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十九章 红蓝之争

陈建新也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在接受了丁红星的建议之后,他短短几天之内,便做出了促销方案,包括会员卡的制度等等,并且很快便开始实行了,这一下子,他的生意一下子恢复了原来的火爆,甚至犹有过之,因为他这里的一些促销手段实在是太新奇,也太有**力了。

开始实行会员制度的第一天,他这里的会员卡就发出去一百多张,毕竟第一级的会员门槛并不高,累积消费十元就行了,而且这十元还可以存在卡里,随时使用,这种制度很方便,很灵活,深受顾客的欢迎。

生意如此火爆,让陈建新夫妇俩乐得合不拢嘴了,不过也让他们忙不过来了,陈建新干脆把他刚刚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的侄儿陈爱民喊来给他帮忙了,陈爱民有文化,人年轻,精力充沛,到这里来帮忙,主要负责游戏币的销售,会员卡的登记等等工作,还是能够胜任的,陈建新也不亏待他侄儿,每月给他开两百元工资,比找一个正式工作工资还要高不少,因此他哥哥嫂子也很乐意让陈爱民到他这里帮忙。

至于游戏项目的更新换代,陈建新准备等到开学之后,生意清淡一些的时候再去南方考察。

看到陈建新的游戏厅生意又上了正轨,丁红星这几天每天去打个转就回家了,因为他的暑假作业也没做完,十六岁时的他与大多数孩子一样,放假了都先顾着玩,到快开学的时候再赶作业,而他重生之后,每天也很忙,没什么时间做作业,父母亲每天看他在房里看书就很满意了,也没怎么管他作业做完了没有,毕竟他们文化也都不高,因此,他的作业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开学了是要交作业的,交空白的作业是不可能的,那样不可能过关,无论如何也要把作业填满。

丁红星也不打算自己做作业,他到机械厂里几个跟他同班的孩子家里问了一圈,找他们借作业抄,结果几个男孩子情况跟他差不多,现在都在赶作业,倒是在一个女孩子李凤梅家里,丁红星借到了全套的暑假作业。

李凤梅是一个长得很不起眼的小个子女生,性格十分内向,丁红星找她借作业,她什么也没说,进屋去了,很快就拿了几本作业,红着脸交给了丁红星。

丁红星高兴的道:“谢谢你啊,凤梅,等我用完了马上还给你!”

李凤梅还是红着脸,用低如蚊蚋的声音“嗯”了一声,便回屋去了。

丁红星在拿着这几本作业回家的路上,还在努力回想着李凤梅后来的经历,她成绩一向不错,算是中上等了,考上了一个比自己要好一些的大学,毕业之后分配回了桂城一个行政单位,不过自己与她的联系并不多,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李凤梅的作业做得非常认真,字迹工整,题目正确率也非常高,让抄作业的丁红星也是好一阵赞叹,丁红星对高中的课程记忆已经有一些模糊了,这个抄作业的过程也是他一个熟悉高中课程的过程,把作业抄了一遍,丁红星已经对高一的课程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印象,他有信心在开学之后跟上进度,而凭借他越来越好的记忆力和理解力,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考上一所好大学的。

抄作业花了丁红星两天时间,这天下午,丁红星来到李凤梅家住的那幢筒子楼,把作业还给了李凤梅,在回家的路上,丁红星碰到了田军、程明、卞双喜等几个人,他们都穿着球衣球鞋,田军还抱着一个足球。

这几个人都是红星机械厂的子弟,都在桂城中学上学,和丁红星一届,其中田军还跟丁红星一个班,他们跟丁红星的关系虽然比不上王志华,可是也算是比较好的了。

田军看到丁红星,喊道:“红星,你这个暑假怎么神出鬼没的?我去找你好几次都没碰到你人。”

丁红星有些尴尬,其实这几个人已经算是他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了,毕竟都是红星厂的子弟,也是同学,不过在走上社会之后,他们各奔东西,见面见得少,关系也就淡漠了下来,因此他重生以后并没有去找过这几个人,这一次为了抄作业,才找了几个老同学。

这个月,丁红星也确实非常忙,他每天早上早起锻炼,然后便去了游戏厅,有时候还有点别的事情出去了,田军找不到他也是很正常的。

丁红星道:“田军啊,这个暑假我挺忙的,不好意思了啊!”

田军走过来,一只手拿着足球,一只手勾住丁红星的脖子,亲昵的道:“忙什么呢?暑假都不好好玩玩!我说你小子这个暑假长高了不少啊,也壮了好多。”

田军的亲昵动作让丁红星一下子找回了高中时的感觉,他答道:“一个暑假就是忙这些东西嘛,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起来出去跑步游泳去了,锻炼一下身体,然后在街上打点零工,赚点钱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嘛,咱们厂的情况就这样,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丁红星的话让田军等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他们都是红星厂的子弟,许多人家里都还是双职工,最近几年红星厂的效益越来越差,直接让他们家里的经济情况也越来越差,他们当然能感觉得到,不过他们没有想到丁红星能够主动出去打零工赚钱补贴家用,这让他们都有一些惭愧了。

程明道:“红星,没想到你这么懂事了,能够帮到家里了,我们还一天到晚只知道玩,跟你一比,实在是太惭愧了。”

丁红星哈哈一笑道:“我打零工也不是没有副作用的,我的暑假作业就一点儿也没做,前天找人借了一套暑假作业,今天才抄完,这不刚刚才把作业还给别人,准备回家呢!”

几人听了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卞双喜道:“不光是你一个人,这几天我们都是借作业抄的,好不容易才抄完,这不,就想着去踢场球轻松轻松呢!”

田军道:“红星,你去不去踢球?”

丁红星此时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邀约,他也好久没有踢球了,何况他也想要借这个机会,重新拉近与这些朋友的距离呢。

丁红星道:“是在厂里的球场吧?你们先去,我回家换了球衣球鞋就去。”

田军高兴的道:“那太好了,今天我们跟隔壁铸件厂的那帮小子踢比赛,你本来就是我们厂踢得最好的,现在体格又这么好,一定把那帮小子给踢得屁滚尿流。”

丁红星笑了起来,红星机械厂和市铸件厂是邻居,可在这些体育比赛上又是天生的一对冤家对头,两厂之间的足球赛、篮球赛、乒乓球赛等等比赛都进行得热火朝天,火花四溅,想一想,这两个厂的工人一个个都五大三粗,体壮如牛,他们之间的身体对抗能少得了吗?长期如此,每逢两厂之间的比赛,火药味都很足。

成年人之间长期比赛积累下来的恩怨,也延续到了下一辈身上,他们这些子弟之间也经常举办这种比赛,火药味同样很足。

当然,这些火药味也仅仅只在场上,在场下,这些场上的对手很多都是好朋友,两厂还经常举行联谊活动,两厂之间的男女成家的都不少呢。不过这些联谊活动都是在两个厂子红火的时候才举行了,现在厂子都不景气,大家也没心思搞这些活动了,这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

相比于那些只靠身体对抗的工人子弟,丁红星的技术算是很不错的了,因此他也是红星厂子弟球队的主力中场。

丁红星跑回了家,换了一身球衣球鞋,便跑向了厂里的足球场。

足球场上现在已经聚了不少人,大部分是红星厂的职工子弟和职工家属,也有一部分是铸件厂的人,现在厂子不景气,娱乐活动也很贫乏了,虽然只是少年之间的足球比赛,也能够勾起他们的很大兴趣,也许他们只能在这上面找寻他们的精神寄托和厂子往日的辉煌了。

丁红星一眼便看到了在场边热身的田军等人,他跑了过去,他们身上穿的都是如今在中国最受欢迎的意大利ac米兰队的队服,经典的红黑间条衫,这也是红星厂子弟球队的队服,当然,他们不可能买原版的,都是地摊上十几块钱一件的水货,不过背上也印了每个人的球衣号码和名字,显得很正式。

而在另一边,铸件厂子弟球队同样也在热身,他们身上穿的球衣则是国际米兰队的经典队服,蓝黑间条衫。

国际米兰队是ac米兰队的同城死敌,百年对手,现下,红星厂和铸件厂的子弟足球队也不约而同的穿上了两队的球衣,红与蓝就像火与水一样不相容,也预示了两队之间的长久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