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六章 闯虎穴

王解放站起来道:“红星,你可别胡来,叔借高利贷也认了,你去找他,万一他对你怎么样了,我可怎么对得起你爸啊!”

常征笑道:“大哥,你就别担心了,红星身手好着呢!花胖子他们不是他的对手的!”

王解放摇头道:“那也不行,我自己惹的事,怎么能让孩子替我去冒险呢?”

丁红星道:“王叔,您就放心吧!我去是跟他们讲道理,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您这高利贷可借不得,要不然您多年的心血可就毁了!”

王解放道:“那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王志华也道:“那我也去。”

丁红星道:“这样吧,王叔跟我一起去,志华你就不用去了,你在家里陪着你妈。”

王解放点头道:“志华,你别去了,我去就可以了。”

王志华看了看姚雪芳,他也知道,姚雪芳如果一个人在家的话,一定会害怕的,而丁红星的身手他也见识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于是他点头道:“那你们小心点。”

常征道:“我还得打个电话问一下花胖子的老窝在哪。”

王解放指着电视机旁边的电话道:“就用这个电话打吧。”

常征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很快就有人接了,常征跟接电话的人讲了几句话,便放下了电话道:“问到了,花胖子的地下赌场就在西站的原种场,咱们去吧。”

丁红星点头道:“走。”

三人出了门,向西而去,西站是桂城市区西郊的一个地名,市原种场就在那里,那里十分偏僻,鱼龙混杂,向来是无业人员的集散地,也难怪花胖子把他的地下赌场选在这里了。

走在路上,丁红星问常征道:“花胖子在公安局里真有人?”

常征脸色凝重的点头道:“据说花胖子跟公安局治安大队的蔡队长关系很好,他每年赚的钱,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孝敬给蔡队长了,所以他的地下赌场从来没人去抓。”

丁红星点了点头,这样的事情他也算听得多了,并不意外,后世那些有名的黑涩会,哪个没有保护伞?

天雪路滑,三人直走了小半个钟头才到了原种场,常征的地盘离这里不远,对这一块并不陌生,他看了看路边一户人家的门牌号,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再看路边的门牌,一连看了几家,这才停在一户人家的门口,这户人家的门是那种厚重的铁门,已经从里面锁上了。

常征在门上摸了摸,摸到一个按钮,按了下去,门里响起了门铃声。

过了几分钟,有人在门里问道:“谁啊?”

常征答应道:“我们是朋友介绍来玩的。”

铁门上开了一个小窗口,里面的人又拉开了一盏五百瓦的白炽灯,将门外照得雪亮,一双警惕的眼睛从小窗口向外看去,看到门外只有常征他们三个人,他又问道:“你们是谁介绍来的?”

常征说了一个名字,那人“哦”了一声,便从里面把门打开了,把三人放了进去。

丁红星看到开门的人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他非常警惕,把三人放进去之后,马上又用一把大铁锁把门锁上了,然后又拉了灯绳,关掉了那盏白炽灯,这才带着三人往里面走去。

这里看样子原来是一个仓库,面积很大,三人跟着老头子曲里拐弯的摸黑走了好几分钟,才看到前面隐约的灯光透出来。

走到跟前,三人才看到灯光是从一间仓库里透出来的,老头走上前去伸手叩了叩门,里面有人问道:“是谁?”

老头道:“是我,有人来玩了。”

里面的人听到老头的声音,便把门打开了,将几人放了进去,又把门从里面锁上了。

开门的人又把几人往里面带去,过了一个门厅,进了里面一间大房子,几人才看到里面热闹非凡,好几张大桌子旁边都围满了人,有的在掷骰子押宝,有的在用扑克牌炸金花,一个个大呼小叫,高度紧张,有人进来他们也不知道。

开门的人问道:“你们玩什么?”

丁红星挺直了身体道:“我们什么也不玩,麻烦你把花胖子叫出来!”

那人脸色一下子变了,他大声叫道:“兄弟们,有人来踢场子了!”

随着他的叫声,几个人站了出来,把丁红星三人围在了中间,还有几间小房子里面陆续走出人来,一会儿,围住丁红星三人的人就达到了十多个。

有去过王家的人认出了王解放,又认出了常征,他们不由得脸色一变,有人便跑到了后面去,几分钟之后,一个胖子施施然走出来,哈哈大笑道:“常征大哥跟我花胖子是不是命里犯克啊?怎么又来找我的麻烦了?这次还跑到我的老窝来了?你当我花胖子真好说话么?”

说到最后一句,花胖子已经是声色俱厉了,结合他胖大的身材,倒也有一些气势,不过丁红星和常征自然不会被他的所谓气势所吓倒。

常征哂道:“你***吓唬谁?就你花胖子这些年干的这些缺德事,劳资不应该来找你的麻烦?”

常征又指着王解放道:“人家不愿意借你的高利贷了,你tm还非逼着别人借,你说你缺不缺德?你就不怕有报应?”

花胖子看向了王解放,他旁边一个人对他耳语了一下,他又是哈哈大笑道:“原来是他啊,下午是他自己要找我们借钱的,到晚上就又说不借了,这是把咱们新发财务公司当儿戏了是不是?耍咱们玩?我花胖子如今时间都是宝贵的,一分钟不说上万吧,上千总是有的,能被他这么耍着玩?”

常征道:“废话别说多了,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你这就是个违法的勾当,我们不去告你就已经很好了,你还想怎么样?”

花胖子笑得差点岔了气:“唉呀,没想到桂城鼎鼎大名的常征哥都讲起法律来了!我问你常征哥,你以前做的哪件事情不是违法的勾当?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