吃饭,丁跃进还是很高兴的。

忧的则是有客人来家吃饭,怎么也得整几个好菜吧,可是家里这情况,每个月的收入都是捉襟见肘,请了这顿客,就更是过得紧巴巴的了。

沈淑珍也道:“人家是派出所的副所长,来家吃饭可不能怠慢了,可是咱俩的工资都还没发呢,这可怎么办呐?”

丁跃进沉默片刻之后道:“去向我大哥借点。”

丁跃进的大哥丁援朝在市工商局工作,虽然只是个普通干部,好歹日子要比丁跃进家好过得多。

丁红星从口袋里掏出三十块钱,递给母亲道:“妈,这钱给你星期天买菜,买点好菜。”

丁家夫妇一下子愣了,沈淑珍道:“这是哪来的钱?”

丁跃进道:“你没干坏事吧?”

丁红星道:“爸,妈,我没干坏事,这钱是我到街上打零工挣来的,不信你们下次可以问下我老板。”

沈淑珍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半晌之后她才说:“咱儿子真是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