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四十七章 徐书记来看球

也就是在农行队丢球的时候,球场外起了一阵**,这**不是因为这个进球,而是因为市委书记徐东成终于来了。

徐东成的车停在了体育场外,他和秘书李深一起走了进来,一个人打着一把伞。

球场外的观众们至少有一大半把精力都放在体育场的入口,因此,他们第一时间看到了徐东成,顿时**起来,想上前迎接徐东成,又怕做得太过明显。

徐东成也看到了这些各行局的领导们,他的眉头顿时不易察觉的皱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这样一场雨中举行的半决赛,并不关这些人的事,却能招来如此之多的重量级观众的原因了,不过他的眉头很快就舒展了开来,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他还是知道了,官场风气向来如此,他暂时也不可能禁绝,这毕竟是一场公开举行的足球赛,难道禁止他们来看吗?

在场的公安局黄局长和农行熊行长倒是很自然的迎了上去,今天这场比赛是他们两个单位之间举行的,又是一场重要的半决赛,他们到场观看当然是合情合理的。

黄局长笑道:“徐书记,您也来看球了。”

熊行长半躬着腰道:“徐书记,您还亲自打伞啊,我来我来!”

徐东成微笑着拒绝了:“不用了,我自己打就好。”

在场的其他领导看到两人上前,连忙也跟着过来嘘寒问暖,徐东成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他爽朗的笑道:“大家太热情了,不过这样我就没法看球了,我赶过来,可是专门来看球的呢!”

众人连忙让出一条路,让徐东成走到球场旁边去,还纷纷说这场球踢得很精彩。

徐东成随口问道:“现在几比几了?”

这句话却让大多数人张口结舌,他们刚才的心思根本不在比赛上,几比几了他们也不知道啊。

黄局长笑道:“我们公安局队现在一比零领先呢。”

徐东成什么也没说,走到球场旁边,就那么打着伞站着,兴致勃勃的看起球来。

熊行长亲自跑到体育场的办公室,找人弄了一张椅子,又让人打伞在上面罩着,吭哧吭哧的搬到球场旁边,放到徐东成身后,请他坐下。

徐东成道:“这样是不是太特殊了?大家都站着呢。”

众人都说没关系,徐书记日理万机,肯定累了,坐下看球是应该的,徐东成微微一笑,便坐了下来。

熊行长一脸得意,其他人纷纷扼腕叹息,自己怎么早没想到这一招?

徐东成刚刚坐下,便看到场上农行队发起了一次进攻,丁红星在前场连过三人,在禁区前沿拔脚怒射,皮球如出膛炮弹一般直奔球门,对方的守门员对这脚射门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皮球却“当”的一声重重击中了门柱,又弹回到了球场里,被公安局的一名后卫转身一个大脚开出了边线,而回音还久久回荡在球场里。

球场边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叹息声,徐东成也猛的一拍大腿道:“漂亮!”

随着徐东成这一声“漂亮”,那些特殊观众也纷纷叫起了漂亮,不过他们的喝彩未免来得稍晚了一些,显得有些怪异。

丁红星摇了摇头,今天田军不在状态,卞双喜刚才受了点小伤,场地又滑,更加影响了他做动作,农行其他队员更加指望不上了,他只能让其他球员全员回收,连张祥华都回到了中场附近,前场只留下了卞双喜游弋着,而他的位置就更加自由了,几乎是从本方禁区一直到对方禁区都是他的活动区域。

他就是想用铁桶阵保证不再丢球,用自己的个人能力来解决问题,现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之下,也只有他自己的个人能力值得信赖了。

刚才他好容易觅得一个远射的好机会,可惜运气又不好,击中了门柱,要不然就可以扳平比分了,在这样的天气下,他准备多多远射。

丁红星跑回本方半场,这里正好离农行的观众们不远,而徐东成也正是坐在了这里,当他看到丁红星的脸时,他不禁“咦”了一声,转头问李深道:“李深,这个小伙子怎么这么面熟?你见过没有?”

李深作为秘书,就是要为领导记住该记住的东西,他的记忆当然不错,他仔细看了看丁红星的脸,然后回答道:“这好像是今年抗洪的时候跳到长江里救人的那个中学生。”

李深这么一说,徐东成马上就记起来了:“原来是他,他的球踢得可真不错,不过他怎么给农行队踢起球来了?”

一旁的熊行长连忙回答道:“这次比赛不是可以请三个外援吗?所以我们就把他请来了。”

这时,李深看见了旁边人群里的丁跃进,连忙低头耳语告诉了徐东成,徐东成让李深将丁跃进请了过来,他站起身来跟丁跃进紧紧握手笑道:“丁跃进同志,怎么看到了我这个老熟人也不过来跟我打个招呼啊?”

丁跃进腼腆的笑道:“徐书记是大领导,我怎么敢随便过来跟您打招呼?”

徐东成伸手虚点了几下笑道:“你这个同志啊!这是不是在批评我不接近群众啊?”

丁跃进连道不敢,两人寒喧几句,丁跃进又告诉徐东成,那天跟他一起落入长江的孔昭强也在场边看球呢,徐东成让李深把孔昭强也叫了过来,谈笑风生的跟他们聊了起来。

一边的熊行长眼睛瞪得老大,原来丁红星的父亲跟徐书记关系这么好啊!幸好自己这段时间对他还是不错的,不过看样子以后要对他更好一些了。

就在这时,农行的观众人群里又是一阵喝彩,徐东成转头看去,只见又是丁红星在反击中带球突进,虽然场地十分湿滑,他的速度依然很快,湿滑的场地反而影响了防守球员的动作,让他们的动作都慢了一拍,丁红星再次连过两人,在离禁区还有十来米的地方就起脚远射,可惜这一脚远射再次滑门而出,场边再次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叹息。

徐东成也惋惜的拍了一下大腿,他对丁跃进道:“你儿子球踢得不错啊!”

丁跃进谦道:“还行吧,这小子别的不行,也就踢个球了。”

熊行长连忙说:“丁师傅太谦虚了,丁红星球踢得好着呢,这次帮我们农行队都进了十几个球了,要不是他,我们可进不了半决赛。我听说,他的学习成绩也不错啊!”

这让徐东成更意外了,没想到丁红星这么优秀,能在长江里救人,踢球踢得这么好,成绩还不错,他下意识的问丁跃进道:“跃进同志,熊行长说的都是真的?”

丁跃进还是腼腆的笑道:“嗯,这一次他是进了不少球,上次测验也考到了全班的第十名。”

徐东成点头道:“那相当不错了,他这可是德智体全面发展啊,以后一定会成为国家最需要的人才!”

一边的熊行长连忙凑趣的也对丁红星赞不绝口。

此时场上也进入了僵持阶段,桂城体育场的设施陈旧,排水不是很畅通,下了一天雨,这时球场上已经开始积水了,这对双方的进攻都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往往一个传球落到地上就突然停住了,让准备接应的球员都是措手不及,这对防守倒是造成了比较大的便利,就算第一反应慢了,也能通过第二反应来抢回位置。

就算是丁红星,也不能随心所欲的通过个人能力突破了,因为球根本就滚不动,没人配合的他,也是孤掌难鸣,而且几次突破也耗费了他相当多的体力,就算他的耐力很强,这个时候也不得不调整一下了。

比赛变得沉闷了起来,上半场剩下的比赛,双方谁也没进球,体育场方面也把灯光打开了,因为天气不好,球场上空已经有些昏暗了。

裁判吹响了上半场比赛结束的哨声,丁红星跟卞双喜和田军一起向场下走去。

丁红星问道:“双喜,你的大腿怎么样了?下半场要是不行就别坚持了。”

卞双喜道:“上半场休息半天了,大腿没什么问题了。”

田军道:“那你怎么还是一瘸一拐的?”

卞双喜小声道:“我这是迷惑对手呢,对手以为我受伤了,上半场我又一直没什么表现,他们一定以为我没威胁了,下半场我要是突然发力,你们说会怎么样?”

丁红星与田军对视了一眼道:“双喜,你还是这么阴险啊!”

三人一起阴险的笑了起来,他们从小一起在红星机械厂长大,卞双喜属于那种鬼主意非常多的人,他打前锋的风格也是这样,跑位很贼,看样子下半场公安局队有难了。

走近球场边,丁跃进叫道:“红星,过来,徐书记来看球了。”

丁红星这才看到徐东成,他连忙走了过去:“徐书记,您好!”

徐东成微笑着看着丁红星,这才不到两个月,丁红星看上去已经成熟了很多,看样子那一次江中救人的经历还是很能让人成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