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四十三章 最难的助攻

星期四的第三场小组赛,农行队是对电力局队,这个对手也是小组赛里比较强的对手了,因为电力系统也有不少常年在外进行体力劳动的工人,在体力上也是相当有优势。

这场比赛,农行的熊行长也兴致勃勃的亲自来观看比赛了,因为在第二场比赛之后,谢副行长向他汇报了这次农行队在比赛中的出色表现,这让本来不抱什么希望的熊行长也升起了兴趣,于是便决定亲自来看这场比赛了。

第三场比赛之前,丁红星把第二场比赛获得的七个属性点全加到了爆发力上面,因为在第二场比赛当中,他发现,自己的平均速度虽然增长了不少,不过启动速度还是稍微有些不足,第一步总感觉有些蹬不出去,这样在争抢一些半机会球的时候没什么明显的优势,于是他对爆发力这项属性进行了加强。

于是,在场边看球的何伟发现,丁红星似乎又变强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对这种身体型的对手越来越适应了,总之,他在场上更加挥洒自如,一些双方五五开的球,他以前也不是都能抢得到,可是这一次,他感觉丁红星的动作都似乎快了一拍,总能轻松的抢下这些球,然后就地发起进攻。

这一下电力局队可就吃苦头了,丁红星跟卞双喜双双上演帽子戏法,田军也在一次前场定位球中,门前捡漏打进一球。最后几分钟,农行队连换五人,谢副行长和吴股长再次获得了上场的机会,谢副行长一上场,丁红星就给他传出一记好球,他在小禁区角上接到丁红星的传球,身旁五米处都没有防守球员,可惜他足足调整了两三秒,才摆好姿势准备起脚射门,球却被补防过来的对方后卫挡出底线,这球让他捶胸顿足好半天。

丁红星暗自摇头,这样的球他都不进,看来自己给他助攻一次的愿望将很难实现了。

最后时刻,农行全队都有些放松,被电力局队抓住机会,打进了挽回面子的一球,全场比分最终定格在七比一,农行队再次大胜。

不过这一次农行队的比分还不是最大的,另外一组的中行队依靠三名江钢青年队的外援,以八比零狂胜民政局队,他们前三轮同样保持全胜,比分也都不小,很是抢了一些农行队的风头。

本场比赛,场边观战的熊行长十分高兴,他就像一个普通球迷一样,为农行队每一次漂亮的进攻喝彩,赛后,他又亲自带队,到桂城饭店吃饭,很是敬了几位外援几杯酒,当然,还是老规矩,他喝酒,外援们喝健力宝,熊行长都没有为此而有半点不悦的神情。

第四轮小组赛,农行队对阵小组里的弱旅保险公司队,结果就更加没有任何悬念了,保险公司队在前面的比赛中三战尽墨,他们自己的球员没有多少可取之处,外援水平也一般,从比赛一开始就进入了屠杀的节奏。

仅仅十分钟不到,丁红星就一传两射,帮助球队三比零领先对手,随后卞双喜都通过一次中场带球长途奔袭打入一记漂亮的入球,田军在一次角球战术中头球摆渡,助攻张祥华打入一球,丁红星在上半场结束前又是一脚漫不经心的远射,竟然又击穿了对手的大门。

上半场,农行队就以六比零大比分领先对手,下半场一开始,农行队便大规模换人,谢副行长这一次少见的在半场就被替换上场了。

丁红星开始频频给谢副行长传球,在前两次漂亮的传球被他浪费之后,第十分钟,丁红星卷土重来,带球深入到对方小禁区角上,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自己射门的时候,他却一脚横扫,皮球贴地撞中了另一侧包抄到位的谢副行长的脚尖,变向之后弹入了近在咫尺的球门。

谢副行长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进球了,他兴奋的跑向丁红星,一把抱住了他。丁红星却在苦笑,为了给您助攻一球,我容易吗我?给您的那些机会,换我自己来,都进了三球了,只有这种“被动”的射门,您才进得了啊!

不过这些付出的代价还是值得的,至少让他跟谢副行长的关系更好了一些,在这个时候,结识一位副行长,总是有作用的。

随后的比赛里,农行队放得更开了,尤其是农行自己的球员,好不容易遇上这么一支弱旅,一个个撒着欢的往前跑,连防守都不顾了,好在对方能力差,田军防守强,丁红星的位置也后撤了,在兼顾防守抢截的同时,他开始频频利用长传来调度本方的进攻,由于他大多数时间回到了后场,保险公司队的防守压力骤减,他们压出来的时候也多了,这给了丁红星很多长传的空间,经常是一传就是一个单刀,虽然农行自己的球员抓机会的能力弱,可架不住机会多啊,结果包括张祥华在内的三名农行球员都有进球,卞双喜也抓住机会进了一个,田军在最后一次角球机会中,也接丁红星的传球进了一个头球。

这样,农行队在最后一场小组赛中以十二比零的巨大比分狂扫保险公司队,从而以小组赛四战全胜,进三十四球,失四球的好成绩强势挺进了八强,而他们也从赛前公认的鱼腩队一跃而成夺冠大热门。

丁红星在这两场比赛中收获也不小,他收获了二十个属性点,他把这些属性点全部存了起来,这样,他就有三十个属性点的积存了。

小组赛结束后,根据赛程规定,要停赛一天,到星期天下午才进行四分之一决赛,经过抽签,农行队的四分之一决赛对手是市交通局队,他们在另一个小组取得了小组第二的成绩,由于农行队是小组第一,所以这场比赛将在他们小组赛举行的场地,师范学院足球场举行。

那个时候还没有双休这一说,所以星期六这一天丁红星他们还是照常上课,即使这样,这一天的停赛对于田军和卞双喜恢复体能还是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而且淘汰赛的赛程是隔一天才有一场比赛,这就对他们发挥水平更有利了。

星期天,丁红星先去了一趟游戏厅,接着就去了常征的台球摊,收了人家的份子,总得尽到一些责任吧。

常征已经去了江城考察那里的台球厅,台球摊这边还是小龙他们几个守着,台球摊这种生意,上午一般没多少人,偌大的棚子里,也就两三桌有人打球,一两个人守也就够了,小龙和猴子也百无聊赖的找了一张球桌打球玩。

看到丁红星来了,小龙和猴子几人立马放下球杆,毕恭毕敬的喊了声“红星哥”,丁红星摆了摆手,让他们继续打,他要看看他们的台球水平到底怎么样。

小龙和猴子也想在丁红星面前表现表现,便都使出浑身解数,卖力的打了起来。

看他们打了几局,丁红星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那一次他到这里扮猪吃虎的时候,虽然跟猴子和小龙打过,可是那时候大家都在表演,所以表现出来的水平并没有多少参考价值,今天一看,他就看出问题来了。

小龙和猴子应该说在桂城都算是水平不错的了,不过他们的水平就表现在准度不错上面,中长台进攻的成功率都在百分之六七十左右,偶尔能打出一些很神奇的进球,可是他们的打法太野路子了,也就是说,对全局没有一个全面的思考,打到哪算哪,最多也就只有一些基本的走位意识,可是控制母球的水平又不足以让他们准确的走位,因此很难形成连续的进攻。

也就是这里的打法球桌面积小,袋口相对来说又比较大,才让他们看上去显得水平不错,如果换了比较正式的斯诺克球桌,估计他们的缺点会暴露无遗,进一个球都会显得很困难。

等他们又打完一局,丁红星拿过猴子的球杆,让他把球摆好,然后炸开了球,这次进了一个三号球,他不假思索,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连续进攻,不到两分钟,就把剩下的十四个球按顺序一一击入球袋之中。

这精彩绝伦的一局让小龙和猴子他们再次目瞪口呆,片刻之后,他们一起用力鼓起掌来。

丁红星问道:“刚才看了这一局,你们有什么感想?”

猴子脱口而出:“准,太准了。”

丁红星道:“光是准?”

小龙道:“走位太好了,每个球都跟摆的一样,所以显得每杆球都很准,其实这些球都没有什么难度了,换我们也打得进,可是想要把母球控制得这么好,我们是万万做不到的。”

丁红星道:“你说到了点子上,台球最精髓的一部分,就是对母球的控制。下面,我再打一局让你们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