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四章 店面布置好了

十二月初,在沈福才的努力下,丁红星的店面终于装修布置好了,这天,丁红星去看了看店面,丁常和杨连忠也在这里,杨连忠正在看着店面上的招牌,点头道:“这字写得不错。”

招牌上写的是“红星邮品店”五个楷体大字,这五个字是丁红星自己写的,然后找人做的,丁红星前世很是发狠练了几年书法,所以字已经写得很漂亮了。

丁红星笑道:“杨师傅,又在背后夸我啊!”

杨连忠回头一看,见是丁红星,他笑道:“这字是你写的?”

丁红星点头道:“本来想找个出名的书法家写的,不过咱也不认识那种人啊,于是只好自己写了。”

杨连忠点了点头:“你这字写得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你还这么多才多艺啊!不过要说起书法家,我倒认识江城一个老书法家,名叫曹炳森的,字写得相当好。”

“曹炳森先生啊!”丁红星道:“我听过他的名字,他算是我们省书法界数一数二的大家了,杨师傅你还认识他啊!”

杨连忠道:“他不但是书法家,还是收藏大家,我也算是搞收藏这一行的,所以有一次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曹先生,后来又跟他打过几次交道,有时候过年还去拜个年。”

曹炳森是江城著名的老书法家了,今年已经快六十岁了,是湖东省书法家协会的副主席,在全国书法界都很有名了,所以前世丁红星也听过他的名字,甚至在练书法的时候还临过他的帖。

丁红星道:“我只知道他是书法家,没想到他还是个收藏大家啊?”

杨连忠道:“其实他不仅是收藏大家,也是个大画家,中国自古以来书画不分家,他的字和画都相当有水平,不过在画上的名声不如书法上的名声大罢了。而搞书画的,一般也喜欢收藏,他家里有不少书画界的朋友送给他的字画,许多都是书画大家,他还喜欢收藏陶瓷器、鼻烟壶、玉器、钱币、唐三彩、红木家具什么的,鉴赏水平也很高,我跟他认识也是有一次有一件东西请他掌掌眼,他倒是没什么架子,很和气的一个老头,给我看东西很认真,看完之后仔细的给我讲解这件东西的来历、典故、市场价值什么的,后来跟他弄熟了之后,我跟他也算得上是个朋友了,我去他家,他有时候还亲自下厨给我们烧菜吃,他的菜也烧得相当不错,称得上美食家了。”

听了杨连忠的话,丁红星这才对前世只是闻名而未曾谋面的曹先生有了一个立体的印象,曹先生的形象也变得生动丰满起来,没想到曹先生还有这样的一面啊!不过这也不奇怪,中国传统的文人雅士,一般都很多才多艺,涉及到多个领域,这也算是很会生活的一种表现了吧。

两人说着话,沈福才出来了,他见丁红星来了,对丁红星道:“红星来了,快进来看看,发表点意见。”

杨连忠也道:“是啊,快进去看看,今天我们把邮票什么的都摆好了。”

丁红星走进店里,一进门就是眼睛一亮,虽然只隔了几天没来,可是店里的布置已经让他有些认不出来了。

店里摆着几排玻璃柜台,被擦拭得一尘不染,光可鉴人,玻璃柜台里面还有几排大柜子,柜台里摆得琳琅满目。丁红星走过去一看,柜台里是一本本打开的集邮册,集邮册里有各种邮票、首日封、小型张等邮品,估计是杨连忠出的主意,这些邮品都是按照各种主题来摆放的,每种主题的邮品摆放到同一块区域,看上去很有层次感,视觉效果非常好。

丁红星点头赞道:“很好,布置得非常漂亮,很用心思啊!”

沈福才道:“这都是杨师傅出的主意呢。”

丁红星道:“这种布置确实很不错,每种主题的邮品摆放到一起,很是刺激顾客的购买**啊,很多顾客就喜欢专门收集一种主题的邮品。”

杨连忠点头道:“是的,我原来有些顾客,其实对集邮并不太感兴趣,可是也到我那里买邮票。曾经我有个顾客,对生肖文化非常感兴趣,他其实并不集邮,可是凡是与生肖文化有关系的物品他都收集,所以也在我那里买过不少生肖票。还有喜欢中国画的,也在我这里买过齐白石作品、徐悲鸿作品等邮票……”

杨连忠提起邮票生意经,就是滔滔不绝,他阅历丰富,博闻强记,说起这些来饶有趣味,丁红星、沈福才、丁常都听得津津有味。

丁红星现在真的是庆幸啊,幸好杨连忠主动提出跟他合伙做生意,要不然的话,这个店至少要花上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走上正轨。

等杨连忠讲完,丁红星问道:“杨师傅,罗阿姨最近身体怎么样了?”

杨连忠点头道:“还不错,一天比一天强了,我现在还每天陪她散会步,刚回来的时候,她走路都费劲呢!”

丁红星欣慰的点头道:“那太好了!”

杨连忠问道:“红星,现在店面都布置好了,你打算哪天开张?”

丁红星沉吟片刻之后道:“店子开张,有一些朋友到时候都说要来恭贺一下,那开张的日子就选在这个月六号吧,那一天是星期天,大家都可以参加的。”

几人都点头道:“这一天不错,六号,六六大顺嘛,寓意比较好。”

就这样,店面开张的日子就定在了十二月六日星期天了。

随后,几人又开始商量开张那一天到底请哪些宾客,请客这种事情也是很头疼的,如果跟别人关系不到那一步,请了别人不好,可是如果关系到了,不请别人就更不好了,在桂城的风俗里,这样算是看不起人,是很得罪人的,曾经有人请客的时候漏了自己的好朋友,从此两人不相往来的事情都是有的。

经过反复商量,几人才确定了一份请客名单,将由几人分别去下请柬,请这些客人在二月六号这天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