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五十四章 济困扶危

中午放学之后,丁红星去了一趟游戏厅,这段时间他替农行踢球,来游戏厅也来得少了,这让他有些愧疚,今天有些时间,他当然要来一趟。

来到游戏厅,丁红星看到这里的生意还是不错,这让他也很高兴。

陈建新将丁红星拉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递给他一个信封道:“红星,这是你上个月的分红。”

丁红星打开信封一数,里面有一千块钱,他问道:“陈哥,给多了吧?上个月生意比暑假的时候可差得多了。”

陈建新随意的挥了挥手道:“上个月生意是差了点,不过也有八千多块钱的利润,就给你凑了个整。”

丁红星也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他道了一声谢,便把信封放进了怀里。他问陈建新道:“陈哥,新门面的事情有眉目了没有?”

他一提到这件事,陈建新就愁眉苦脸起来:“合适的门面太难找了。”

丁红星连忙安慰道:“陈哥,别急,慢慢来,不还有三个月吗?”

陈建新点头道:“也只能慢慢来了,这事急也没用。”

丁红星身上揣着一千块钱,下午放学之后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新生桥,因为杨连忠一般在天黑之前就收摊了,他如果慢一点就很可能碰不到杨连忠了。

可是丁红星紧赶慢赶,到了新生桥,还是没有碰到杨连忠,他随口问旁边一个摊位的摊主:“师傅,杨师傅收摊了?”

那位摊主也正在准备着收摊,听到丁红星问他,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道:“你说杨连忠啊?他似乎有十几天没来出摊了吧。小伙子你是不是要买邮票?要不就在我这里买吧,我这里的货也齐全着呢。”

丁红星听到杨连忠十几天没出摊了,心下奇怪,他随口敷衍了几句,便骑上车出了柳林,找了一台公用电话,给杨连忠家拨了过去。

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一个急切的声音道:“老胡,是不是有买主了?”

丁红星听出是杨连忠的声音,他对杨连忠道:“杨师傅,是我啊,丁红星,您今天怎么没出摊啊!”

杨连忠一听是丁红星,失望的道:“是你啊,小丁,我这些天家里有事,不能出摊了。”

丁红星问道:“您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吗?”

杨连忠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的声音重新变得急切起来:“小丁,你是不是要买邮票?你到我家来吧!”

丁红星知道,杨连忠一定是碰到什么大事了,要不然平素淡定的他不会这么着急,于是他问了杨连忠家的地址,一路找了过去。

杨连忠家就在离新生桥不远的地方,是一幢临近柳林河而建的私房,丁红星问了好几个人才问到,当他看到杨家的房子的时候,他暗暗点头,这幢房子在当时来说修建得还是很不错的,这说明杨连忠这些年做邮票生意还是赚了些钱的。

杨连忠就等在了门口,一见丁红星出现在巷口,他连忙招手道:“小丁,在这里。”

丁红星走过去,杨连忠家的两条狼狗狂吠起来,杨连忠呵斥了几声,狼狗缩了回去,杨连忠将丁红星让进了自己家,让他在堂屋里的一张红木太师椅上坐下,又给他沏了一杯茶。

杨连忠在电话里的语气很急切,可是真当了丁红星的面,他虽然面带急色,可是各项礼数还是一样不缺,这也看出他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

于是丁红星坐下后也就不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杨师傅,出什么事了?”

杨连忠略一迟疑,不过他跟丁红星也算是认识了几年的老熟人了,对他的品行也很放心,而且既然他刚才病急乱投医把丁红星叫来了,这时候不说也不合适,于是他便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杨连忠的爱人一直身体不好,最近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于是杨连忠把她送到江城去检查,结果查出了她身患子宫癌,而且时间不短了,必须马上做手术。这个噩耗把杨连忠都炸懵了,不过他知道他是家里的男人,这个时候一定要挺住,于是他打电话让岳母和大姨子到江城去照顾妻子,让女儿跟着爷爷奶奶,自己就回家找钱了,这手术可要花不少钱,至少都得好几万。

说起来杨连忠的家底子还是挺厚的,毕竟他做了好多年邮票等收藏品的生意了,他眼光又很不错,赚多赔少,只不过他的积蓄大部分都投在了收藏品上,家里现金只有一两万,离手术所需还差得很远。

于是杨连忠便到处找自己的朋友和生意伙伴们,想要把家里的藏品低价转让给他们,只不过这两年收藏品市场哀鸿遍野,大家都是卖的多,买的少,杨连忠的藏品也就难以出手了。

杨连忠回来好几天了,收获并不大,只有几个朋友买了几千块钱的东西,可这只是杯水车薪,不能解燃眉之急,有的人还想趁火打劫,出的价格让杨连忠无法忍受,那价格就算把杨连忠的藏品全卖给他,也不够手术费啊!杨连忠当然不肯卖了。

刚才杨连忠就又是给一个生意伙伴老胡打电话,他刚打没多久,丁红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还以为是老胡给他找到买主了,所以接起电话就喊起了老胡。

当他知道是丁红星后,第一反应就是失望,而他转念一想,上次丁红星就拿了一千多块钱买邮票,还说他有个有钱的亲戚对收藏感兴趣,说不定他能帮自己这个忙呢,于是就把丁红星叫来了。

看到杨连忠憔悴的样子,丁红星知道,他这是真遇到难处了,就问道:“杨师傅您别急,手术费还差多少?”

杨连忠道:“我老婆的姐姐昨天打电话来,她说医生说手术费至少要六七万,现在我已经筹到了三四万,还差两三万呢,还有术后恢复的费用也不是个小数。”

说着说着,杨连忠便摇起了头,一个堂堂七尺的汉子,眼眶都红了,看样子,他和妻子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丁红星又问道:“杨师傅,那您还有多少藏品?大概值多少钱?”

杨连忠道:“我家里藏品可不少,邮币卡就不说了,家里的这些家俱也都是我淘弄回来的老东西,要是遇到识货的,你坐的这张红木椅子就能卖到上万。我粗略估计一下,家里这些东西,按现在的市价,总能卖到一二十万吧。”

家里有这么多好东西,却被这几万块钱逼成这个样子,丁红星也是暗自叹息,只能怪杨连忠运气不好,碰到了收藏市场低迷的时候,而且现在能一次拿出几万现金的人也确实不多。

丁红星想了想,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那一千块钱,递给杨连忠道:“杨师傅,这一千块钱您先拿着救急,我再回去找我那亲戚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再想想办法。”

丁红星把钱递给杨连忠,便起身要走,杨连忠一下子急了:“小丁,你进来看下邮票,拿一千块钱邮票走。”

丁红星回头道:“杨师傅,别急,我先去给您想想办法。”

看着丁红星离去的身影,杨连忠手里拿着那一千块钱,整个人都呆了,这几天为了筹钱,他不知道找了多少亲戚朋友,可是除了他自己的兄弟和极少数朋友外,几乎没人肯帮助他,反而趁火打劫的不少,没想到丁红星这个顾客居然这么慷慨的帮了他。

这一千块钱对于手术费的天文数字来说并不算多,可是丁红星才十几岁啊,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笔巨款了,呆了一会儿,杨连忠想要追上丁红星把钱还给他,可是丁红星走得很快,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

丁红星回到家里,看到母亲已经把饭菜往桌上端,父亲也坐在饭桌旁准备吃饭了,他问母亲道:“妈,昨天那三千块钱呢?”

沈淑珍停下手问道:“三千块钱在那里呢,我可一分都没动,是不是别人让咱们退钱了?那妈赶紧把钱给你。”

丁红星道:“不是的,是我有急用。”

丁跃进和沈淑珍疑惑的对视了一眼,丁红星才十几岁,什么急用能用这么多钱?

丁红星道:“我一个朋友家有人生病了,急等着做手术,需要用钱,我想把这三千块钱借给他。”

丁跃进夫妇更疑惑了,沈淑珍道:“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朋友了?我们怎么不知道?”

丁红星解释道:“我不是喜欢集邮吗?这个朋友是做邮票生意的,我原来经常找他买邮票,他人很好,从来不对我开高价,还教了我不少集邮和收藏的知识,称得上是我半个老师了。昨天我才知道他爱人得了癌症,要动手术,急等着用钱,想把家里的邮票都卖出去筹钱,可是一时卖不了那么多,我就想着把这三千块钱先借给他应急。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他可以用他的邮票抵押,那些邮票过两年都要涨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