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十六章 买邮票

第二天,丁红星照常早起锻炼,到陈建新的游戏厅去打了两个小时游戏,挣了十块钱。

陈建新最近的气色很好,这也很正常,自从丁红星这么个大高手到他这里坐镇,他的生意好了许多,前些天,陈建新又买了几台威虎战机的游戏机回来,丁红星只用了三个游戏币,便彻底适应了这个游戏,把它打通了,然后又教其他人玩,结果这个新游戏也一下子火爆了起来,陈建新每天数钱都数得心花怒放。

陈建新知道,这一切都是丁红星给他带来的,他很为自己那一天的英明决定而高兴,不过他也有一些不安,他现在觉得自己每天给丁红星十块钱实在是有些少了,不过那次他说要每天给丁红星二十块钱丁红星却不要,他总想着要给丁红星一些什么补偿,要不然的话,万一哪天丁红星不满意,不来他这里了,那会带走一大批冲着他来这里玩游戏的人,那他的游戏厅又将恢复以前平淡的生意了,或许会比以前更差。

今天,陈建新在给了丁红星十块钱之后,笑着对丁红星道:“红星,先别走,有件事跟你说一下。”

丁红星有些疑惑,不过他还是在陈建新对面坐了下来。

陈建新到游戏厅的冰柜里拿了一听健力宝给了丁红星,然后笑道:“红星,你到我这里这些天,我这里生意好多了,谢谢你了啊!”

丁红星淡淡的点了点头:“没什么,陈老板,你不是给钱我了吗?说起来应该是我谢谢你呢,这些天我家里的伙食改善了不少。”

陈建新听得笑了起来:“呵呵,不客气,我觉得给你每天十块钱少了一点,可是给你加钱你又不要,我有一个想法,你看这样行不行?”

“陈老板,你说。”丁红星点头道。

“我想给你游戏厅百分之十的份子,你看怎么样?”陈建新说出这句话,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的看着丁红星,他当然知道丁红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可是在经过朱小明那件事情之后,他再也不敢把丁红星仅仅看成是一个少年了,他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体里蕴藏着多么大的能量,绝不是他可以欺辱的。

丁红星有些意外,他没想到陈建新竟然主动提出给他百分之十的股份,这可不是个小数字,他本身就是搞财务出身的,这些天他天天来这里,对这个游戏厅的流水摸得门儿清,这里现在生意如此火爆,每天卖游戏币以及卖一些零食饮料的流水至少好几百,每个月的纯利至少一万多,如果给自己百分之十的股份,那自己每月都可以收入一千多,这在九二年的桂城,称得上高收入了。

不过丁红星有些不确定陈建新为什么给自己这么大一个好处,他并不是认为自己给陈建新带来的价值不值得陈建新这么做,而是他总是习惯性的认为做生意的人会以自己的利益为先,眼光不会这么长远。

丁红星沉吟片刻之后道:“陈老板,你这个游戏厅现在每个月纯利只怕上万了吧?当然,现在是暑假,开学之后可能会少一些,不过分给我百分之十也不是个小数目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陈建新诚挚的道:“我知道,你可能心里有些疑惑,不过我可以开诚布公的说,我这么做没有什么恶意。你既然把我这里的利润算得这么准,我也不妨告诉你,以前我每个月的纯利最高的时候也将将只有五千左右,是你来了之后,我的利润才有了这样的增长,相比你给我带来的东西,我给你百分之十的份子真的不算多,如果你觉得不满意,我还可以给你加一点。我希望,这样做可以让你留在我这里。”

丁红星点了点头,他听得出,陈建新的话是发自内心的,这确实是一个眼光比较长远的人。

不过丁红星还是不露声色的道:“陈老板,我可要提前跟你说,哪怕我接受了这百分之十的份子,我也不可能有钱来投资,而且开学之后我也不可能有这么多时间过来玩游戏了!”

陈建新在心里又高看了丁红星一眼,如果丁红星不知道这百分之十有多大利益也就罢了,他能眼光如此精准的看出自己这里一个月的纯利,却又能够如此淡定,而且能够把丑话说在前面,这个少年的心智实在是不得了,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他越发坚定了自己要交好丁红星的想法,在他没有发达的时候雪中送炭,总比在他发达了之后再去锦上添花要强得多吧。

陈建新道:“没关系,这百分之十的份子既不用你投资,也不用你操多少心,你有时间就来这里打个转就行,每个月我都会把该给你的利润给你的。如果你嫌百分之十少了,我可以再加百分之五,哪怕再加百分之十也可以商量。”

丁红星摇了摇头:“不用了,就这样吧,百分之十已经很不错了。”

陈建新微笑着向丁红星伸出了右手:“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丁红星跟陈建新握了握手:“合作愉快!”

陈建新又问道:“你每个月需不需要看游戏厅的帐?”

丁红星已经转身走向了门外:“不用了,我相信你!”

在他身后,只留下陈建新在赞叹,这么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就有如此气度,真是不得了啊!

丁红星走向正在街霸机上奋战的王志华,问道:“志华,你走不走?”

王志华正玩得开心,不要钱的游戏币,想玩哪台机子就玩哪台机子,这里对他来说不啻是天堂啊,他哪里舍得走?他头也不回的道:“我再玩一会儿,等吃饭的时候再走。”

丁红星道:“那我先走了。”

王志华应了一声,丁红星便离开了。

丁红星骑车到邮局买了好几本集邮方面的杂志,然后回到家里慢慢看了起来,他想要多多了解一下最近的邮市走向。

把这些集邮杂志看完了,他才知道现在的邮市可以说是哀鸿遍野,进入了一个谷底期。

其实从这些集邮杂志上看,就在九一年,中国邮市都正好是一个高峰期,从去年三月份开始,邮市疯涨,不管是什么邮票都在涨,最少的都涨了三四倍,而作为中国邮市风向标的80猴票,更是从之前的三五十块钱一张涨到了两三百一张。

邮市的疯涨也带动了其它收藏市场的**,各种钱币、卡都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价格一路猛涨,经过十几年改革开放的历程,许多中国普通老百姓手里都有不少余钱,让这波行情一直持续了大半年。

可是就在去年年底,受国家大幅度提高邮票发行数量以及其它因素的影响,邮市行情陡然急转直下,各种邮品的价格一路走低,连带其它收藏品市场也进入了冬天。

到今年,邮市几乎已经到了谷底,猴票的价格又跌回了几十元一张,让许多在高峰期进入邮市的投资者血本无归,欲哭无泪。

看完了这些杂志,丁红星陷入了沉思,邮市如今是非常低迷,可是丁红星这个重生者却知道,邮市不会永远这么低迷下去,至少他知道猴票在今后还会一路猛涨,涨到几百、几千,在最高峰的时候甚至涨到了上万元一张。

那么现在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抄底机会了,如果用几十块钱一张的价格收猴票,收个上百张,到最高峰的时候抛出,那就至少是几十上百万了。

现在丁红星有陈建新那个游戏厅的百分之十股份,每个月都有比较稳定的收入,这么多钱,丁红星不可能全部交给母亲,他暂时又没有什么需要大笔用钱的地方,那么投资在邮票上就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了。

丁红星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他想到就做,吃过中饭之后,他骑上自行车,很快就到了新生桥。

新生桥在桂城城中央靠南的地方,是一座横跨长江支流柳林河的小桥,这座桥头有一片柳林,这条河便因此而得名,柳林里经常有人在这里卖一些花鸟、收藏品之内的东西,当然,也有人在这里卖邮票,前世丁红星对集邮兴趣最大的时候,就经常跑到这里来逛,不过他是看得多,买得少,毕竟那时候没什么钱嘛,但是他有很多集邮以及收藏方面的知识,都是在这里学到的。

来到新生桥,丁红星将自行车锁好,进了柳林,他轻车熟路的走向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名叫杨连忠,他前世的时候就经常在杨连忠的手上买一些邮票,当然,那个时候他可买不起什么价格昂贵的邮票,都是买一些便宜的邮票,甚至是盖销过的单张票,为的就是集齐一套,在那个时候,他觉得集邮非常有乐趣。

而杨连忠这个人的人品也让丁红星很放心,他卖的东西价格非常公道,哪怕像丁红星这样的小孩只买几分几毛的邮票,他也总是不厌其烦,丁红星从他这里学到的集邮和收藏知识也是最多的。

杨连忠的藏品也非常丰富,丁红星很多一套缺一张的邮票都是在他这里寻觅到的,因此,丁红星一到这里就直奔他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