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三十六章 全市足球比赛

下午放学,丁红星第一个冲出教室,骑上自行车便去了市农行。市农行也在市中心,离桂城中学不远,他只用了四五分钟就到了。

何伟的小舅子名叫张祥华,是农行信贷股的副股长,丁红星向守门的老大爷报了他的名字,老大爷就跟他说:“他们信贷股在二楼,你上去吧。”

丁红星谢了一声,锁好自行车,噔噔噔几步就跑上了二楼,看到一间门上钉了个写着“信贷股”的牌子的办公室,门开着,里面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正翘着二郎腿在看报纸,面前的办公桌上还泡着一杯茶,这是当时这些单位上班的标准配置了。

丁红星在门上敲了敲,那个年轻人抬头一看,见是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便问道:“你找谁?”

丁红星很有礼貌的道:“我找张祥华张股长。”

年轻人放下报纸,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就是张祥华,你是?”

丁红星道:“我叫丁红星,是何老师让我来找您的。”

张祥华一下子热情起来了,他上前握住丁红星的手,上下晃动着道:“快进来,快进来!”

张祥华将丁红星让了进去,让他在一张长凳上坐下了,又拿了个白瓷茶杯,问道:“要茶叶吗?”

丁红星连忙摆手道:“白开水就行了。”

张祥华倒了杯白开水,递给丁红星,又掏出一包阿诗玛,抽出一根递向丁红星,丁红星连忙说不会。

张祥华放下烟盒道:“现在学生抽烟的可也不少,你这样的属于好学生了。”

丁红星道:“就是对烟有些过敏,不喜欢闻那味。”

一听丁红星这话,张祥华停止了给自己点烟的动作,把手上那支烟也放进了烟盒里,笑道:“你别这么拘束,叫我张哥就可以了。”

张祥华停止点烟的动作一下子赢得了丁红星的好感,这是一个懂得尊重别人的人,他顺着张祥华的意思叫了一声张哥,张祥华眉开眼笑的,让丁红星喝水。

丁红星确实渴了,他路上骑得很快,这时候额头上都有些汗了,他便端起茶杯喝起水来,又看了看办公室里的陈设。

张祥华这时候也看到了丁红星额头上的汗,便把屋里的吊扇开大了一些:“桂城这鬼天气,九月份了还这么热。”

丁红星附和了一句,张祥华又道:“你是不是奇怪,我们这里怎么就我一个人了?咱们这种单位就这样,除了营业室,其它科室一般下午三四点就没人了,他们都去打牌了,要不是我姐夫说你下午要来,我也早走了。”

说着,张祥华笑了起来,对他的坦诚,丁红星也很有好感,他对张祥华道:“这也是全国的普遍现象了,我能理解。”

张祥华大笑道:“谢谢理解,理解万岁啊!”

丁红星一口把茶杯里的水喝完了,张祥华又去给他倒水,丁红星问道:“张哥,你们那个比赛是怎么回事?”

张祥华把倒好的水放到丁红星面前,回答道:“还不是市里徐书记喜欢足球,市里就有人投其所好,说是为了庆祝建国四十三周年,活跃全市的文体活动,搞好精神文明建设,特举办这一次全市机关和事业单位的足球赛。”

丁红星听得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其中有什么猫腻,投领导之所好的事情他见得太多了,当然,面子上总是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说法的。另外,市委书记徐东成喜欢足球,他还是刚知道,现在全国的足球都很热,这也并不稀奇。

张祥华继续道:“徐书记喜欢足球,所以对这次足球比赛很重视,指示要赛出风格,赛出水平,据说打到淘汰赛阶段他还要到现场看球,这些单位的领导当然就都很重视这次比赛了。徐书记今年才来桂城,对很多单位的领导都不是很熟悉,如果哪个单位的球队在这次比赛里表现好,徐书记当然对这个单位有好感了,对这个单位的领导当然也有更深的印象了。但是光靠各单位自己的职工,比赛水平肯定不会很高,许多领导也没信心让自己的单位球队冲出小组赛,打进淘汰赛阶段,在徐书记面前露个脸,于是不少领导向这次比赛的组委会建议,他们想要请外援,组委会为了让比赛水平更高更激烈一些,就同意了这个建议,这次比赛就规定每支球队可以请三名外援。”

丁红星点了点头,他大致知道这次球赛背后的一些猫腻了。

张祥华说了这么一大通话,口也有些渴了,他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大口茶道:“其实咱们银行的领导要提拔跟市里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我们行长开始也没太上心,不过凡事就怕攀比,最近他听说工行、建行、中行几家都请了外援,而且水平很高,这一下他急了,就让我也去请几个高水平的外援来,可是都这时候了,我上哪儿找去?只有问我姐夫了,他就推荐了你,他说你很厉害的,绝对不比任何一家单位请的外援差。红星,这次你可一定要帮帮你张哥,我们行长这一次可给我下了死命令,这次足球赛,农行的成绩一定不能比其余几家差。”

事情的原委丁红星明白了,他想了想便问道:“张哥,这一次比赛的赛程、赛制是怎样的?比赛场地在哪里?比赛时间一般是什么时候?”

张祥华明白丁红星的担心,便给丁红星介绍了一下赛程、赛制、比赛场地和比赛时间。

这次比赛全市一共有四十三家单位组队参加,总共分成八个小组,同样是先小组循环,每个小组前两名出线,出线之后抽签进行单败淘汰赛。

比赛场地是全市大中小学的足球场,每个小组的比赛基本都安排在同一个地方,这一次农行和市财政局、市物资局、市电力局和市保险公司几支队分在了第三小组,他们的比赛场地在桂城师范学院。

由于徐东成指示打比赛也不能耽误工作,所以这一次工作日的比赛全都安排在了下午五点举行,每个小组每天打两到三场比赛。

丁红星听了张祥华的介绍,在心里盘算着,如果是下午五点比赛的话,倒也不耽误他上课,因为他们下午的正课是四点四十结束,正课结束之后还有一节是课外活动,供学生们运动,他倒不需要参加这课外活动了,因为他有早晨的校队训练。

而师范学院离桂城中学也不过一公里路左右,他如果放学之后马上骑车赶过去,还可以赶得及做热身活动呢,打完比赛也不过才六点多钟,他再骑车赶回家里,吃过饭,完全可以在七点半钟之前赶到学校上晚自习。

他还是很希望能够参加这次比赛的,钱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打比赛能够让他获得属性点奖励。

于是丁红星点头道:“行,张哥,我参加!”

张祥华大喜:“红星啊,你这可帮了你张哥的大忙了,要不然这么几天我到哪里找好外援去?我可听我姐夫说了,你是他带过的学生里最厉害的,上次你们班赛,你五场比赛进了二十三个球,这真的是太厉害了,你参加我们队,我们成绩一定差不了。”

丁红星道:“也不能这么说,还是要看队友和对手。张哥,你能给我讲讲咱们农行队和对手的情况吗?”

张祥华道:“咱们农行就别提了,农行平均年龄在四大行里是最大的,好多职工还是农村的,以前农村信用社调进来的,根本没踢过球。这么跟你说吧,全市农行四百多名职工,三十岁以下的顶多五十个,里面还有一半是女的,男的里面还有不少没踢过球的,我这种三十毛边的都要算年轻人了。”

张祥华一面说,一面摇着头,丁红星笑着恭维了一句:“张哥这么年轻就是信贷股股长了,当然算得上年轻有为了!”

丁红星的恭维显然让张祥华很受用,他看丁红星也越发顺眼了,他笑道:“那倒是,算起整个农行的副股级干部,我都要算年轻的了。”

丁红星又问道:“那你们农行能上场的有多少人?水平怎么样?”

张祥华掰着手指算了算:“满打满算也就十三四个人吧,水平呢,都是业余爱好者的水平,我这种我姐夫都看不上眼的水平在我们行里都算是好的了。其实其它的都还好,就是工作久了之后,体力不行了,打个大半场就不怎么跑得动了。所以这一次还是主要看你们外援的啊!”

“那对手呢?”丁红星又问道。

张祥华道:“对手的情况跟我们也差不离,就电力局有点难对付,他们年轻人不少,而且经常进行体力劳动,体力比我们好;物资局也是,他们有不少下属公司,公司里的工人体力也好。当然,他们也主要看外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