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十四章 扮猪吃虎

很快,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两人已经打了十盘,丁红星赢了七盘,龙哥只赢了三盘,这样一来,丁红星就净赚了二十块钱。

丁红星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放下球杆对龙哥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吃饭了,我该出多少台子钱,给我算一下。”

龙哥似笑非笑的道:“台子钱是小事,不过小兄弟,你这也太不仗义了吧?赢了钱就想跑?”

丁红星道:“我没想跑啊,我要回家吃饭,明天再来行不行?”

龙哥摇了摇头,猴子等人也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围了上来,丁红星见状,连忙掏出那二十块钱颤声道:“有话好说,大不了这二十块钱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说着,丁红星便把那二十块钱放在球台上,转身掏出车钥匙就想推车走人,龙哥却拦住了他。

龙哥将那二十块钱递给丁红星道:“小兄弟,你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输不起的人。你不是要回家吃饭了吗?那咱们来最后一盘,胜负在此一举,只要你赢了,我用人格担保,一定让你带着钱回去?”

丁红星惊慌的道:“那这一盘来多大?十块,还是二十?”

龙哥摇了摇头,伸出了五个手指。

丁红星问道:“五十?”

龙哥又摇了摇头:“不,我们来打算分的,一分五块!”

丁红星大惊道:“打这么大啊!那要是一个球不进,岂不是要输一百二十分,乘以五,那不是要六百块钱?”

龙哥笑了:“怎么可能一分不得?不会有那么大的输赢的。”

丁红星道:“那如果有万一呢?我可没带那么多钱,再说了,谁知道你有没有那么多钱?”

龙哥掏出一大把钱,其中有三张一百的,还是那种蓝色的老人头,还有一些五十和十块的,他晃了晃这些钱道:“你这下应该放心了吧?如果我输了,二话不说把钱给你,让你走人,要是你有本事让我一分不得,我付你六百块;如果你输了,输多少分算多少钱,要是你真输了一百二十分,你身上的那几十块钱都给我,再加上这辆自行车就行了。”

丁红星身上的几十块钱再加这辆自行车怎么也到不了六百块钱,龙哥的话看上去很公平,丁红星犹豫良久之后道:“你真不骗我?我赢了给钱让我走?”

龙哥笑了:“我龙哥信用好得很,从不骗人!”

丁红星一咬牙道:“那行,不过刚才那一盘是我赢了,该我开球了!”

这种比赛方式,只要大力开球十盘至少有八盘能够进球,所以开球是占有一定优势的,龙哥大方的点头道:“可以!”

丁红星走回那张球台边,重新拿起球杆,对龙哥道:“那我可开球了!”

龙哥笑而不语,点了点头,一副高手风范,旁边的猴子等小弟也是一脸崇拜之色,在打台球上,龙哥确实称得上高手,那是真正的罕逢敌手,看来今天又可以赢这个傻小子一笔钱了。

可是随后的两分钟里,龙哥的高手风范再也装不出来了,他的小眼睛越瞪越大,嘴巴也张了开来,到最后,他的眼珠子差点掉在了地上,他的口水流到了骚包的白色衬衫上,湿了一大片,十分刺眼,他也不自知。

原来丁红星提杆开球,便进了三号和四号,接下来,他连续进攻得手,而且走位极其精准,蹬杆,缩杆,跟杆,加塞,k球都运用得无比纯熟,每个球都走得犹如手摆一样,毫无难度,不到两分钟,就把台面上的十五个球清得干干净净。

丁红星放下球杆,拍了拍手上沾着的翘粉,将手伸到龙哥眼前道:“不好意思,我赢了,一百二十分,六百块拿来!”

不但龙哥傻了眼,猴子等人也都傻了眼,都跟龙哥一般无二,个个都瞪大了眼,张大了嘴,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超出他们的理解范围了,桂城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高手了?这样的高手他们只在电视上看过,那些人的名字应该叫做戴维斯和亨德利,绝对不应该是眼前这个人啊!

丁红星暗暗好笑,他前世就很喜欢打台球,而且喜欢看电视上的台球比赛,对台球的理解很深,台球水平也算很有功底了,因此他只花了两个技能点就将自己的台球技能提高到了专业级接近大师级的水平,就算是斯诺克的大球台,只要台面好的话他都有一定把握一杆打出高分,更何况这种台球桌比斯诺克球桌要小得多,对他来说实在太简单了,不一杆清台都对不住他宝贵的两个技能点。

丁红星找龙哥要钱,龙哥这才清醒过来,他眼皮一翻便叫道:“好啊,原来你是扮猪吃老虎,消遣你龙哥来了!”

丁红星摇了摇头,还消遣你,你以为你是镇关西啊!还用这么老土的台词,一看就是反派。

丁红星现在完全不是那副愣头愣脑的样子了,他好整以暇的道:“今天可是你自己要找我打的,我可没逼你,少废话,给钱,小爷我还要回家吃饭呢!”

龙哥叫道:“你这明摆着就是来骗我们的钱来了,还想找我要钱?弟兄们,上!”

猴子几人也回过神来了,他们一个个闭上了大张的嘴,目露凶光,不怀好意的围向了丁红星。

丁红星叹了叹气道:“真是没有新意啊!小爷我今天不想打人,你们最好还是把钱给我让我走算了,要不然后果自负!”

丁红星一面说,一面用脚尖一挑,路边的一块红砖就飞了起来,他一伸左手就把这块红砖抄在了手里。

这漂亮的一手让几人停住了脚步,他们以为丁红星是要用这块红砖做武器了,可接下来的一幕又让几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丁红星右手化掌为刀,一掌切在红砖上,那块红砖一下子便分成了两半,一截红砖飞出了老远。

丁红星扔掉了手上的半截红砖,拍了拍手上的砖屑道:“还要上来吗?”

几人看了看那块红砖,这块红砖是他们找来用来顶遮阳伞的,硬度特别高,上面都烧出那种青色的硬核了,这小子居然一掌就切开了,他们都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自己的脑袋可没这砖硬。

看到小弟们裹足不前,龙哥也没办法,丁红星耍的这一手太帅了,估计把这帮人全绑一块都不是他的对手,就别上去丢人现眼了。

龙哥的态度一下子软了:“兄弟,不是我输了不认帐啊,你球打得这么好,我也想跟你交个朋友,你要是赢个百十块钱,我眼都不眨就给你了,可是你赢得太多了,六百块啊!这么多钱我实在做不了主,我也是替我大哥守这个摊子的。”

丁红星当然知道,要不是自己露了一手掌切红砖的功夫,龙哥哪有这态度?早让人打自己一顿把自己赶跑了。前世的丁红星就知道,这一带摆台球摊的就靠这个赚钱,坑过不少人的钱,所以他今天来就是要坑他们的,坑他们的钱,丁红星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他对龙哥道:“你做不了主,那就叫做得了主的人来。”

龙哥苦着一张脸,他本来是想在丁红星面前装个可怜,如果能用百十块钱打发掉这件事,那是最好不过了,可是没想到丁红星胃口这么大,他看了看丁红星那只右手,无奈之下,只能让猴子去叫人了。

龙哥的大哥住得离这里并不远,十来分钟之后,猴子便带着一个人来了,这时候,丁红星正惬意的躺在龙哥平时躺的一张躺椅上,拿着一根奶油雪糕吃得正香呢,天气这么热,当然要吃根雪糕犒劳一下自己了。

而龙哥和另外几位小弟苦着脸陪着站在一边,他心里懊恼不已,没想到自己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啊!

看到猴子带人来了,龙哥上前恭敬的道:“大哥,您来了!”

丁红星打眼一看,来的这人他认识,当然,他是前世见过这人,他就是常征,高高的个子,长头发,留着山羊胡子,这么热的天左边耳朵上还戴着一个罩子,那是因为他被朱小明一刀砍掉了半只耳朵。

常征这人算是出道比较早的混混了,进过几次大牢,今年三十来岁,在看守所和牢里呆的日子就有十来年,不过也许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他一直没有做什么大恶,后来也得了个平安善终,比朱小明的下场还是好多了。

常征显然已经从猴子嘴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他虽然是城西的地头蛇,可是对丁红星这头过江猛龙还是不敢掉以轻心,虽然丁红星看到他来了也没从躺椅上起身,一副倨傲的样子,他也不以为忤,他没有理龙哥,一脸堆笑的问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我是常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