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四章 威胁

王解放点头道:“那些东西都是现成的,我以前想贷款嘛,这些东西当然准备好了,那我明天上午就去。”

一听这事就这么解决了,姚雪芳也是破涕为笑,虽然被骗走的钱暂时还看不到追回的希望,可是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法了,有了这笔贷款,王家还有翻身的机会。

姚雪芳举起一杯健力宝道:“红星,你这次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阿姨要敬你一杯,谢谢你了!”

王解放也举起酒杯道:“红星,我也一起敬你一杯!你这真可以说是雪中送炭了啊!”

大家一听都笑了起来,可不是吗?今天刚好下了第一场雪,丁红星这可不是给王家雪中送炭吗?

吃完了饭,丁红星对王解放和姚雪芳道:“王叔,姚阿姨,那我就跟志华先走了,我们还要上晚自习呢。”

王解放点头道:“行,你们快去吧!”

丁红星和王志华走后,王解放和姚雪芳叫来服务员想要买单,可是服务员告诉他们,说丁红星已经付过账了,王解放也只能无奈的摇头道:“这孩子!”

丁红星和王志华一起去了学校,路上,王志华道:“红星,谢谢你!”

丁红星道:“你看你,谢什么谢?咱们不就跟兄弟一样?我正好认识农行的人,有能力帮为什么不帮呢?”

王志华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不过他默默的把这些都记在了心里。

来到教室,回到自己的座位,丁红星一下子觉得眼前一亮,原来鲁朝慧穿了一件梅红色的羽绒服,在这年头,羽绒服还不是很普及,也只有少数经济条件好的家庭才穿得起,大多数人还都是穿着臃肿的棉袄。

这件梅红色的羽绒服相对于后来那些式样多变的羽绒服来说,式样有些老了,可是在这个年代,这就是最新式的冬装了,鲁朝慧容颜俏丽,身材匀停,这件羽绒服穿在她的身上,更加衬托出了她的丽色,让她成为了教室里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丁红星不由得都有些看呆了,鲁朝慧感觉到了丁红星灼灼的目光,抬起头来白了他一眼,丁红星这才尴尬的一笑,收回了目光。

鲁朝慧写了一张纸条:这两天你怎么排练一结束就匆匆忙忙的跑了?有什么事么?

平常排练结束,丁红星都会留下来跟他们讨论一下今天排练的得失,可是这两天他忙于王志华家的事情,所以排练一完就走了,鲁朝慧才有此问。

丁红星回答道:店里有点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别担心。

鲁朝慧这才对他嫣然一笑,她的笑容明媚无比,像是这寒冷冬日里的暖阳,能够驱散最凛冽的寒风,让丁红星心里暖融融的。

上完晚自习,丁红星回到家里,洗漱之后准备睡觉,现在沈福才每天都住在店里,他又恢复了一个人睡一张床的状态,今天下了雪,沈淑珍又给他换了厚被褥,让他睡得暖和一点,他刚刚脱下衣服准备上床,可是大门却被人敲响了,而且敲得很急促,他一下子有了不祥的预感。

丁红星重新把衣服穿上,来到堂屋一看,丁跃进已经把门开了,王志华一脸惶急的站在门口,满身都是雪,丁跃进道:“是志华啊,快进来。”

王志华顾不得进来,他看到了丁红星,连忙道:“红星,放高利贷的去我家了!”

丁红星面沉如水道:“他们现在还在你家?”

王志华道:“我回家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不过他们威胁我爸了!”

丁红星二话不说,就向外走去,他对王志华道:“志华,我现在就跟你一起去!”

丁跃进道:“到底出什么事了?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

沈淑珍也披衣起床了,她问道:“出什么事情了?红星你这么晚还要去哪里?”

丁红星回头道:“妈,志华家里出了点事情,我去一下。爸,您在家里陪着妈妈吧,我去去就来。”

丁跃进道:“那你们可要小心啊!”

丁红星答应了一声,便快步和王志华一起走了。

沈淑珍担心的道:“孩子他爸?孩子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丁跃进安慰妻子道:“孩子长大了,做事情有分寸的,他这几个月做的那些事情,还是一个孩子做得出来的吗?他认识那么多有本事的朋友,处理这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沈淑珍听了觉得有道理,也就放下了担心。

丁红星走得很快,王志华竭尽全力也跟不上,一路上他还滑了两跤,丁红星只能时不时的停下来等等他。

丁红星先去了常征家,他无论如何,也曾经是道上大哥,对付这些放高利贷的,应该有办法。

常征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听到敲门声,他起身开门,见到是丁红星,他笑着问道:“红星啊,你怎么这么晚到哥这里来了?明天不用上学吗?”

丁红星道:“常哥,我有点事情要找你帮忙。”

见丁红星脸色严肃,常征道:“快坐下说。”

丁红星道:“来不及了,常哥你要有时间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出去,路上跟你说。”

常征二话不说,走回客厅里,从衣架上拿了一件军大衣披上道:“你常哥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了,那几个摊子都有人盯着,我每天只需要去转一转就可以回家看电视了,正闲着无聊呢。”

三人走进了风雪中,路上,丁红星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常征,常征一听就皱起了眉头道:“放高利贷的那几帮人我认识倒是都认识,可是没什么交情,有的还有过节,咱们不是一路人啊!”

原来常征虽然是混道上的,可是最多也就是好勇斗狠,打架斗殴,多半还是讲义气惹的祸,可是桂城放高利贷的那几帮人心黑手辣,无恶不作,什么没底线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向来被常征所不齿,因此,他才说他跟那些人不是一路人。

不过常征马上又说:“先去了看看什么情况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