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九十五章 写文章

晚上回家之后,丁红星打开那个黑色皮包,里面是厚厚一摞材料纸,上面几张写着一些金融行业里违规贷款和违规揽储的事例,下面则是几沓空白的材料纸,想来是给他用来打草稿,写文章的。

对于丁红星来说,写这篇文章并不困难,前世他是学财务管理的,关于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发展的论文他看过不知道多少篇,对于经济过热和金融秩序,他的理解也很深,再加上这些活生生的事例,写这篇文章太容易了。

也许最不方便的就是这篇文章只能全部用手写了,这篇文章想要写透的话至少要一两千字,还要打草稿,打草稿加上誊写,至少要写好几千字,用手写真的要写很长时间,这不由得让他怀念起了电脑,要是有电脑的话,一两千字最多也就两个小时就敲出来了,要修改也很方便。

不过现在他是不可能拥有电脑的,这时代的电脑他也用不惯,也只能一个字一个字老实写了。

这天晚上,丁红星写文章写到很晚才睡,沈福才还以为丁红星是在做功课写作文了,便看着集邮杂志一直陪他很晚。

这篇文章,丁红星写了一半,明天晚上写完另一半,后天就可以把它誊写出来了。

第二天,常征和陈建新到农行信贷股找到了张祥华,张祥华指导他们写了贷款申请,至于房产证明,还要等月底在工商局交了钱之后工商局才能出证明,不过现在已经开始走流程了,这样可以帮他们节省不少时间。

现在对常征和陈建新来说,时间就等于是金钱啊!

三天之后,丁红星把那篇文章写完了,并且誊写得工工整整,送到了农行,张祥华将他带到了熊行长的办公室。

熊行长见丁红星来了,很是热情,他让丁红星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又让张祥华给丁红星倒了一杯茶,这才拿起那篇文章看了起来。

熊行长看得很认真,很仔细,花了十多分钟才把这篇两千来字的文章看完,看完之后,他拍案叫绝,直说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

对于自己的这篇文章,丁红星当然是很有信心的,这篇文章是他不知道看了多少后世相关的研究文章,吸引了这些文章的精华,再与张祥华所提供的资料综合而成的,既旁征博引,又言简意赅,对国内混乱的金融秩序形成的原因,带来的危害,以及可以采用的对策都进行了深刻的阐述,可谓字字珠玑,句句精华。

熊行长高兴不已,这篇文章根本不需要修改,就可以直接拿到省报去发表了,他兴致大好,又要拉上丁红星去桂城饭店吃饭,当然,这一次是他请客。

丁红星却之不恭,也只好跟熊行长和张祥华一起又去了一趟桂城饭店,当然,能够与他们搞好关系,也是他求之不得的。

又过了几天,常征、陈建新和丁红星一起到工商局把门面房的价款一次性付清了,工商局给他们三方分别出了收款发票,至于房产证明还要一段时间,需要等门面房全部竣工之后再到房产局去办理。

丁红星对大伯丁援朝说,因为这次的门面房便宜,他这是借的朋友的钱买的两间门面房,让大伯不要跟他的父母说,以免他们担心。

丁援朝也知道,以弟弟家的经济条件,买两间门面房还是有些吃力的,他们买一间门面房已经到了他们的心理承受极限了,可是这一次的门面房确实便宜,多买一间以后能多赚点,那自己就帮侄儿保这个密吧,等门面房涨价了之后再跟弟弟说实情吧。

这天晚上,智脑小宝告诉丁红星,由于他第一次拥有了完全产权的产业,他得到了五十个属性点的奖励,这样一来,丁红星存下的属性点就有一百一十点了,这算是丁红星自重生以来拥有属性点最多的时候了。

丁红星想了想,再过十来天就要期中考试了,自己还想考个好成绩呢,于是他在记忆力和理解力上又各加了五点属性点,其余的一百点属性点他还是存了起来。

现在他的记忆力和理解力都达到了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他明显觉得自己的学习效率越来越高了,哪怕他的事情现在越来越多,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在学习上的进步。

*****

这几天,汪捍东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因为他连续几次晚上登校长的门,提了不少特产去,终于起到效果了,校长隐晦的暗示他,明年语文教研组组长老张就要退休了,只要他这段时间表现得好,就有可能进一步。

这个消息让汪捍东很高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奉行着拉关系走后门的人生哲学,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如果不是他会拉关系,到现在他只怕还是一个乡下的二流子,这一次,他还是靠这一套打动了校长,看来自己以后在桂城中学又能混得风生水起了。

夹了一段时间尾巴,心情大好的汪捍东又有些翘起了尾巴,于是,他又惹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这一天,汪捍东在教室门口给英语老师邓子君递一件东西的时候,轻佻的顺手摸了摸邓子君的手,他在乡下的时候,这样做是常事,乡下的那些老娘们儿,泼辣得很,被他摸一把也算不了什么,顶多笑骂几句也就过去了,汪捍东也只当做是打情骂俏罢了,这种事情连他老婆都不管的。

邓子君平时很活泼,也喜欢开玩笑,所以汪捍东觉得摸她一把也算不了什么,再说也没摸别的地方,只是摸了摸手而已嘛,他在乡下的时候,摸摸大腿,摸摸腰都是常有的事。

可是没想到,邓子君居然一下子翻了脸,她将手里的东西一下子摔到了地上道:“汪捍东你个臭流氓,敢摸你姑奶奶的手,你干嘛不回家摸你那婆娘去?”

汪捍东一下子傻了眼,这邓子君不还没结婚吗?怎么比乡下的大老娘们还泼辣,居然在教室门口就骂开了。

汪捍东还没省过神来,就见这一楼的教室里“呼啦”一下子探出无数脑袋来,看向了自己,这一下让他尴尬得恨不得又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如果是在乡下,他根本不会尴尬,只怕还会顺口调戏几句,可这不是在乡下了,是在桂城中学啊。

几位老成持重的老师走过来问道:“小邓,怎么了?”

邓子君道:“汪捍东这个臭流氓,刚才趁着递东西给我的机会,摸我的手。”

汪捍东连忙辩白道:“我不是故意的。”

邓子君道:“汪捍东,你这个小人,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你发誓啊!”

对于发誓,汪捍东倒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他连忙举手赌咒发誓,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那几位老教师看到学生们都在往这边看,觉得影响不太好,于是劝邓子君就这样算了,说汪老师可能不是故意的。

邓子君怎肯罢休,她见汪捍东如此惫赖,气得泪花在眼眶里打转,直叫着要校领导来。

校长被惊动了,他到场之后好说歹说,才安抚住了邓子君,让事态没有继续扩大。

不过接下来,校长就把汪捍东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叫他以后不要再搞出什么事来了。

这件事情,也让汪捍东在桂城中学的名声越来越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