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一百零四章 询问

孙主任道:“刘所,今天到我们学校来有什么事情吗?”

老刘道:“我们当警察的,当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

孙主任道:“坐下说,坐下说。”

孙主任将两人让到椅子上坐下,又给两人一人沏了一杯茶,老刘这才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说他们要传唤当事人汪捍东。

孙主任脸色严肃起来,他对老刘道:“刘所,就不用把人带到派出所去了吧?毕竟是为人师表,带走不太好看,要不就在我的办公室里对他进行询问怎么样?”

老刘还是笑嘻嘻的,一脸的人畜无害,他点头道:“行啊,孙主任你的面子我们必须给。这样吧,我们就等在这里,孙主任你把汪捍东还有其他当事人都叫到这里来吧。”

孙主任点头道:“那太感谢刘所了,我这就去把汪老师他们叫过来。”

孙主任出去之后,先去叫上了汪捍东,汪捍东听说警察真来了,吓得面如土色,他问孙主任道:“孙主任,不会有事吧?”

孙主任没好气的说:“现在知道怕了?你打人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汪捍东不敢再问,乖乖的跟在了孙主任身后。

孙主任让汪捍东在行政楼下等着,正准备去高二四班的教室,却看到操场上似乎正是高二四班在上体育课,他拐向了操场,看到果然是他们在上体育课,于是他叫上了丁红星、许小曼和田军三人,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同学们都担心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大家都知道,这是警察要对他们进行询问了。

孙主任带着丁红星三人走到行政楼下,对等在那里的汪捍东道:“走,上楼吧。”

几人进了孙主任的办公室,孙主任对老刘道:“刘所,他们来了。”

老刘点了点头,又示意小陈开始做笔录,然后严肃的对汪捍东道:“你就是汪捍东吧?我们接到有人报警,说你对一名女学生进行了殴打,这是不是事实?”

汪捍东连忙辩解道:“警察同志,我那不是故意的,是事出有因的!”

老刘道:“我没有问你事情的起因,你现在先回答我这事是不是事实?”

汪捍东无可奈何的点头道:“是事实。”

小陈飞快的记下了汪捍东的话。

老刘道:“现在你可以叙述事情的经过了。”

丁红星他们三人就在身边,汪捍东也不敢胡说八道,他把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最后,他对老刘道:“警察同志,实在是许小曼骂我,我气愤不过,才动手的。”

老刘不紧不慢的说:“人家骂你也是事出有因,再说了,她骂你一句你就能动手打人?”

汪捍东愣住了,老刘又对小陈道:“你看看受害人的伤情。”

小陈放下笔,走到许小曼身边,看她被打的左脸,看到那几条坟起的指印,还有几丝被指甲刮破的血痕,他对老刘道:“应该算是轻微伤吧。”

老刘道:“受害人被汪捍东殴打,造成脸部轻微伤,详细记录下来。”

汪捍东见事情不对头,他连忙举起自己的左手手腕道:“警察同志,你看,我的手腕被丁红星捏成这个样子了,这算是什么伤?”

老刘问道:“他为什么捏你的手腕?”

汪捍东这一下又无话可说了。

许小曼道:“警察叔叔,是汪老师打了我一个耳光,还想再打我,被丁红星抓住他的手制止了他,他还想用脚踢丁红星,丁红星不得已之下才用力大了点,把他的手捏成这个样子的。”

其实当时的情况许小曼并不清楚,她当时已经被打懵了,这些情况都是附近的王志华他们教她说的,她人还是很聪明的,听了一遍就全记住了。

老刘问汪捍东道:“受害人说的是事实吗?”

汪捍东总觉得许小曼说的有哪里不对,可是他又反驳不了,他张口结舌,老刘道:“那她说的就是事实了?”

汪捍东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

老刘道:“那他抓你的手腕就是为了制止你殴打受害人的违法行为,属于见义勇为。”

汪捍东的声音都带着哭音了:“警察同志,我真的只是在管教我的学生啊,怎么就成了违法行为了?”

老刘严肃的道:“这个社会还是有法制的,管教学生也要有个度,超过了这个度就成了违法行为。小陈,把刚才的笔录给他看看,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就让他签字。”

小陈把刚才的笔录拿给汪捍东看了,又让他在上面签了个字。

老刘拿过笔录看了看道:“汪捍东,你殴打受害者的行为已经属于违法行为,由于情节尚属轻微,所以只对你处以行政拘留三天的处罚,请你跟我们走吧!”

汪捍东一下子傻了眼,他本以为警察只是调查一下情况而已,根本没想到自己这点小事就要被拘留三天,他叫道:“刚才我签的字不算,我要重新做笔录!”

老刘脸色一板,疾言厉色的对汪捍东道:“汪捍东,你把法律当做儿戏吗?如果再胡搅蛮缠的话,就是妨碍公务的行为了!”

汪捍东吓得不敢说话了,他把求援的目光投向了孙主任。

孙主任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警察会这么不给面子,他连忙上前拉住老刘道:“刘所,等会儿,借一步说话。”

老刘点了点头,跟孙主任一起走出了门外,一出门,孙主任便压低声音道:“刘所,要是把我们学校的老师拘留了,我们学校面子上太不好看了,要不给我个面子,别拘留他了,就让我们学校对他进行批评教育,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严厉批评他的,你这个人情我们也记住了。”

老刘笑眯眯的道:“孙主任,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实在是有人报了警,我们就得按程序办事,这事我们领导也知道了,我不好循私的。再说了,这种人你保他做什么?如果是你孙主任自己的事情,我无论如何都要给面子,今天只能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