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七十九章 最后一课

看看上学还早,丁红星去了陈建新那里,告诉他自己在农行找了人,可以贷款,要用他们的门面抵押。

陈建新听了这话,大喜过望,他现在正为借钱的事情焦头烂额呢。他对丁红星道:“你真能在农行贷到款?”

丁红星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陈建新兴奋的搓着双手道:“那太好了,我也想过去银行贷款,可是银行又没什么关系,这年头没关系哪贷得到款啊,就没去。没想到你不声不响就把这事给办了!”

丁红星道:“事不宜迟,陈哥,你今天下午就去找常哥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我等会儿下午放学了还来这里找你,你让常哥也来这里等着。”

陈建新兴奋的站起身来道:“我这就去,他听了这个消息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从游戏厅出来,丁红星骑车赶往了学校,当他来到教室的时候,看到班上一位男同学包德清正在自己的座位上说着什么,旁边围着一圈同学,他说得眉飞色舞的。

丁红星走过去问道:“包打听,你的路边社又有什么小道消息了?”

包德清经常会带来一些小道消息,在班上散播,有时候还是挺准的,大多数时间不靠谱,同学们便结合他的名字给他起了“包打听”这个外号。

包德清回头一看,见是丁红星,他大嗓门嚷道:“丁球星,这次我的消息可不是小道消息,据可靠消息,明天来接替王老师的是一位男老师,名叫汪捍东,今年四十五岁,原来是溪口乡中学的语文老师。”

丁红星点了点头,这一次包打听的消息确实靠谱,来接替王老师职务的应该就是这个汪捍东了,前世当过他近两年班主任的一位男老师,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他忘不了汪捍东与忘不了王老师的原因截然相反,这个汪捍东实在是一个太不称职的老师了。

汪捍东曾经是溪口乡的一名二流子,原本不叫这个名字,具体叫什么丁红星也无处考证,大概是农村里常见的福啊禄啊之类的。

大****开始之后,他敏锐的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然后加入了造反派,凡事冲杀在前,后来由于表现好,被当时的溪口公社推荐上了工农兵大学,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大学生。

大****结束之后,汪捍东靠着钻营拍马,以及站队的本事,躲过了对“三种人”的清算,还凭借工农兵大学生的身份,当上了溪口乡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

在学校里,他老实了一段时间,随后,他二流子的本色重现,教学生教不好,调戏大姑娘小媳妇的挺在行,甚至还给漂亮女生写过纸条,对人动手动脚,后来他那个五大三粗的老婆跑到学校大闹一场,他才有所收敛,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后果。

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偏偏很能揣摩上意,跑后门拉关系的本事一流,所以一直活得很滋润,现在居然从溪口乡中学调到桂城中学来了,居然还当上了班主任,他何德何能?

马上就有人开始质疑了:“一个乡下学校的老师,怎么一来就给我们当班主任了?”

“就是,他有那资格吗?”

“咱们学校这么多好老师,什么时候轮到他当我们的班主任了?”

……

孩子们其实也不是看不起乡下老师,只不过在经历了王老师这样一个好老师之后,不管谁来当这个班主任都会受到质疑吧,这也算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当然,他们这一次质疑是质疑对了,这个汪捍东实在是太不靠谱了。他不但没资格当他们的班主任,就连老师都没资格当。

看到大家群情激昂,包德清又加了一把火:“听说这个汪老师在市教育局找了关系才调到咱们学校当我们的班主任的。”

这一下捅了马蜂窝了:“这也行?这不是不正之风吗?”

“这样的老师我们不要!”

“咱们去市里举报他!”

……

丁红星默然看着这一切,并没有做声,因为他知道,这只不过是少年人的年轻气盛而已,只能发泄发泄,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突然,一个声音在大家背后响了起来:“你们胡说些什么?”

大家都是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王老师走进了教室,他们这才想起,下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课,这也是王老师给他们上的最后一课了,所有人都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准备上课了。

王老师的脸色十分严厉,她寒着脸走上了讲台,无声的看着大家。

大家在王老师的盯视下,纷纷低下了头。丁红星等几个刚才没有参与讨论的同学倒是很坦然。

上课铃响了起来,王老师并没有翻开课本,她扫视了大家一眼道:“今天是我给大家上的最后一堂课了,今天我就不讲课本了,给大家讲一讲人生的一些道理吧!”

“刚才我进教室,听到大家说的一些话,我觉得很不应该!大家喜欢我,尊重我,这是作为一名老师最大的成就感,我很开心,也很感动,但是,这不能成为你们妄自猜测另一名老师的能力和人品的理由。”

“没错,明天确实是由汪老师来接替我的工作,这一点包德清同学并没有打听错。”

包德清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平时的话,此处应该有笑声,不过现在谁也笑不也来。

“对于新来的汪老师,我并没有与他共事过,所以对他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相信,既然学校决定由他来接替我的工作,他就一定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可是你们,可能是因为一些其它的心理,就对汪老师的能力和人品妄自猜测,这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试想,这种话如果传到了汪老师和其他老师的耳朵里,他们会怎么想?”

“汪老师虽然来自一所乡中学,可是乡中学同样也有好的老师。如果我从桂城去了江城,也被我未来的学生这样说的话,你们听在耳朵里是什么滋味?”

“我希望我的学生不仅仅学习成绩好,而且都能成为宽厚的人,大度的人,而不是刻薄的人,小气的人,我希望我把我的学生都培养成君子,而不是小人!”

“小人也许能够得利于一时,君子也许一时会吃亏,可是如果这个国家只剩下小人,而没有君子的话,那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

“秦虹、鲁朝慧、丁红星你们几个班干部,刚才虽然你们没有参与讨论,可是你们同样没有制止同学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讨论,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听到这里,丁红星低下了头,他本来以为自己重生之后不会再犯什么错了,可是今天王老师的话让他明白,自己在做人上还有许多要学的地方。

王老师的声音变得有些伤感起来:“同学们,王老师对不起你们,本来是要把你们一个个都送进大学了,可现在中途就要离开你们了,不过好在你们都是懂事的孩子。我希望你们能够在新的班主任的教诲下,刻苦学习,努力奋斗,两年之后都能考上满意的学校,成为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才……”

丁红星的头又抬了起来,这些他觉得已经听腻了的陈词滥调,可是在王老师的嘴里说出来却分外令他入耳,也许这就是人格的力量吧。

这最后一课相信会令许多人铭记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