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十八章 竞争来了

这天晚上,丁红星又与智脑小宝盘点了一下收获,小宝告诉丁红星,由于他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产业,所以也能获得属性点的奖励,不过这个产业并不算大,而且只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因此只能获得20个属性点的奖励。

对这个奖励,丁红星还算是比较满意的,毕竟这些股份算是意外之喜,不过他也充分了解了这属性点想要获得到底有多难?

一种技能想要有升到顶级的可能就至少需要十几个技能点,也就是一百多个属性点,运气或者天赋不够的话,花几百个属性点都不稀奇,他感兴趣的技能那么多,一想想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更不要说还有那么多项属性也都需要属性点来增长,这样需要的属性点就更多了,但是这并没有让丁红星气馁,相反更加激起了他想要获得更多属性点,来让自己变得更强的**,这也成了丁红星不断努力的强大动力。

丁红星思考了一下,将五个属性点加在了记忆力上,又将五个属性点加在了理解力上,这对于他现在的学习都是有好处的,其它十个属性点,他就存了起来,这样,他就有三十个属性点的积存了。

让丁红星获得了二十个属性点的游戏厅产业很快就出了一些麻烦,几天之后,丁红星照例来到游戏厅的时候,陈建新脸色凝重的把他叫进了自己的房间。

丁红星笑道:“陈哥,怎么了?这么严肃。”

陈建新有些着急的道:“附近几家游戏厅都把游戏币降价了。”

丁红星收起了笑容,陈建新说的话并不出乎他的预料,现在这条街上的游戏厅生意是陈建新一家独大,其余几家游戏厅是肯定不可能坐以待毙的,一定会使出手段来争夺客源,其实降价这种手段已经算是比较温和了,他对陈建新道:“陈哥,你别急,慢慢说。”

陈建新见丁红星都这么沉稳,他不觉也受了感染,没那么着急了。其实,他开游戏厅也有几年了,并不是这么经不起事的人,只不过这段时间游戏厅的生意太好了,让他产生了太高的期望,现在突然发现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让他产生了比较大的心理落差,一下子有些乱了分寸。

陈建新理清头绪,慢慢将事情告诉了丁红星。

原来,前两天开始,陈建新发现自己游戏厅的人流一下子少了起来,他刚开始也不以为意,因为现在也快开学了,许多学生要赶暑假作业,人流减少也是正常的,不过后来他发现人流减少得有些不太正常,便找一些相熟的学生顾客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附近几家游戏厅最近不约而同的把游戏币的价格降到了一毛五一个,而且请一些小孩到他的游戏厅来拉人,结果果真把人拉走了不少。

陈建新有些不安的问道:“红星,你看该怎么办?我们要不要也跟着降价?”

丁红星沉吟良久道:“降价是可以,不过不能简单的降价。”

陈建新道:“什么叫不能简单的降价?”

丁红星道:“简单的降价就是别人降到一毛五,我们也降到一毛五,这样是两败俱伤的行为,要是别人降到一毛我们该怎么办?也降到一毛?”

陈建新缓缓点了点头,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要是他跟着降价的话,那对手一定会跟着降价的,虽然降到一毛也有利润,可是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丁红星又问道:“陈哥,你现在的利润主要有哪些来源?”

陈建新稍一犹豫,便对丁红星道:“以这个月为例,这个月的二十多天里,卖游戏币卖了大概八万多个,收入一万三左右,卖汽水饮料雪糕什么的收入大概在四千左右,利润应该在一万以上,具体数字要等月底算过所有的成本和费用开支之后才能知道了。”

丁红星道:“陈哥,你游戏币卖了八万多个,只收入一万三千左右,那么平均每个游戏币的价格也就在一毛六左右,与别人的一毛五并没有多大差距嘛。”

陈建新点头道:“是的,其实一般经常来玩的人,我一般都会给一些优惠,比如以前志华在我这里玩,他一块钱我给他八个游戏币,这个价格相当低了,就算是新到我这里来玩的人,他一次买得多,我都会多送他一两个游戏币的,不知道为什么别人一降价,他们就走了。”

丁红星道:“这就是问题所在,其实你已经算是很会做生意的人了,而且也给了顾客不少优惠,不过你这里的生意这么好,也就是最近不到一个月的事情,顾客还没有建立起足够的忠诚度,另外,你给顾客的优惠具有比较大的随意性,主要看你自己的印象和心情,让顾客不能形成你这里比别处更优惠的固定印象,这样与别处直接降价的行为相比,当然就没有任何优势了。”

陈建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很对,看来我这是做了吃力不讨好的蠢事啊!”

丁红星摇头道:“也不是吃力不讨好,至少你这里的老顾客没有跑到其它地方去吧?”

陈建新道:“这个倒没有,老顾客们基本上都留下来了,他们经常来,每次来几乎都买好几块钱的牌子,所以我给他们的牌子就更多一些。”

丁红星道:“我建议,你以后可以用一些促销的手段,把优惠落到实处,落到明处,制度化,数字化,让顾客能够更清晰的知道他们在你这里玩能够得到多少实惠。”

陈建新道:“用些什么促销手段?”

丁红星给陈建新讲了一些促销手段,比如消费多少就可以发一张会员卡,按照积分确定会员等级,按等级确定给多少优惠,比如会员消费多少就可以抽奖,奖品设置从书、电子表、饮料到游戏币,十分丰富,比如会员可以参加游戏厅举办的游戏比赛,像街霸等对抗性的游戏都可以参加比赛,按照名次发放丰富奖品……

丁红星讲的这些促销手段在二十一世纪算是比较常见的促销手段了,可是在一九九二年的桂城,这些促销手段新鲜得不得了,陈建新听得茅塞顿开,眉飞色舞,他凭借自己多年做生意的经验,也补充了不少东西,出了一些很实用的点子,比如他就把丁红星出卖了,他提议凡是消费达到一定水平的会员,就可以获得跟丁红星切磋的机会,并可以定期得到丁红星的指点。

丁红星听了陈建新的提议,笑着点头同意了,实际上,这把他的工作量减轻了,他到陈建新这里来,只要是向他请教的,他来者不拒,总是悉心教导别人,现在陈建新把这种教导作为一种会员福利,他教导别人的频率当然要低得多了,而且也能够让会员更加珍惜自己的会员身份,如若不然,谁来都能得到丁红星亲自教导的机会,那会员还能有多少吸引力呢?

丁红星道:“陈哥,这些都是增加顾客的忠诚度的方法,用这些方法,相信你的对手们再怎么降价,也很难把你的会员挖走了。”

陈建新笑道:“这主要还是你的功劳啊!我不单是指你出的这些点子,而且是因为有你这个大高手在我们这里坐镇,能够用跟你切磋和得到你指点的机会来吸引顾客,要不然的话,就算我们用了这些促销手段,也会被别人学走的,只有你,是别人无论如何也学不走的啊!”

丁红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陈哥,除了这些之外,你还可以在游戏机的更新换代上多下点功夫,经常去一下南方考察新游戏,特别是适合成年人玩的游戏,另外,还可以丰富游戏厅出售的饮料、零食的品种,我觉得,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经济越来越发达,老百姓手上的钱会越来越多的,他们对娱乐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强的,我们的面向人群不要局限在孩子身上。”

陈建新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现在越来越觉得丁红星的不凡了,他不仅游戏打得好,身手好,就连在经营上都有这么独特和深刻的见解,沉稳得像是一个中年人,假以时日,他绝对不是池中之物!

丁红星又道:“陈哥,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无论如何,不要碰那些不该碰的东西,像南方盛行的老虎机、牌机什么的千万不要买回来,赚再多钱也不能买!你相信我,只要你正当做生意,以后会赚到你想都不敢想的财富的!”

陈建新凛然了,他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还有些犹豫,他也知道这样做不是很好,可是这种生意的**确实太大了。不知道丁红星怎么也知道这些东西,陈建新马上便决定了,听丁红星的,以后无论如何也不去碰这些违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