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丁常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天,丁红星注意到,许小曼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他也悄悄问了下鲁朝慧,这才得知了最新的情况。

许向阳可能短时间内出不来了,他的案情比较严重,有关部门正在对他进行审查,等过段时间进入司法程序之后,他至少也要在牢里呆上几年。

前两天,许小曼的一个舅舅把许小曼的妈妈接到了江城,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她总算可以得到治疗了。

许小曼现在住到了爷爷奶奶家,生活总算是稳定了下来。虽然她家的绝大部分财产都被查封冻结了,不过她的爷爷奶奶都是退休干部,退休工资供她上学还是足够了。

鲁朝慧还是为许小曼担忧,因为她的爷爷奶奶都是年事已高,将近八旬的老人了,又能照顾得了她多久呢?许小曼倒是还有一个伯父和一个姑妈,可是在许向阳出事之后,他们对许小曼就很冷淡了,到时候指望不上他们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鲁朝慧摇头叹息着。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逢此大难,许小曼仿佛是被淬炼过的璞玉一般,完全判若两人了。现在的她,再也不像以前那么爱打扮了,现在她的穿着很朴素,也不用化妆品了,人也变得很礼貌,不再那么刁蛮,也许是因为这次丁红星和田军帮过她的缘故吧,她对男生也不再那么抗拒了,当然,她能说得上话的也就是丁红星他们几个,可是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了。

郑桂生偷偷的对丁红星说过,怎么这段时间许小曼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过变得比以前顺眼多了。

郑桂生他们并不知道许小曼家里的变故,丁红星他们几个知情者没有把这个消息乱传,丁红星仅仅只是告诉了田军,田军每次看着许小曼的眼神都充满了怜惜。

丁红星也暗自感叹过,难道人真的只有经历过巨大的苦难才能够成长么?前世的自己是这样,现在的许小曼也是这样,可是这样的成长代价是不是太大了呢?

陈建新从南方回来了,他显得意气风发,这次去南方,他订购了一批新的娱乐设施,包括模拟射击、模拟驾驶、跳舞机、投篮机、夹娃娃机等等,游戏机也买了一批最新的,这些设施很快就会运到,将会安装在新装修的游戏厅里,届时,这将是全桂城最上档次,最受欢迎的一家游戏厅了,陈建新非常确信这一点。<>

这段时间,常征、小龙、猴子他们也很忙,他们也在忙着装修新的台球厅,眼看着台球厅一天一天变成自己想象中的模样,常征的脸上每天都是笑逐颜开。

游戏厅和台球厅的装修还需要一段时间,丁红星买下的两间门面倒是快装修好了,沈福才在有事可做之后,焕发出了极大的热情,他天天泡在这边,吃饭都是随便凑合一下,有时候泡面,有时候就在路边买两个馒头对付一下,门面现在已经被粉刷一新,货架什么的也都快要做好了,据他说,到月底他们的门面就可以开张了。

丁红星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他自己要学习,要带孔小东训练,要给王志华、方修平辅导,还要给范小庆补课,真的是忙得脚不点地,所以他也只能是一个星期才去门面那边看一次,不过他每次去,总能看到自己的门面有些新的变化,这让他感到很欣慰。

十一月下旬,丁常终于复员回家了,这天下午,丁红星放学回家之后,看到家里没做饭,父母亲都穿得整整齐齐的,一副出门做客的样子,他奇怪的问道:“爸,妈,这是要去哪里做客吗?”

丁跃进笑呵呵的道:“你丁常哥回来了,现在在你大伯家,你大伯让咱们一家下午都去他家吃饭呢。”

丁红星又惊又喜:“丁常哥回来了?那太好了!”

沈淑珍道:“我们就等你回来就一起去呢。”

丁红星问道:“那福才哥吃饭怎么办?”

沈淑珍道:“他现在一般回得比较晚,我给他留了条子,让他自己下挂面吃。<>”

丁红星点了点头,便和父母一起去大伯家了。

算起来,他也好久没见到丁常了,还挺想念他的。

到了大伯家,敲门进去,丁红星一眼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站在了门后,他当然就是丁红星的表哥丁常了。

丁常身穿一件摘去了领章的军服,站在那里憨厚的笑着对丁跃进道:“二舅好!”

接着他又对沈淑珍道:“二舅妈好!”

丁跃进和沈淑珍答应了一声,丁跃进上前拍了拍丁常的肩膀道:“好小子,比二舅还高了!”

丁常摸了摸脑袋,笑了起来。

丁红星微笑着叫道:“丁常哥好!”

丁常看到丁红星,眼睛一亮:“这是红星吧?这么久没见,你也长这么高了,来,跟我比比。”

丁红星笑着走上前去,两人背对背站好,比起身高来,结果还是丁常稍微高了几公分。

丁跃进道:“还是丁常要高一些。”

丁常亲昵的捶了捶丁红星的肩膀道:“好小子,现在可真壮!你才十六岁吧?还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呢,再过个一年,肯定比我高了。”

丁常这亲昵的举动,一下子让他和丁红星这久未见面的生疏感冲淡了,两人变得亲切了起来。

等丁跃进等人坐下,丁常从一个大旅行包里拿出几包红枣、木耳、香菇等东西,递给沈淑珍道:“二舅妈,这是我当兵那地方的土特产,拿回家尝尝。”

丁常又拿出一条烟,两瓶酒递给丁跃进道:“二舅,这是我当兵那地方的烟酒,给您尝尝新。<>”

沈淑珍埋怨道:“这孩子,也不知道节约点,有钱就存着以后娶媳妇用啊,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丁常笑道:“舅妈,没事的,如果不是你们,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挣命呢,我买这点东西又算什么?”

丁常一提到这事,几人都沉默了,沈淑珍更是抹起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