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碾压

铸件厂队重新开球了,这一次他们十分小心,好歹没有再让丁红星再次断球,可是随后他们就发现,他们的痛苦时光才刚开始,这些痛苦大部分是丁红星给他们带来的。

没办法,丁红星体力实在太好了,满场飞奔,速度还挺快的,让铸件厂队的队员们带球和传球都特别小心,没多大一会儿,丁红星就贡献了三次抢断,一次远射还险些破门,堪堪高出横梁,让对手惊出了一身冷汗。

丁红星现在的各项技术只能算是普通级别,比在场的球员们当然要好上不少,与职业球员比起来还有一些差距,不过他的身体素质对于对手来说就太变态了,这样的身体素质结合高出一筹的技术,他碾压全场也就不奇怪了。

很快,铸件厂队就被全部压回了自己的半场,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吴思明急得大声吼叫着,让队友们压出来,可是也无济于事,在这样的业余比赛当中,气势被压倒的情况下,是很难扳回劣势的。

红星厂队在丁红星的带领下,气势如虹,向铸件厂队的腹地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身为中场的丁红星屡次给队友传出好球,可惜他们的水平太过业余,把这些机会一一浪费,让场外的观众们都不时发出叹息。

队友进不了球,丁红星只好自己来了,比赛大概进行到二十多分钟的时候,丁红星在中场中路接到田军的横传,将球横拨了一下,便是一脚远射,这脚远射力量非常大,穿过人群,笔直的蹿向球门右上角,对方的门将对这脚大力远射也是毫无办法,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2:0,从这脚球之后,红星厂队的队员们仿佛也开了窍,先是李哲在门前接到丁红星的传中,想要用头球攻门,却顶在了脸上,不过好歹连人带球撞进了球门,鼻子却撞出了血,让他进了球都愁眉苦脸的,让场边观众笑成一片,李哲的母亲更是跑上了场,用自己的手帕帮李哲擦血,倒让李哲怪不好意思的。

接着,卞双喜又在门前的一次乱战中将球捅进了球门,这样,上半场红星厂队便以4:0的大比分遥遥领先,胜负已经失去了悬念,铸件厂队的队员们更是输得面如土色。

下半场,红星厂队换了好几名球员,这样也能在比较轻松的心态下,让更多人有上场机会,毕竟是业余比赛,重在掺和嘛。

不过丁红星还留在了场上,大家都看得出,他才是今天能够大比分领先的关键,绝对不能这么早换下,这样的业余比赛,可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少了丁红星这个核心,被对手翻盘也不是没有可能。

新换上的几名球员个人能力就更差了,跟丁红星更加配合不到一起去,丁红星干脆自己来解决所有的问题,他满场飞奔,从本方禁区到对方禁区,从左边到右边,到处都有他的身影,最终,下半场他又独中三元,这样,他全场比赛独进五球,红星厂队也以7:0的巨大比分狂胜铸件厂队。

赛后,红星厂队的队员们一个个欢呼雀跃,这个比分是两队历史上从来没有打出来的,这场比赛可以载入他们的球队历史了,他们身为参与者,也是与有荣焉。

而这个奇迹的直接缔造者丁红星,更是一举成为了这些孩子们心目中的英雄。

裁判何伟吹响了终场哨音之后,微笑着走向了丁红星,对丁红星道:“红星,你今天踢得很好,这个暑假,你一定练得很勤奋吧?”

对于今天的这场比赛,何伟是感到有一些意外的,他是桂城中学的体育老师,而桂城中学是一所有着深厚足球传统的学校,今天对阵双方的球员中,有许多都是他的学生或者曾经是他的学生,丁红星便是其中一员。

对于丁红星的足球水平,何伟还是比较了解的,丁红星的足球天赋还是不错的,不过在高一这一年,他并没有表现出远远超出同龄人的足球水平,可是仅仅过了一个暑假,今天看上去,丁红星的水平已经超过同龄人几个档次了,对于丁红星的水平增长这么快,何伟也感到有些好奇。

丁红星对何老师还是很尊重的,听见何伟问他,他连忙回答道:“何老师,我这个暑假天天都在锻炼,也经常练一下球。”

何伟释然的点了点头,在他看来,十几岁的小孩子,只要足球天赋好,训练刻苦,水平是有可能提高得很快的。他笑着对丁红星道:“红星,你想不想参加校队?”

一听何伟的话,田军等几人都羡慕的看着丁红星,桂城中学的足球传统非常深厚,校队水平是相当高的,而何伟也是校队的教练,他主动邀请丁红星进校队,那说明丁红星的水平已经得到相当的认可了。

丁红星稍一沉吟,便点头道:“可以啊!”

何伟道:“那开学之后你就找我报到。还有,开学之后学校就要举行班级之间的比赛,我希望你能在这次比赛当中有好的表现。”

这也是桂城中学的一项传统,每到秋天,每个年级的各个班级之间都要举行一次循环赛,决出各年级的冠军,这也是桂城中学保持自己的足球传统的一种方式。

丁红星道:“好!”

李哲乐滋滋的对何伟道:“何老师,一起去吃饭啊!今天他们要在桂城饭店请客呢!”

何伟也是一个随和的人,他笑着点头道:“好,那我就跟你们一起去。”

一行三十多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桂城饭店,不过他们的精神面貌截然不同,一半人兴高采烈,一半人垂头丧气。

到了桂城饭店,吴思明倒是很光棍,他要了两张大桌子,这种大桌子每张能坐近二十人,两张刚好可以坐下所有人,然后点了不少硬菜,他让自己的队员们跟红星厂队的队员们打散坐,虽然在场上是对手,可是在场下,他们还是要搞好关系的,其实两厂子弟现在有不少都还是桂城中学的同学呢。

吴思明、李哲、丁红星、何伟等人坐在了一起,吴思明对丁红星道:“红星,我今天算是服了你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的球踢得这么好啊?”

李哲道:“还不是被你们给刺激的,你也不看看你比赛前的嘴脸,好像吃定了我们似的。”

何伟微笑道:“红星足球天赋本来就不错,这个暑假又练得很勤奋,水平提高得快也是正常的。你们也要刻苦训练啊!”

最后这句话,何伟是对李哲和吴思明说的,他们也是校队成员。

吴思明道:“可惜,我们也只能踢一个学期了。”

吴思明和李哲开学之后都读高三了,按照桂城中学的规定,高三下学期的学生是不能再参加校队了的。

说起这个话题,倒让气氛变得有些伤感,不过李哲是个天生乐观的性格,他笑着对吴思明道:“老吴,听说今天这顿饭你出大头啊?”

吴思明笑了起来,今天铸件厂队的队员们都没准备到桂城饭店来吃饭,身上都没带多少钱,而且吴思明跟他们商量的时候,许多人也并不愿意输了之后到桂城饭店来请客,吴思明为了不输气势,便答应如果输了,其他队员每人出五块钱,多的他自己包了。

吴思明的父亲从铸件厂下岗了,自己做点生意,家里的经济情况是最好的,他父亲对他也大方,也支持他当这个球队队长,让他出去交朋友,所以吴思明身上的钱倒是不少,吃今天这顿饭是肯定够了的。

吴思明也笑道:“输球不输阵嘛,今天有我顶着,你们吃好喝好,不喝倒几个就是不给我面子啊!”

席间众人轰然响应,气氛一下子变得热烈了起来,虽然在场的都是十六七八的少年,还是学生,不过他们都是工厂子弟,工厂的工人哪有不喝酒的?他们可以说是从小耳濡目染长大的,长辈也并不禁止他们喝酒,当然,他们也只会喝点啤酒。

何伟也没说什么,笑眯眯的看着这些半大孩子。

丁红星倒是对吴思明刮目相看,他前世与吴思明打的交道并不多,对他没有什么过多的了解,不过今天看起来,这个人倒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有仗义疏财之风,要知道今天这顿饭的大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至少是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可是他眼都不眨的就拿出来了,而且也算大度,下了球场就跟他们这些对手谈笑风生的,点菜也大方,丝毫没有丢了面子的尴尬和小器,他今后应该也会有一番成就的。

酒宴很快开始了,酒菜流水价的上来了,吴思明、李哲等人大声劝着酒,铸件厂队的队员们排着队的给丁红星敬酒,说是球场上输了,要在酒场上找回来,丁红星推辞不得,也只能放开量喝了,最终,他喝得酩酊大醉,被人送回了家,当然,他也没吃亏,很是放倒了对方几个人,他的酒量和球技一样,得到了大家的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